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 需不需要回避(二合一)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哗啦啦!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进来。

    “哼!”

    “老夫今日倒要看看,究竟是何人,竟敢在澳家击杀我儿子!”

    人还未至,愤怒的咆哮声,就传了进来。

    时经理脸上的紧张神色越来越浓了,整个娇躯都不禁有些颤抖,强撑着站立的身体。

    座椅上的宁天林,依旧是把玩着手中的小玩意,眉头却是微微向上挑起。

    只不过,那捧在手间的小玩意,在转瞬间,已被一层层淡淡的精气所包裹住。

    将头缓缓抬起,宁天林冷冷注视着从门口处涌进来的几人。

    领头的,是一位面容略微有些阴鹫的华袍老者,一身的淡灰色长袍,将胸前的澳家族标映衬的更加显眼了。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些贴身保镖,各个体形精装,凶光凌厉,同样的澳家族标,映衬在了一套套黑色正装上面。

    一名宇宙之主一段的老者,其余七名正装壮汉,是清一色的星荒武者。

    随意的瞟了一眼后,宁天林便已在心中做出定论。

    “怎么,敢做不敢当?”

    华袍老者,正拿怨毒的目光,狠狠的剐着坐在椅子上的宁天林。

    在刚开始听说儿子被一名年轻人击杀,也让得他心中惊了一下,不过也仅限于此。

    凭他的身份,所接触的年轻一辈的星荒武者,并不在少数,所以也不认为对方能厉害到哪里去。

    毕竟年龄在哪摆着了,这么年轻的年纪,还能成宇宙之主不成?那不可能的!

    他那不争气的儿子,他还是知道又几斤几两的,纯粹就是靠丹药喂出来的。

    说是星荒武者,其实就是一个花花架子罢了,根本就没什么对阵经验再加上对方偷袭的原因,一击致命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那时他就断定,对方只是一名星荒武者罢了!

    “呵呵,那再赔进去一条命可好?”

    宁天林一幅无所谓的神态,淡淡的询问道,看向那老者的眼神,如同是看做一具死尸一般。

    “啧啧,你还是太年轻了,怕是一条命不够赔吧?”

    面色狰狞华的袍老者,听到对方的话语后,当即冷笑一声。

    同时,为了验证对方战斗力到底如何,是不是他所猜想那样,凶狠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宁天林的身上扫过。

    不过以他的眼力,自然是不可能看出宁天林的深浅,当下心中的无知,便是当作了自己的无畏,反而是少了几分忌惮。

    他自己本就是宇宙之主,若说还看不透对方战斗力的话,只有两个原因。

    一是,对方是一名宇宙之主的顶级强者,要不然同一个级别内,多少都能察觉出一些能量波动,而对方身上显然是没有。

    二是,对方服用了隐藏气息的丹药,或者是身上佩戴着能够隐藏气息的法宝。

    而这年轻人肯定是后者!

    宇宙中哪有这么年轻的宇宙之主,就那疯传的宁天林也不是吧?他只是有斩杀宇宙之主的手段,自身的战斗力可并不是宇宙之主。

    “哦?一条人命还不够?”

    “那你说,要几条人命,才能到您心里下来?”

    宁天林一时也被这老家伙的脑回路给折服了,旋即,故作有些害怕的疑惑道。

    “老夫向来可都是非分明的,从不乱杀无辜的,多了你也赔不起!”

    华袍老者阴声狞笑道,同时望向对方的眼神中,多了一抹贪婪。

    本以为还要费上一些功夫的他,没想到对方不仅主动要求赔进去一条命,竟然还问赔几条命?

    只是认为,这年轻人的脑子是被他给吓傻了,对于这种求死请求,他当然会满足的!

    他更是在心中暗自庆幸,进来之前没有听旁边那些老家伙的话,

    什么叫这小子有古怪?让他先冷静一下。

    全踏码的都是满嘴胡话的狗屁道理,死得不是你们的儿子,你们当然会那么说了。

    分明就是这小子身怀法宝,那么杀了这小子后,这件宝物马上就要属于他了!

    殊不知,宁天林说的再赔进去几条命,赔的正是他那条老命,以及他身后壮汉的命。

    “我儿子的死,你们两个都脱不了干系,所以,你们二人给我儿子去陪葬就可以了。”

    华袍老者的脸庞上的狰狞,也是逐渐的化作一抹得意,阴测测的说道。

    对方一心求死,杀子之仇马上就要报了,不仅如此,还能额外得到一件,连宇宙之主都能骗过去的法宝,让他怎能不暗喜。

    “哦,这样呀。”

    “那是您自己动手了,还是我来动手了?”

    宁天林很是“配合”的语气,开口询问道。

    “啧啧,不急。”

    “动手之前,你不觉得,应该先该把东西交出来吗?”

    华袍老者,说话的同时,直接将袖袍中的手掌,缓缓的伸了出来。

    他断定,那年轻人肯定会给的!

    连命都守不住的人,还能有胆量去守护一件法宝?那是不可能的。

    要不对那件法宝有所顾及,害怕贸然击杀对方的话,会触发一些法宝的特殊属性,从而影响使用的话,他恨不得现在就动手!

    “嗯?交什么东西?”

    “不是都说好了,只要性命吗?”

    宁天林满脸的诧异,他也确实不知道,这老家伙让他交什么东西。

    “装什么装?”

    “隐藏气息的法宝!赶紧的!”

    华袍老者不耐烦的催促着,这年轻人刚才还挺聪明的,现在怎么揣着明白装糊涂?

    “呵呵,命都没有了,还要法宝干什么?”

    宁天林缓缓的摇了摇头,随意的瞟过华袍老者,旋即低头凝望着手中的小玩意。

    “你好像脑子有点问题。”

    再次抬起头的宁天林,此刻的目光,已经淡漠的犹如一块万年寒冰一样。

    “呃”

    在对方这话出口,华袍老者只感觉周身的温度瞬间阴冷下来,如坠冰窖一般。

    “我说的命,是你的命。”

    宁天林平平淡淡的声音,无疑是一声惊雷。

    哗!

    他手中微微摆动的小玩意,陡然停滞。

    “小子,你找死!”

    华袍老者眼瞳猛然紧缩,狰狞的脸庞上顿时涌上一抹怒气,并且怒气之大,压过宁天林刚刚所给他带来的一些震撼。

    从未有人敢当这般,当着他的面如此说话!

    “不知死活,找死的是你”

    华袍老者的话刚落,一旁被摁在座椅上的时经理,脸庞上便是浮现一抹冷笑,心中沉声道。

    “让我给你儿子陪葬?那就真是死有余辜!”

    心中已有不安的华袍老者,作势就要冲上去,想在第一时间内将那年轻人给制服。

    然而,有人比他更快!

    在宁天林身体颤动的霎那,华袍老者双瞳再度紧缩,然后体内精气疯狂涌动。

    唰!

    在华袍老者精气刚刚调转起来之时,一道身影犹如瞬间移动一般,出现在其面前,那股恐怖的速度,让得前者满连惊骇。

    轰!

    人影站立,五指紧握的成拳,蕴含着恐怖的劲气,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华袍老者精气涌动的胸膛之上。

    “噗嗤!”

    看似简单的一拳,却是让得华袍老者的脸色瞬间惨白,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旋即,便是在半空中,喷散出一道不规则的血红,向着地面泼散下去。

    凶猛的劲气,让得华袍老者身体倒射而出,顿时,重重的砸了后面的墙壁上。

    轰隆隆,特殊材料建造的整面墙壁,硬是被震得轰然倒塌,尽数砸落在了华袍老者的身体上。

    啊!

    一阵阵的惊呼声,从倒塌墙壁的另一房间内,响彻而起,里面的几名内部人员,也是出于本能的朝着过道逃去。

    噗嗤

    强行撑开墙壁的华袍老者,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瘫爬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那七位跟在华袍老者身后的正装壮汉,目瞪口呆的望着那仅仅一招,便是重伤倒地的华袍老者。

    握着武器的手掌,因为恐惧剧烈的颤抖着,一时间,竟然忘记了他们的职责,是保护那位躺下的主人。

    “宇”

    体内被震断了筋脉,让得华袍老者说话的气息,也很是紊乱。

    “宇宙之主!”

    嘴唇哆嗦着,面色骇然的望着那站立在,他之前所站位置的青年,惊恐的颤声道。

    不但让他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而且一拳便将他重伤,华袍老者心里清楚,只有战斗力高于他宇宙之主,才能办到。

    听到这几个字,那几名正装保镖,浑身猛的一阵剧颤,面露恐惧的望着宁天林。

    若不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眼前,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这么年轻的一名男子,竟然会是一名宇宙之主!

    “你到底是谁?”

    强撑着身体,华袍老者脸庞上闪过一抹恐惧,虚弱的问道。

    “在等几分钟,你们所有人都会知道。”

    “不过,这几分钟的时间,你好像是等不了了,还真是可惜呀”

    淡漠的撇一眼刚刚还强势逼人的华袍老者,宁天林不紧不慢的说道。

    “哦,对了,你刚才说几个人的性命?”

    “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两个吧!”

    话音落下的同时,宁天林右手臂缓缓的向上抬起,五指微张,依次朝着那七名正装保镖的方向扫过。

    除过道道粗重的呼吸声外,整个房间内,一片死寂,落阵可听见。

    呼!

    那七人犹如木桩一般,一时间竟有些呆滞,就连脑子里面也是一片空白。

    “还有一个,那就是你了。”

    横扫过去的手臂,最后停落在了一名保镖的方向,宁天林阴声说道。

    而那名保镖,近乎呆滞的脸庞上,嘴角不由得微微抽搐起来,整个身形也是不停的抖动着。

    以至于,想要将扣在时经理肩膀上的那条手臂,给赶紧放下来,也都做不到。

    嘭!

    随着宁天林修长的五指骤然紧握,一道闷响声,突兀的从那名保镖体内传出。

    咚!

    紧接着,那本该颤抖的身体,瞬间便不再颤抖,直挺挺的朝着后方倒了下去。

    “这”

    微张着红润的小嘴,时经理此刻的脸庞也是一阵的惨白,傻傻的盯着那站在办公桌前的男子。

    尽管之前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但对方的手段,还是让他惊愕不已。

    与其说这是在杀人,更确切的说,是她看到了一场速度与暴力的美学,恐怖的力道在优雅的挥舞中尽情释放

    “咕嘟”

    许久后,那六名保镖,才是缓缓的回过神来,不由自主的重重咽了一口唾沫。

    “以命换命是你定的,就连人数是你挑的,怎么样?我是不是很给你面子了?”

    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宁天林低下头,冷冷的俯视着地上的华袍老者。

    “你”

    华袍老者强撑着仅剩下不多的一口气,微微的将头向上抬起,那张老脸上此刻已是一片惨白,嘴角含糊不清的想要说着什么。

    在他的脑海中所有的记忆里面,无论是真实年龄还是战斗手段,能够眼前这名男子对上号的,也仅仅只有那么一个人,似乎全宇宙也只有那么一个人了吧

    “你是宁”

    然而,后面的那两个字还没有说完,便就戛然而止了。

    不可置信的惊恐眼神,在这时,也像是认命了一般,无力的闭了下去。

    体内强撑着的最后一口气,也算是彻底的咽了下去,到死他才算是知道自己招惹到了一个怎样的存在。

    哗!

    袖袍轻挥一下,宁天林直接将那死去二人的尸体,收进空间戒指中。

    “告诉上面的那些老家伙,宁天林的朋友来了。”

    “十分钟的时间,我要与他们通话,否则的话,我不介意亲自上去走上一遭。”

    重新回到座位的宁天林,淡漠的望着那剩下的六名保镖,缓缓的吩咐道。

    “是,是”

    早已被吓破胆的他们,在听到宁天林三个字后,猛的打了一个激灵,顿时如获大赦一般,连滚带爬的窜出了房间。

    望着那狼狈离去的数人,同样才缓过神来的时经理,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下董事会可有的忙了。

    心中叹息一声后,时经理又转头望向那背靠在座椅上的男子,越发的觉得,这家伙实在是越来越神秘了。

    如此年纪,自身的境界竟然是宇宙之主?着实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