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97章 只要宁前辈能够出现!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府主满脸乞求的看着屠伦,只希望能够得到一条生路。

    这一幕,不仅是黑(殿diàn)等人,就连在外围观的所有武者,一个个也都愕然不已,仿若做梦。

    半个小时之前。

    这位府主大人,还是这座城市的主宰,但是现在,他手下的虫族士兵,全军覆没。

    他自己更是重伤被废,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低声乞求着对方饶命。

    这巨大的反差,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而众人在惊愕屠伦战斗力的同时,更加骇然的是,虫族总部的态度!

    他们总部,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更不要说派出强者来镇压屠伦!

    没有收到这边的消息?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一时间在这里围观的各族武者,一个个满脸疑惑的相互对视着,各自揣摩着虫族的用意。

    而那些被破归伏虫族的武者们,也都心思活泛起来,眼眸中的犹豫闪过一抹坚定,只不过被他们很好的隐藏下来。

    他们不是没有脑子的傻子,现在公开表明态度,那无疑将自己投于火坑之中。

    静观其变!

    最起码,他们要等到明(日ri)宁天林现(身shēn)虫族,那时的黑(殿diàn),才有了和虫族抗衡的真正实力。

    虽说锦上添花比不上雪中送炭,但是,有时候一个态度,也是极为重要的。

    就在这时。

    “我没听错吧,你说,让我饶了你?”

    听到府主那一道道求饶声,屠伦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森然的弧度。

    “我能饶你,那些被你虐待的黑(殿diàn)弟兄,岂能就这么饶了你?”

    “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说完,屠伦连看都不看府主一眼,大脚向上抬起,对着府主的脑袋,狠狠落下。

    “不要!”

    府主的声音惊恐绝望,只是,他最后的嘶吼声还未完全落下,整颗脑袋,就被生生的踩爆了。

    死了!

    虫族手下掌管一城的府主,此刻,仿佛一条爬虫一般,被屠伦给生生的踩爆了。

    这种视觉上的震撼,让所有的黑(殿diàn)弟子,在心中对屠伦的敬畏达到了极点。

    也让各族的武者们,对黑(殿diàn)的战斗力有了新一番的认识,复活之后的屠伦变强了,那其它人了,又是谁帮他们做到这些的?

    不排除这些可能,他们一个个都是细思及恐,不经意间,额头尽数浮现出丝丝冷汗。

    而此刻的屠伦,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些,他的双目直勾勾的望着虫族总部的方向,目光森然(阴y)冷。

    “明(日ri),血债血偿!”

    屠伦现(身shēn),虫族疆域,边角一城被灭。

    夜晚虽已降临,但依旧抵挡不住这条消息传播的速度,宇宙各族势力,都在等待,等待着虫族的反应。

    虫族,嗑幽图府,正堂之内,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听完一名手下的汇报,厅内的虫族战将,一个个面色都(阴y)沉到了极点。

    “这个混蛋,简直就是在找死!”

    一名虫族战将怒火滔天,一巴掌将茶几拍成了木屑,他的眼皮狂跳,眼眸之中,泛着无边的杀机。

    “这个该死的屠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敢在我虫族疆域打开杀戒,此仇必报!”

    说完,这名脾气暴躁的战将,大手一挥。

    “召集护卫,随我现在出发,当场灭杀屠伦小儿,以正我虫族威名!”

    听到这话,旁边的虫族侍卫浑(身shēn)一颤,当下便(欲yu)出去传达战令。

    只是,就在这时。

    “等一下。”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仿佛蕴含了无边的威压,让正堂内的所有人,浑(身shēn)一颤。

    紧接着,一条比所有人都要魁梧的虫子,缓缓的走了出来,看到此人,所有战将和侍卫,纷纷躬(身shēn)。

    “嗑幽大人!”

    这人,便是虫族族人手下的第一人,战斗力达到宇宙之主的嗑幽图大人。

    哒哒哒!

    他每一步落下,所有人都感觉不由自主的浑(身shēn)颤栗,仿佛忍不住要跪伏一般。

    此刻,看到嗑幽图,刚刚那名愤怒的战将,赶紧先前一步,躬(身shēn)说道。

    “嗑幽图大人,我们虫族现在如(日ri)中天,怎么能容忍屠伦那个小儿,如此猖獗。”

    “尤其他那嚣张行为,被其它种族武者看在眼里,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

    “请嗑幽大人下令,让我率队连夜出征,灭杀此子。”

    看到这一幕,其他的虫族战将和那些心腹侍卫,也都齐齐躬(身shēn)一拜。

    “请嗑幽大人下令!”

    “请嗑幽大人下令!”

    杀机四溢的声音,响彻不断,而听到这话,嗑幽图的嘴角,泛出一抹狞笑。

    “急什么急?早就有附近的府主请求出战了,只是,我没有同意罢了。”

    什么!

    嗑幽图的话,让正堂之内,所有的虫族族人,尽数一愣,他们,根本就明白嗑幽图的意思。

    “在我收到屠伦现(身shēn)的消息后,便亲自下令,让各处强者按兵不动。”

    嗑幽图的眼眸之中,森然(阴y)冷,令人心颤。

    “我是要让屠伦,踏灭我族士兵。”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各族武者的反应中知道,哪些人是真的忠心虫族,那些人是假意臣服的。”

    听都这话,正堂之内,所有虫族人似有所悟,这还不止,紧接着,嗑幽图接着说道。

    “虫族,最不缺的,便是族人了,死了一批,很快就会有下一批补上来的。”

    “区区一个屠伦我还不看在眼里,他只不过是一道开胃菜罢了,他(身shēn)后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凝聚了所有力量,将屠伦背后的人彻底灭杀,才算是真正的解除隐患。”

    “快了,明(日ri)过后,宇宙,绝对是我们虫族的宇宙,但是那些试图反抗我们的武者们,全部都要死!”

    轰!

    嗑幽图的话语落下,此地所有人,尽数明白了,他们这才知道,为什么嗑幽大人毫不担心。

    确实,现在分出力量去击杀屠伦,还不如凝聚虫族的所有强者,这这里,让屠伦等人死无葬(身shēn)之地。

    最主要的是,可以断定出各族武者是否真的臣服虫族,为(日ri)后省去不少的麻烦。

    明(日ri),屠伦等人必来,这里是虫族的大本营,又有族长亲自压制,对那些冒犯之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必死之局。

    这一刻,众人对嗑幽大人的隐忍能力,佩服到了极点,同样,也都胆寒到了极点。

    嗑幽图为了不打乱之前的部署,竟然不顾虫族族人的(性xg)命,对同族的这种心狠手辣,让所有人胆寒至及。

    而对于众人眼眸深处的畏惧,嗑幽图毫不放在心上,他的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大厅之外,嘴角浮现出一抹凶残到极点的狞笑。

    “我们虫族,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怕你们这些胆小鼠辈,不敢来!”

    “吩咐下去,从现在开始,虫族进入最高警戒状态,静待明(日ri)降临。”

    “遵命!”

    “遵命!”

    听到嗑幽图话中(阴y)冷的杀意,众人浑(身shēn)一颤,连忙应道,紧接着,在嗑幽图的挥手中,迅速鱼贯涌出大厅。

    随着众人的退出,大(殿diàn)之内,再度变得寂静无声。

    “啧啧,嗑幽图,你们的族长大人,对你可是有着很大的期待,你,应该不会让我们失望吧?”

    寂静持续了很久,大厅的(阴y)影处,一团黑雾突然诡异涌现,紧接着,盘旋在大厅之中,怪笑声从中传出。

    嗑幽图脸皮抖了抖,眼中掠过一抹狞色,森然道。

    “怎么会?”

    “一群不自量力的东西而已,我要想杀他们,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等我将他们擒住,定会让他们试试生不如死的感觉。”

    “好,很好,据我所知,明(日ri)会有不少的地球余孽现(身shēn),也免得我们再去四处寻找了。”

    黑雾涌动,声音再度响起

    “还有一件事必须要注意,就是那宁天林迟迟未现(身shēn),这是明(日ri)最大的变数。”

    “一旦他出现在虫族,便交予我们对付,你们只管对付对球余孽即可。”

    嗑幽图缓缓的点了点头,一想到族长与这黑雾背后的势力,顿时就安心不少。

    紧接着,他脸庞上再度浮现出一抹狰狞,(阴y)森森的说道。

    “你就放心吧,我会把那些地球余孽,全部一一重创,然后再交给你处置的。”

    听到这森然嗜血的话语,黑雾顿了顿后,再次开口道。

    “希望你说话算话吧!”

    “不过,我要提前提醒你一下,最好不要轻敌了,否则,到时候你们虫族的下场,会格外的凄惨。”

    黑雾微微涌动,再度传出一声怪笑后,紧接着便是诡异的缓缓消失在大厅之内。

    仅留下一脸冷笑与狰狞的嗑幽图。

    这一夜,不仅仅是虫族,注定了是所有武者的难眠之夜。

    虫族疆域之内,有着几股势力在连夜暗自调动汇聚着,虽然做的很是隐蔽,但还被一些有心人发现了蛛丝马迹。

    因此,也令得无数武者有种风雨(欲yu)来的感觉,一些心思敏捷之辈,再一联想到,屠伦刚刚的公开屠杀,倒是很快就猜测到了什么。

    不过这种(情qg)况事关重大,大家虽然心知肚明,但仍至于大部分武者都是闭口不谈,生怕招惹横祸。

    然而,让得众人疑惑的,却是当几股势力在暗中集结,那虫族的大本营,却依然是一片平静。

    似乎屠伦的血腥屠杀,以及正在暗中酝酿的那股狂风暴雨,与他们并没有丝毫关系一般。

    一间规模不大的酒店内。

    “苏族长,我族精锐士兵,已经被分散布置在了虫族的大本营之外,只要明(日ri)大战一起,便将会全部出动。”

    “除了这些之外,您邀请到的几位强者,也都已经在今夜之前到位。”

    泛黄的灯光下,八尾男狐面色凝重,对着九尾天狐苏菲低声汇报着。

    “嗯。”

    苏菲微微的点了点头,在这种时刻,这位上古地球存活下来的强者,也是略显得有些忐忑。

    这一次,他们狐之一族是全族出动,只要稍出点差错,就会全族覆灭。

    “你说,我们这次的胜算,可有多少?”

    片刻后,族长苏菲终于缓缓的出声问道。

    “族长,您不必多虑,虽然我们的实力比虫族弱,但是黑(殿diàn)的屠伦已经现(身shēn),那宁前辈明(日ri)肯定会到。”

    “只要宁前辈出现,和虫族的这场大战,必然会是我们这一方胜利的。”

    八尾男狐笑着说道,只不过,那略有些勉强的笑容,也是暴露了她心中的忐忑。

    明(日ri),宁天林会不会出现在虫族,这对他们来说,真的是一个未知数。

    “哎,希望吧,这一次,只要能将虫族开拔地球的野心彻底毁灭,就算搭上整个狐族,也是值得的。”

    吼族的暂住地。

    “族长,族中士兵已经全部安排妥当,只等明(日ri)一声令下,便可从几处地方汇合,和虫族大军展开生死大战!”

    大厅中,一位吼族将领望着那站于窗前负手而立的女子,低声禀告着。

    听得属下的声音,伯雯也是转过(身shēn)来,笑着点了点头,紧接着,面色凝重起来。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就看这场大战,天林哥哥会不会现(身shēn)了。”

    八尾男狐默默点了点头,与虫族的这场大战,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与冒险了。

    这种级别的血战,一旦一方落败,那么便是将会陷入万劫不复,那种结局,可不是寻常的对阵厮杀,儿戏不得。

    伯雯的美眸再次扫向窗外,望着地球的方向,微微一笑,她相信为了地球的生死存亡,天林哥哥一定会现(身shēn)的。

    哗啦!

    当天际第一缕晨辉突破云层的束缚,投(射shè)在虫族无边的疆域时,空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街道之上,便是开始出现了不少的人群。

    端坐在座椅上的屠伦,猛然睁开了凌厉的双眼,随后(身shēn)形一颤,便是诡异的消失了。

    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的房间前方,原本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院落,正鸦雀无声的站着数百道黑衣武者。

    他们(身shēn)上,一股股浓郁的血腥气味缭绕在一起,胆小之人光是看上一眼,便是有种胆寒的感觉。

    在这些黑衣人之中,有黑(殿diàn)明部的时利丽,暗部的桑鸣,而更多的是用蛆甲虫凝聚(肉rou)(身shēn)的黑(殿diàn)弟子。

    他们一个个都是安静而立,肃杀之气在他们周(身shēn)蔓延而出,一股压抑的气息,将这里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