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51章 蛆甲虫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而这瘆人的一幕,一旁的哮天犬则是看在眼里。

    疯子!

    这宁天林,绝对是一个受虐狂!

    竟然用手去试?

    嘶!

    看着就痛!

    咕嘟!

    哮天犬倒吸一口凉气,望向宁天林的目光,多了一份慎重。

    只是禁制之力,就如此霸道。

    它只希望宁天林能够慎重考虑,最好能够知难而退。

    要不然这道禁制,虽不足以让他们二人致命,但扒一层血肉下来,却是绰绰有余。

    是进?

    是退!

    当然是进!

    四目对视,哮天犬从对方的目光之中,看到了一往无前的决然。

    踏码的!

    地球的后人,都这么疯狂吗?

    哮天犬嘴角抽搐。

    虽然二人接触很短,但它知道,劝说肯定没有!

    那就只有进!

    作为地球的老一辈,它没有理由就这么抛下后人不管

    这对于它来说,已经可以算是盲目的支持了。

    可是算了,不管了!

    哮天犬打定主意。

    宁天林,敢入大渊之内,那它,愿助一臂之力!

    “你打算怎么穿过禁制?”

    哮天犬面色凝重的问道。

    闻言,宁天林笑了笑。

    “怎么穿过?”

    “直接肉身横渡就是了。”

    什么!

    哮天犬猛然一愣!

    它原本以为对方有什么破解之法,没有到竟然是最笨的办法!

    这何止是受虐,简直就是自残!

    只不过,宁天林却不以为然,反声问道。

    “你还有其它方法?”

    哮天犬脑海之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就在这时,宁天林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用担心,你不用肉身横渡。”

    他投向哮天犬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份放心的神色。

    紧接着,继续开口道。

    “吾的空间戒指内,可存活物。”

    话落。

    他晃了晃指间的戒指,示意着对方。

    呼!

    哮天犬紧绷的神经,顿时一松,只要不让它肉身横渡就行!

    至于这宁天林,肯定就好这一口,受虐,受虐,变态!

    咻!

    紧接着,它不再犹豫,化作一缕流光,直接没入到宁天林的空间戒指内。

    当下,宁天林将目光,再次转到禁制之上。

    唰!

    他纵身一跃!

    滋拉!

    腐蚀之声,此起彼伏!

    头颅,血肉模糊!

    紧接着。

    脖颈!

    胸部!

    血肉腐烂,森森白骨刚一显露出来,瞬间就稀软下去,犹如粘稠的液体一般。

    瘆人,恐怖!

    惨状仍在持续!

    腰部!

    大腿!

    小腿!

    虽是电石火光间,但宁天林感觉很是漫长!

    快了!

    越来越深!

    他头部之上,一块红白相间的液体,终于算是穿透过禁制之壁,而那血水之上,赫然包裹着一枚戒指。

    就在此刻,他后方的脚腕之处,正在被腐蚀!

    自爆!

    随着神识闪动。

    轰!

    那一摊红白相间的血水,轰然炸裂!

    滴答!

    而禁止之壁,内部的那一丝血水,终于如愿滴落在大渊之内。

    紧接着。

    只见,那一丝血水,迅速的蠕动起来,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

    唰!

    眨眼之间,一个毫发无损的宁天林,聚拢出来。

    同时,一股股森然的气息,从四面八方传来,阴冷,森然!

    “出来吧!”

    话落。

    只见,空间戒指之上,一缕流光闪过,哮天犬闪现出来。

    “这就,过来了?”

    它的脸庞之上,尽是不可置信,但事实就在眼前,此刻,更是不去细究这些的时候。

    不由得,宁天林在它心中的形象,越发的诡异起来。

    呼!

    当二人刚刚向前踏出一步,顿时,一股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里,仿佛被封印了亿万年一样。

    古朴,阴森,昏暗。

    还有那种,沉闷至及的腐朽之气,夹杂在每一丝气息之中,吸入鼻尖,令人作呕!

    大渊之内,一片死寂。

    更将这里,凭添一抹瘆人,幽深。

    不仅如此。

    随着宁天林二人,将目光向远处投往过去。

    在大渊的地面之上,一具具尸骸,七零八乱的堆放着,甚至还有些的骨骸堆砌的如山般高。

    尸骸累累,杂乱无章!

    嘶!

    眼前的一幕,让宁天林瞳孔一缩,顺着最近的一根骨骸,仔细扫视过去。

    只见那根毫不起眼的骨骸之上,却有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光泽,逸散开来。

    肉身溃散,而骨骸不灭,仍暗藏能量!

    “这些骨骸生前的主人,是宇宙之主!”

    宁天林在心中如此断定。

    宇宙之主!

    成山高的尸骸!

    细思及恐!

    他的眼皮狂跳不已。

    还有,这些骨骸,每一根都是格外粗壮,显然,它们是一些灵兽的骨骼。

    数量之多,让宁天林一时都有些头皮发麻,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才能够虐杀如此多的宇宙之主!

    细想之下,一股疑惑,顿时在他的心头升起。

    若真如他所想,这些是宇宙之主的骨骸,那么骨骸之上的肉身,却又去了哪里?

    即便是因为年份的原因,早已腐烂不堪,那多少也肯定会留下不少。

    不管怎样,也肯定不可能像眼前这样,荡然无存,哪怕没有一丝丝的腐肉,也没有残留下来!

    这里,处处透着诡异!

    一念至此,宁天林不由得深吸一口气,脸庞之上的慎重之色更重了。

    还有,这些生灵,生前是误入此地,还是被丢掷此处?

    这种种,他就更不得而知了。

    呼!

    而一旁哮天犬的面色,则是稍好上一些,只是,仍有一抹惨白之色,浮现在脸庞。

    这些,亿万年前的它,就已经看到过!

    只不过,当时,还远没有现在这般夸张。

    不只是眼前看到的这些,它还知道,这里不仅有兽骨,甚至还有人骨!

    只是,零零散散的的人骨,体积要小上太多,一时不那么明显罢了。

    咚!

    咚!

    沉闷的心跳声,此刻,在这死寂的大渊之内,倒是显得格外刺耳。

    不禁间,哮天犬的根根毛发,更是不争气的倒竖起来,警惕的兽瞳望着四周。

    就在此时。

    唰!

    收回目光后的宁天林,猛然转头,直视着哮天犬,想要从对方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冷不叮的被如此直视,本就心神紧绷的哮天犬,不禁打个激灵。

    它又怎会不知对方是何意?不等宁天林开口,它直接摇了摇头。

    “你不要问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话落,它更是将头扭向一旁,尽量避免与其目光的接触。

    它只感觉,在宁天林毒辣的目光之下,自己就好像裸奔一样,没有任何的隐私。

    这,让它多少有些不舒服。

    对方到底是如何知道,它知道大渊的,这已经成为它心头的一道梗了!

    “不知道?”

    宁天林没好气的剐了一眼哮天犬。

    若非现在是处于大渊之内,危险未知,他不介意再次读取一下对方的识海。

    一问无果的宁天林,只得转过头来,继续打量起眼前的尸骸。

    只是,在沉吟之间,他实在缕不出任何的头绪,索性,使劲的晃了晃脑袋,不再去想。

    “管它那么多干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打定主意的宁天林,将目光向前方投去,沉声道。

    “走,去里面看看!”

    那里,或许应该能找见答案,甚至,宁天林隐隐觉得,这里不仅只有死物,很有可能还有活着的恐怖东西。

    那些消失不见的腐肉,就是最好的证明!

    唰!

    动身之前,他手中的方天画戟,更是悄然使出,紧紧握在手中,以防突变。

    望着前方的一人一戟,哮天犬嘴角又是一抽。

    想要张口,却又生生的咽了下去,最后,化作一道无奈的叹息之声。

    只得硬着头皮,很是不情愿的,随着宁天林的脚步,跟了上去。

    嗒!

    嗒!

    嗒!

    就这样,二人一前一后,很是警惕的朝着内部走去。

    仅有细碎的脚步声,回荡不停。

    只是,就在二人还未走出多远之时。

    异变发生!

    莎莎莎!

    一阵阵毛骨悚然的声音,逐渐响彻而起。

    声音由弱及强,越来越大!

    像是什么恐怖的生灵,被二人的脚步声惊醒一般。

    柔若无骨的摩擦之声,虽不刺耳,但在这死寂的空间之内,却如惊天炸雷。

    格外的瘆人!

    “靠紧吾!”

    宁天林冲着身后,低喝一声。

    唰!

    不等宁天林话音完全落下,哮天犬便已主动的靠拢过来,并且身体稍稍躬起,保持着应战状态。

    哗啦!

    而他们二人体内的精气,更是早已暗自调动起来,准备随时出手攻击。

    只听见,那莎莎之声,越来越密集!

    闻声紧望。

    只见,那些骨骸之中,竟然有一只只怪异的虫子,缓缓的蠕动出来,仿佛被不速之客惊扰,让它们很是愤怒。

    这些怪异的虫子,它们全体通白,形状似蛆,全身躯体之下没有一足,仅靠蠕动前行。

    但是,体形却要庞大的多,头上更是生有两触,双目是幽红之色,背后长翼,且全身布满着白色鳞甲。

    这是什么鬼东西?

    宁天林眉头大皱。

    在他这些年的游历当中,还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生物,倒是地球的蛆,有着几分神识。

    但,这明显不是,尤其它们嘴角之上的利齿,道道森茫闪烁不停。

    就在这时。

    丝丝!

    低沉嘶哑的吼声,从那怪异白虫的体内频频传出。

    像是在警告着二人,但在宁天林看来,更向在召集周围的同伴。

    只见骨骸之上。

    一百只!

    五百只!

    一千只!

    眨眼之间,密密麻麻的怪异白虫相继蠕出,根根尸骸之上覆盖的满满当当。

    放眼望去,它们二人,就仿佛处在白色海洋中的两叶孤舟一般,萧条孤寂。

    不仅如此。

    尸骸之上,怪异白虫的数量仍在赠涨,一时间,后来的白虫,连蠕动的位置都没有。

    嗡嗡!

    只见那一条条白虫,开始扑腾着背后的翅膀,振翅起飞,在虚空中再次汇聚,仿佛滚滚白雾,横跨半空。

    它们背上之翼,数量不同,有独翼,二翼,三翼,而领头的那一条怪异白虫,其身后,赫然是长着四翼。

    停留在骨骸之上的,则皆是一条条一翼白虫。

    嗡嗡之声,莎莎之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顷刻之间,这些怪异虫子,便将宁天林二人周遭的所有退路,给彻底封死。

    它们分工明确,秩序井然,无论虚空之中,还是地下,都没放过。

    呼!

    随着双方的相互对峙,混战一触即发。

    这一幕幕,让哮天犬心神剧颤,丝丝冷汗冒出。

    “蛆甲虫!”

    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里,竟然有蛆甲虫!

    蛆甲虫!

    当年在上古地球时,它就曾看到过,虽然仅见过一次,但印象特别深刻。

    那时的地球,正遭万族围攻之际,大势所趋,各处战况不佳,节节败退,伤亡惨重。

    惨重愈演愈烈,以至于整个星球之上,宛若人间地狱一般,而这蛆甲虫,也正是在那个那个时候,降临至各处战场!

    更确切的说,它们是降临在尸堆之中,混战刚停,正是尸体遍布,血流成河,尸气漫天的时候。

    它们的出现,可以说是毫无征兆,没有人知道,它们是从何处而来。

    只知道,这蛆甲虫所过之处,万尸俱灭!

    它们,就如同是尸体的清道夫一般,将所有的尸体啃食一空,包括宇宙之主!

    牙齿之锋利,让人骇然,无人敢迎其锋芒!

    将哮天犬的话,收入耳中的同时,宁天林急声问道。

    “蛆甲虫,你认得?”

    这如此庞大数量的蛆甲虫,刚出现的时候,也确实让他吓了一跳,这哮天犬如果认得,那就再好不过了。

    当下,哮天犬兽瞳之上,涌上一股凝重。

    “蛆甲虫,群出!”

    “无物不噬,所过之处,尽数化为齑粉,不可硬撼!”

    无物不噬?

    闻言,宁天冷笑一声。

    他还真不是小瞧这蛆甲虫,在无物不噬这方面,恐怕连给万足蜈蚣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只是,在这幽冥空间之内,凶险未知,若非必要时刻,宁天林还不打算将万足蜈蚣暴露出来。

    要不是,直接让万足蜈蚣吞了它们就是!

    紧接着,他的眼眸之上,森茫闪动,若能知道对方弱点,那就能事半功倍。

    “那你可有应对之法?”

    嘶,有个屁!

    要真有应对之法,哮天犬自己也就不用这么紧张了。

    当年地球之上,见到蛆甲虫者,一个个都恐避之不及,一旦被其缠住,将是不死不休!

    它更是在心中,将宁天林咒骂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