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50章 大渊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是与不是?”

    “你一试就知!”

    战斗力系统刚已经告诉他,这哮天犬战斗力不被压制,和它体内的塔芯有关,不能走出幽冥空间,同样是如此!

    塔芯不除,它就无法脱离幽冥空间,因为,前者需要这里的滋润与修复!

    当下,哮天犬点了点头。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它不再犹豫,四蹄拔地,作势就要朝那道古朴大门,奔袭过去!

    只是。

    哗!

    它的后背,被宁天林生生拽住。

    嗯?

    难道是骗我?

    哮天犬回过头去,眉头之间尽是疑惑。

    可是,他却看到对方的面色,竟然逐渐凝重起来,这让它心中的不解更浓了。

    不等开口,对方率先开口说道。

    “不过,在你离开之前,得陪吾去一趟大渊!”

    幽冥大渊!

    这是宁天林从哮天犬的识海之内,搜寻到的一个地方!

    反复出现!

    直觉告诉他,那里必有异常!

    嗯?

    哮天犬猛然一呆!

    他皱眉沉思之下,面色很是惊异。

    “你你怎么会知道大渊?”

    那里,哮天犬最为清楚,大渊之内极为恐怖!

    紧接着。

    它目光一凛,沉声拒绝道。

    “不去!”

    将哮天犬的神情,尽收眼底的宁天林,脸庞之上,更加的凝重起来。

    大渊,果然有问题!

    要不然,他不可能从对方的兽瞳中,看到惧怕!

    “不去?”

    “吾既然可以赐你星耀丹,自然可以让它失去作用!”

    “你要不要试试?”

    轰!

    警告,威胁!

    哮天犬的面色,瞬间阴晴变幻,难看至及。

    直到最后,甚至已有一丝惨白之色浮现。

    大渊!

    它醒来之后的第一个地方!

    去?

    还是不去?

    哮天犬犹豫不定,抉择艰难!

    就在这时,宁天林的一句话,让它猛然一震。

    “你的主人,上古地球战神杨戬,他还活着!”

    这一句的威力,远比一枚原地炸响的炸弹还要强悍。

    什么!

    主人,他还活着?

    哮天犬心神翻滚,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很是惊骇的兽瞳,直视着宁天林,想要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出真假!

    哗啦!

    只见二人之间,凭空出现的一道光幕,其上,赫然就是他主人的模样!

    只是!

    眼睛,眉心之处少了一枚眼睛,取而代之的一个森然的血洞,格外的扎眼!

    光幕一闪而过!

    哮天犬却是几乎呆滞!

    活着!

    真的活着!

    紧接着,它的兽瞳之上,滚滚水花打转,喃声自语间,恍若隔世!

    一眼足矣!

    是他主人,杨戬无疑!

    只是,那眼睛?

    哮天犬兽瞳上瞬间闪过一抹猩红,它知道,那枚眼睛对它主人的重要性!

    目光狠辣的宁天林,又怎会不知道哮天犬所想,当下沉声道。

    “你不用担心,他现在很好。”

    “还有,那枚失去的眼睛,也很快就会被他重新拿回。”

    呼!

    哮天犬深吸一口大气,强行控制着体内的情绪,然后,向宁天林投去感激的目光。

    无论对方所言真假,但有这份心,就足以让它敬重。

    “谢谢你!”

    哮天犬的声音诚恳,真挚!

    这个珍贵的消息,别说是大渊,就是刀山火海,它哮天犬也义不容辞!

    “跟我来吧!”

    哮天犬面色决然。

    随着它的话音落下,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大渊的方向快速掠去。

    而宁天林点了点头,紧随其后!

    咻!

    咻!

    二人,两道流光,在密林之中,频频闪现而过。

    片刻之后。

    大渊之前,宁天林与哮天犬二人,齐唰而立。

    望着下方,宁天林眼眸之中,闪烁着森寒的光泽。

    只见,幽冥大渊,深不可测,从上往下看去,更是幽森无比,股股冷风呼啸而过。

    诡异,阴森!

    “真没想到,幽冥空间,竟然还隐藏着这等秘地!”

    这里,再次刷新了宁天林对幽冥空间的认知。

    大渊!

    平地之下的另一方区域,若不是有哮天犬带路,他想要找见,恐怕还要废上一些时间。

    而一旁的哮天犬,则要淡定一些。

    呵呵。

    它在心中轻笑一声,心中却很是无奈。

    幽冥空间的秘密,岂止是这些?

    在这里生活了亿万年之久的它,都不敢说完全了解幽冥空间的全部。

    这大渊之内,也从未有其它生灵敢随便踏入,原因无它,入之则死,从无列外!

    “你可想好确定要下去吗?”

    哮天犬的兽瞳之中,幽茫闪烁。

    虽然知道问了也是白问,但它还是抱有一丝的侥幸心理,希望对方能够反悔。

    但是,它还是低估宁天林的决然。

    “都到了,为何不去?”

    宁天林的目光森寒冰冷。

    他知道,想要进一步的了解幽冥空间,就必须先了解这个所谓的大渊!

    唰!

    宁天林的双目,紧盯着大渊之下,紧接着,侧过头对着哮天犬说道。

    “你要是怕了,就在这上面等吾。”

    说完,不等对方回话。

    他的身形一闪,向着大渊之下,一跃而下。

    “卧槽!”

    “这就下去了?!”

    当下,哮天犬一愣,紧接着面色狂变,赶紧往下看去。

    只见,宁天林已化作一缕流光,向着大渊之底掠去。

    “疯子!”

    “这货绝对是一个疯子!”

    哮天犬嘴角不禁一抽。

    “怕?”

    “怕你大爷!”

    它心中发狠。

    咕嘟!

    紧接着,狠咽一口唾沫后,身体一躬,紧随着一跃而下。

    咻!

    咻!

    两缕流光,一前一后,极速坠落!

    滴答!

    滴答!

    时间一秒,一分的流逝。

    越是往下,阴森之气越重!

    大渊之深,远超宁天林之前的预想。

    足足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才堪堪抵达深渊之下。

    紧接着,哮天犬的身影紧随而来。

    早就察觉到后方动静的宁天林,轻声笑道。

    “吾还以为,你不敢下来了。”

    声音之中,虽带着些许的戏谑,但他的心中,却似有一股暖流流过。

    能够陪他深入大渊,这份胆量与情谊,比寻常那些泛泛之交,要重太多。

    闻言,哮天犬没好气的将目光瞥向一边。

    “切,刚才激我?”

    “我可不吃那一套!”

    紧接着,它耸了耸肩,补充道。

    “你也别自作多情了,我是看在你是地球后人的份上,要不才不管你死活了!”

    它此言不假,也正是因为宁天林的身份,它才不放心的跟了下来。

    “哦。”

    宁天林淡淡的应了一声。

    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是跟着他下来了,效果是一样的。

    紧接着。

    他开始正视下方的虚空,脸庞之上逐渐的阴沉起来,因为,他们二人下坠的地方,被阻挡住了。

    “这是什么?”

    只见,在下方的深渊之顶,一道无形的巨型能量罩,横跨在下方的虚空之上。

    其上,密密麻麻的流光闪烁不停,时不时几道玄异的符文,一闪而逝。

    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试一试。”

    宁天林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取出一块能量石,试一下这能量罩的威力如何。

    毕竟第一次下大渊,还是谨慎小心一些为好。

    唰!

    指间轻弹间,能量石朝着下方加速跌落。

    轰!

    只见,两者刚一接触,能量石就应声而碎!

    化为粉末!

    “好霸道的力量!”

    宁天林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他刚刚投掷出去的,乃是以坚硬著称的玄铁石,寻常武者想要轰碎已是不易,更不要说直接将其化作粉末!

    管中窥豹。

    宇宙之主以下,触之则碎。

    宁天林瞬间便在心中,做出如此断定,至于宇宙之主如何,他也只有试试才知。

    屏障?

    不像是!

    阵法?

    不是!

    沉吟之间,宁天林在脑海中,极速翻找着与这能量罩有关的记忆。

    禁制!

    这能量罩,是一道禁制!

    宁天林心中猜想到。

    禁制,不同于屏障与阵法的存在。

    后者,是修炼者人为布置出来的,而前者则是不同,它更像是一道天道法则,是在某种特殊条件下,蕴育出来的。

    就如同宇宙中的各处秘境一样,没有人知道它是何时存在,怎么形成的。

    但是,它的内部,就是与外界不同,甚至危险重重,想要进去,就必须克服里面的特殊条件。

    它,更像是另一种天道规则,在宇宙中的变相存在。

    玄铁石,碎!

    这也就是说,这道禁制,入者必死,闯者必杀!

    霸道至及!

    就在宁天林思索感慨这时,哮天犬惊疑的声音陡然响起。

    “咦?”

    “竟然变强了!”

    它原本以为,宁天林刚刚投掷出去的,只是一枚普通的石块而已,会被直接轰碎,再正常不过。

    所以,决定自己试上一试。

    可是,此刻它的巨尾之上,竟泛起森然的猩红,宇宙之主的肉身,都不行!

    这让它满脸骇然。

    心中更是庆幸,刚刚仅仅是用最为柔弱的尾部稍作试探,不敢想象,要是头部的话,会是怎样一番场景。

    脑壳破裂?

    很有可能!

    同时,哮天犬的惊疑声,也将宁天林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他侧过头去,漆黑的双瞳,凝视着对方。

    只见,对方正一脸肉疼的,望着身后的尾部,那惊愕茫然的表情,一时有些滑稽。

    这,不是宁天林关注的重点,他所在意的,而是哮天犬刚刚的那一句话。

    竟然变强了!

    这也就是说,哮天犬不仅知道这里有道禁制,而且还见识过它弱的时候!

    这可就有意思了!

    “你早就知道,这里有道禁制?”

    宁天林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目光直视着哮天犬的兽瞳,沉声问道。

    嘶!

    嘴笑,目狠,声沉?

    哮天犬不禁打了一个哆嗦,感觉这就是不询问,而是质问,还是不回答都不行的那种。

    “呃”

    意识到说漏嘴的哮天犬,不禁缩了缩脖子,宁天林一跃而下的那一幕,它可是记忆犹新。

    要是再知道它曾经来过这里,说不定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了。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哮天犬,张口否认道。

    “不知道,你可能听错了吧?”

    呼!

    这蹩脚的理由,哮天犬刚一出口,就后悔了,因为,这话,连它自己都不相信。

    听错?

    宇宙之主,怎么可能听错?

    “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知道幽冥大渊的?”

    心思闪动间,哮天犬瞪着兽瞳,反声问道,宁天林刚开始,提到让带路的时候,它就很是好奇。

    而且对方那肯定的语气,绝对不是蒙的!

    闻言。

    咳!

    宁天林嘴角一笑。

    “哪那么多废话,知道就说吧。”

    说话的同时,他双手合拢,故作夸张的揉捏着拳头。

    威胁之意甚浓。

    至于读取识海的事情,他是不打算承认了。

    嘶!

    哮天犬浑身不由得一紧,宁天林屠灭幽冥生灵的时候,它可是就在现场。

    那可是真的狠辣!

    咬了咬兽唇,哮天犬极为不情愿的张了张口,只想着早日将这个疯子打发掉。

    “当年,我醒来的时候,就是在这里!”

    唰!

    感受到宁天林目光的陡然一凛,哮天犬赶忙补充道。

    “你不可别多想,我只不过是在最外围罢了,至于里面如何,我是真的不知道。”

    提及往事,哮天犬的脸庞之上,不禁浮现一抹惨白,似不愿多想,它摇头道。

    “我只知道,里面有着一股恐怖的气息,稍一靠近,就会不安”

    “那时的我,还很虚弱,就选择先从这里离开了,而这道禁止,当时就有,不过,还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大。”

    既已开口,哮天犬索性将知道的都说了出来,省得宁天林再连连逼问。

    闻言,宁天林的凝心更重了。

    在大渊醒来?

    恐怖的气息?

    禁制逐年变强?

    这种种,让大渊在他心中的印象更加神秘起来,同时,更激起了他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看来,必须进去探究一番了!”

    宁天林目光中,闪过一抹决然的阴寒,这种种诡异,让他不得不闯入探查。

    直觉告诉他,幽冥空间的秘密,或许就在这大渊之内。

    即便不是全部,但肯定会有!

    想到这里,他当下跨步向前,手掌一抖,轻触在禁止之上。

    滋拉!

    一道瘆人的腐蚀之声,响彻而起。

    紧接着。

    只见,宁天林修长的五指,虽未被直接化成粉碎,但却软绵绵的垂了下去。

    血肉模糊,似在一瓶高度浓硫酸里浸泡过一样!

    “还是低估你了!”

    宁天林摇了摇头。

    这禁制之力,比他预想中还要霸道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