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52章 主人有令!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大渊!

    要死不死的,非入大渊干嘛?

    这下好了,刚入大渊,就碰见这群该死的东西!

    不过,它也只是在心中发发牢骚罢了,此刻,最要命的就是赶紧处理掉这些蛆甲虫!

    紧接着,它正色回道。

    “我对它们了解并不多。”

    “不过,你应该感到庆幸,这群蛆甲虫,也只是幼年而已,我们还有一击之力!”

    说完,它低吼一声,利爪之上,根根尖刺显漏出来。

    “蛆甲虫,背后长有一翼,则代表宇宙之主一段!”

    “这里,最多的也才只有四翼!”

    虽然这群蛆甲虫,皆是宇宙之主四段以下,但数量实在太多,这也是哮天犬最为头疼的地方。

    群蚁还咬死象了,更何况,这些是可以撕咬开,宇宙之主肉身的蛆甲虫!

    然而,就在它要动手之时。

    只见宁天林没有丝毫迟疑,紧握着手中的方天画戟,已经率先发起攻势。

    啧啧。

    年轻人,火力就是大!

    哮天犬微微一愣。

    对于宁天林的勇气,它也仅有“佩服”二字!

    紧接着,它身形一闪,向着半空中的蛆甲虫扑杀而去。

    半空之中。

    嗡嗡嗡!

    那些背后展翼的蛆甲虫,一个个仿佛冰雹一般,朝着二人狠狠袭去。

    密密麻麻!

    它们虽然身体柔然,但是一身鳞却甲异常坚硬,獠牙利齿更是锋利无比。

    唰唰唰!

    几乎一个照面,率先动手的宁天林,其身上,便留下道道猩红的血渍。

    宇宙之主四段的他,依旧难以抵挡蛆甲虫的锋利獠牙,足见这种东西的恐怖之处。

    而他的攻击效果,也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一道道利戟,仅在蛆甲虫躯体之上,留下一道凹痕,虽能重创,但却不能一击致命!

    “该死的!”

    “怎么会这样?”

    大开大合的宁天林,大声骂道。

    “哮天犬,你刚才不是说,一翼相当于宇宙之主一段吗?”

    显然,他遇到的情况,并不是哮天犬所说那样!

    这蛆甲虫,牙齿的锋利程度,远在宇宙四段之上,要不然宁天林的身体之上,也绝不会出现血渍。

    大意!

    信了哮天犬的鬼话!

    宁天林气的牙根发痒,这还没开打了,就先被自己的队友给坑了!

    而反观哮天犬,此刻的它,则是浑身精气暴涌,杀招频出。

    相比于宁天林来说,却是好上不少,浑身上下,虽有些许伤痕,但没有丝毫血渍。

    轰!

    强行轰散眼前的蛆甲虫,利用空档之际,哮天犬大声回道。

    “一翼,代表宇宙之主一段的战斗力,没错!”

    “但是,那可代表不了它们的肉身强度,更代表不了牙齿的锋利程度!”

    说话的语气之中,幸灾乐祸之意,也是丝毫不作掩饰。

    仿佛,能够看到宁天林吃亏,也是它在这大渊之内,一件不错的悦事。

    !

    太不厚道了!

    哮天犬所言虽是不假,但是他吃暗亏了呀!

    宁天林强行忍住想要骂娘的冲动!

    他知道,战斗力并不能代表一切,就好比兽族,同等级别之中,它们肉身的强悍程度,明显要高出不少。

    至于更加变态的,稀有种族的本命技能,那就更不用说了,完全可以越级厮杀的存在!

    所以,这蛆甲虫,虽仅有一段的战斗力,但能够伤到他,那也是在情理之中。

    艹!

    暗骂一声,抹过嘴角的血渍。

    宁天林的眼眸之上,泛出一抹森然的杀意。

    “一群畜生而已,还能翻天不成!”

    话落,他全身精气暴涌,各种秘法频频使出。

    九皇星辰录!

    超级狂化!

    超级强化!

    全部开启,战斗力瞬间节节飙升!

    哗啦!

    感受着体内突然暴增的战斗力,宁天林脖颈一扭,全身上下嘎嘎炸响,手掌之上的方天画戟再度紧握。

    “来的正好!”

    话音落下的同时,脚下一道音暴声炸响之后,宁天林身形犹如鬼魅一般,化作一道残影。

    手持方天画戟的他,对着袭杀而来的蛆甲虫,迎面爆冲而去。

    不闪不避!

    而一旁正在激战的哮天犬,对于宁天林能够在陡然间,爆发出极其强大的战斗力,并未感到意外。

    不仅如此,它还知道,这并不是宁天林的极限,屠杀幽冥生灵,可比这要强横的多!

    “啧啧,这才对嘛!”

    “你不出力,难道让我这把老骨头出力?”

    透过蛆甲虫的缝隙,哮天犬砸嘴哼道,顺便它也想看看,宁天林的战斗力到底如何。

    只见,再次闪现身形的宁天林,手中的方天画戟猛然高举,以一个极为平常的姿势,狠狠的劈下。

    招式上虽没有一丁点的花哨,但却是带着宛如劈山裂海一般的无匹气势。

    方天画戟之下,一条条獠牙毕露的蛆甲虫,却是不断爆发出道道犹如金铁相交的碰撞声。

    那寒芒闪烁的獠牙,直接咬住方天画戟,在它们眼中,就没有咬不碎的东西!

    可是,它们还是低估了宁天林在方天画戟之上,灌注进去的狂暴能量。

    两者相撞。

    一股肉眼可见的劲气涟漪迅速扩散,瞬间迸在了蛆甲虫的獠牙之上。

    咔嚓!

    咔嚓!

    不是方天画戟碎裂,而是蛆甲虫的獠牙被震得稀碎!

    不仅如此,那狂暴的力道依旧不减,紧接着,坚硬的鳞甲之上,更是不断蔓延出道道裂纹。

    嘭嘭嘭!

    它们引以为傲的肉身,瞬间崩碎,漫天碎肢横飞,鲜血在半空中迸射。

    这还没完!

    只见,一击奏效的宁天林,戟尖用力一挑,猛然向上抡起,最后在半空之中极速旋转,刺耳的翁鸣之声,响彻不停。

    速度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大!

    轰轰轰!

    顷刻之间,宁天林的周身,原本围攻的蛆甲虫,在狂暴的劲气的肆虐之下,被震成作粉末,如雨点一般坠落下去。

    死伤无数!

    如此往复,方天画戟大开大合之下,宁天林的周身,一时间却是出现短暂的真空区域。

    蛆甲虫,无一再敢靠近!

    嘶!

    而这一幕幕,却被哮天犬用眼角的余光尽收眼底,更是在心中不由得暗赞道。

    这货,可真是狂暴的一匹!

    只是,暴力可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蛆甲虫数量如此之多,剧烈消耗能量,可就得不偿失了!

    哮天犬摇了摇头,在心中认为,宁天林的手段虽然诡异莫测,可是战斗经验与技巧,却是不足。

    虽然分心关注着宁天林那边的战况,可哮天犬手中的杀招,却是丝毫没有落下!

    轰!

    一条条蛆甲虫,在它的利爪之下,尽数毙命!

    刁钻,狠辣!

    以最小的消耗,轰杀更多的蛆甲虫。

    而随着宁天林那边,大范围的杀招频出,哮天犬只感觉到,它这边的压力顿时骤减。

    因为,那蛆甲虫仿佛杀红眼一般,张着獠牙,朝着宁天林方向尽数攻去。

    为同伴报仇,越来越多,前扑后继!

    “小子,拉仇恨了吧?”

    乐的轻松的哮天犬,利爪上招招狠辣的攻势,也不由得放慢了不少。

    既然是能者,那就得多劳嘛!

    更何况是宁天林这种,嗜血战斗的疯子,兽老成精的哮天犬低声轻笑着。

    轰轰轰!

    即便宁天林招招狂暴至及,斩落了不少蛆甲虫,可奈何,这蛆甲虫的数量实在太多!

    高强度的战斗就这么持续着,此刻的宁天林,仿佛一台不知疲倦的战斗机器。

    无数的蛆甲虫,被生生轰飞,噼里啪啦,坠落在地。

    只是,这些蛆甲虫的身体,确实是变态。

    除过杀招之下,那些躲闪不及的蛆甲虫,被一击毙命外,被劲气震落在地的那些,则是一个翻滚,再次扑杀而上。

    呼!

    过度的精气消耗,让宁天林不由得喘起粗气。

    就在这时。

    丝丝!

    一道刺耳的鸣叫声,从那条四翼蛆甲虫腹中传出。

    只见,那些被震得逐步后退的蛆甲虫,像收到战令一般,疯狂的朝着宁天林暴涌而去。

    该死的!

    轰退一波群攻后,宁天林紧忙朝口中塞入一枚丹药,已补充消耗过大的精气。

    而战局的逐渐变化,也早就被他察觉到了。

    他这边,蛆甲虫越杀越多,越杀越猛,尽是些三翼、二翼的蛆甲虫。

    而哮天犬那边,则是越屠越少,此刻,仅仅剩下一些,背生一翼蛆甲虫!

    艹,这不出力的老东西!

    透过蛆甲虫缝隙,宁天林狠狠的剐了一眼哮天犬。

    而宁天林的鄙视的目光,刚好被对上哮天犬的余光,后者则是腆着脸皮,装傻充楞。

    更为夸张的是,那货竟然像是炫耀一般,摊了摊双爪!

    那模样,就像是在说,一翼蛆甲虫而已,根本就不用出全力轰杀,随便玩玩就行。

    呸!

    气得牙根痒痒的宁天林,直接一口唾沫喷出!

    手中的方天画戟,再次被他舞的虎虎生威,如此拼命,这也没有办法,他这边的蛆甲虫,量大且质高!

    轰轰轰!

    噗噗噗!

    随着宁天狂暴狂态的持续,与蛆甲虫的战斗,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

    现场堪称惨烈。

    半空之中,血雾飙溅,地面之上,碎肢,碎肉,比比皆是,不过,大多少也都集中在宁天林的周身。

    而哮天犬那方区域,则是要少上不小!

    丝丝!

    又是一阵急促的嘶鸣声响彻!

    宁天林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那四翼蛆甲虫,在排兵布阵,而重点的照顾对象,也肯定是他!

    踏码的,会不会指挥?有完没完!

    宁天林顿时大怒。

    这也幸亏他有丹药,能够及时补充精气,要不然即便不被蛆甲虫咬死,也得活活累死!

    想至此,不由得剐了一眼哮天犬,那货是越战越轻松!

    不行!

    这么下去,肯定不是办法!

    喘着粗气的宁天林,在心中极速思索着。

    擒贼先擒王,必须先屠了那呱噪的四翼蛆甲虫!

    打定主意的宁天林,门户顿时大开,对群攻而来的蛆甲虫,不闪不避!

    他要做的,只有轰杀!

    而浑身上下,那被蛆甲虫不断撕咬出的伤口,则依靠着肉身恐怖的恢复力逐渐复原。

    宁天林招式的转变,自然是逃不过哮天犬的余光。

    “小子,你搞什么?真不要命了!”

    哮天犬急声吼道。

    通过刚才的战斗,它知道,宁天林之所以敢不断的狂暴攻击,是因为有丹药的补充!

    可是,那也不能这样呀!

    亡命徒?

    是的,哮天犬现在就是这么认为的。

    而对于哮天犬的疾吼,宁天林确实置若罔闻。

    此刻的他,浑身浴血,身上的伤口狰狞恐怖。

    他的双目猩红如血,每一戟砸下,都有一大片的蛆甲虫,被生生打落在地。

    以伤换命!

    看在眼里的哮天犬,顿时有些着急了。

    刚刚,它之所以敢乐得轻松,是因为知道宁天林的手段。

    可是现在这样下去,即便能够屠杀蛆甲虫,那也落得个重伤的下场!

    这个结果,不是它想要看到!

    轰!

    宇宙之主九段的哮天犬,全力爆发,以极其刁钻狠辣的攻势,攻向周身的蛆甲虫。

    不仅如此。

    它更是朝着宁天林的方向,逐渐轰杀过去。

    凭借着诡异的走位,哮天犬巧妙的避开一些蛆甲虫,以最快的速度,将宁天林后方的蛆甲虫尽数斩落。

    而此刻的宁天林。

    快了!

    快了!

    他目光猩红,战戟挥舞,一往无前!

    一千米!

    五百米!

    一百米!

    那该死的四翼蛆甲虫,就在眼前。

    丝丝!

    隐藏在后方的四翼蛆甲虫,急促刺耳的吼叫声响彻不停!

    一双幽红的兽眼,冷视着宁天林,獠牙之上,透露着无比的嗜血与愤怒!

    这外来者,已经斩杀了它太多的同伴!

    现在,竟然还想来斩杀它?

    真是该死!

    丝丝!

    又是一道翁鸣之声,从它的体内,以长短不一的频频传出。

    咻咻咻!

    半空之中的蛆甲虫,接到紧急命令,疯狂的朝着宁天林的方向暴涌而去。

    甚至,连正在围攻哮天犬的蛆甲虫,也都分出一部分,向着宁天林飞掠过去。

    它们的主,有令!

    迅速回防,诛杀这持戟之人!

    而宁天林哪会理会这些,擒贼先擒王,他的目标就是四翼蛆甲虫,谁都不能阻挡!

    法相天地!

    宁天林的身体颤动,清脆的骨头碰撞声,在体内犹如鞭炮一般,不断的炸响开来。

    眨眼之间,他的体形暴涨,而肌肉骨骼之中所蕴含的庞大力量,更是再次提升!

    嗒!

    嗒!

    每一次脚掌的落下,都会在地下留下一道印痕,而手中的方天戟更是被他挥舞的密不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