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10章 百死棋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而这还不止。

    中年男子乘胜追击。

    一记恐怖的掌刀,对着他劈头斩下。

    轰!

    死亡降临!

    滔天的死亡气息,将地球将领死死笼罩。

    “要死了吗?”

    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解脱之色。

    他不怕死!

    死亡,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解脱。

    只是,他不甘心,竟然死在一名叛徒的手上!

    “弟兄们,我来了!”

    缓缓的闭上眼睛,一颗颗血泪,顺着这名地球将领的眼角,滴落下来。

    紧接着,一股恐怖无比的毁灭之力,顺着他的身躯之内,蔓延开来。

    在这时。

    中年男子的掌刀,刚要劈落下来,当他感应到这股毁灭之力时,面色聚变。

    “该死的,他要自爆!”

    恐怖!

    中年男子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威胁,虽然对方仅是宇宙之主一段,但是,自爆所产生的毁灭力,也不能是他所能承受的了的。

    后果不敢想象,就算不死,也必遭重创,这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

    “仆王盾!”

    几乎丝毫犹豫,中间男子将掌刀一收,同时,腰间的一枚古朴令牌,瞬间被他祭出。

    哗啦!

    布满奇异符文的令牌,极速扩大,顷刻间便化作一道能量罩,将他给死死的护住。

    仆王盾,上古第一人亲手凝练而成,一旦祭出,就算是宇宙之主的自爆能量,也都能扛住。

    坚硬无比!

    咻咻咻!

    能量罩上面的丝丝流光,犹如一条条游龙一般,沿着特定的路线,越窜越快。

    而这电石火光间所发生的一幕,被下方的宁天林尽收眼底。

    “是他?”

    这中年男子的面貌他不并认得,但是对方刚刚所祭出的那枚令牌,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这枚令牌,正是他在蛆窟之内,所发现的那令牌!

    无论是上面刻下的诡异符文,还是极为显眼的“仆”字,都是一模一样!

    而此时,正处在感悟之境内的宁天林,却接收到一道由阵法转化来的声音。

    “快,拿回那枚令牌!”

    嗯?

    这句突然在宁天林耳旁边,响彻而起的声音,让站在原地的他猛然一愣。

    这声音,和他刚开始破解百死棋时一样。

    只是。

    “拿回?”

    开什么玩笑!

    且不说,他手中就已经有这枚带有仆字的令牌,就是在这幻境之中,他也不能做到呀。

    该怎么拿?如何能拿!

    以虚夺实?

    怎么可能。

    此刻,像是为了印证那枚令牌就在自己手中一般,宁天林不由得用手摸了一把。

    如假包换,真实存在,只是很快,宁天林就发现了不同。

    他手中的这枚令牌没仿若死物一般,根本就没有什么玄奥的能量波动。

    而那名中年男子的那一枚,却不是!

    嘶!

    难道?

    宁天林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这布置出百死棋的那名恐怖大拿,也就是刚刚那道声音的主人。

    在布置出禁制的同时,就已经将令牌的真正的玄奥,给一同封印在了里面。

    现在,在宁天林手中的这枚,只不过质地特殊的空壳子罢了,就仿佛遥控没有电池,人没有灵魂。

    空架子一个,没有卵用!

    不容宁天林过多去想,轰的一声,一个印有巨大“仆”字的能量罩,凝聚而成!

    “啧啧!”

    护在能量罩内的中年男子,嘴角之上的惊慌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凶残的狞笑。

    “这么好的一具血食,就这么炸裂了,可真是可惜了。”

    就好像,那名地球将领的血肉,远比他的性命,更加的有利用价值。

    “好浓郁的能量。”

    看着这一幕,宁天林已经猜出,这煞费苦心布置出来的百死棋,为的,就是那枚令牌。

    只是。

    “艹,该怎么拿回来!”

    宁天林嘴角一抽,刚刚的那道声音只是说拿回来,却没有说怎么拿。

    这就好像,让他将画中的物品给取出来一般,这让他一时无从下手。

    他现在只是在感悟之境内,这里的一切,都是他感悟出来的幻境,不真实存在的。

    此时,各种阵法一途的玄奥符文,在宁天林的脑海之中,飞速的翻转着。

    他需要更进一步。

    而就在这时。

    轰!

    震天彻地的翁鸣之声响彻,一股充斥着毁天灭地的冲击波,仿佛浪潮一般,在天空中蔓延开来。

    地球将领自爆!

    噗噗噗!

    除了那名中年男子外,一名名没有来得及逃离的黑袍人,在自爆的能量下,被生生炸成一团团血雾。

    十个!

    百个!

    千个!

    眨眼之间,数千黑袍人被生生轰爆!

    他们整个人如遭雷击,被狠狠的轰飞出去,这一刻,他们的身上都是血淋淋的一片,四肢断裂,皮肉外翻。

    浓郁滔天血雾,将整个天际都染成了血红色,剩余活下来的黑袍人在哀嚎着。

    凄厉无比。

    他们血肉模糊一片,就连森白的骨骼,都被炸裂开来了,那片磅礴的剧痛,疼的他们浑身颤栗不止。

    颗颗斗大的汗珠,顺着额头不断的流淌下来。

    即便是躲在能量罩内的中年男子,刚刚也都感觉到一阵爆响,就连能量罩也都颤了一颤。

    “好险,幸亏有仆王盾,这个不要命的疯子,差点就将我给重创了。”

    中年男子只感觉,在宇宙之主的自爆下,他能够完好无损,实在是太幸运了。

    而对于那些,已经被当场炸死的黑袍人,他则是没有多余的怜悯之心。

    炮灰而已!

    只不过,数万黑袍大军,为了屠灭数百地球战将,最后仅剩下不到一半的人数,确实是有些惨烈了。

    这一战,地球战将的疯狂程度,简直令他发指,不过,他们的下场也是悲壮到了极点。

    真是活该!

    “哈哈哈!”

    中年男子疯狂的大笑声响彻而起。

    “胜了!”

    “地球战将全军覆没!”

    而在他的身后,侥幸存活下来的四千余名黑袍人,全部都振臂嘶吼。

    “地球必败!”

    “地球必败!”

    “地球必败!”

    “”

    这震天的嘶吼声,让中年男子嘴角那么凶残的笑意,越发的浓烈。

    只是,就在这时。

    轰!

    一道道玄异波动的法则之力,从宁天林的浑身上下,瞬间迸射而出。

    “这这是改造之境。”

    我艹!

    就连宁天林自己,也都忍不住差点爆了粗口。

    “竟然成功了!”

    禁制一途,先是进行参悟,而后得悟之后就是感悟,最后也就是最难的一步,是改造!

    而就在刚刚,宁天林已经将百死棋的荒古法则,经过多次运转后,终于踏入了改造之境。

    也就是说,宁天林可以将百死棋的禁制,按照他的意愿重新塑造,虚实之间,二者随意转变。

    他就是这的王!

    嗯?

    “还有人!”

    下方的宁天林,突然涌现而出的能量波动,让得中年男子猛然一惊。

    正在他惊骇之际。

    唰!

    一股滔天的戟茫,从下方猛劈而上,这狂暴的一戟,仿佛来自地狱一般。

    恐怖至极!

    整个空间,被生生的劈碎,留下一道道虚无沟壑。

    噗噗噗!

    眨眼之间,足足数千名黑袍人,被这道几乎遮天的戟茫,给生生的震碎。

    轰!

    这仅仅只是,一戟之威而已!

    这一幕,让中年男子以及残余的黑袍人,骇然欲死!

    “是谁!”

    “到底是谁!”

    他们无法想法,究竟是什么恐怖的存在,才能一戟劈杀数千名强者。

    这简直不敢想象。

    尤其恐怖的是,这人,到底是何时出现,甚至何时出手,他们都不知道!

    他,好像就是一直站在那里一般!

    哒哒哒!

    目光紧望。

    众人看到,那道戟茫消散之后,一名手持利戟的年轻的男子,缓缓的走了出来。

    他清秀的面容,此刻却阴沉似水,最重要的是,他黑发黑瞳,是地球人的样貌!

    死死的盯着飘落至下方的一片片血雾,一道森然阴冷,仿若地狱般的声音,从那年轻人口中传出。

    “你们真是该死,血债就要用鲜血来还!”

    嗡!

    随着这道森然的声音落下,让所有黑袍人不可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唰唰唰!

    天空之中,那些飘散在各处的血肉,一缕缕的开始重新凝聚在一起。

    一道!

    五道!

    十道!

    百道!

    眨眼之间,足足百道地球战将的血肉,被生生的凝聚出来!

    这些人无论是样貌还是气息,竟然都是刚刚死去的那些地球战将,一模一样。

    无论是那些被斩杀掉的,还是自己自爆的,全部都逐一的再现出来。

    复活!

    这

    “怎么可能!”

    中年男子只感觉头皮炸裂。

    这些地球战将,已经全部阵亡,肉身已碎,怎么可能再一次的重生!

    这,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是,这些对于进入改造之境的宁天林来说,只是脑海中闪动的一个念想罢了。

    不过,这些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紧接着,在所有人骇然欲绝的目光之中。

    宁天林对着数百名地球战将,大手一挥。

    嗤拉!

    嗤拉!

    一道道宛如豆子炸裂的音暴之声,从他们每一个的身上,响彻而起。

    而后,一股股节节攀升的气势,在每一名地球战将的身上,弥漫而出。

    “成!”

    随着青年男子的一声暴喝。

    那百名地球战将的战斗力,在原来的基础上全部飙升,成为清一色的宇宙之主!

    而这些被复活过来的这些地球战将,刚刚还泛着迷茫的眼神,瞬间充斥着浓浓的震撼!

    精气涌动,亢奋至及的他们,只感觉浑身的力气爆棚,需要狠狠的发泄一番。

    然而,这还不止。

    宁天林在他们的识海之中,将地球以及宇宙的现状,以幻灯片的形式快速闪过一便。

    之后,他们一个个浑身剧颤!

    “地球,即将制霸宇宙!”

    “这年轻人是地球的后人!”

    百名地球战将,简直不敢相信宁天林让他们看到的一幕幕场景。

    直到最后,一个个喜极而泣。

    地球不灭,已然复苏!

    呼啦啦!

    只跪天,跪地的百名地球战将,对着宁天林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

    在他们心中,这般大礼,那叫宁天林的年轻人,承受的起!

    “谢谢你,地球的后人!”

    轰!

    这声音,这动作,仿佛一道炸雷,让中年男子以及那些仅存的黑袍人,全部都懵了。

    地球的后人?

    地球?后人?

    还集体鞠躬!

    这是什么情况!

    莫不是都疯了不成!

    而真正让他们感到头皮炸裂的是,被复活过来后的地球战将,竟然全部飙升。

    只有中年男子知道,此刻,站在他们对面的,是清一色的宇宙之主!

    骇然至及!

    只是。

    宁天林没有在意对面众人的懵比和震撼。

    上古地球的那百名战将,拼死血战,作为地球的后人,他应该告诉他们那些。

    即便是在百死棋之中,宁天林也想尽可能的让他们过的好上一些,哪怕只是高兴这么一瞬间,也是值得的。

    哒!

    目光一转,宁天林缓缓踏前一步,向着那名中年男子走去,他手掌一翻,多了一枚令牌。

    “说,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这!

    中年男子简直无法相信,自己身上的的令牌,怎么会悄无声息的跑到对方手中。

    在近距离感受到宁天林恐怖的气息后,他更是眼皮狂跳不止。

    殊不知,这百死棋中,宁天林就是真正的王,想要做的事情,一个念想即可。

    只是,在他还未开口之际。

    轰!

    他的识海瞬间诡异的波动起来,一股股神识能量,向着宁天林的眉心传来过去。

    “原来如此!”

    目光盯着中年男子,宁天林仿佛就在看一个死人。

    “你背叛上古第一人,企图将他们投入幽冥大渊之内,可真是该死呀!”

    话语,恐怖,瘆人。

    咕嘟!

    识海莫名被读,中年男子一阵心惊肉跳。

    显然,这年轻人也也已经知道了,那道被拿走的令牌,可以将幽冥大渊与外界连通!

    “死,一定要让他死!”

    这一刻,恼羞成怒的中年男子,一双眼眸之中,对宁天林的杀机滔天不绝。

    然而,地球一方的杀机却是更盛!

    “杀!”

    “杀!”

    “杀!”

    百名战将,齐齐震天嘶喊。

    “该死的!”

    中年男子当下顾不得其它,身形一闪,一击毁天灭地的铁拳,对这宁天林轰然砸下。

    咔咔咔!

    宁天林周围的空间在那记铁拳之下,仿佛玻璃一般,寸寸碎裂,一股死亡的气息,对着他笼罩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