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你应该庆幸(二合一)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且不说他老子在家族中的地位显赫,单是他的修炼天赋,在整个澳家年前一辈来说,都是很不错的。

    种种光环加身的他,不知道有多少年轻美貌的女子,对他倾慕不已,只要他一个眼神,分分钟钟躺让她们躺在床上等他,都不是什么事。

    可这时利丽,却从来没有将他往眼里放,无论他如何殷勤,招来的反而是更多的厌恶,这让得骄傲惯了的他,实在有些难以忍受。

    “哼,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请你让开!”

    时经理冷声哼道,没有给对方半点的好脸色。

    旋即,便转过身去,对身后的宁天林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作势就要往楼梯上行去。

    宁天林则是面色淡漠,这二人明显以前就有间隙,时经理只是被那男子故意刁难罢了。

    “我去,不是挺能忍的吗,今天怎么爆发了?”

    当着手下的面,被如此无视,脸色苍白的青年嘴角微微抽了抽,他们私底下再怎么不愉快,这时利丽都还要顾及一些颜面,还不敢正面顶撞他。

    “哼!”

    当看到时利丽对身后男子恭敬的态度时,又一股莫名的嫉妒怒火,瞬间腾上了心头。

    对他爱答不理,可对别人却是如此恭敬?这时利丽主动去对一位男人这么亲近,还是极少见的事情。

    “呵呵,我就说平日里,怎么对我冷冰冰的,原来你喜欢这种冰冷的青涩少年。”

    “啧啧,不过,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满足你了?”

    瞥了一眼宁天林那平静的脸庞,居高临下的青年,忍不住大声嘲讽挖苦着。

    “你不用理他。”

    似乎是未曾听见那青年颇为猥琐的语言,时经理再次回过头去,向着后面的青年低声说道。

    “你还挺能忍的。”

    宁天林能够感觉到,这时经理手中的指甲,已经狠狠的在她那娇嫩的皮肤上,摁出一道血痕。

    “要不要我出手宰了他,很快的。”

    不大的声音,淡淡的传入了时经理的耳中。

    闻言,时经理猛的制止脚步,死死扯住身后继续上前的男子,微微摇着头,示意他不要理会。

    宁天林无奈的咂了一声嘴,旋即,瞥了一眼那脸色苍白的青年,眼神淡漠的没有丝毫情绪。

    “小子,你看什么看!”

    瞧得宁天林那极为不爽的眼神,青年顿时大怒,声音阴冷的道。

    闻言,不等旁边男子反应,时经理将他的手臂,拉的更紧了,她实在是不敢放手,要是闹大的话,那就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她倒不是担心身边的男子,那青年的后台再怎么强硬,但也肯定硬不过身边男子的朋友,宁天林!

    她担心的是他们的公司,一旦两者关系僵化的话,整个公司都会跟着倒霉的,最起码在对方没有翻脸之前,他们这边最好先不要主动招惹。

    “要不要我把你的身份告诉他?”

    时经理扭头询问着对方的意思,这样的话,那青年就不敢再出口阻拦,肯定会知难而退的。

    “呵呵,你觉得他配吗?”

    宁天林不置可否的反问一句,没有招惹到他还好说,但现在好像不属于这种情况了。

    更何况,对付这种级别的货色,还要他依靠名头去吓唬人的话,那他宁天林这三个字,未免有些太廉价了。

    “切,软蛋!”

    看到二人嘀嘀咕咕,那青年天真的以为对方肯定是怕了,要不然怎么不敢还嘴?

    他口中满嘴恶毒的咒骂声,也是越加的兴奋起来。

    “时利丽,你的眼光也实在是太差劲了,要真是少男人的话,也不必找这种吧?”

    哗!

    宁天林手臂微震,将那时经理拉在手臂上的玉手,给轻巧的震落下去。

    “都这样了,你就不用忍了吧?”

    望着身边那曲线动人的侧影,宁天林耸了耸肩,淡淡的道。

    时经理娇弱的身躯微颤,并未开口答话,白皙的右手缓缓向上抬起,在那头星蓝色的短发上,无力的揉搓着。

    心中更是狠狠的咒骂着那青年的傻逼和无知。

    狗可以不停的去狂吠,但前提是,要确保对方不是一头,会随时暴起伤人的雄狮,要不然只会是一条死的很快的疯狗!

    “你的面子,我刚才已经给过一次!”

    宁天林摊了摊手,旋即,豁然向前踏出一步,阴森森的盯着那脸色苍白的青年。

    “留活的,他是”

    然而,时经理的喊声,还未完全落下,楼梯间轰然响起炸响声,一阵无力感也是瞬间涌了上来。

    脸上也一阵惨白她,已经尽力避免这场冲突了,可还是发生。

    只希望能留个活口吧,到时候也好给他爹一个交代

    “你去马个大傻逼,你踏码的从小吃屎长大的吧!”

    随着能量的炸响,宁天林同样阴冷且恶毒的骂声,也是狠狠的响了起来。

    唰!

    略微有些宽敞的楼道之上,宁天林几乎是瞬间便欺身进入那青年身侧。

    拳头猛然紧握,携带着一股破风劲气,狠狠对着那青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脸庞上,砸了过去。

    轰!

    脸色苍白的青年,转瞬间,便是血肉崩射。

    直挺挺的躺在了冰冷的楼梯上的青年,残碎的脑浆,爆裂的眼珠,就如同被泼洒开来的豆腐脑一般,横撒在已经模糊一片的脑壳处。

    星荒武者的他,被那他看不起的青年,一拳致命,死状凄惨!

    呼!

    在青年轰然倒地的那一刻,楼梯上的时经理才算是真正回过神来,精致的脸庞上,顿时被震惊和难以置信所覆盖。

    死了,前后也就一眨眼的功夫,这也太快了。

    留下活口?恐怕那男子在动手之前,都没有那么想过吧!

    嘶!

    到得此时,那青年旁边的几名手下,方才从电石火光间回过神来,望着自家主子那血腥的模样,脸庞上皆是猛的一惊。

    哐哐当当!

    旋即,纷纷抽出武器,大怒着对着宁天林围拢而去。

    “不想死的话,都给我退下!”

    望着那几人的举动,楼梯上的时经理,惊恐的大声呼喊着,就连额头上丝丝青筋,也都若隐若现的浮现出来。

    听得时经理的喝声,那已经亮出武器的几人,并没有丝毫的理会,他们只奉命与他的主子,这时经理还没有权利去指挥他们!

    如今主子被当面击杀,就算是明知不敌,那也要硬着头皮上,不然的话,要是主子上面的那位责怪下来,他们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不要在往前了,赶紧住”

    时经理是真的急了,眼见喝止无效的她,疯狂的向楼梯上方跑去,想要去上前阻止。

    然而,在那几人对宁天林亮出武器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的结局。

    唰!

    宁天林心中闪过一道森然的念头,那蕴含着压迫劲气的拳头,再次挥舞起来。

    轰!

    只不过,这次他的身形并未有丝毫的移动,拳头上罡风,结结实实的朝着那几个尽数砸去。

    顿时,那几人脸色狂变,反应快点的,连忙提起兵刃横档胸前,但却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原本应是一道道沉闷的咔嚓声,在此刻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响起,就连那坚硬的兵刃,也都成极度弯曲的凹形,更不要说那些脆肉的肉身了。

    噗嗤!

    一口口鲜血,从他们的喉咙处,猛的喷散出来。

    咚!

    咚!

    那几人身形,被那股强猛劲气所造成的恐怖推力,去势不减的狠狠的弹射在了后面的墙壁之上。

    当下,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重重的砸落下来,身体在楼梯间,痛苦的蜷缩起来。

    在这些人轰然倒地的那一刻,楼梯上的时经理才赶了过来,并非是她慢,而是宁天林出手实在是太快了。

    她那一句住手的话,也才刚刚喊完而已。

    但现在,这些人,却是犹如死狗一般蜷缩着,出气明显比进气还要多。

    “想要让苍蝇不继续嗡嗡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拍死他。”

    站在楼梯处,宁天林微眯着眼眸,淡漠的望着眼前的场景,自语的同时,又像是在说给一旁的女子听。

    原本干净整洁的楼梯,却四处沾满血腥,惨状已经酿成,时经理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接受现实。

    靠着扶梯支撑起身体的她,低头望着脚下那只小巧的高跟鞋。

    鞋子表面锃亮的反射光,在此刻竟有些刺眼,刺的她不得不得相信,这里不是幻境,是真实发生在眼前的一幕。

    呼!

    足足沉寂了片刻后,她才算是真正的回过神来。

    “你应该庆幸,我只宰了一个。”

    “剩下那几个,至于能不能活不下去,那就看你们澳家,舍不舍不去救了。”

    身边男子淡然的声音,再次从耳边传了进来。

    她知道,那男子没有说谎,若不是他提前将力道收回,那几个手下的下场,怕是要和他们的主子一样。

    这年轻人,不仅冲动,而且下手实在是太过于狠辣了!

    “对于你这种人,还会手下留情?”

    索性将眼睛闭上,时经理深吸一口气,语气有些挖苦的轻声问道。

    “没办法,谁让这是你们澳家的地盘了。”

    宁天林耸了耸肩,故作无奈的说道,但那不以为然的表情,依旧是隐藏着一抹淡漠。

    “那我是不是,还得替澳家好好的谢谢你?”

    低下的头颅缓缓向上仰起,时经理的那双柳眉紧皱,紧盯着对方的目光,咬牙回道。

    “呵呵,你要是愿意,我不介意。”

    宁天林眼眸微眯,嘴角勾勒出一抹有些森冷的笑意,继续阴声说道。

    “记住,你的面子我也已经给过一次了,注意你和我说话的语气。”

    说罢,那抹笑意也是缓缓的收敛起来,周身的气息也是瞬间阴冷了下来。

    斯!

    实在承受不住那抹森冷的时经理,狠狠的将眼眸闭了起来,皱着眉头把头瞥向一边。

    这宁天林到底是什么人?不仅他自己行事乖张,果敢狠辣,就连他的朋友也是如此!

    “至于为什么不将那剩下的几个人给宰了?”

    说话的同时,宁天林故意将目光向上移起,冷视着斜上角的摄像头,声音森然的说道。

    “那是给你们澳家留的面子,这面子,我也只给一次!”

    淡漠的语气,却满是警告威胁之意!

    呼!

    真是个疯子,这男子简直强势的不可理喻,他这是裸的挑衅澳家!

    不过,好像他真的有这个资本,因为他背后还有一个人,宁天林!

    “这里的事情,很快就会被公司高层知道的,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使劲摇了摇头,时经理尽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像是做出妥协一般,无奈的问道。

    既然已经闹开了,那现在的这件事,恐怕也仅仅只是开始吧?

    她可不会傻到,认为这男子降临来澳家总部,在击杀了这么一不起眼的小喽罗,就会转身离开的。

    “提前和你说一下,你刚才击杀的那个青年人,他的父亲是董事会的成员,不仅权利颇大,而且还极为的护犊子。”

    轻叹一口气后,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听,时经理一口气将话说话。

    “无所谓,这对于我来说,连麻烦都算不上。”

    宁天林摊了摊手,淡淡的说道。

    打了儿子来了老爹的事情,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都不知道碰见多少次了。

    “先去你办公室吧。”

    “去办公室?”

    “算了,听你的。”

    虽感到诧异,但时经理也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

    同时,也在心中暗自猜想着,刚才被击杀的那青年,张扬跋扈惯了,也算是死有余辜,不过,他爹知道后,会是怎样的反应了?

    呵呵,又能有什么反应?

    要是知道这男子身份的话,怕是也只能打碎了牙,硬往肚子里咽了吧

    与此同时,这里刚刚发生的那一幕,也迅速的由安保人员,一层层的向上传递上去

    嗒嗒

    一路跟着眼前的女子,宁天林连上了几楼,最后在一处大门前停了下来。

    在大门口,还站有几名守卫,虽然目光疑惑的在宁天林身上扫了扫,不过却识相的并未开口阻拦,安静的站在一旁,犹如一根根木桩般。

    吱呀。

    随着面前女子面部扫描完毕后,一阵金属旋转的声音,有规律的响起,旋即,这道金属锻造的大门,缓缓的自行打开。

    露出里面宽敞的房间,房间内整齐的竖着一排书架,书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

    txt76485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