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傍大款?(二合一)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星荒武者,单是这第一层的大厅内,除过面上的那些黑衣人,暗处就隐藏了二十多名星荒武者!

    好在这些人都是职责所在,并没有什么主观的恶意,宁天林也就没有过多的去计较在意。

    “不愧是澳家,这手笔,还真是不小”

    宁天林砸了砸嘴,星荒武者,仅次于宇宙之主的存在,哪一个在外面不是一方小诸侯。

    能死心塌地的守在这里,想必澳家给出的价钱,一定是他们难以抗拒的吧。

    粗略的感受一番后,宁天林这才缓缓行进大厅中央。

    “嘿,又来了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白。”

    柜台旁的几名女子,低声嬉笑着,像宁天林这种什么都不懂的玩家,她们每天不知道要接待多少。

    “这次该谁去了?。”

    “看那年轻人的着装打扮,好像消费不了不少,不过样子嘛,倒还是挺帅的。”

    一名领班模样的女子,回过头去,冲着手底下的姐妹开口询问道,显然她是不准备亲自接待了。

    常年接待各种玩家的她,在不知不觉中,就给宁天林打了个分数,全身上下不仅没有一件昂贵的首饰,还没有妙龄女子相伴,身后更没有贴身保镖相随

    二十分,不能再多了!

    就这她都觉得有些高估了,从气质上看,确实是比那些过来开眼界的穷屌丝,要强上那么一点。

    但肯定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公子,过去接待的话,基本上相当于义务服务,运气好的话,是能捞到一点小费,但肯定不会太多。

    “小屈,你刚入行,就去接待一下吧,当是练手了。”

    这名领班女子,向一旁的一名年龄不大的女孩,轻声吩咐着。

    来者皆是客,她们公司的宗旨,是让每一位玩家,都收享受到至尊般的服务。

    没办法,就算真的是穷屌丝进来,她们也得笑着脸皮迎上去,要不然对方一个投诉,她们立马就得拍屁股走人。

    这份工作可不能丢,不仅轻松,而且还来钱快,不知道有多少自恃貌美的女子,争着抢着要去做了。

    且不说高于外边好几倍的工资,要是运气好点,碰上个爆发户的话,随便赏点小费,也都顶的上她们一年的收成了。

    再要是手段高点,傍上一个大款,飞上枝头当凤凰也不是不可能,就算是当一只被圈养的金丝雀,那也比她们现在要强太多了。

    真正的富家女又有谁会来干这工作了?踏实本分过日子的,就更不会来了,就算来,那也是被逼到一定份上才回来的。

    而刚才被点名,正向宁天林走去的那个女孩小孩,则正是后者,无非是家里出现了意外急需一笔钱救急,这种情况,作为领班的她不知道见了多少了。

    “先生,您好,小屈很高兴为您服务。”

    就在宁天林还在缓步向前走进时,一道悦耳清脆的声音向他耳中传了过来。

    微侧过头去,宁天林看见,一位身着紫色旗袍的年轻女孩,嘴角勾勒起一道职业化的微笑,正朝他走来。

    虽描眉涂红,但却不过分夸张,只是一种职业化的淡妆罢了,比那些浓妆淡抹的妖艳女子,要强上不少。

    发束上挽,用一枚略显精致的簪子,紧紧的将那一头秀发,裹在后脑勺处,倒也显得干净利索。

    由于脚下穿着一双深色的恨天高,那女子走路微晃,像是刚穿高跟鞋不久,还不是很适应。

    虽然已经很用心的在走了,但还是有些蹩脚,那盈盈一握的柳腰,也跟着不规律的扭动起来。

    旗袍的长度,刚好下垂至落膝处,贴身紧致的布料,将那女子的美妙曲线,很好的勾勒出来。

    不过,旗袍开叉处却是很高,以至于那女子,每向前迈出一步的时候,旗袍下的一截小麦色的长腿,就会时不时的晃出来。

    在这视觉冲击下,不少玩家内心都会有一种火热的冲动,会在不自觉间,将手中的宇宙币主动的掏出来,去让对方兑换的。

    “呵呵,不用接待我。”

    宁天林收回目光后,摆了摆手,示意着那女子不用再他身上浪费时间。

    对于赌博他一直就不怎么感兴趣,这次降临澳家,也是办事为主,顺便转转赌场。

    “没事的,先生,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客套的语气,再加上这女子有些稚嫩的模样,在宁天林看来,倒是有些强装成熟的嫌疑。

    “我看您还没有兑换筹码吧,你要是信的过我的话,我这就帮您去兑换。”

    这是小屈过来的主要目的,帮助玩家兑换筹码。

    要是新手玩家还不会玩的话,她则会领着对方,在这大厅各处赌台跟前转上一圈,分别介绍一下各种不同的玩法。

    “那我要是不兑换了?”

    宁天林笑着说道,这些规矩他还是懂的,但他是真的没有玩一把的想法。

    “先生,在我们堵场内,是不能使用宇宙币,需要兑换成筹码,才可以玩的。”

    刚来不久的小屈,也不管是眼前这年轻人,真的什么都不懂,还是成心想要调戏,就接着继续介绍起这筹码的用途。

    “这筹码就是一个水晶小圆盘,上面标有固定的金额数字,玩家需要可以去柜台兑换,又或者让我们代劳。”

    说罢,还伸出纤细的手指,示意着宁天林看向不远处的赌台上面,那里垒着大小不一的各色筹码,面值也都不等。

    “最小的筹码的面值从一百宇宙币起,最大的面值可以达到惊人的二百万宇宙币。”

    对于眼前女孩的细心介绍,宁天林并没有出口阻止,顺便对澳家多一些了解,也是不错的。

    “先生,你是打算兑换多少呢?”

    这一层封顶二百万宇宙币,足以满足很多富豪的要求,小屈认为这其中肯定也包括眼前的男子。

    “那第二层了?”

    宁天林答非所问,这第一层他已经大概有所了解,比较好奇的是上面玩的会有多大。

    “这”

    “想要进入第二层,那便需要身份认定了,除去一些繁琐的手续费,至少是需要拥有三百万宇宙币的身价。”

    尽管认为对方不具备那个实力,但小屈还是将二楼的限制说了出来,就当是满足一下对方的好奇心。

    “先生,我先带您转转吧,若是碰见您喜欢的玩法,再去兑换也不迟的。”

    没有在二楼的话题上过多纠结,小屈说话的同时,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也是再明显不过了,你在这里玩玩就可以了。

    “一楼我没兴趣,直接带我去二楼入口。”

    宁天林面色平静的笑道。

    “这恐怕不行,您还没有身份认证了。”

    望着对方那平静无波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小屈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连她自己都没有进入二楼的权限,怎么可能将眼前的年轻人带入二楼。

    除了身份认证外,再无其它进入的方法了,当然有关系那就另说了,但真的有关系的,还能轮的到她去接待?

    “呵呵,你照做就是了,少不了你的小费!”

    说罢,宁天林随手掏出一张面值十万金额的宇宙币。

    也就带个路而已,应该不算是少了,再多宇宙币他都有,但完全没有必要。

    “这”

    出手就是十万的宇宙币,令得小屈的双瞳也是惊讶的微缩起来,有了这笔钱,就能解家里的燃眉之急了。

    虽然觉得无功受禄,但她还是咬牙收了起来,客人给小费是经常有的,这么大的金额也不是没有过,只是很少会发生罢了。

    虽然是禁止她们去那里的,但只是带个路,很快就会回来,应该没事的。

    “先生,您这边请。”

    当下也不敢过多怠慢,小屈旋即转身,带着宁天林缓缓的朝着一处隐蔽的楼梯口走了过去。

    至于这年轻人能不能进去,入口的守卫自会干涉的,这年轻碰壁之后,她再跑腿去帮对方认证一下身份就是。

    能给出十万的小费,那三百万宇宙币的身价,应该不是问题吧?

    在路上,小屈也已经把宁天林,归纳到了形事低调的富家公子那一圈里。

    “快到了,拐过这个弯就是了。”

    跟在身后的宁天林,没有说话,偏过头去,目光也是顺着拐角处移了过去。

    嗒,嗒

    又一道高跟鞋敲击地面的脆响声响起,只不过不同于小屈的是,那声音是从通道的末端传过来的。

    宁天林微眯这眼睛,目光透过小屈的身形,隐隐瞟见了些许的红色,以及模糊的妙曼身影。

    目光下移,宁天林看见了一双黑色高跟鞋,脚尖略微有些尖锐,提嗒提嗒的落在光洁的地面上。

    目光略微上移一点,一双修长雪白的大腿,颇有些刺激眼球的,出现在了宁天林的视线之内。

    “腿不错”

    心中这般评价着,不过以宁天林的定力,自然要比那些,看见美腿就走不动道的男子,要好上一些。

    本来还在前面带路,匀速前行的小屈,在与对面的女子相离还有几米的距离时,突然侧身靠边停了下来。

    娇小的身躯,也是轻微的颤抖着,显得有些紧张害怕。

    “时经理好。”

    腰身下弯,小屈语气恭敬的问候道,声音多少有些颤抖。

    在进公司的第一天,她们就被要求,要将所有的中上层成员,都给牢牢的记在脑海中,眼前的女子她自然是认得的。

    这一避开,宁天林与那位被称作是时经理的女子,便成了面对面的正面站立。

    “呵呵。”

    宁天林脸庞上勾起一抹平淡的微笑,算了打了招呼,目光略带几分欣赏,望着对方精致的脸颊。

    女人身着一套黑色紧身职业装,做工华丽且精细,多一份则肥,少一分则显瘦,显然是让高级的裁剪师量身定做的。

    在宁天林的注视下,那名女人,脚步优雅的在小屈身边停了下来,略带浅笑的俏脸上,有一丝的温怒。

    这温怒的源头,一丝是来源于旁边女子的不守规矩,而更多的则是因为,对面男子头来的目光。

    但她还是职业化的浅笑一声,算做是回应对方了。

    “嗯。”

    旋即,转过头去,柳眉微蹙的盯着一旁的女子。

    “你怎么在这里?公司的规定不知道吗?”

    这出声问候的女子,她虽然不认得,但从着装服饰上面,便可知道她负责的区域只是第一层而已。

    而这条通道,是通往二层的入口,即便是需要新认证的客户,也不需要她们带领,而是有专门的人负责。

    “是我让她带我来的。”

    宁天林轻嗅着从前方传来的淡淡体香,接过对方的话茬,朗声回道。

    “你?”

    这女子才开始打量起眼前的年轻的男子,从容淡定,不像是无理取闹的无聊之人。

    “你可有身份认证卡?”

    女子轻吸一口气,笑着询问道,丰满的胸脯,在职业装的包裹下,显得圆润而挺翘。

    她现在虽然是一名经理,但早就在基层打磨多年,察言观色的手段还是有一些的,最起码在没有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是不会武断的意气用事。

    “没有。”

    宁天林双手负在身后,清澈的眸子微米,笑吟吟的说道。

    “没有?那你来这里干什么?”

    见惯了平日里,隐藏着欲火与占有欲的眼睛,她发现,眼前这双清澈的眸子倒很是特别,不怒反笑的轻声问道。

    看到二人僵持在这里,一旁的小屈也有些着急,这经理要是责罚下来,她是脱不了干系的。

    “时经理,您不要怪他。”

    小屈满是自责的给那名经理回着话,旋即,转向宁天林那边,声音急切的恳请道。

    “先生,您的卡让我用下,我现在就帮您认证去,很快的,您”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被人阻拦也是意料之中,只是没有想到,不是守卫,而是一名经理,这就有些点背了。

    “不用了,你忙你的去吧。”

    宁天林淡淡的一瞥,便是将小屈还要继续说的话,从喉咙处咽了下去。

    “听他的,下去吧!”

    时经理冲着那名满脸错愕的女子,挥手示意着,等这名男子打发了,再去责罚这女子也不迟。

    对面的这名男子,没有认证卡,还能这么淡定自若,多少肯定是有些自恃的手段的,现在的场合,她认为还不是这女子能应付的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