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犼族族长(二合一)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算你狠!”

    “我还会再回来的”

    整片虚空,只留下了狮角兽那越来越模糊的嘶喊声,就连那巨大的身影,也是很快化作一个小黑点,消失不见

    至于能将狮角兽踢到哪个星球,就不是他宁天林关心的事了。

    唰!

    犹豫了一会后,宁天林决定先从空间戒指中,将在琳雨阁的那个机器美女给提了出来,由她暂时管理阴间的一些琐事。

    本来现在的阴曹地府就没什么正事,也不用再花费精气点数去兑换下一个机器人,他觉得是两全其美。

    宁天林简单的将阴曹地府的要求给提了一下后,他的身形,便从九转轮回塔内退了出来。

    与此同时。

    ?星空深处,一颗隐蔽的星球中,稀有种族吼之一族。

    “一群没用的废物,还不继续去查!”

    一名三眼老人,正对着旁边站立的几位精英手下,阴声的大声

    训斥着。

    “是!”

    如蒙大赦一般的几人,连忙急声回道。

    一个个脸庞犹如涂了白粉般煞白,顾不得额头上渗出的汗水,

    得到指令后,都胆战心惊的退了下去。

    “人都到齐了吧?”

    训退手下后,那三眼老人将森冷的目光,转向旁边角落的一名侍女,问道。

    “回族长,都到齐了,就等您了!”

    那名侍女怯生生的回话,同时将头低的更低了,下垂的一双白皙小手,都快被自己大拇指上的指甲摁出血痕来了。

    她本来不是族长房间内的侍女,但因为前一任侍女,因为说错了话,就被族长给当场轰成了碎渣。

    那名侍女的情况她还是知道的,服侍了族长的日常生活,已经有万年之久了,从来就没有出过任何岔子,更不是胡乱说错话之人。

    真正的原因,就是因为族长的一时愤怒,可怜的她,才会平白无故的受那无妄之灾。

    自进入族长房间后,紧张,惊恐的情绪就一直笼罩在她的心头,生怕和上一任侍女,是一样的下场。

    “哦。”

    闻言,吼族族长也不拖沓,向着房间外走去,走到房间门口时,偏回头,对着那名新来的侍女吩咐道。

    “你去准备准备,一会回来,老夫要泻火。”

    说完,冷笑一声后,便对大厅之内行去。

    待得吼族族长转身离开,那名侍女才回过神来,贝齿轻咬着红唇,望着那离去的背影,眸中有些许泪光涌动。

    一路转过几条走廊,然后沿着楼梯,吼族族长缓缓的对着议事大厅之上行去。

    当走到一处大门前时他停下了脚步,整了整衣袍,面色也是调整到古井不波的身影,与之前的阴狠凶戾判若两人。

    他知道,里面的那些家伙,都是代表着宇宙中一股不容小嘘的势力,但即便是那样,之前的他们,还没有资格和他吼之一族的族长坐在一起。

    但,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形式,已经不允许它吼族再紧闭大门了。

    吼族必定是族人稀少,和他们的人口数量比不了,收集情报方面亦是如此。

    “希望这些家伙,不要让老夫失望。”

    “要不然,老夫不介意直接接管你们手底下的那些族人”

    宽敞明亮的大厅中,一股异样的气氛笼罩着,十几道人影端坐于其中。

    偶尔见会有着几句厉声争吵,不过都将声音放的低,因为这里还不是他们能够放肆的地方。

    在外面哪怕是有杀父之仇,夺宝之恨,也都要暂时隐忍下来,一旦有出格的举动,他们相信第一个出头的人,肯定会被群体而攻之。

    他们这些人,不管是明面还是暗的,早就是各怀鬼胎了,那就刚好给了对方在这里动手的借口,就算是死了,那也是白死。

    不过即便低声争吵间,他们的目光,依然会不自觉的移向大门处,明显的有些坐立不安。

    将那些琐碎的谈话尽收耳中后,吼族族长一抹冷笑闪过,眼睛瞟向大门两侧的门童。

    “蹬蹬!”

    两名门童连忙身体微侧,向大门的正中央移了过去,并轻轻的替他推开了大门。

    “嘎吱!”

    紧闭的房门突然缓缓打开,清脆的开门声响,在大厅内悄然回荡。

    而随着大厅木门的开启,大厅内众人的腰杆不由自主的挺直了一些,目光也是瞬间移动,然后停留在大门处。

    在众人注视下,大门终于彻底打开,旋即,身着锦衣华袍的吼族族长,目视前方,大步向前的跨了进去。

    哗!

    无视掉众人的神色,吼族族长直接走到大厅正中央,俯身坐了

    下去。

    “让诸位久等了!”

    简单的开场语,在大厅中回荡着。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投向了大厅的正上方的位置。

    “呵呵,族长大人,您太客气了,能得到您的接待,那是我们的荣幸。”

    一名中年男子首先反应过来,连忙站起身来,朗声笑着说道。

    而他的胸前,纹着的一个阴阳太极图却是格外的显眼。

    有了这名男子的带头,在座的其余人,也都是紧跟着起身,依次向着魔砂族长谦虚道。

    “大家都坐下吧,到这里了,就不必拘谨。”

    吼族族长挥了挥手,示意着众人坐会原位,紧接着再次开口道。

    “今日,大家能够聚集在这里,想必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敌人吧?”

    作为东道主的吼族族长,不打算和他们过多的客套寒暄,直接进入主题。

    这次到吼族来的使者,也都只是一些小辈而已,充其量最多也就算是各大家族的二把手。

    而真正的那些族长,门主,现在估计也都严阵以待,坐镇在各自的家族中,同时更是将防御提升到了最高警戒。

    因为,他们都在共同提防着一个人的降临,那人就是近日疯传,重出宇宙的宁天林!

    “可有宁天林的线索?”

    吼族族长开口询问,这也是他目前最为关心的。

    “回族长的话,我家秦家主,已经将所有能动用的眼线,都散下去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发现。”

    起身回话的这名男子的胸前,则佩戴者一枚族徽,上面印着无尽山脉,而山脉的正中,则刻着一个“秦”字。

    “他们人族占地面积最大,情报网更是覆盖的最为密集,都没有什么发现,那我们机族就更别提了。”

    一名全身由钢铁拼凑而成的中年男子,剐了一眼秦家的那名使者后,略带嘲讽的起身说道。

    这几年要说哪几个种族的关系最为僵硬,那就莫过于机族与人族中的秦家了。

    不止是小摩擦不断,就是大的战争也都不知道发生多少起了,双方虽各有胜负,但都损失惨重。

    “喀亩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哪那么多的废话!”

    代表八大家族的秦家使者秦宏柏,不服气的低声怼了回去。

    “怎么?不服气啊?那你也得给我憋着!”

    “你有种,给我等着!看我不”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各不相让。

    “够了!”

    “出了这个大门,你们就是各自把对方打死,老夫都不会眨一下眼皮子。”

    “但现在!”

    吼族族长,大声训斥道。

    话说一半后,将目光向着满是火药味的二人,瞪了过去,同时冷眼将在座的众人,都扫视了一遍。

    警告,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咚咚

    吼族长族长,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脸色微微一沉,说道。

    “诸位,你们应该知道,若是此次我吼族不出手,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凡是与宁天林有过过节的,不论是个人还是整个家族,都将会有随时覆灭的可能!”

    “所以,老夫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坦诚一些,不要把姿态放的太高,见好便收就行了!”

    听得吼族族长这般强势逼人的话,众人也都是无奈的暗自点了点头。

    这次他们来吼族,是为了将宁天林的这个隐患给彻底解决掉,并不是吼族求着他们来的,反而是他们所代表的那些家族势力,想要抱紧吼族这颗大树。

    至于一向避世不出的吼族,怎么会和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宁天林有一些过节,从外界的传闻中,他们多少也是略知一二的。

    同时,也真是不由衷的佩服宁天林的“办事效率”,这才出道短短几百年的时间,宇宙中能招惹的不能招惹的,离得近的,离得远的,几乎是都让他给招惹了个便。

    “那虫族了?虫族的数量最多,可有什么发现?”

    吼族族长,将目光瞥向虫族使者的方向。

    “回族长的话,没有。”

    虽然虫族使者,极不情愿承认比人族使者弱,但关于宁天林的线索,他们实在是没有收集到。

    “禀族长,我族也没有发现宁天林的任何行踪!”

    一个头生双角的兽族使者,无奈的摇头报告道。

    紧接着,精灵族,木族,不死族等等,都相继表示没有任何的线索。

    “呵呵,一群没用的废物。”

    吼族族长,冷声呵斥道,连人都找不见?那还不如他们吼族了,最起码,他们吼族手中,还有一个可以引诱宁天林的诱饵。

    那就是族人在宇宙中,无意间抓获的宁天林同伙,一名和宁天林有直接关系的女子!

    “不知大家可还记得,几年前的古洛星事件?”

    旧事重提的吼族族长,让众位使者心头都是一惊。

    古落星被灭的那件事,原本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起初宇宙中的那些大势力眼中,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

    一个不起眼的星球被灭掉,在宇宙中是经常发生的,说不定是哪个强者降临,恰巧碰见了一件不顺心的事,顺手给灭掉也不是不可能的。

    至于被灭的古洛星,在虚空留下几个显眼的大字,他们则是以为,只是有人胡乱的借宁天林名头行事罢了。

    要知道,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宁天林可是刚在一天之内,连斩五十八名宇宙之主,怎么可能闲的没事吗,去一个最高只有星尊武者的星球。

    但随后的时间里,类似于古洛星那样,整个星球被全部灭掉的事情,却是接二连三的发生。

    并且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因为手法和留下的大字都是一样的,这就不得不让他们重视起来了。

    但却已经晚了,那人就像是隐藏起来一样了,再也没有对其它星球下过手。

    “当然记得,那不就是机族派人干的,然后污蔑我们秦家吗?”

    秦家使者第一个回应道,他想不印象深刻都不行。

    谁跟宁天林和秦家作对,谁就得死!所有人都要陪葬!这些大字,无疑是将他们秦家和宁天林给绑在一起来了。

    他们秦家直到现在,还认为是机族和搞的鬼,因为那件事后没多长时间,机族就开始向他们举兵侵犯了。

    “秦宏柏,乱说话可是会死人的。”

    “你有证据吗?没有的话,就不要血口喷人,我们机族,还没有那么无聊!”

    机族使者喀亩茄直接将秦家的说法给否定掉。

    怎么可能是他们机族干的?那古洛星在被灭的前几日,就已经投靠他们机族,他们还没傻到去灭自己一方的盟友。

    而旁边的一些种族,则是如同看笑话一般,冷眼旁观,同时更是在心中诧异,吼族族长将这件旧事提起的用意。

    “不要再吵了,你们都错了。”

    吼族族长撇嘴制止,旋即,冲着门外的一名守卫传音道。

    “把那女子,给老夫带进来吧。”

    错了?

    凶手至今都没有找到,难道吼族知道实情?

    “哗啦!”

    大门再次打开,两名吼族侍卫拖着一名女子,向大厅的正中央走去。

    “下去吧。”

    挥了挥手,吼族族长示意着那二人退了下去。

    女的?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瘫倒在地的这名女子,全身上下都被铁链紧拷,大大小小的伤口更是暴露在铁链的缝隙当中,就连脸部也是数条鞭痕,显然是受过一番毒打折磨了,

    要不是还能感受到女子身上弥漫出的萎靡气息,众人都会以为这昏躺的女子是一具尸体罢了。

    这是谁?不认识

    相互对视一眼后,众人都是摇了摇头,印象中,宇宙中好像没有这么一号人物吧?

    难道这名女子和古洛星事件有关系?

    众使者皱着眉头,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吼族族长。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