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阴阳门(二合一)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这人,就是制造古洛星事件的凶手。”

    吼族族长望了望众人后,目光盯着那名女子,开口道。

    “是她干的?”

    各族使者瞳孔微微一缩。

    “是的。”

    “真的是宁天林的同伙?”

    “没错!”

    随着吼族族长的肯定,众人的脸色,瞬间便是阴冷了下来,银芒闪烁,隐隐间透漏着些许的杀意。

    杀不了你宁天林,还杀不了的同伙吗?

    你宁天林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不赶紧过来救人了?

    哗啦!

    吼族族长轻指一弹,一盘冷水向着那名女子的面部泼了过去。

    “嘶

    好疼”

    那名女子神色痛苦的挣扎了几下,想要用力撑起身体,但试了好几次,都失败了

    “步云烟,这点折磨就受不住了吗?”

    吼族族长森冷的嘲讽声在大厅中回荡,可那位名叫步云烟的女子,却是根本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些什么。

    她只感觉头好痛好晕,连续不断的非人折磨,早就让她痛苦不堪。

    期间,她也想过向师尊求救,但害怕拖累到师尊,就取消了那个念头,师尊可是全宇宙通缉的公敌,一旦出现,肯定会被围攻,为了她,不值得

    这可恨的吼族族长,让她想要寻死都不行,始终就这么吊着她最后一口气。

    “族长,可有问出有用的线索。”

    这是众使者最为关心的问题了。

    既然这步云烟与宁天林是同伙,那么就肯定知道宁天林的一些线索,最关键的是,她一定知道地球在那里!

    只要能够找出地球,他们就一定会联手把它给毁了,绝不能让地球再发展下去。

    地球已经培养出了宁天林这种超级天才,他们是实在不敢想象,以后的地球会强大到何种地步!

    “没有,这丫头不光是嘴硬,就连识海,老夫也只能窥探十之二三。”

    吼族族长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步云烟的识海,像是被一种极为怪异的能量给保护着,一旦他将精神力伸入进去,就会受到强烈的反噬。

    他最多也就知道,这名女子是和宁天林认识的,而灭古洛星等星球,就是为了给宁天林出气

    呼!

    连吼族族长都探查不了她的识海?

    这怎么可能,吼族族长可是名副其实的宇宙之主九段呀!

    这步云烟,从气息上判断,最多也就是星宙武者罢了,宇宙之主想要进入星宙的神识,简直不要太容易

    “这”

    众使者甚至都有些怀疑吼族族长说话的真实性。

    是不是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但是就不想告诉大家,才骗他们说不知道的。

    没错,很有可能就是这样。

    但完全没有必要呀,大家的敌人是一样的,要是吼族族长想独自前往地球,更没有将他们聚集在一起的必要了吧。

    “不信?”

    “你们尽管上前试试就是!”

    目光狠辣的吼族族长,又怎会不知道那些使者心中的小九九,当下放话道。

    就他们那两把刷子,还想攻破步云烟的识海?

    痴人说梦!

    “老夫都或多或少的受到反噬,你们只怕会更厉害!”

    吼族族长心中鄙视,等这些人真正吃到苦头,就自然会相信他说的话了。

    “族长大人,此事事关重大,冒昧了!”

    最先按捺不住的是机族使者喀亩茄,弯腰拱手道。

    “我家族长,日后定亲自前来重谢!”

    质疑宇宙之主九段强者说的话,就是给他喀亩茄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但现在形势不同了,哪怕就是冒着生命危险,他也要这么做。

    找出宁天林,没有比他们机族更加着急的了,宁天林要是再不出现,他们机族就真的要亡种了。

    地球,那算什么?远没有找出宁天林重要!

    在征得吼族族长得同意后,他向步云烟的方向走了过去,俯身蹲下。

    “轰!”

    喀亩茄眼睛微眯,神念散发,一道滔天的精神力,射向了步云烟的脑海。

    “嗡!”

    步云烟早就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只是瞬间,她的心神就再次的失守。

    轻松攻破?这吼族的老家伙是在说谎!

    再探!

    暗自激动的喀亩茄,急忙加大精神力前进的力道。

    “啊!”

    也只是瞬间,喀亩茄就痛苦的发出一声惨叫,继续侵入识海的精神力,不仅直接断了联系,甚至就连他自己的精神识海,也都受到了强烈的腐蚀。

    抱着脑袋,痛苦的在地上颤抖着,一股不知名的恐怖能量,就如同附骨之疽一样,咔嚓咔嚓的在他的识海中向前蠕动。

    “怎么回事!”

    除过吼族族长,众人都是一脸的惊异。

    那步云烟都成那样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还能让喀亩茄痛苦成那样!

    心有余悸的他们,都在心中暗自庆幸没有贸然上前,要不然倒在地下的就是他们了。

    轰!

    喀亩茄额头冷汗冒出,他冒着神识受损的风险,这才堪堪将那怪异能量给轰了出去。

    活了数万年,他从没有经历过这种莫名的疼痛,这感觉,他绝不想再承受第二次了。

    “有古怪!”

    “她的识海里有古怪!”

    “我的精神识海,根本就进入不到她的脑海里,更不要说读取记忆了。”

    喀亩茄如惊弓之鸟一般,盯着眼神迷茫的步云烟,不管其他人信不信,他是相信了,吼族族长的确没有说谎!

    呼!

    试还是不试?其余使者心里都是发起毛来,那喀亩茄的惨样,可不像是装出来的,是真的疼。

    “我试试!”

    木族使者不信邪,眉头一皱道。

    为了找到宁天林的线索,再疼他也得忍着!

    轰!

    又是一道精神识海,进入到步云烟的脑海,只不过,跟刚才的情况差不太多,一声惨叫后,心神退了回来。

    瞪着大眼,不可思议的和机族使者对视一眼。

    邪门!

    太邪门了!

    要知道,现在的步云烟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可还有人想要再试?”

    吼族族长轻蔑的瞟了一眼众人后,开口道。

    其余人也不是傻子,已经这样了,再上前尝试的话,那就真的是自讨苦吃了。

    呼!

    只是很快,众人就想到了一种可能,这步云烟和宁天林一样,脑海中都有一件至宝在守护着。

    肯定是这样的,当年的那些各族强者们,都想通过宁天林的识海找出地球,可都没有成功。

    这一幕,何其相似!

    “啧啧,族长大人,让我来试试!”

    阴阳门使者阴声笑道。

    你们不行,可不代表阴阳门不行,想要找出地球,找出宁天林,难道就非得读靠神识读取识海吗?呵呵,人还非得在一棵树上给掉死不成?

    哗!

    阴阳门使者掌心微张,一颗淡粉色的丹药悬浮出来。

    随心丹!眼尖的虫族使者率先认出那枚丹药。

    这随心丹,虽和他们虫族的脑容虫作用差不多,但还是有些区别的。

    服用后,可以让服用者唯命是从,做到真正的随心所欲,想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

    最关键的事,这丹药入口即化,既不融入筋脉,也不侵入精神力,是专门针对识海的。

    药理取得是旁门左道的偏路,会自动识别出,识海波动的特定纹路,然后通过再次的模拟,发出新的指令,以达到短时间的控制作用。

    “这阴阳门,竟然炼制出了这种好东西!”

    吼族族长心中笑道,随心丹虽好,但一般很少有强者会用到。

    要控制一个人的话,直接控制他的精神识海就可以了,哪会这么麻烦的去靠纹路波动去控制。

    久而久之,就连他都以为这种丹药的炼制方法,早就遗失掉了,没想到竟然会被阴阳门保留下来。

    不愧是炼丹为主的阴阳门,果然是好手段!

    那些了解随心丹药效的使者们,脸上顿时涌上一抹狰狞的笑意。

    这下好了!

    有了这随心丹的话,一问一答,就可以知道他们想要知道的一切。

    而且步云烟所说的话,肯定都是真确的,做不了假的,随心丹靠纹路波动去控制。

    相当于是一种物理攻击手段,只要那步云烟以前说过的话,以及做过的事,都会留下特定的纹路的,而随心丹的作用,则恰恰是沿着这些纹路去控制对方的。

    “还等什么?赶紧开始吧!”

    迫不及待的众人,急忙的催促道。

    “族长大人,事成之后,可否将这名女子赏于在下?”

    动手之前,阴阳门开口询问道,并且他相信吼族族长肯定会答应的。

    只要有了地球和宁天林的线索,这女子就没有什么价值了,最多也就是一具死尸罢了。

    但对于他却不同,之前还不觉得,现在和这女子靠的越近,他越是能够感觉到这女子精神力的强大,这还仅是在对方气息萎靡的情况下。

    要知道,他们阴阳门不同于其它门派,炼制丹药时,对精神力的控制要求是相当高的。

    若是这女子加以控制培养的话,日后绝对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天才,要是实在不受控制的话,再抹杀掉也不迟。

    总之绝不可能让她回到宁天林的阵营,否则,将来又是一名劲敌。

    “呵呵,老夫满足你就是,赶紧动手吧!”

    吼族族长面带笑容的准予道,那笑容,就像是说,老夫知道你看上了这名女子的美色,想要据为己有罢了。

    若是仔细观察吼族族长眼眸深处的话,则会发现一抹难以察觉的阴冷。

    开玩笑,这女子给你们阴阳门的话,那他们吼族怎么办?不管你这丹药成功与否,这女子都要扣留在他们吼族。

    这将会是他们吼族手中的一张底牌,一张与宁天林博弈时,随时可以打出底牌。

    运用得当的话,提前布置好天罗地网,然后将宁天林极其同伙都给引诱出来,最后再一网打尽,这不比送给你们阴阳门要有用的多?

    再或者,这女子对宁天林来说,足够重要的话,用来交换回他们吼族的圣主伯雯,也未尝不可。

    吼族族长现在是口头答应了,但那可不代表他不会事后反悔!

    这里是吼族的大本营,他要说不的话,还没有反抗吧?

    待会要是那阴阳门使者识相的话,乖乖滚蛋就是,否则,他不介意顺手把对方给抹杀掉。

    阴阳门的门主阴阳王,还没有因为一个使者的命,和他吼族翻脸的胆量!

    “啧啧,这女的都成这样了,阴阳门还要,这也太重口味了吧?”

    “是啊,也阴阳门是有多缺女人?还是一个个炼药把脑子给炼傻了,从吼族要女人,这胆子也是太肥了!”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吧。”

    “我猜想,这阴阳门要的不是这个女子的样貌,而是这女子的身份!”

    “你们试着想一下,玩和宁天林有关系的女人,那将是一种怎样的刺激!”

    “呼,估计宇宙中还没有人感受过吧?”

    “原来如此,这阴阳门真是厉害了,照你这么一说,我都忍不住想要试试了!”

    “他宁天林在宇宙中再怎么牛逼哄哄,和他有关的女人,还不照样被人玩?想想就爽的不行”

    七嘴八舌的各族使者,都开始莫名的羡慕起阴阳门的那位使者

    有了这随心丹,这女子还不是由他们阴阳门随意摆弄吗?随心所欲,想干嘛就干嘛

    “多谢族长大人成全,接下来,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阴阳门使者一拍胸脯,信誓旦旦的向大家保证道。

    至于那些猥琐的闲言碎语,他直接选择忽视,心中暗自得瑟道,

    “玩只是顺带的事情,重点是培养出人才,一群鼠目寸光的东西。”

    阴阳门使者俯身蹲下,一手拖着随心丹,而另一只手则是前伸,轻轻握起步云烟满是血痕的下巴。

    微微用力一捏,至红唇微张,旋即,轻轻的将那枚随心丹,放入到贝齿之间的舌尖上。

    “哗啦!”

    不用吞咽,随心丹入口即化,瞬间化作一缕缕诡异的能量,朝着步云烟的识海位置扩散过去。

    “滋拉”

    步云烟的整个娇躯都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

    “呸,伤的太重了,还得浪费我一颗丹药。”

    阴阳门使者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步云烟,旋即,又将一颗恢复伤势的丹药,给塞进她的口中。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