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96章 你们虫族,终将灭亡!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所有虫族士兵惊恐的看到,他们手中的战刀刚刚挥舞到半空,就直接出现道道裂纹。

    哗啦!

    一柄柄战刀,仿佛受到了猛烈的摧残一般,眨眼之间就轰然破碎,化成片片碎屑。

    如同破铜烂铁,毫无价值!

    惊愕!

    这一刻,城主府内的所有的虫族族人,全部都惊愕不已,他们每一个人都握着残缺不全的刀柄,完全懵了。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咔嚓!

    在肆虐完那些战刀之后,根根骨刺角度一转,再次加速,而这次的目标,赫然就是向着那些虫族士兵,疯狂的扑去。

    噗嗤!

    噗嗤!

    血腥的一幕在大厅中闪现,只见一股股猩红的鲜血,从这些虫族士兵的(身shēn)上,不断的飙溅出来。

    他们的(身shēn)上密密麻麻,布满了无数的血洞,这些血洞森然醒目,将他们的(肉rou)(身shēn)前后贯穿。

    啊啊啊!

    这狰狞的伤口,让他们一个个看起来血(肉rou)模糊,凄厉的惨叫声,更是瘆人至及。

    这突然发生的血腥一幕,深深的震撼着此地的所有人,让他们一个个骇然(欲yu)绝。

    只有屠伦,脸庞上的表(情qg)依旧是不喜不怒,没有丝毫的变化,仿若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一般。

    哒哒哒!

    他目光凌厉,一步一步向着府主的方向走去。

    他所过之处,周围的那些虫族精锐士兵,一个又一个的被生生肆虐一空,化为一摊摊血水。

    仿佛,他就是行走的杀戮机器一般,但凡在他的攻击范围内,无一能够幸免。

    噗通!

    当最后一名虫族士兵,被肆虐成一滩血水之后,屠伦已然来到了府主的面前。

    “死了!”

    “全部都死了!”

    闻着刺鼻的血腥味,府主整个人都彻底的懵了,他的双目怔怔的看着地面上的血水以及碎(肉rou),目眦(欲yu)裂。

    不仅仅是他,大厅角落的黑(殿diàn)等人,看着这一幕幕,也都尽数倒吸一口凉气。

    显然,是被屠伦的手段吓得不轻,对方凶残与强横,远超出他们的预想。

    同样都是星荒武者,虫族的强者在屠伦的手中,就仿佛是纸片一样,被任意揉捏,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现在,你可以死了吗?”

    屠伦直勾勾的看着府主,嘴角的那一抹森然之色。

    而听到这让人胆寒的声音后,府主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紧接着,面色一狞。

    “不,我不信,我不服,你还杀不死我!”

    此刻,府主知道自己已经毫无退路可言,朝着屠戮色厉内茬的疯狂嘶吼。

    “屠伦,我要亲手杀了你,踏着你的尸骨,拿着你的头颅,去总部领赏!”

    被((逼bi)bi)入绝境的府主,狰狞的脸庞上,闪过一抹亡命徒般的疯狂之色。

    哗啦!

    他的双目,开始变得猩红如血,他以燃烧本命精血为代价,让战斗力短暂飙升。

    轰!

    他体内的精气,瞬间涌动起来,一股股滔天的雄浑之气,铺天盖地般席卷全(身shēn)。

    不仅如此。

    咔嚓!

    就在这种狂暴的气势下,他脚下那坚硬的地面,也开始跟着咔咔碎裂开来。

    而他那一(身shēn)华丽的衣服,也是嗤拉一声,被撑的四分五裂,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破体而出一般。

    刺拉!

    一根根尖刺,从他被撑的几乎快要爆裂的肌肤之上,猛然显露出来。

    精血狂刺!

    不仅锋利异常,最主要的是,每一根尖刺之上,都蕴含着恐怖的剧毒!

    对阵之时,只要将对方的肌肤刺破,哪怕是一丝毒液渗入体内,即便是宇宙之主,也都会被毒的昏迷不醒。

    而宇宙以下的所有武者,则毫无意外可言,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必死无疑。

    不仅毒烈,发作的时间,同样是极快,一呼一吸间,便可决定一名武者的生死!

    恐怖,毒辣!

    这,便是它们这一脉的最强必杀技!

    不过,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极为的惨重,不到万不得已的(情qg)况,没有人愿意这么去做。

    现在的形式,府主自然分的明白,不战,必死,若战,有活下去的可能,为了击杀屠伦,他豁出去了。

    嗤拉!

    哗啦之声,不绝于耳!

    府主(身shēn)体的变化仍在继续,眨眼之间,他的后背,脖颈,腰部,大腿之处,足足有百根精血狂刺,凸显出来。

    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披着一(套tào)特质的铠甲一般,被包裹的严严实实。

    尤其是那根根血刺显露在外,仿若巨大刺猬一般的狂暴气势猛然释放出来。

    此刻,府主的战斗力,竟然被生生提高到了星荒九段,而且还是巅峰状态!

    “这便是用本命精血换来的狂暴状态吗?”

    看到这幕,黑(殿diàn)等人,一个个只感觉头皮发麻,他们尽数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哈哈哈屠伦,你是这亿年之来,第一个((逼bi)bi)我使用精血狂刺的人。”

    府主的嘴角,泛着疯狂的弧度,他看向屠伦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一般。

    “你,足以自傲了,就算是死,也会瞑目的!”

    森然的话语落下。

    哗啦!

    府主整个人往地上一滚,顿时仿佛一个刺猬一般,滚成一个圆球,将(身shēn)体最脆弱的部分尽数包裹起来。

    而圆球之外,则是密密麻麻的精血狂刺,无论是防御还是攻击都堪称完美,可以说是,浑(身shēn)上下毫无破绽。

    呼!

    紧接着,围成圆球的府主,募然飞起,根根血刺向着屠伦疯狂的冲击而去。

    这股冲击力,狂暴至及,呼啸之声,炸响而起。

    咻咻咻!

    在屠伦的((操cāo)cāo)控下,一根根骨刺凌空飞起,向着半空中的圆球,扑杀过去。

    嘭嘭嘭!

    然而,骨刺尚未扑杀到府主的(肉rou)(身shēn)时,便被那股狂暴的冲击力,给生生撞飞。

    骨刺根本就无法落在府主的(身shēn)上,更不要说给对方造成什么实质(性xg)的伤害。

    眨眼之间。

    府主的蜷缩成的带刺圆球,便冲破了骨刺的围攻,向着屠伦,狠狠的砸去。

    “哈哈,屠伦,你刚刚不是很厉害吗?屠杀我虫族士兵,现在,你的死期到了!”

    嚣张狂妄的声音,从圆球之内传了出来。

    而就在话音落下的同时,那些密密麻麻的尖刺,对着屠伦根根刺了下去。

    “去死吧!”

    府主的话语森然(阴y)冷,精血狂刺更是杀气腾腾,呼啸而至,他自信,这一击一定将屠伦重创!

    只是,就在这时。

    屠伦依旧是站立原地不动,他募然伸出两只大手,向着那根根血刺,一把抓去。

    “屠伦将军,小心,那刺有毒!”

    “屠伦将军,千万不可大意,一定要小心!”

    咕嘟!

    这一幕,让周围的黑(殿diàn)等人浑(身shēn)一颤,一个个都是惧怕不已,生怕屠伦中毒,赶忙出声提醒。

    而府主,嘴角的狞笑,也是浓郁到了极点。

    “屠伦,你可真是一个白痴!”

    “血刺上面的毒素,是用本命精血凝练而成,刺破一丝皮肤,都将必死无疑。”

    “我倒要看看,这种(情qg)势下的你,怎能不死!”

    府主对自己的这一击信心十足,这每一根血刺都是锋利至及,划破屠伦的皮肤,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

    铛!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响彻而起。

    俯主(身shēn)上的根根血刺,被屠伦的大手,一把抓住,而其前进的势头,也是猛然一滞。

    这还不止,只见屠伦后撤一步,腰部扭动间再次发力,大手往后一扯。

    嗤拉!

    一股暗黑色血柱,瞬间飙溅出来。

    而布满在府主(身shēn)上的根根血刺,竟然被屠伦给硬生生的拔了一根出来!

    嗤拉!

    那一根血刺,从府主的(身shēn)上连根拔起,随着一阵血雾喷散,被屠伦扔在一旁。

    “啊!”

    凄厉的惨叫声,顿时从刺猬一般的圆球内传了出来,声音之中,泛着府主无边的惊恐,以及不可置信。

    “不可能!”

    “你你在我的全力冲击下之下,绝对不可能一点伤都没有受,就算是没有受伤,那一定会被血刺划破手指的!”

    府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精血狂刺,竟然连对方的皮肤都没有破开。

    这怎么可能!

    只需要一点,哪怕是刺破屠伦的一点点皮肤,那毒素就会迅速攻入体内,让他必死无疑。

    可是,现在,血刺竟然连刺破皮肤,这么简单的事(情qg),都没有做到!

    嗤拉!

    然而,回应府主的,又是一道撕裂声,第二根血刺,被屠伦给生生的拔了出来。

    屠伦目光森冷,他现在的,可是师尊用宇宙之主九段的蛆甲虫凝聚而成。

    岂是这种强行提升战斗力的血刺,能够轻易刺破的?就是再来十个这样的圆形刺猬,也同样不能将他的皮肤斩破。

    这点自信,屠伦还有的,否则,他也不会站在原地不动,选择徒手硬撼对方的。

    “我说过了,现在该你了。”

    说完,屠伦将手中带刺的圆球,用力一砸,嘭的一声,地面应声炸裂。

    哒!

    紧接着,屠伦纵(身shēn)一跃,一脚踩在圆球之上,而后挥舞这铁掌,疯狂的撕裂开来。

    嗤拉!

    府主(身shēn)上的第三根血刺,被生生拔出。

    啊啊啊!

    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从他的嘴里,不断的发出。

    他怕了。

    这一刻,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他原本以为,自己靠精血狂化,灭杀屠伦,仅是举手之间的事(情qg)。

    即便是真的不敌,自己要缩成一团,在血刺的保护下,屠伦根本就奈何不了自己。

    但是,任他怎么算计,都没有想到,会在屠伦手中落得如此凄惨的结局。

    “屠伦将军,你你不能杀我,你要这么干了,嗑幽大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只是,听到这毫无意义的威胁话语,屠伦的嘴角浮现出浓浓的不屑。

    “嗑幽大人?他是个什么东西?”

    “就连你们虫族的一族之长,在我们宁门主眼中,也只不过是一个爬虫而已。”

    什么!

    这一句话,让府主嘴角一抽,面色难看至及。

    族长,那是他们虫族的最强战力,但在屠伦的口中,就是宁天林跟前的爬虫?

    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蔑视,可气,可恨!

    只是,屠伦并没有给对方继续嘶吼的时间。

    府主只感觉一股磅礴的剧痛,从他的(身shēn)上传来,他的第四根血刺,被生生拔出。

    一瞬间,他蜷缩起来的圆形(身shēn)体之上,一股股猩红的鲜血,流淌不断。

    “不!你快停下来!”

    府主肝胆皆裂,这一刻,他悔青了肠子,早知道再次出现的屠伦会是如此凶残,他说什么也愿亲自面对这个怪物。

    只是现在,现在后悔,已然无用。

    嗤拉!

    再一根血刺,被血淋淋的拔了出来,杀意正浓的屠伦,直接当作垃圾一样,仍在一旁。

    那里,已经密密麻麻的堆砌了几十根带血的尖刺。

    “这一根,为你作恶多端,罪该万死!”

    嗤拉!

    又一根血刺,连带着丝丝血(肉rou),被屠伦给生生的拔了出来。

    “这一根,为了我的黑(殿diàn)弟兄,能够再次重聚!”

    嗤拉!

    “这一根,算是提前庆祝一下,你们虫族将要灭亡!”

    这一幕,让人头皮发麻。

    府主杀猪般的惨叫,不绝于耳,越到后面越是凄厉,就这样响彻在整个城主府内。

    一根又一根的血刺被屠伦拔出,一股又一股的鲜血不断的府主(身shēn)上飙溅。

    府主(身shēn)上的血刺,越来越少,而地面上流淌的鲜血,却是越来越多。

    足足五分钟之后。

    当最后一根血刺,被屠伦生生拔出后,府主整个人瘫倒在地,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模样,已然成了一个垂死的血人。

    他无力的趴在地面上,脖颈,后背,大腿等地方,一个个血洞正流淌着缕缕鲜血。

    血(肉rou)模糊。

    “啊疼!”

    府主的声音,就如同他此刻的(身shēn)体一样,颤抖不止,他的眼眸中,泛着无尽的恐惧。

    犹如刚刚经历了一场,极为恐怖的刑罚一般。

    恐惧!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绝对不会再托大自己,去硬撼屠伦这个该死的怪物。

    他怕了!

    他从未见过如此凶残狠辣之人。

    “屠伦将军我错了,你放我走吧!”

    府主怕死,即便他现在已经被屠伦给生生的废掉,但是依旧不想这么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