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53章 赶紧求我!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第1953章 赶紧求我!

    此刻的宁天林,就如同一辆横冲直撞的巨型坦克一般,极具杀伤力。

    而四翼蛆甲虫,也是浑身精气暴涌,猩目,獠牙,鳞甲,四翼之上,皆是白茫闪烁。

    在面前那携带者奔雷之势,袭来的人影面前,它低吼一声,直迎而上。

    敢当众挑衅者,必须死!

    只是,就在四翼蛆甲虫振翅的那一霎那,才猛然发现,它体内精气的运转速度,竟然慢了下来!

    紧接着,它的瞳孔之上,瞬间涌上一股骇然,直觉告诉它,必须逃,越快越好!

    但是,已经晚了!

    只见那蕴含着磅礴劲气的方天画戟,已然轰杀而来,并且结结实实的轰砸它的后背之上。

    噗嗤!

    遭受重创,四翼蛆甲虫的后背陡然凹陷下去,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一戟不死?

    那就再来一戟!

    宁天林冷笑一声,手中的方天画戟再次轰砸而下!

    这次的目标,直指头颅!

    “死!”

    这一戟,毫不客气的轰击在四翼蛆甲虫的脑壳之上。

    丝丝!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而起,四翼蛆甲虫,嘴里的鲜血更是狂涌而出,犹如血雨般挥洒。

    虽然现在的它,昏躺在地面之上,一动不动,但体内的生命气息仍然还在。

    宁天林没有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再次挥舞起手中的方天画戟,而落戟之处,依然是脑袋!

    砰!

    满是裂纹的脑壳,彻底炸裂!

    噗噗噗!

    鲜血迸溅,将宁天林浑身上下尽数沾满,此时的他,宛如一尊杀神屹立。

    三戟!

    四翼蛆甲虫毙命!

    但这三戟,却是不易!

    宁天林的身后,此刻已是血痕累累,狰狞恐怖!

    大块的碎肉,被蛆甲虫撕咬下来,甚至已有根根白骨,若隐若现的显露出来。

    “叫呀?怎么不叫了!”

    “叫的欢,死的快!

    瞟了一眼,已无任何气息的四翼蛆甲虫,宁天林冷声咒骂着。

    而他身后的那群蛆甲虫,见到四翼之主当场毙命,顿时没了主心骨。

    开始疯狂掉头,朝着哮天犬的方向围攻过去。

    显然,在它们的感知中,那持戟而立的年轻人,其身上的危险系数,要远比后者大太多。

    呃?

    四翼蛆甲虫被屠,正在奋战的哮天犬,其嘴角的的笑意还没来得及落下,就生生僵住了。

    这

    踏码的!

    柿子挑软的捏?

    望着奔袭而来的蛆甲虫,哮天犬顿时一愣。

    “你还愣住干嘛?”

    “快来助我呀!”

    上下开工它,冲着宁天林的方向,嘶声呐喊着。

    可是,宁天林却仿若未闻,摊了摊双手,一脸戏谑的望向被群攻的哮天犬,如看客一般。

    “真是活该!”

    低声咒骂一句后,宁天林将方天画戟上的血迹,在四翼蛆甲虫的尸体之上,摩擦的干干净净。

    那淡然的模样,看不出丝毫的着急。

    而这意外的一幕,他之前的确未曾想到,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看戏的心情!

    哮天犬,刚才乐的轻松,不尽全力?

    那么,他现在也同样如此!

    良久之后!

    哮天犬拼力斩杀!

    宁天林全身伤口,尽数恢复!

    唰唰唰!

    一道道寒芒闪烁,对着蛆甲虫劈杀而去。

    这一刻,全力爆发的哮天犬,仿佛虎入羊群。

    噗噗噗!

    原本的围杀,已经转变为单方面的屠杀。

    哮天犬每一次出招,都会有大片的蛆甲虫坠落倒地。

    一股股猩红的鲜血,侵染地面,一缕缕残肢碎肉,堆满地面。

    哮天犬的真实战斗力!

    不远处的宁天林,暗自点了点头,上古地球的强者,果然名不虚传。

    轰!

    随着最后一条蛆甲虫,被击落在地,彻底的失去生命气息后,哮天犬的攻势收起。

    屠杀结束。

    此刻的哮天犬,身上则是挂彩不少,其主要原因,也都是因为精气的过度消耗,后力不足。

    至此,自他们二人进入幽冥大渊算起,已经过去半天有余的时间。

    而战果,也是显著!

    此时的地面之上,全是蛆甲虫的碎肉残肢,密密麻麻的,宛如屠场。

    蛆甲虫,足足近万!

    嘎吱!

    嘎吱!

    踩着脚下,那猩红粘人的残肢碎肉,喘着粗气的哮天犬踏步而来。

    人还未到宁天林跟前,它的兽嘴之上,就开始唾沫横飞的嚷嚷起来。

    “小子,你是什么情况,怎么能见死不救,太不厚道了!”

    它需要宁天林,给它一个解释!

    尊老爱幼的没好美好品德,都跑哪里去啦?

    怎么忍心让它一人战斗!

    然而,回应它的则是嗤之以鼻的蔑视!

    只见,宁天林嘴角一勾,鼻口轻哼一声。

    切!

    更是直接回它一个白眼,那意思好像就是在说,自作孽不可活一般。

    呃

    哮天犬错愕不已。

    这都什么态度?

    然而,刚想要发牢骚的它,碰上宁天林的微眯的黑瞳,就不由得止住了前进的脚步。

    不是它怂,而是宁天林留给它的印象实在太深了。

    幽冥空间,轰杀幽冥生灵,犹如切菜!

    幽冥大渊,像个亡命徒一般,去屠杀蛆甲虫四翼之主!

    这一幕幕,在它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惹不起!

    自知理亏的哮天犬,原地缩了缩脖子,嘴角更是不由的一抽。

    没礼貌,没爱心,不尊老爱幼的人!

    这种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人,偏偏还有着强横的实力!

    气人!

    实在是太气人,气的都不敢上去干一架!

    咕嘟!

    将心里的憋屈,化作一口唾沫,狠狠咽下,紧接着,哮天犬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

    直到这时,它才开始再次打量起宁天林。

    战斗力恢复到巅峰状态!

    浑身上下,所有伤口完美愈合!

    竟然没有一点激战过后,遗留下的后遗症,简直就是个变态!

    而反观它自己,精气耗损,身上挂彩

    这明显的反差,让它都有些怀疑,到底谁是活了亿万年的老怪?

    想至此,它开始严重怀疑宁天林的年龄,很有可能是一个披着年轻皮囊,到处装逼耍狠的老怪物!

    并且是比它还老的那种!

    是与不是,骨龄一查就知!

    没有犹豫,哮天犬神识迸射,开始查看在宁天林的身上,仔仔细细的查看真实骨龄。

    要是在一个老怪面前吃瘪,丢面子,那还是情有可原的

    然而,它是越查越惊,越查越怕,脸庞之上的震惊之色,也是越来越浓郁。

    不是亿万年!

    也是千万年!

    更不是连万年都没到!

    踏码的,连千年都不是!

    几百年!

    这宁天林的真是骨龄,也才只有区区几百岁!

    直至最后,认清现实的哮天犬,那惊骇欲绝的表情,彻底僵住不动!

    没天理!

    几百岁的宇宙之主!

    不仅如此,还是宇宙之主中的霸主,可以斩杀宇宙之主九段的超强存在!

    天才?

    呸!

    天才一词,就是对宁天林的侮辱!

    哮天犬咋了咋舌头,只感觉到它的脑子很乱,自誉天才的它,受到了深深的侮辱!

    呼!

    宁天林形象,在它的心中,再次的诡异起来,究竟是何等天赋,才能够有如此成就?

    现在回想起自己刚刚的担心,哮天犬感觉到很是可笑。

    这小子,不是没有战斗经验的亡命徒,而是拥有不少底牌,敢打敢拼的狠人!

    呼!

    再次深吸了一口大气,哮天犬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它震惊的同时,更是有一丝丝的后怕,要是这宁天林不是地球的后人,那将会怎样?

    绝对是地球最强劲的威胁者,每一个地球强者的噩梦,包括他们这老一辈!

    地球!

    天不灭地球,如此后人,何惧之有!

    而此时的宁天林。

    傻逼!

    一会惊,一会骇,一会惧,一会喜

    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那脸庞近乎抽搐的哮天犬,将各种表情表演的淋漓极致。

    “这哮天犬的天赋异与常人,唱个《忐忑》,肯定绰绰有余。”

    宁天林在心中,做出如此判定。

    不由得,他再次多看了对方两眼。

    只见,随着时间的推移,哮天犬脸庞上的表情,也是逐渐的趋于正常。

    “好虚啊!”

    强行镇定后的哮天犬,只感觉大战之后的虚弱感顿时袭涌上来,虚上心头的它,不由得再看看浑身的伤口

    和宁天林比,这差距太大了,哪哪都不如!

    紧接着,它故作夸张的摇头叹息道。

    “哎,老了,不中用了”

    “以后,还得靠你们年轻人了”

    说话的同时,它眯起那硕大的兽瞳,顺便舔了舔兽唇,厚着脸皮张口道。

    “那个,这个年轻人,刚刚的事,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你看在我一把年纪的份上,把那恢复的丹药,给上我几颗,如何?”

    表情猥琐,语气更怂的哮天犬,眨巴着一双兽瞳,等待着宁天林的回话。

    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

    软的还不行?

    不可能!

    哮天犬在心中做出如此断定。

    然而,它看到的却是。

    宁天林面色冷漠,大手一挥,地面上蛆甲虫的尸体倒飞不止,最后全部飞入他的空间戒指内。

    紧接着。

    淡然转身,向着幽冥大渊继续走去,仅留下哒哒哒的脚步之声。

    哮天犬愣住了。

    幽冥生灵的尸体要!

    蛆甲虫的尸体也要?

    这货是不是有严重的恋尸癖?

    它觉得很有可能!

    只是现在,这不是关键!

    关键是宁天林将它的软话,给直接无视掉了!

    轻视!

    这是对一个宇宙之主九段,赤果果的侮辱,哮天犬被气的牙根直痒。

    软硬不吃,硬的一匹!

    这脾气,到底是谁教出来的徒弟?

    哮天犬在脑海中思索着各种狠人硬货,但是,好像没有一个能教出宁天林这种“斯文败类”!

    就在这时,宁天林的声音传了过来。

    “关于这蛆甲虫的,你还知道多少?说给吾听听。”

    闻言,仍矗立在原地的哮天犬笑了,那弯眉勾嘴的神情,就像写着两个大字一般,得瑟!

    “你不是很拽吗?求我呀,求我,我就告诉你!”

    不过,这句话,它也就在心里想想罢了,并不打算贸然说出口,去挑战宁天林的底线。

    因为,它自认为和宁天林还没有那么熟,最多敢依仗的,也就是都来自地球。

    不过,既然有求于它,那它就得借此,把失去的面子拿回那么一点。

    软硬不吃?

    那就给你来点骚的!

    哮天犬觉得,此时,无声,胜有声!

    你不求,我不仅不说,还不走了,看你能拽到什么时候!

    赶紧求我!

    哮天犬抖着双腿,仰着脑袋,一脸贱笑的望着宁天林的背影。

    全然忘了,此刻他们二人,是处在幽冥大渊内,随时都会有着未知的危险。

    只是,哮天犬的得瑟,最终没有等来宁天林的回头。

    不过,它还是低估了自己刚刚故作高冷的“矜持”,败下阵来的速度很快

    什么?

    不是白白告诉你?

    还有奖励?

    恢复精气的丹药?!

    还不止一枚?

    确定?

    确定!

    唰!

    得到宁天林的肯定后,哮天犬眉头陡然上挑,丝毫不顾及什么形象面子。

    此时的它,恨不得三步并作两步,四蹄并用的,紧追宁天林的脚后跟而去。

    它可是见识过宁天林丹药的强横,顷刻之间就能将耗尽的精气,恢复过来!

    而在这幽冥大渊之内,能够时刻保持巅峰的战斗力,那是非常重要的。

    尤其是在碰见群居的蛆甲虫的时候,可以保命的存在!

    哒哒哒!

    就这样,哮天犬与宁天林并肩而行。

    得利后的它,唾沫横飞,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而时刻关注着周围环境的宁天林,则是一心二用,竖而倾听,不漏过其中的任何细节。

    片刻之后。

    哮天犬舔了舔略微发干的嘴唇后,才将嘴巴闭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的。”

    一旁的宁天林,眉头微微皱起,喃声沉吟。

    据哮天犬单方面的推测,这蛆甲虫不存在于宇宙中的任何地方,仅幽冥空间独有。

    不仅如此,它们在亿万年之前降临过地球,犯下了不少的血债!

    灭族!

    屠城!

    肆掠战场!恶果累累!

    群居群出,獠牙利齿,锋芒之盛,无人敢迎!

    它们的出现,虽然都是在大战的后期,但确实加快了地球灭亡的速度!

    蛆甲虫,该死!

    回想起哮天犬的刚刚的话,宁天林在心中猜想到,当年降临地球的那批蛆甲虫,非常有可能是来自幽冥空间!

    而这大渊,正是它们的老窝!

    那,这些骨骸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