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82章 戏演的真好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片刻之后,吼族的后山的山脚下。

    这里,一男一女,正在缓缓而行,而这并排的二人,正是宁天林与伯雯。

    “天林哥哥,你还记得,你第一次降临吼族的场景吗?”

    伯雯的俏脸,泛出一抹红晕,看向宁天林的美眸,就如同恋人一般,透着浓浓的迷离。

    “记得。”

    宁天林微微一笑,仿佛是在回想着当日的场景:

    “我第一次降临吼族的时候,就把这里弄得鸡飞狗跳的,不过,最后还成逃掉了!”

    听到这话,伯雯笑了。

    “看来是有备而来,这就有意思了!”

    伯雯那双灵动的美眸,此刻笑的都快弯成了月牙,显得极为的甜蜜。

    “是啊,当时的你,明明是赴约而来,而我的族人们却不让你见我。”

    “还有,你凭借着一己之力,从虫族的大本营里,抓回了一条虫子,来证明自己”

    哒!

    哒!

    哒!

    听着旁边伯雯,传来的一阵阵欢声笑意,以及意犹未尽的各种闲聊

    实在不想在这上面继续纠缠的宁天林,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

    “伯雯,不是当哥的说你,你也不小了,应该学着稳重起来,目光更是要往前看,往远看。”

    “毕竟,再怎么说,你现在也是一族之长了,该有的样子还是要有的。”

    “平常多关注关注宇宙各族的情况,不要老和我聊一些小孩子一样的话题!”

    听到这话,缓步前行的伯雯,脚下的步子顿了顿。

    当哥的?

    “我呸!天林哥哥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话!”

    不过,她还饶有兴趣的柳腰前倾,扭头看向宁天林,似笑非笑的说道:

    “怎么了?”

    “天林哥哥,你说,你是不是开始嫌弃伯雯了,觉得伯雯给你丢脸了?”

    佯装生气的伯雯,一脸的傲娇俏皮的模样,这到这幕,宁天林不由得摇头笑了笑:

    “不会的,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你了,你这么招惹喜欢,疼你还来不及了。”

    说完这话的同时,宁天林笑了笑,为了掩饰尴尬,他继续向着前方缓步走去。

    哒!

    只是,每走一步,他嘴角的笑意,就会收敛一分:

    “好了,不和你开完笑了。”

    “你现在再怎么说,都是吼之一族的族长了,我们就谈点正事吧。”

    正事?

    站在原地的伯雯,望着宁天林的背影,心中泛起一抹冷笑,紧接着快步跟了上去:

    “天林哥哥,要谈什么正事?”

    冲着宁天林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伯雯一脸扫兴的模样,失落的埋怨着:

    “你看你,好不容易来吼族找我一次吧,还要谈点正事,就不能聊点私事吗?”

    额?

    意识到可能因为太过突然,而前功尽弃的宁天林,顿时的挠了挠头:

    “私事,可以聊,怎么不可以聊只是,我是觉得这私事有的是机会聊。”

    “要不这样吧,我们就继续聊会私事,怎么样?”

    听着这一句句蹩脚的话语,伯雯翻了翻白眼,嘴唇微微嘟起,娇嗔一声:

    “还是算了吧,我现在没有那个兴趣了,你还是赶紧说吧,有什么正事要和我谈?”

    呼!

    有惊无险!

    轻呼一口气后,稳稳了紧张的情绪,宁天林这才面色一改,正色道:

    “刚才我降临的时候,就敢感觉到吼族上下,都弥漫着浓浓的肃杀之气,是因为虫族战帖的事情吧?”

    听到这话,伯雯笑了。

    她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族内的形式一眼就能看出来,没有必要隐瞒。

    虫族!

    这男子,十有八九是和虫族脱不了干系了!

    嗯!

    看到对方毫不避讳的点头承认。

    作为同一方阵营的宁天林,同样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然后望着伯雯,一脸担忧的说道:

    “伯雯,我知道有些话,你可能不爱听,但是,我这次来还是要给你说明白的。”

    明白?

    伯雯嘴角一翘,微微点了点头,一副愿闻其详的模样,示意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你和吼族的血战到底的决心,我都已经看到了,可是,你们还是太弱了。”

    “现在虫族的势力很大,不是你能够应付的了的,你的那些族人们,只会白白战死的!”

    听到这话,似乎是思索利弊一般的伯雯,一双柳眉微微皱起,征求着宁天林的想法:

    “所以呢?”

    “天林哥哥,你最厉害了,每次我都听你的,这次,你说我们吼族应该怎么做?”

    我们吼族!

    从当日虫族撒下战帖,吼族族人各个跪伏请命,不畏生死,要求力战虫族之时,伯雯就已经把他们当作族人了。

    她们是一体的!

    “该怎么做?”

    这一句虚心问话,顿时让宁天林心头狂喜不已,显然,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进展会是如此的顺利。

    不过,他的面色却是没有丝毫的改变,仍是一副为吼族着想的样子,认真的说道:

    “我的意思是,要把虫族的嚣张气焰给彻底灭掉,我一个人就可以做到!”

    说着,宁天林还装模作样的负手而立,活脱脱的一副战斗力强横的高人模样。

    “只是,到时候我和虫族的大战一旦开启,那一定会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血战!”

    “就连无辜的武者都难免会波及到,更不要说去虫族对阵的你们,一定会遭到疯狂反击的!”

    话落,故意顿了顿之后,宁天林看着犹豫不定的伯雯,继续语重心长的补充着。

    而他的这一番言语中,全部都是设身处地的为伯雯,以及吼族人着想:

    “伯雯,我这么和你说吧,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我就是想让你带着吼族人,一起离开这里。”

    嗯?

    离开?

    伯雯眉头一皱,显然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

    “对,你没听错,就是离开这里,找一个更加安全,不能被人找见的星球暂避一下!”

    “如果你这样的话,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一来,我也不怕虫族用你们的性命来威胁,可以全力应对虫族,二来,你和你的族人们,也都不会有事的。”

    说的头头是道的宁天林,也开始面露难色,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一样:

    “只是,现在宇宙震荡,虫族制霸,各个武者无论战力高低,全部都人人自危,哪里还有安全的星球”

    故意拉长尾音的同时,宁天林的一双眼睛,有意无意的向着伯雯望了过去。

    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伯雯要是现在还不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那可就是傻子了。

    她微皱的柳眉陡然向上一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开口说道:

    “天林哥哥,你平时都那么聪明,在关键的时候,怎么就那么笨了!”

    “你望了,地球呀!”

    “它既安全又隐蔽,宇宙中各族强者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虫族肯定也不行的!”

    地球!

    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

    看到一旁的伯雯已经上钩,宁天林反而却是一脸很不情愿的样子:

    “你说的没错,地球,合适是合适,可是,这样会不会有点太小题大作了!”

    “毕竟,地球的位置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完一要是暴露了的话,就不值得了。”

    听到这话,伯雯就像是被人踩住尾巴的猫一样,一脸不乐意的神情:

    “天林哥哥,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值得了,我的族人就不是族人了吗,他们的命就那么不值得吗?”

    “再说了,我让他们小心谨慎一点,怎么可能把地球的位置给暴露出来!”

    这就对了,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强压住心中的窃喜,故作思索的宁天林,沉吟了一会后,像是在做一个艰难的抉择:

    “哎,好吧,那我就依你了,但是,你一定要小心,地球的位置比什么都重要!”

    看着伯雯那被感动,又不舍的眼神,宁天林顿时有种舍小我,顾大局的成就感。

    “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有事的,等我将虫族的事情给解决完,就去地球找你们。”

    “好吗?”

    安慰着伯雯的宁天林,觉得对方一定会点头同意的,又不用冲锋陷阵,只要静待战果就可以,这是多好的事情!

    不过嘛,他知道,等来的不会是宁天林,而是整个虫族大军的强势来袭!

    地球,毁灭!

    只是,听到这句问话,伯雯却是出乎预料的摇了摇头。

    紧接着,她笑了,笑的异常美艳,直到笑声停止,她的一双美眸,直勾勾的盯着宁天林:

    “不行,不好!”

    嗯?

    宁天林心中陡然一凛,这态度转变的太快了,难道是伯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

    只是,伯雯接下来说的话,让他刚提起的那口气,又陡然落了下去。

    “宁天林哥哥,你这样做太过冒险了,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你一个人去战斗。”

    说着,伯雯的贝齿,咬着自己的嘴唇,目光坚定:

    “吼族的族人,可以回地球!但是,我必须留下来陪你,陪你一起战斗!”

    呼!

    原来是不同意这个!

    听着伯雯最后的决定,宁天林心中泛起一抹阴森的狞笑:

    一起战斗?

    吼族人去地球?

    随便!

    反正你们都得死,不过是一早一晚罢了!

    不论是谁去地球,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找到地球的坐标位置,就可以了!

    “嗯,我们一起,踏灭虫族!”

    向着伯雯郑重的点了点头后,紧接着,他看到伯雯被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

    那崇拜的小眼神,就好像他真的是一个,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乾坤的战神一样!

    哗啦!

    此刻的宁天林,任由着迎面走来的伯雯,缓缓的趴在自己肩膀上,而后,他看向远处的双眸中,涌过一抹抹的凶残之色。

    “地球,终于要找见你了!”

    呼!

    轻嗅着伯雯秀发上面,散发出来的一股股诱人清香,宁天林享受至及,阵阵快意涌上心头。

    地球,美人,唾手可得!

    最后剩下的那位,就是一直躲躲藏藏,还没有露面的真正的宁天林!

    “不过,有了地球的位置,那就不怕宁天林不来!”

    凶残的笑意,越来越浓。

    他修长的五指缓缓向上抬起,透过伯雯的秀发,轻拍着伯雯的香肩:

    “伯雯,既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那我们就不要再过多的耽误时间了。”

    “嗯。”

    宁天林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此刻的伯雯的脸颊,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表示同意他的说法。

    这番模样,哪有半分一族之长的强者风范,分明就是一个毫无主见的娇弱女!

    “要不这样,我替你定下来,就今日。”

    “今日,你给出坐标位置,一声令下,让吼族所有族人,向着地球开拔!”

    “怎么样?”

    “呃!”

    然而,他低声询问的话语,在刚刚落下的时候,就彻底戛然而止了。

    “确实,不怎么样!”

    只见,伯雯白皙手掌上那修长的五指,不知道在何时,赫然长出五根锋利至及的指尖。

    尖锐,锋利!

    噗嗤!

    就在刚刚,她便是用这只手掌,一把刺穿了对方最为薄弱的心脏位置!

    一击重创!

    此刻,猩红的鲜血,正顺着伯雯的手掌,以及小臂,一缕缕的倒流下来,滴落在地。

    殷红,瘆人!

    而宁天林的脸庞上,泛着浓浓的不可置信,显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伯雯,你”

    “我?”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我的天林哥哥,之所以配合你演戏,只是单纯的好奇,你想干嘛?”

    仅此而已!

    笑脸相迎的伯雯,此刻的目光早已变得冰冷无情,紧接着,她手掌陡然一拧!

    咔嚓!

    那名男子的心脏,彻底的爆裂开来,致命一击!

    扑通!

    身体瞬间僵直的那名男子,就这样,直挺挺的向着地面上,倾倒下去。

    至死,他的骇然的眼眸之中,都泛着无边的不甘,似乎,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伯雯竟然真的会杀死自己。

    究竟是哪里,出现了失误,他不知道!

    只是,失去耐心的伯雯,显然是懒得解释这些,她的目光陡然一转。

    唰!

    寒芒闪烁的俏瞳,向着后山周围的巨石方向扫视过去,紧接着,她的嘴角,杀意闪现:

    “既然都跟到这里来了,那你们就现身吧!”

    随着她这一句话语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