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宰个鸡(二合一)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穿过书架的宁天林,粗略的扫了一眼,大多是一些管理与赌业方面的书籍,其余杂七杂八的不同领域书也有一些,反而是武者修炼方面的书籍不多。

    轻车熟路的时经理,最后来到一处办公桌前,转过身来,望着眼前的男子,指着办公桌后面宽大的皮座椅说道。

    “坐吧,有你在这里,我可真不敢坐那。”

    宁天林轻笑一声,也没有推脱,绕过办公桌后,直接坐了下去。

    “要喝点什么吗?”

    略微沉吟了一下,时经理指了指一旁酒架上,摆放的各类美酒,率先开口询问道。

    现在的她,反倒是不着急了,只要顺着这男子的意思,应该就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最着急的,应该是公司的上面的那些老家伙了吧?想必刚才的那一幕,他们也都已经看到了。

    “不用。”

    宁天林摆了摆手。

    尴尬的气氛也仅持续了片刻,时经理轻呼一口气,随手抽出一张座椅,在一旁坐了下来。

    “谢谢你刚才帮了我。”

    “刚才是我反应太过激烈了,我向你道歉!”

    红唇微抿的她,态度诚恳的说道。

    不管怎样,眼前的男子,确实是帮她解了围,只是做事手段嘛,有些极端了。

    “那家伙,一直对我有着一些恶心的念头,平常我也不想得罪他,因此只能选择无视。”

    时经理锊过额前的一缕蓝发,有些无奈的说道,她也是从心里,痛恶那个家伙。

    “呵呵,你想多了,他错在不该在我面前蹦跶。”

    “不过,对于那种人,你越是退让,他就越是得寸进尺,唯有杀了,才能一劳永逸。”

    宁天林先是摇了摇头后,再次补充道。

    同时,也在心里对澳家高层的反应速度感到不满,这也太慢些了吧。

    “嗯,道理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我只是一名女子,还没有那么厉害的手段。”

    时经理无奈的笑道,在这关系网复杂的澳家,她能走到这如今一步,已是实属不易了。

    “那,如果你掌权后会怎样了?”

    看似闲聊时无意的询问,宁天林脑海中却是闪过一道念头,此行的目的也多少有些调整。

    澳家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此刻看他看来,就像是一只会下蛋的母鸡,定期过来收鸡蛋,似乎要比直接炖了吃,要好上一些。

    细水才能长流,更何况澳家的赌博行业的吸金量,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行业就能比的了的。

    而这女子,似乎是攥养这母鸡的不错人选。

    “掌权?呵呵”

    时经理并不认为她在澳家有掌权的希望,最多也就止步于现在的位置了,但既然被问道了,她还是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

    “一旦我有机会掌权,像你刚才杀的那种跋扈的家伙,将会是第一批被我驱逐的垃圾,到时候,我报复起来,会让他们感到恐惧的。”

    宁天林没有出口打断,而是继续在一旁听着,要是那女子继续忍让的话,他反倒觉得没有听下去的必要了。

    “至于上面那些护犊子的老爹们,只要不为了那些逆子,侵犯公司利益就好,但凡要有,我也要想办法把他们全给架空了!”

    “你可不要小瞧了女人,女热不仅是最记仇的生物,而且心思要比你们男人要多,不然怎么会有最毒妇人心的说法?”

    现在的时经理,在不经意间显露出来的野心与强势,似乎才是真正的她。

    “啧啧”

    听得时经理的这番话,宁天林脸庞上也是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还是有些小瞧这女子了。

    他没有想到,这看似极为柔弱的女子,竟有着这般的隐忍力,所幸的是还算理智。

    “不说这些了,让你见笑了。”

    摇了摇头,时经理精致的脸庞上露出尴尬的笑容,那些她也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该办正事了。”

    宁天林觉得已经没有再耗下去的必要了,现在还没有人找他麻烦,怕是那些人正在商量着什么对策吧?

    随意的轻敲几下桌面后,他向对面的女子朗声吩咐道。

    “你来安排一下,让人送一套视频设备进来,我要和你上面的那些老家伙们谈话。”

    “在这里?”

    “你不应该上去吗?或者我上去请他们下来?”

    时经理的脸颊上涌上一抹错愕,她相信以这男子的身份,提的要求只要不过分的话,董事会们应该都会同意的。

    但再怎么,也不至于在这里用视频对话呀。

    “嗯,这里挺舒服的,我懒的走动了。”

    旋即,宁天林调整到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斜靠在座椅上面。

    “你照办就是,也不是什么大事,简单说两句就行了。”

    看到对方还在迟疑,宁天林轻声催促道。

    现在有了新的候选人,他也没有必要去见那些老家伙了,话他只准备说一遍。

    至于听还是不听,那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了,手段往往比说话要有用的多!

    “哦,对了。”

    “先不要公开我的身份,我还要宰个鸡,给上面那帮猴精们提提神。”

    “顺便把后顾之忧给解决掉,我可不想被孩子他爹给惦记上。”

    正要着手准备的时经理,听到对方的话后,顿时一愣。

    宰个鸡?孩子他爹?

    也仅是瞬间,她便明白过来对方话中的意思了,只是那轻松淡然的语气,极不恰当的比喻,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了

    这鸡哪是普通的鸡呀,那老家伙的战斗力可是宇宙之主的水平,虽然一直维持在一段,但确是货真价实的宇宙之主实力呀!

    呼!

    又是一个和宁天林一样的变态,估计也只有他们,敢把宇宙之主比做鸡了,而且还都具备杀鸡的实力,她也只能这般在心中惊叹道。

    至于对面男子的提议,她多少还是有些同意的,刚刚的那个跋扈青年被当场击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她这边的。

    嘶,不觉中,时经理只感觉自己,有种上了对方贼船的感觉。

    若不将那青年的父亲给解决掉的话,人言轻微的她,不仅是在公司呆不下去,恐怕就是这条小命也难保证了,一起给那人陪葬是免不了的。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她也不由得站在对方的角度,开始去思索一些急手的问题。

    “我可不认为孩子他爹,会傻到过来找你的地步。”

    旋即,似乎猛的响起什么的时经理,小口微张的出声提醒道。

    “哦?”

    “你不是说他有一个护犊子的爹吗?这他都能忍?”

    继续把玩着手中的小玩意,头也没抬的宁天林,故作疑惑的调侃道。

    “护犊子是不假,但那也要看对像是谁吧?”

    时经理无奈的撇了撇嘴,紧接着略有些尴尬的继续说道。

    “你真以为那些老家伙们,现在还不知道你的身份?”

    “要是小事也就罢了,现在事情闹这么大,他们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让人去调查的。”

    “也就是说,从你踏入公司大门的那一刻起,每一个细节都会仔细的筛查一遍。”

    对于这些常规步骤,时经理还是非常清楚的,明的暗的那些监控仪器,早就分布在公司的各个角落了,很少有死角的地方。

    “那又如何?”

    抬头望见对方一幅认真解释的神情,宁天林不由的笑道。

    “如何?也就是说我们从一开始的谈话内容,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

    时经理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微嗔道。

    “呵呵,你也太小看我的手段了。”

    “他们能知道的,也仅仅是我想让他们的知道罢了。”

    宁天林哼笑一声,满脸的不以为然。

    早在对这时经理公开身份的时候,他就是已经悄无声息的印出一个空间结界,把该屏蔽的都已经给屏蔽掉了。

    “真的,假的?”

    听到对方这么一说,时经理不由得心头一松,但仍是有些不太相信的,想要确认一下。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死了孩子的老爹,肯定就会找过来的,说不定现在就路上了。

    “爱信不信。”

    宁天林将头扭向一边,懒得再去解释。

    “呃”

    看到对面青年扭头的傲娇模样,时经理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这哪是出手果敢的狠辣青年所该有的神态,分明就是寻常大男生赌气时的模样呀。

    “信你就是了。”

    但还是强忍着,鼓起腮帮憋住笑意,柳眉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轻笑道。

    不过,她还是有些想不通的是,既然董事会的那些老家伙们,还不知道这青年的真实身份,那为什么没有选择立即动手了,这可不是他们的做事风格。

    估计是想让搏副董事,先来找这青年试试水吧?毕竟现在最火急火燎的,也就是儿子被杀的博副董事了!

    “小扇,你过来一下。”

    心中这般认为的时经理,也先不去理会这些,缓步走到办公桌前,芊指伸出,侧身摁下桌面上的一个按钮。

    旋即,一名模样娇俏的侍女,便是滴滴答答的从门外走了进去。

    “你去找几个人,把会议室里的那套视频设备给般过来,要快一点。

    时经理将顺便将门卡递给这名侍女,面色认真的吩咐道。

    “是。”

    侍女虽满脸不解,但没敢多问,恭敬的应了一声后,然后快步退了出去。

    “你稍等片刻,设备马上就取过来了。”

    望着那退出去的侍女,时经理坐回椅子后,对着那男子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宁天林也不说话,就这般静静的等待着。

    一想到待会要发生的事情,时经理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不少,此刻也只能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不再敢随意说话。

    只是,偶尔略微有些奇异的目光,会时不时的瞟向,那看似无聊的男子方向。

    不管是搏副董寻仇,还是与董事会对话,哪一样都不是轻松的事情,可这男子淡定的有些可怕

    随着二人的沉默,这房间中的气氛,便是逐渐的沉闷了起来。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些不耐烦的宁天林,终于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刚欲开口说话,门口处那慌张走进的侍女,却是率先将沉闷的气氛给打破了。

    “设备了?”

    听得匆匆的脚步声,时经理抬起头,望着去而复返的那名侍女,身边却是空无一物,柳眉微皱,沉声问道。

    “时经理,设备”

    “搬设备的工作人员,被博董带人给强行扣住了,不让我们动。”

    那名侍女脸颊上带着许些惊慌,胆怯的说道。

    平常高高在上的搏董根本就不会到这里来,可刚刚出门还没多久,就被她给碰上了,那气势汹汹的阵势,着实是把她给吓了一跳。

    唰!

    闻言,时经理心里也是不由得咯噔一下,玉手在椅面上一撑,身形唰的一声站了起来,这搏董终于还是上钩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她挥手示意着一旁的侍女,旋即,在那名侍女即将退到门口的时候,再次开口道。

    “不要走远,一会再把设备般进来就是。”

    那名侍女听到后,身体明显的一愣,旋即回过头去,应了一声后,继续朝着门外走去。

    她自打进了公司,就一直在时经理的身边工作,实习转正等手续也都是对方给办的,是公司对她最好的一个人了。

    即便如此,她也不认为,时经理能够从搏董手里把设备给要回来,更不要说一会去搬了。

    但还是照做去了,让几名搬设备的工作人员多等上一会就是。

    “呵呵,果然没让我失望。”

    听到这意料之中的变故,宁天林轻声冷笑道。

    呼!

    时经理则是深吸了一口气,丰满圆润的胸脯微微起伏着。

    “你怕了?”

    宁天林微眯着眼睛,看到对方紧张的神色,淡淡的问道。

    “嗯。”

    “不过,我好像只能继续呆在这里,出去的话,立马就会被他撕成碎片的。”

    时经理的俏脸很是凝重,刚才楼梯上的一幕,她倒现在还记忆犹新,这里怕是又要重演一遍了。

    “还不算太笨。”

    没有大敌当前的严阵以待,却是听到那男子轻松调侃的语气,时经理也只能跟着强装镇定起来。

    同时,也在心中佩服对方的冷静,就算是真的杀鸡,那也应该适当的紧张一下吧?这给人的感觉,分明就是踩蚂蚁般简单。

    。

    txt76485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