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澳博星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咕嘟!

    心有余悸的伽蒙,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就连呼吸也是变得急促起来。

    刚才的他,就像是从鬼门关转了一遭一样,都说强者稍有一个顺心,就会出手把冒犯的人给灭掉,幸好这样的事没有在他身上发生。

    也并非是他对强者的办事风格有所误解,至少他们星球的城主就是如此行事的!

    “你怕我杀了你?”

    对方心中的惊错,步云烟早就察觉的一清二楚,当下似笑非笑的轻声问道。

    呼!

    刚还庆幸逃过一劫的伽蒙,瞬间又全身紧绷起来,心中更是为刚才的多话悔恨不已。

    “回前辈的话,是的。”

    牙关一咬,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水珠后,伽蒙声音有些颤抖的如实回答。

    虽然显得很是窝囊,但就他这两下子,想在强者跟前说胡话,那只怕会死的更快。

    “承认的倒还挺痛快。”

    步云烟倒是不以为然,作为一个武者,贪生怕死的话,这一辈子的修炼之路,是很难走远的。

    但那也要分情况,在绝对的强者面前,还要硬撑的话,那就真是愚蠢了。

    “你走吧,杀了你,我还怕脏手了!”

    本就是一次无意的冒犯,步云烟觉得也没有再计较下去的必要了,她相信,经过这一次,这小子肯定再也不会乱说话了。

    饭可以乱吃,但是话要是乱说,那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把命给搭上了。

    “谢前辈不杀之恩!”

    伽蒙如释重负,内心的忐忑瞬间也是轻松了不少,连忙拱手拜谢道。

    嗒嗒

    一步一步的小心朝着下车口移了过去,本是几个大步就能做到的距离,硬是被他走出了十几个小碎步

    边走边思索的伽蒙,此刻却是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各种念头被他一闪而过,最后停留在某一个想法,而且不可遏制。

    伽蒙将马上就要踏出车外的脚步,猛的收了回来,转过身去,整个身形站的笔直。

    豁出去了,成与不成,这次是个机会,这样的强者,可不是随便就能碰到!

    扑通。

    一声沉重的闷响,伽蒙直接双膝着地,跪了下来!

    呃!

    这突兀的一幕,令得步云烟多少有些错愕,这不杀之恩,不用行此大礼吧?

    而一旁的宁天林则是笑而不语,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外,那还有一跪,想必这年轻人就是这个意思吧。

    “前辈,我要拜你为师!”

    不等步云烟说话,伽蒙鼓足勇气,直接诚恳的说道。

    就算被当场拒绝,他也是尝试过了,不试试怎么会有机会?没机会的话,他也只能在这个小星球内,庸庸碌碌的过一辈子。

    “拜我?你脑子有毛病吧,赶紧下车去!”

    想都没想,步云烟直接开口拒绝。

    开什么玩笑,且不说宁师尊还在旁边,她根本就没有开口答应的资格,玄黄门目前为止也才仅有三人,收徒条件是何等的苛刻,那更是可想而知。

    就是她云烟,在宇宙中闯荡时一直就是一个人,不是在暗杀,就是在逃亡的路上,哪还有心思去带一个没有什么关系的拖油瓶子。

    “不,请前辈收我为徒,我要出人头地!”

    见对方不答应,反正已经豁出去了的伽蒙,再次低头恳求道,他虽然天资不行,但只要有人肯教,他一定会非常用心的去学的。

    “你不用给我来这套,没用的!”

    态度已经表明,步云烟索性将头扭向一旁,同时有些尴尬的望了宁天林一眼,她是实在没想到,就单纯的坐个车,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事了。

    “呵呵,随你吧,这是你的事了。”

    虽说相见就是缘分,但宁天林也不想去干涉这些,收与不收,由步云烟定夺就是了。

    反正以后的玄黄门肯定还要开枝散叶,自己的徒弟可以成为门派的中流砥柱,那下面肯定也要有下一个梯队赶上来。

    “前辈,您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只要您肯教我,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伽蒙仍没有气馁,继续表明着自己想要变强的决心,说话的同时,不禁有些许的泪花在眼眶打转。

    他也知道,这样的要求很是过分,况且他本身也不是什么厚脸皮的人,除过已经去世的爹妈,他也再没有跪过其他人,死皮烂脸求人的事,就更是没有干过了。

    “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变强?”

    步云烟并非铁石心肠,多少也是有些恻隐之心的,现在的年轻人,和当年的她,又是何其的相似,想要变强,想要去报仇

    但理解归理解,她现在是真的没有收徒的想法,这年轻人要是有什么其他问题,她能帮一把的话,就顺手帮他一点。

    “我说出来,你可别笑话我。”

    误以为有希望的伽蒙,这才庆幸的将头抬起,下弯的胸脯也是不由得挺直了,但下跪的姿势依旧没有变。

    “我想成为宁天林那样的强者!”

    在说出“宁天林”三个字的时候,他眼眸深处,多了一份神圣与坚定,就连说话的语气,相比之前也要重上不少。

    网络盛传的有关宁天林的事迹,他都不知道浏览过多少遍了,心中早就将宁天林作为自己的偶像了。

    何止是年轻一辈,宁天林简直就是全宇宙的超级天才,那些老一辈的强者们,也没有一个能比的了!

    孤身一人频频现身宇宙各处秘境,但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以一己之力,独自撼动各族强族者,几进几出,从各族总部成功手刃敌人,如入无人之地一般

    “噗嗤”

    刚才还板着脸的步云烟,在从那年轻人口中,听到师尊的名字后,不由得轻笑一声。

    唰!

    步云烟不笑还好,一笑的话,伽蒙的脸也是瞬间变红了。

    “我知道,我和宇宙强者宁天林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但你也不能这么笑话我呀。”

    不明所以的伽蒙,以为对方的笑,是笑他的不自量力,痴人说梦,那囧红的脸色,将他的心虚暴露无疑。

    想要成为宁天林那样的强者,估计是任何武者听到,都会大声笑话他的吧,蝼蚁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雄鹰相比的,跟本就不是一个级别。

    殊不知,步云烟笑的是,在这不知名的星球里,竟然还能碰见一名师尊的小迷弟,这影响力和号召力,在年轻一辈武者眼中,也是没谁了。

    “我承认现在的我还很弱,但宇宙强者宁天林,真的是我的偶像!”

    伽蒙有些急了,像是怕表述不清一样,再次的解释了一遍。

    “师他可是宇宙公敌呀,你就不怕我是他的仇人,把你给咔嚓了?”

    故作凶狠的步云烟,说话的同时,冲着那年轻人,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怕!”

    “但我也在赌,万一前辈的偶像也是他的话,大概就会对我有些好感。”

    伽蒙没有胡说,他确实是在赌,赌对了他就还有希望拜入前辈门下,要是输了的话,那下场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

    富贵本就是险中求,是一飞冲天还是一坠深渊,那就完全看命数了,但不管怎样,也都比窝囊一辈子要强。

    “呵呵,你先起来吧。”

    伽蒙本想继续跪下去,直到对方同意为止,但却被一股不可抗衡的的力量,给强行拖了起来。

    “师尊?”

    拖起那年轻人后,步云烟侧头望了一眼右手边的方向,却是发现宁天林毫无征兆的,消失不见了

    片刻后。

    “呵,这就是澳博星么。”

    悬空而立的宁天林,面无表情的喃喃自语道,从战斗力系统那里得到坐标位置后,他就一路破空而来。

    唰!

    随着一阵诡异的空间波动,下一秒的宁天林,已经降临在了澳博星最繁华的闹市区。

    “澳家总部到了”

    宁天林在条宽大的街道,缓缓停下脚步,抬头望着那出现在街道尽头,一座气势雄伟建筑物。

    这建筑物极具辨识度的,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让人耳目一新,想要认错都不可能。

    “不愧是稳坐博彩界头把交易的澳家,光是这般规模的大楼,恐怕都要耗资不少了吧?”

    嘴中发出啧啧声音的宁天林,不由得一声冷笑,明日之后的澳家,怕是要变得负债累累了!

    这澳家还真是聪明,知道他瞌睡了,就赶紧送来一个枕头,全宇宙范围内的豪赌,这疯狂的聚集的财富,怕是又能将他的境界,向上提升那么一点了。

    “人真多!”

    宁天林望着这大楼的大门,犹如一个无底洞一般,将那些源源不断的人流,都给尽数吞噬进这栋庞然大物里面。

    “先进去转转,看看这所谓的第一堵城,究竟能奢侈到何种地步。”

    双手轻轻插入口袋中,偏过头的宁天林轻声自语道。

    澳家经过这亿万年的积攒,怕是已经不能用底蕴雄厚来形容了,即使是那些大家族,与它的财富比起来,无疑只是一个暴发户罢了。

    嗒嗒

    门口的整条街道,也都是由一种比较贵重的水晶石铺设而成,宁天林踏上去之后,发出阵阵嗒嗒的脆响。

    逐渐行进那庞大的澳家总部,宁天林脸庞上的喜悦,也是越加的浓郁了,不为别的,就为明日之后,他都会将这些赢入自己的囊中。

    唰!

    身体犹如游鱼一般,宁天林顺利的在拥挤的人流中穿梭而过。

    “哼,到哪都会碰见这些,见不得光的阿猫阿狗!”

    面如表情的宁天林,在人群中不停穿梭的同时,心中发出一声冷哼。

    体外罡气随心控制,旋即,狠狠的甩在那,从人群中诡异的对这自己口袋,伸来的手掌之上。

    噗嗤!

    每一次罡气的涌动,那些人的手腕之处,都会猛然间猩红一片,整个手掌齐根断裂。

    并且是那种不可能再复原的永久性割裂,不取他们性命,对于宁天林来说,已经算是够仁慈了!

    冷漠的瞥了一眼,那些抱着手掌痛得直抽冷气的人,宁天林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这种小把戏,常年在宇宙独自闯荡的他,早就司空见惯了。

    没有再理会这些烦人的苍蝇,宁天林身形微晃,终于是穿梭到那拥挤的门口。

    在大门旁,那些目光犹如鹰眼般毒辣守卫,仔细审视着进去的每一个人。

    “嗯,还不错,把大门给我看好了。”

    随手掏出两叠小费的宁天林,就如同是巡视自家公司一般,满意的点评了一下后,从容自若的走了进去。

    嘶,这人是谁呀?

    那牛逼的感觉,好像比咱们公司的高层还有理了,简直就像是进自己家一样。

    什么叫“把大门给我看好了”?我们是给澳家看门的,不是给你!

    要不是看在那阔绰的小费上,这些守卫硬是将想要教训宁天林怎么做人的冲动,给忍了下来。

    进入到大厅内后,柔和的灯光倾洒而下,全方位的将各个角落,都给映射的斑驳多姿。

    整个大厅的内部,就犹如一个水晶城市一般,晶亮剔透,奢侈多彩,无论是桌椅乃至石柱,都是由不同的水晶堆砌而成。

    外界的那些嘈杂喧闹之声,似乎被那道大门彻底的隔绝开来一样,短短几米的距离,却是犹如相隔两重天。

    不用多想,宁天林就知道,这澳家要么是用了特殊的隔音材质,要么就是找强者布置了隔音阵法。

    缓缓停下脚步后,宁天林的目光,粗略的向四周的装饰物扫了扫后,顿时,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随处可见,皆是面无表情,严阵以待,稍有突发情况,就会第一时间给处理掉。

    黑色正装之下,一个个魁梧的身材,被很好的包裹起来,显然,这些黑衣人,应该是澳家的直属力量了。

    因为,他们的胸口之上,都佩戴着澳家的徽章,一个显眼的澳字,悬浮在一只若隐若现的雄鹰之上。

    在宁天林进入大厅的时候,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不下于二十道尖锐的目光,从自己身体上每个部位扫过,好一会之后,这些尖锐而毒辣的目光,方才缓缓的收敛回去。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txt76485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