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忘了规矩?(二合一)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谢谢时经理!”

    没有被责怪,小屈不由得轻松一口气,连忙躬身道谢,在经过宁天林身边时还不忘开口说道。

    “先生,您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随时找我就行,我就呆在大厅的吧台前。”

    “嗯,好的。”

    宁天林轻笑一声,这小妮子倒是挺实诚,不过他这个客户,可不是她这个级别能够服务的了的。

    “你不是赌客,来这里也不是消遣的,我说的对不对?”

    时经理直接开门见山道,脸颊上原本的笑意,也是缓缓的收敛了起来。

    是不是真正的赌客,她还是能分辨出来的,来到这里的赌客,每个人的眼眸深处,都写着贪婪二字。

    而对面的男子却没有,最起码她没有察觉到什么欲望,无论是金钱还是女色。

    “呵呵,恭喜你,猜对了。”

    宁天林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回应道,同时也是有些赞许对面女子目光的狠辣。

    “那你来之前,应该也已经调查清楚澳家的能量吧?对待客人与敌人,可完全是两种手段!”

    面色微沉的时经理,冷声说道,警告与威胁的语气,令得周围的氛围,也是冷下不少。

    “清楚。”

    “一个大家伙嘛,就算是宇宙之主,到了这里也得盘着。”

    宁天林平淡无奇的语气,丝毫听不出来其它的情绪,就连宇宙之主四个字,也是说的轻松至极,好像根本就不当回事一般。

    “那不知道你是选择哪种了?客人还是敌人?”

    步步紧逼的时经理,再次向前一步,继续沉声问道。

    “如果两种都是了?”

    宁天林嘴角勾勒出一抹轻笑,眸子中也是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冷芒。

    “都是?”

    望着那略带笑意的脸色,时经理精致的脸颊是上,闪过一抹好笑与错愕。

    “你到底是谁?”

    一时也揣测不出对方真实来意的时经理,短暂的一怔后,旋即迎着对方的目光,针锋相对道。

    “你们澳家惹不起的人!”

    宁天林依旧微笑道,只是这次的笑容颇显森冷,就连周围的气氛也是瞬间冰冷了下来。

    被对方双眸间,突然涌上来的阴冷寒意,刺得身体有些发寒,时经理冷不的打了一个寒颤。

    好重的杀伐气息!

    可这男子还这么年轻,怎么会有这么危险的感觉?

    比他们澳家那几位,从战场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死士,还要强上不少,不是常年游走在刀刃上的武者,是不会有那种眼神的!

    呼!

    赶忙将眼眸避开,时经理心有余就的深吸一口气,这种眼神,她再也不想对视第二遍。

    “澳家好像还没有惹不起人吧?”

    娇躯紧绷的时经理,故作凶狠的冷声道。

    据她所知,拥坐巨额财富的澳家,目前为止,好像还真没有什么惹不起的人,在利益面前,敌人同样是可以变为盟友的!

    同时,她那缓缓向后挪去的白皙右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枚,红色的圆形按钮。

    虽然动作很是谨慎隐蔽,但还是被目光刁钻的宁天林给发现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不起眼的小伎俩,都是无处遁形的。

    “你要是打算现在发出警报的话,我倒也不是很介意。”

    “不过嘛,你的小命,恐怕现在就得”

    呼,被发现了!

    “怎么会,我这人还是跟命要亲点。”

    当面被揭穿,时经理心中猛的咯噔一下,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用另一只手掩嘴强笑道。

    旋即,连忙弯下腰身,顾不得胸前侧漏出的白花花景色,将手中的红色圆圈,缓缓的放了下去。

    这年轻人的确不简单!

    时经理更加在心中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要说之前对眼前男子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还有所误解的话。

    现在,她可以肯定,这男子就是她所猜测的后者,是将自身自战斗力给很好的隐藏起来了。

    而不是表面上,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模样,光是那恐怖气势与缜密的心思,就足以证明了。

    “那你总得告诉我,你来这里干什么吧?”

    也算见过不少场面的时经理,很快将状态调整过来,无奈的叹息一声后,苦笑的问道。

    “寻仇?我看不像吧?”

    不管怎样,这年轻男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若不然她早就躺在地下,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那就说明这男子,还是有着可以谈判的余地!

    “和你说有用?”

    宁天林戏谑的轻笑道。

    “你这话可真是够打击我的。”

    闻言,时经理也是故作郁闷的神色,好在她在处理人际关系上,还是有些手段的,降低姿态自嘲道。

    “好像真没什么用,这公司的权利,全部在家族中那些董事会成员手中,这可是他们聚集财富的命根子,容不得外人插手。”

    “现在的我,也仅是一名经理而已,并没有什么实权,最多也只是关于业务上面的,不过你好像对这个并不感兴趣。”

    “呵呵,只要是和澳家有关的,我可都是感兴趣的。”

    宁天林微微扭动了一下脖颈,似笑非笑的继续说道。

    “站在这里谈话,就是你们澳家的待客之道?”

    对这女子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最起码不反感,宁天林瞟了一眼四周后,低声反问道。

    “哦,对不起,请跟我来!”

    打了一个激灵的时经理,强笑着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管这年轻人所来何事,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兆头,能坐下来谈最好不过,谈不妥还有上面的董事会撑着。总比她现在一个人面对,要强的多。

    而且,到了前面,她就有脱身的办法了,也不用再一个人去应对,这充满危险气息的男子了。

    “前面带路就是!”

    宁天林微微点的点头,轻声吩咐道。

    望着眼前的女子转身,朝着通道的深处走去,他目光在那背影上扫了扫,那优雅的步伐,再次发出清脆的声响。

    “现在能告诉我,你是谁了吗?”

    背对着后面的男子,时经理还是壮着胆子,出声询问道。

    而这男子的回答,也将决定她对待这男子的态度,这通道的末端,总共有两个侧门。

    一个是通往二楼的正常大门,而另一个稍微隐蔽一点的暗门,则是一些高手坐镇的地方,一旦踏入,整个大楼的安保人员,都会聚拢过来。

    “一个你们很想认识的人!”宁天林淡然的说道。

    “谁?”

    时经理的前进的脚步微微一怔,扭过头去,疑惑的询问道。

    “你不是挺聪明吗?试着猜一下。”

    宁天林用戏谑的语气调侃着,旋即,继续补充道。

    “一个让你们澳家,甘愿以身犯险的人。”

    淡淡的话语,却每一个字都直扣时经理的心绪,她想,她大概猜出来背后的男子是谁了。

    以身犯险?他们现在正运作的这件事,不就有着极大的风险?而且还是不可控的!

    而这男子,又恰恰在这个时候出现,还说出这样的话。

    猛的停下脚步的时经理,眼眸微闭,贝齿紧咬红唇,她只觉得此刻的心跳,早就在不觉间加快了不少。

    一定是他!

    至于容貌,呵呵,以他的手段改个样子出现,那还不是极为轻松的事。

    “宁天林!”

    这三个字一说出口,像是耗尽了时经理的全身的大半力气一样,整个也是瞬间虚脱了。

    这报复终究还是来了,而且还来的这么快,快到他们澳家还没开始盈利了!

    只是,这宇宙中,又有谁能够想到,突然现身的宁天林,不是降临吼族,去救那岌岌可危的地球强者,而是因为彩头的事情,直接降临澳家总部。

    这都是什么逻辑!

    澳家一直都在这里,又不会跑,想要找的话,什么时候都行,但地球的强者可不一样,性命攸关呀!

    “呵呵。”

    同样停下脚步的宁天林,望着前方女子,被滴滴香汗侵湿的后背,他也是有些无语的叹息一声,这凶名太盛了,也不好啊。

    “再加三个字,的朋友。”

    本想在澳家先刷个脸熟,但宁天林觉得现在还没这个必要,也不是现身的时候,便硬生生的在后面加了朋友二字。

    呼!

    不是宁天林,而是他的朋友?

    用宁天林去做彩头的事,还是时经理提议的,在这之前,她可是在网上,将宁天林的所有资料几乎都翻了一遍。

    但,他在宇宙中没有什么朋友呀!

    嘶!

    该不会又有地球的强者降临了吧?

    不管是不是真的宁天林,或者是他的朋友,但肯定和宁天林有关,直接降临他们澳家,这可真不是什么好兆头!

    “怎么,知道害怕了?”

    “你们不是想要用宁天林的名头去赚钱吗?那作为他的朋友,你们是不是应该欢迎我了?”

    缓步向前,与那名女子齐平,宁天林伸手将其有些虚脱的娇躯扶正,低沉的声音,更是一字不漏的传进对方的耳中。

    “这不”

    平日里口齿清晰的时经理,一时也有些语无伦次,仅仅是宁天林三个字,但却给她带来了厚重的压迫感。

    “你自己知道就好了。”

    “继续带路吧,我不会为难你的。”

    轻轻拍了下对方的柔肩,宁天林轻声说道。

    或许这名女子之前还想着耍些什么手段,但宁天林相信,现在的她,不敢了!

    呼!

    时经理再次深深的吸一口气,剧烈浮动的酥胸,也是缓缓的平顺了一些。

    努力克制好情绪后,继续朝着前方走去,这次的脚步,不再是嗒嗒的脆响之声,而是沉重的闷响声。

    而时经理实在是没有胆量去选择那个暗门,整个公司的安保,恐怕还困不住宁天林的朋友吧?

    通道另一侧的楼梯口,有着几名守卫把管着。

    “站住!”

    望着那跟在时经理身后的年轻男子,几名守卫面面相觑了一眼,这年轻人眼生,他们从没有见过,而且也没有出示认证卡。

    按照规矩,除非认证客户,或者公司内部管理人员,才可以进入其中的。

    显然,那年轻男子并不符合规矩,那就是没有进入的资格!

    “让开!”

    时经理急了,顿时低喝一声。

    虽然主管业务,可权利也是不小,她要是出面的话,这些守卫还是不敢出面阻拦的。

    更何况她后面跟着的这么一个杀神,稍有一个不顺心,怕就会造成不可控的局面。

    职责所在,一名领头的守卫,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前跨出一步,伸出手臂横档在宁天林身前。

    然而,他还未开口,时经理狠狠的一瞪眼,便是让他将喉咙处的话语,给硬生生的吞了下去,苦笑着退了回去。

    “他是我的朋友,有事我会承担的!”

    在没得到后面男子的同意,时经理还不敢暴露对方的身份,厉声的说了一句,她便欲带着身后的男子上楼梯。

    然而,忽然在楼梯上,响起了一阵阵蛮横的脚步声,却是让得她的柳眉,不经意间微微皱了皱。

    随着脚步的轰轰落下,楼梯转角处,几道身影缓缓的现了出来,为首的一名男子,与时经理年龄相差不多。

    略微有些苍白的脸色,明显是纵欲过度,虽然此人整体给人感觉松垮,可从其身体中,隐隐散发的气息来看,是一名刚踏入星荒不久的武者。

    “啧啧,我当是谁了?”

    脸色苍白的青年,脸上泛着些许的红晕,双手横插在胸前,几分醉意的目光,瞟向楼梯下方的时经理。

    几分垂涎与渴望的目光,丝毫不做掩饰的打量着后者的玲珑曲线,青年喉咙处更是微微的滚动了一下,就连呼吸,也是跟着有些急促起来。

    一会过后,他恐怕得先在公司内,随意拉来一个相好,幻想成眼前女子的充满诱惑的模样,狠狠的泻一泻火。

    “滚一边去!”

    观察到上方青年脸色的变化,时经理那张俏脸略有些难看,冷冷的瞥着青年,此刻,眼中的厌恶也是毫不掩饰。

    “嘿嘿,时小姐,公司的规矩你难道忘了吗?还是你认为你现在可以藐视公司的规定了?”

    将时经理的那抹厌恶尽收眼中,青年脸庞顿时阴沉了许多。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