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95章 真的。。要变天了!(六千字大章)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轰!

    这一幕,不仅是让那些围观的武者们感到惊骇,那千名虫族士兵,更是暴怒至及!

    无视他们?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

    “杀!”

    “杀!”

    “杀!”

    随着一道道暴喝声响彻而起,呼啦啦,数千名虫族士兵手持战刀,仿佛滚滚洪流一般,向着屠伦等人扑杀而去。

    战刀之上寒芒闪烁不息,那种狂暴的气势,几乎要将整条街道彻底毁灭。

    只是。

    “一群不自量力的东西。”

    屠伦的嘴角勾起一抹森然的冷笑,紧接着,他浑(身shēn)一震,顿时,一道道白茫,仿佛闪电一般瞬息窜出。

    咻咻咻!

    蛆甲虫(肉rou)(身shēn)凝聚出来的根根骨刺,朝着不同方向疯狂窜掠着,杀戮再一次开始。

    这一刻,让所有人骇然的一幕出现了。

    众人看到,那一根根骨刺,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化作一道道流光,窜掠到一名名虫族士兵的(身shēn)上。

    两者刚一接触,骨刺便开始疯狂肆虐!

    哗啦啦!

    转瞬之间,一个又一个的虫族士兵,生机溃散,直(挺tg)(挺tg)的倒了下去。

    这仿佛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死亡,尽数降临在每一个虫族士兵的(身shēn)上。

    啊啊啊!

    凄厉的哀嚎声,响彻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一名名虫族士兵,在绝望之中,被肆虐成为一摊摊的血水。

    十人!

    五十人!

    一百人!

    两百人!

    这一刻,那种被鲜血映衬着的惨叫声,让此地看起来犹如一个血腥的屠宰现场一般。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当最后一百多名惊恐(欲yu)死的虫族士兵,在转(身shēn)逃跑的路上,被根根骨刺给生生扎成血洞。

    此刻,整个十字路口,已然变成了一条血河。

    死了!

    所有的虫族士兵,全部都死了!

    前后也就一分钟的时间,近千名虫族士兵,一个不留,全部都尸骨不存。

    轰!

    这一幕,仿佛一道晴天霹雳,让周围那些围观的武者们,彻底的懵了。

    “怎么可能,死了,全部都死掉了,那那根本不是什么骨刺,而是屠戮生灵的利器!”

    诡异,凶残!

    周围围观的武者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再嗜血的星荒武者,也无法在一分钟之内,击杀如此多的虫族士兵。

    而现在黑(殿diàn)的屠伦却凭借着诡异的手段,做到了!

    一瞬间,恐怖两个大字,尽数蔓延在每一个围观武者的脸庞之上,他们一个个心思复杂。

    宁天林麾下的黑(殿diàn)强者,以及如(日ri)中天的虫族,这两股不容小觑的势力,在他们心中碰撞。

    摇摆不定!

    此刻的街道之中,一股股血腥之气,不断的弥漫开来,千名虫族士兵的鲜血,将整条街道,汇聚成一条血河。

    这条血河,沿着街道向下延伸出去的坡度,奔腾不息,滚滚流淌下去。

    压抑。

    周围每一个武者的心头,都仿佛被压着一颗巨大石头,让他们难以呼吸。

    虫族!

    自宁天林消失之后,强势崛起,这段时间之内,虫族士兵绝对无一被杀。

    但是现在,短短的一分钟不到,就有千名虫族士兵在他们眼前毙命,这巨大的发差,让所有骇人(欲yu)死。

    “明(日ri)恐怕真的要变天了!”

    每一个武者的眼皮狂跳。

    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他们都能看出,屠伦敢如此光明正大的屠杀虫族士兵,那一定是有底牌的。

    而那张所谓的底牌,各族武者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都想到了一个人,那就至今还未曾现(身shēn)的宁天林!

    细思及恐下,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心中断定,一场腥风血雨,已经提起拉开了序幕。

    不仅仅是各族围观的武者,对于屠伦的诡异手段,他(身shēn)后的黑(殿diàn)众人,也都是吓了一跳。

    屠伦的战斗力,竟然变得如此疯狂,这是他们不敢预想的,紧接着,一个个的眼眸之中,泛起无边的亢奋和狂(热rè)。

    这屠伦,是属于他们黑(殿diàn)的最高将领,在敌人眼中是冷酷无(情qg)的侩子手,但在兄弟心中他是可以征战一方的铁血悍将。

    哒哒哒!

    屠伦对于周围众人的震撼,丝毫不在意,他的手掌一挥,一根根骨刺,瞬间重新凝聚在(身shēn)体内部。

    而后,他带着(身shēn)后的黑(殿diàn)众人,踏着脚下粘稠的血河,继续向前行去。

    而与此同时。

    城主府之内,这座城市内的所有顶尖强者,此刻,全部都聚集在这里了。

    城主,四大铁卫,以及一些精英士兵,这,便是府主所能凝聚出的最强战力。

    这股强悍的战力,如果放在其他种族,绝对会令对方闻风丧胆,不战而逃的,但是现在,却只为对付屠伦一人。

    “哈哈哈你们猜一下,那个屠伦看到数千名虫族士兵,一起对他出手,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此刻,府主正悠闲的坐在椅子上,享受着旁边美女的按摩,满脸的戏谑神色。

    听到这话,旁边的一位铁卫,嘴角一翘。

    “嘿嘿,这个家伙再怎么厉害,也只有一人而已,虫族士兵就算是耗,也能把他的战斗力消耗的差不多。”

    不仅是这名铁卫,旁边的虫族精锐士兵,也都是满脸的狞笑。

    “没错,数千虫族士兵一起出手,星荒武者的屠伦,只有退避的份,他要真是硬闯的话,也必定会遍体鳞伤,重伤垂死的。”

    “”

    这一刻,城主府之内的所有强者,各个淡定自若,丝毫不担心屠伦会来。

    因为,他们知道,对方即便是真来了,也一定是经过一番大战之后了,到那时早就是强弩之末,必死无疑。

    而听着这一道道话语,下面的几名黑(殿diàn)成员,一个个的面色却是越发难看。

    “屠戮将军,不要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一定不要冲动!”

    “屠伦将军,你赶紧走,找一个没人角落等着宁门主的降临,只有他,才能硬撼虫族!”

    “”

    这一刻,黑(殿diàn)等人,一方面是欣喜屠伦将军能够死而复活,而更多的,则是担忧屠伦的到来。

    因为,这是一个死局。

    先是千名虫族士兵集体冲杀,甘做炮灰,再之后又有五位星武者强势压阵,等待战机。

    除非是宇宙之主降临,否则,即便是屠伦再强,也只有一个下场,死!

    滴答!

    滴答!

    时间,在黑(殿diàn)等人沉重的心(情qg)下,缓缓的流逝过去,一分一秒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痛苦的煎熬。

    他们可以死,但不能连累屠伦将军!

    哒哒哒!

    就在这时,城主府之外,一道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了回来,这里的所有的虫族强者,都精神一震。

    “捷报,来了!”

    府主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狞笑,一双玩味的眼眸,直勾勾的看向门口。

    不仅仅是他,周围的四大铁卫以及精英士兵,也都一个个转目过去。

    那种眼神,充斥着戏谑,他们很想看到,以前凶名在外的黑(殿diàn)屠伦,会狼狈到什么程度。

    而黑(殿diàn)等人,则是心在打鼓,丝丝渗出的汗水,从他们的额头不断的滴落。

    而在所有的目光之中。

    哒哒哒!

    一名面如削般的黑衣青年,带着呼啦啦一群人,缓缓的从大门走了进来。

    他,正是屠伦,只是,当看到屠伦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尽数愣住了。

    “怎怎么会?”

    府主等人,瞳孔骤然一缩,他们看到,屠伦的(身shēn)上,竟然没有沾染一丝的血渍。

    整个人,淡定自若,那气定神闲的模样,就好像是来城主府观光旅游一般。

    这怎么可能?

    当下,府主以及所有的虫族强者,面色瞬变。

    “屠伦将军,没事!”

    “没事就好,屠伦将军!”

    “”

    而这时,黑(殿diàn)等人狂喜至及,一个个亢奋的嘶吼着,他们的最高将领,没有受伤,没有毙命,他战无不胜!

    哗啦!

    这时,府主整个人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他的双目死死的盯着屠伦,森然的问道。

    “屠伦,你是怎么闯过来的,我府内的千名虫族士兵了?”

    府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有想过,屠伦可以闯过士兵的轰杀,但是绝对无法想象,对方竟然丝毫无伤。

    甚至,连一滴血渍,都没有沾染到他的(身shēn)上,这是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

    听到这话,屠伦的嘴角一翘,浮现出一抹嗜血的森然。

    “你的手下?放心,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们的!”

    轰!

    这一句话,让府主等人的面色狂变,汹涌的杀机,摄人至极。

    “该死的屠伦!”

    “你们一起上,给我宰了他!”

    随着府主的一声暴喝落下。

    呼啦啦!

    四大铁卫,以及虫族精英士兵,这一刻,如饿虎扑食一般,齐唰唰的向前扑去,将屠伦围拢在中间。

    而府主本人,则是手掌一抖,整条手臂先前延伸,瞬间化作一根通红如血的利刺。

    “屠伦,你去死吧!”

    利刺在手,府主的信心暴涨。

    他整个人,仿佛一道闪电,挥起手中的利刺,对着屠伦的头颅,疯狂劈下。

    不仅是他,周围的四大铁卫,精英士兵,齐刷刷的手中的战刀挥出。

    一柄柄战刀,对这屠伦,疯狂劈落。

    唰唰唰!

    一瞬间,道道寒芒闪烁。

    只是,令人惊愕的一幕出现了,屠伦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嘴角泛着浓浓的不屑,甚至,连闪避都懒得做。

    “屠伦将军,小心!”

    这一幕,让得黑(殿diàn)等人,惧怕不已,生怕屠伦一个大意,而瞬间丧命,而就在他们惊骇(欲yu)绝的目光之中。

    叮叮叮!

    一道道战刀,狠狠的刺在了屠伦的(身shēn)上,而府主的那根利刺,狠狠的劈在了屠伦的脑门之上。

    一击全中!

    这一幕,让得府主等人,狂喜至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轻易的得手。

    只是,紧接着,府主等人刚刚勾起的狞笑,瞬间就凝固住了。

    因为,他们手中的战刀,虽然击中屠伦的(肉rou)(身shēn),但是却惊愕的发现,再也难以寸进分毫。

    不仅如此,府主的那根利刺,劈落在屠伦的头上,仅有几根头发,飘落下来。

    轰!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彻底的懵了,他们都没有想到,府主等人会一击必中,而屠伦,甚至连任何闪避的动作都没有。

    那一刻,黑(殿diàn)等人被吓得汗毛倒竖,要知道,那可是五位星荒武者,外加虫族精英的联手一击。

    就算就星荒九段巅峰,也不敢托大,去硬抗那一击,星荒九段以下,更是必死无疑。

    但是,那般狂暴密集的攻击,竟然全部落在了屠伦的(身shēn)上,黑(殿diàn)等人面如死灰,甚至不敢去看。

    但是,他们没有听到鲜血飙溅,战刀入骨的声音,反而听到了一阵金铁交鸣之音响起。

    这!

    黑(殿diàn)等人,一个个赶紧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顿时发现,府主,四大铁卫,精英士兵的攻击,全部落在了屠伦的(身shēn)上。

    只是,那一道道锋利至及的战刀,却仿佛刺入了精钢铁板一般,再也难以深入分毫。

    这怎么可能!

    这一幕,让所有人的脑袋,尽数嗡的一下,彻底的懵了。

    不仅如此。

    众人发现,府主的那根利刺,狠狠的劈在屠戮的头上,但是,仅有几根发丝,随风飘零。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咔嚓!

    咔嚓!

    一道道碎裂之声,骤然响彻。

    在所有人骇然的目光之中,那一柄柄战刀之上,密密麻麻的蛛丝裂纹,瞬间遍布开来。

    就连府主本人的那根利刺,也是从末端开始,咔嚓之声响彻不断。

    咔嚓!

    随着最后一道清脆声音传来,所有虫族强者的战刀,全部都粉碎开来。

    静!

    这一刻,仿佛时间定格,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不不可能!”

    府主手臂所化的利刺,被生生的震碎,仅有一段血(肉rou)模糊的断臂,无力的下垂下来。

    他的眼珠子凸出,一丝丝骇然和不可置信,浮现在脸颊之上。

    “碎了,怎么会被震碎!”

    府主这一刻,难以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一切。

    要知道,他的这根利刺,可以斩杀星荒武者,劈碎(肉rou)(身shēn),更是轻而易举。

    但是现在,仅仅只是斩落了屠伦几根发丝,最后却被生生的震碎了。

    这,颠覆了他的认知。

    人族的(肉rou)(身shēn),怎么可能这么强悍,就是那些(肉rou)(身shēn)强横的凶兽,也不可能做到的。

    然而,这对于屠伦来说,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府主大人,小心!”

    就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旁边的一名铁卫,面色瞬间大变。

    他一把将仍在发愣的府主推开,而后精气涌动,挥起双拳对着屠伦一拳狠狠轰去。

    而在这时。

    呼!

    屠伦青筋暴起的铁掌,狠狠的挥落下来,这一掌强悍至及,似乎能将空间拍碎。

    那狂暴的气势,让整个地面,都咔咔碎裂。

    轰!

    电石火光之际,屠伦的铁掌,和这名虫族铁卫的双拳,狠狠交撞在了一起。

    只是,凶残的场景,出现在众人眼前。

    咔嚓!

    那名铁卫的双拳,在屠伦的铁掌之下,仿佛朽木一般,咔咔粉碎开来。

    他的惨叫,尚未发出。

    那记恐怖的铁掌,在拍碎了他的双拳之后,对着这名铁卫的脑袋,一拍而下。

    咔嚓!

    头颅粉碎。

    咔嚓!

    (胸xiong)膛碎裂。

    咔嚓!

    双腿粉碎。

    几乎瞬间,那记恐怖的铁掌,将这名铁卫,整个人拍成了(肉rou)酱,狠狠的砸进了地面之内。

    死了!

    星荒武者的铁卫,甚至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被恐怖的一掌,将全(身shēn)拍碎,生生砸进了地面。

    这一刻,整个地面,留下一个庞大的巴掌印,而其内,猩红的鲜血,不断的外溢出来,凶残的场景,令人头皮发凉。

    轰!

    这凶残的一幕,让周围的众人彻底炸了锅。

    恐怖,暴虐,仿佛一个人类将一只蝼蚁踩的稀碎,那般的残暴,那般的凶残。

    这一刻,周围所有人,眼皮狂跳,骇然(欲yu)死。

    “混蛋!”

    尤其旁边的两名铁卫,在反应过来之后,皆是肝胆(欲yu)裂。

    “你竟然杀死老三,你拿命来偿!”

    这二人简直疯了,他们不管不顾,不要命的向着屠伦,疯狂的攻杀而去。

    只是,以卵击石!

    呼呼!

    屠伦目光森然无(情qg),他的眼眸之中,闪动着嗜血的寒芒,两记铁拳,对着两大铁卫,狠狠一挥。

    咔嚓!

    咔嚓!

    这两人的攻击,瞬间戛然而止。

    他们只感觉到一股恐怖无边的巨力,从头顶上,将自己二人彻底笼罩。

    “不!”

    凄厉绝望的嘶吼声传来,在所有人震撼无比的目光之中,他们的(身shēn)躯,被大掌再次狠狠拍碎。

    骨(肉rou)碎裂!

    两道(身shēn)影,就这样,被生生的拍进了地面,化为(肉rou)酱。

    拍死!

    再一次的拍死!

    所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可是星荒武者,而现在,眨眼之间,被三巴掌拍死了三个人。

    “该死,这个可怕的怪物!”

    最后一名铁卫,这一刻只感觉浑(身shēn)的寒毛根根倒竖起来,那种恐怖的场景,让他惊恐(欲yu)绝。

    当下,没有丝毫的犹豫,他闪(身shēn)便逃,他还不想死,更不想如此凄惨的死在这个怪物的手里。

    他本就为了活命,而投靠到虫族阵营的,此刻活命的念头更加强烈。

    快!

    他的速度,快若闪电,只恨自己少长了两条腿,眨眼之间,便窜掠至门口。

    他的脸上,泛着无边的喜色,一秒,只需要不到一秒的时间,他便能逃出生天,继续活下去。

    然而,在他的最后一步,刚刚迈出之时。

    呼!

    一道狂暴的呼啸声,从他的(身shēn)后传来,他刚刚转头,便看到,一只大手,仿佛荒古利爪一般,狠狠的砸在了他后背之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传来,这名星荒境界的铁卫,被生生的拍死,整个人,同样被拍进了地面,化为一堆(肉rou)酱。

    滴答!

    滴答!

    这一刻,整个城主府之内落针可闻,只有冷汗滴落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所有的众人,满脸的不可置信,一脸的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四大铁卫,皆是星荒境界的武者,仅仅是顷刻之间,却是全部丧命,变成了四堆(肉rou)酱。

    咕嘟!

    府主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他只感觉,自己浑(身shēn)的力气都被生生的抽干了一般。

    此刻,他的小腿不由的在发抖,他(身shēn)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跟着发颤。

    他想跑!

    但是,被屠伦杀机笼罩的他,双腿实在是颤抖的过于厉害,根本就难以移动丝毫。

    “不可能,幻觉,这特么是幻觉!”

    府主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只是,就在这时。

    唰!

    屠伦目光一转,直勾勾的盯在了他的(身shēn)上,嘴角浮现出一抹充满笑意的弧度。

    但是落在府主的眼里,却是那般的森然狰狞,仿佛透漏着一股死亡的味道。

    “怎么会!”

    府主此刻几乎疯掉,屠伦那变态般的战斗力,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四巴掌拍死四名星荒武者,这简直就是怪物!

    “这个混蛋,复活之后竟然变得这么强悍。”

    府主原本以为,再次现(身shēn)的屠伦,肯定还很虚弱,最多也只是能保持住原来的战斗力罢了。

    但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刚刚交手,对方的战斗力,便彻底震撼住了自己。

    听着府主的话语,屠伦的嘴角,泛出森然的(阴y)冷。

    “不是我战斗力强悍,而是你,包括你们整个虫族,都太弱小了!”

    说完,屠伦脚步一迈,向着府主的方向走去。

    “今(日ri),我要你死,你绝不能活!”

    哒哒哒!

    那脚步之声,仿佛狠狠的踩在了府主的心脏之上,这让他的面色越发惨白。

    “该死的,拦住他,快,你们给我拦住他!”

    “杀!”

    这一刻,所有剩余的虫族士兵,彻底爆发出了最强的战斗力,开始拼命。

    一道道疯狂的刀茫,向着屠伦铺天盖地的笼罩而下。

    唰唰唰!

    股股寒芒,闪烁不停,只是,看到这一幕,屠戮嘴角一翘,浑(身shēn)一震。

    咻咻咻!

    一道道白茫,犹如闪电一般,从他的(肉rou)(身shēn)内,一闪而出,这一根根骨刺散发着一股股瘆人的光泽。

    不仅是锋利至及,这些骨刺的速度,也是快到了极点,在那些刀芒尚未落下之时,便尽数向着一柄柄战刀袭去。

    咔嚓!

    咔嚓!

    金属交鸣的碰撞声,顿时响彻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