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98章 等师尊!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各位,你们可都准备好了吗?”

    安静的氛围,突然被一道决然赴死的声音打破,紧接着,一道黑衣人影突然闪现至众人的前方,冲着下方众人说道。

    “此去虫族总部,定是凶多吉少,可谓十死无生,你们可愿意随我一起,为门主泼洒出一腔(热rè)血!”

    轰!

    十死无生!

    屠伦这次,就没有想过能够活着回来,要么是虫族灭亡,要么就是他屠伦战死。

    两者,不死不休,只有一个能够活到最后!

    噗通!

    听到这话,数百道黑衣人齐刷刷的一声,全部单膝整齐跪地,虽未出声,可是这一跪,却足以表明众人赴死的决心!

    “愿意,誓死追随宁门主!”

    “愿意,誓死追随宁门主!”

    “我等愿意,为宁门主而战,虽死犹荣!”

    他们一个个在心中嘶声怒吼着,那种陡然散发出来的气势,令得这里的温度,瞬间降低不少。

    肃杀之气,尽数蔓延!

    “嗯,很好!”

    见状,屠伦满意的一笑,寒芒闪烁的眼眸之中,逐渐涌上丝丝的炙(热rè)。

    “虫族,今(日ri),便是与你一决生死之时!”

    澎湃的战意,在屠伦的感染下疯狂的肆虐着,越来越浓,与森冷的肃杀之气,形成了一股悲壮的氛围!

    就在这时,五指悄然紧握的屠伦,(身shēn)体微微一晃,便率先消失不见,仅留下一道呼啸而过的破空之声。

    紧接着,在屠伦之后,虫族疆域内的几处方位,也是相互应的陡然响起几道呼啸声。

    “屠伦将军,黑(殿diàn)第二分队,集合完毕,誓死追随!”

    “屠伦将军,黑(殿diàn)第三分队,愿意死战到底,绝不退缩!”

    听着那从各处响起的呼啸之声,再次现(身shēn)的屠伦,目视虫族总部的方向,浑(身shēn)上下的战意缓缓收敛起来。

    “现在,就等师尊现(身shēn)了!”

    虫族战贴约定之(日ri)就在今(日ri),此刻的虫族总部,绝对是亿万年间最为(热rè)闹的一天。

    虫族的族旗,插便了总部各处区域,咧咧炸响的声音,给虫族平添一股肃杀之气。

    而悬挂在总部走廊,建筑,林木上的各色彩带,颜色却是异常的艳丽显眼,给人一种喜庆的感觉。

    这两者犹如一件件饰品一样,装饰点缀着整个虫族总部,但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那喜庆(热rè)闹之下的肃杀之气,是多么的真实强烈。

    这怪异的氛围,笼着着每一个前来虫族的各族使者。

    虫族战帖之上要办的三件事,每一件对于虫族来说,都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qg)。

    第一件事,虫族要制霸宇宙,哪个种族不服,就当场斩杀!

    第二件事和第三件事,则就是找出宁天林和地球,率各族士兵开拔地球!

    只有做到这些,虫族在宇宙中的地位,才有可能达到当年上古地球的高度。

    否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们妄想的状态,如海市蜃楼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覆灭!

    哗啦!

    各族使者在族人的簇拥下,一个个在入口登记进入,而在这种(热rè)闹恭贺之下,这些人却没敢丝毫的大意。

    他们可是清楚的记得,那黑(殿diàn)将领屠伦,昨夜在虫族疆域制造的血腥一幕。

    不过,仍有一些真心归顺虫族的势力头目,在进入虫族之后,就被眼前喜庆的景色给吸引住了。

    他们更是不自觉的,将昨夜所发生的风风雨雨给尽数遗忘,在他们看来,以虫族如今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为惧。

    就算那个宁天林真的率领黑(殿diàn)众人降临,对于这个偌大的虫族来说,依旧是没有太大的威胁。

    这种信心的由来,便是因为他们知道,虫族是这亿万年中一直都是至强种族,而宁天林不过是一个新奇之秀罢了。

    在虫族之外宁天林或许是有些手段的,可是在这虫族总部内,宁天林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一己之力,硬撼整个虫族?

    难,实在是太难了!

    整个人族,用了亿万的时间,都没有和虫族分出高下,更不要说让虫族覆灭了。

    现在,还不知道在哪的宁天林,同样做不到!

    就这样,各种(热rè)闹恭贺的声音,从一大清早,便是响彻了整个虫族总部。

    而随着天际耀(日ri)的缓缓攀升,那股(热rè)闹之声也是越加的浓郁。

    此刻,虫族的一处大(殿diàn)之内,唯有两人作于其中,而此二人,皆是在虫族拥有莫大的威望。

    那位于大厅之内主座之上的,自然便是虫族的一族之长,而其靠下处,则是族长之下的第一人,今(日ri)会场的主持者,嗑幽图!

    “呵呵,嗑幽图,只要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之中,你的位置还会再向前跨出一步,成为虫族第一人,真正的一族之长!”

    听得外面传来的阵阵喜庆道贺声,虫族族长对着嗑幽图笑着承诺道。

    听到这话,嗑幽图心头一喜,但面色未有丝毫的表露,连忙摆了摆手。

    “族长,为虫族办事本就是我应该做的,而族长您如今正是强盛时期,还能再在这个位置坐上数亿年。”

    虫族族长一笑,干瘪的手指轻轻点在桌面上,目标瞥了一眼外面,淡笑着。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不仅是地球余孽,宁天林那小子今(日ri)也会降临,这个开场可一定要做好了。”

    双眸中浓浓的凶狠之色一闪而过,稍作沉吟之后,嗑幽图(阴y)森的说道。

    “族长大人您就放心吧,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一定会让那些人按捺不住,主动跳出来的。”

    “呵呵,你的手段我还是知道的,要是这点事都办不好的话,那的确就太让我失望而来。”

    听到族长的夸赞,嗑幽图面色亢奋,接着话音一转,嘴角泛起一抹狞笑。

    “族长,虽然我已经做了妥善的安排,但是,宁天林那个小子是个变数,到时候,还希望您亲自出手将其击杀!”

    虫族族长微微点了点头,苍浊的眼眸之中闪过一抹寒芒。

    “那是自然,只有宁天林那小子有胆出现,我不但会从他的(身shēn)上找出地球的位置,而且还要用他的鲜血,去给我虫族祭旗!”

    “既然如此,那我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族长大人,今(日ri)事多,我就先下去安排了!”

    见到族长点头后,嗑幽图便是起(身shēn)缓缓退了出去,在出门的那一霎那,他的面色也是瞬间凶残起来。

    目送着嗑幽图离开的(身shēn)影,虫族族长脸上的笑意也是逐渐的收敛起来,老眼微眯,淡淡的冷芒闪掠而过。

    嘎吱!

    在嗑幽图离开之后不久,敞开的大(殿diàn)大门,突然毫无预兆的缓缓闭住,

    一团诡异的黑雾从大(殿diàn)中(阴y)暗中飘((荡dàng)dàng)而出,最后一道怪笑从中传出。

    “啧啧,这嗑幽图天赋不错,又对虫族衷心耿耿,你就这样把他抛出台面,真是可惜呀。”

    “有吗?那嗑幽图一直野心不小,这一次,便先让他先地球一方大战一番,我们也好看出地球余孽的战斗力如何。”

    “若是胜,族长之位自然就是他的,若要败了,我们出场前也好做个准备,何乐而不为?”

    虫族族长冷笑道,在他看来,这是最为合理的安排方式。

    “这样也好,不过这一次,一定要将地球余孽给全部擒住,好找出地球的坐标位置!”

    “要是出了差错,后果可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听着对方说话的语气,虫族族长不由得眉头一皱,但一想到地球位置的重要(性xg),也就释然了。

    “呦,怎么?你还不服气了?”

    “你可别忘了,我家主子能将你的战斗力提升到宇宙之主九段,那同样也能把你给废掉。”

    “你现在的一切,可都是我家主子赐予的,若是他老人家不高兴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似乎是察觉到虫族族长的不悦,那黑雾中顿时传出一阵(阴y)厉的怪笑声。

    听到这毫不掩饰的嘲讽话语,虫族族长微微一愣,紧接着,干声赔笑着。

    “主人对我有大恩,我自然是不会忘记的,等事成之后,还望你再主人面前,多夸赞两句。”

    也不管虫族族长这话里,究竟有多少虚伪之意,那团黑雾怪声冷笑道。

    “啧啧,不愧是上古强者,还算是识时务,不枉我家主人对你的大力栽培。”

    “今(日ri),你虫族可有着不小的麻烦,还得多注意一点,可别(阴y)沟里翻船了。”

    “多谢提醒,这点,我自然会做好安排。”

    虫族族长望着那团黑雾,陪着笑脸说道。

    “既然如此,那今(日ri),我便等着看一场好戏,希望你们虫族,可别太让我太失望了。”

    黑雾一阵涌动,紧接着逐渐变得虚幻起来,片刻之后,便是完全消散在了大(殿diàn)之内。

    望着那团消散一空的黑雾,虫族族长面皮抖了抖,苍浊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凶狠。

    随着天际的耀(日ri)逐渐升高,整个虫族的(热rè)闹,也终于是达到了巅峰,无数道贺声汇聚在一起,飘((荡dàng)dàng)在虫族上空。

    庞大的广场上,早就已经被各种精美的装饰布置起来,(身shēn)着统一服侍的虫族精锐,充斥着眼帘。

    在广场的中央,有着早已搭建好的庞大站台,那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红地毯,红的妖异嗜血。

    而在战台之上,嗑幽图高坐在首位,此刻的他,正满脸带笑的与周围前来的恭贺的各族使者谈笑。

    在战台之下,东西南北四个入场口,黑(殿diàn)一名名被俘的战将,全部聚集在此地。

    一道又一道铁骨铮铮的(身shēn)影,笔直的站立在那里,足足有数百人之多。

    每一个黑(殿diàn)战俘的(身shēn)上,都布满了狰狞的伤口,都戴着精铁打造出的手铐脚镣。

    叮叮当当!

    他们被分成四个阵营,东西南北首位站立的,分别是黑(殿diàn)的四位将领。

    而每一名战将的(身shēn)后,都有着足足有近百道,体形精悍的黑(殿diàn)士兵。

    战台四周布置着一层层的座椅,此刻,正密密麻麻的坐着各族使者。

    “各位!”

    当耀(日ri)攀升至天际正中时,一道如洪钟一般的声音,终于是在无比喧闹的广场上响起。

    哗啦!

    那道声音仿佛自带威压一般,让得原本喧嚣不绝的广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唰!

    一道道目光顺着声音的发声之处望去,然后便瞧得,虫族族长之下第一人嗑幽图端坐诸位,他嘴角正泛着浓浓的凶残笑意。

    “今(日ri),各族使者们能够跨越星空,来到我们虫族,是虫族的荣幸。”

    说话的同时,嗑幽图的目光从周围的座位席上,快速的一扫而过。

    “大家都知道,自地球武者宁天林出现之后,稳定了亿万年的宇宙开始变得风起云涌!”

    “尤其是黑(殿diàn)几路大军同时出征,宇宙各个星球战火四起,生灵涂炭!”

    “最后变得一发不可收,魔灵王屠戮宇宙武者,还是我们虫族强者出手,并将其制服!”

    说到这里,嗑幽图故意顿了顿,再次看了一眼各族武者后,一脸自得的神色。

    “现在,也只有我们虫族,是宇宙中的最强种族,有能力保护大家,给大家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

    “但是在此之前,我们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毁灭宁天林的母星,地球!”

    被能量包裹的声音,清晰无误的传进每一名使者的耳中,他们中大多数人心绪复杂。

    老牌强族虫族,地球武者宁天林,两者的关系势如水火,已然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

    他们这些人,连两者间博弈的一些旗子算不上,最多也只是炮灰而已!

    就在这时,嗑幽图的声音再次了来过来,这次却是泛着浓浓的亢奋与凶残。

    “好了,话不多说,虫族作为最强种族,开场自然不能寒碜了,下面请大家欣赏第一场节目!”

    节目?

    听到这两个字,各族使者的脸上,尽数泛出浓浓的不解,这些,他们提前可真不知道。

    不过,嗑幽图显然不打算理会众人的感受,继续着刚才的话题说道。

    “大家可以看到,东西南北四个入口处,都有着数百名武者,而他们的真实(身shēn)份,就是黑(殿diàn)的残兵败将!”

    “今天,他们将不再是战友关系,而是浴血厮杀的死敌,胜者可活下来,败者必须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