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12章 我们等着您的复出(八千字大章)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显然,是怕引起这位渣大人的怒火,然而,他的这一句刚刚话落下。

    唰!

    整个酒店的温度,瞬间降至到了冰点。

    “你说什么?和他在沟通?”

    “沟通个屁!”

    渣大人的嘴角,浮现出浓浓的森然和凶残。

    这里是他的地盘,身后是他的弟兄,他要坐属于自己的位置,还需要和别人沟通。

    简直就是笑话!

    直接拖出去一顿打就是了。

    当下,一脸怒气的渣大人率领着身后的诸多强者,向着富字首座,快步走去。

    他不相信,在他的怒火之下,还真有人吃了豹子胆,敢不给他让座!

    咚咚咚!

    一步步的脚步声,让整个富天酒店,似乎都要跟着颤栗起来。

    见状不妙的一名名宾客,脸庞上在泛出浓浓的惊恐和畏惧的同时,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尤其是,当他们看向天字首座上的宁天林,一个个都怜悯到了极点。

    似乎,已经看到这个家伙可悲的下场一般。

    唰!

    几乎眨眼之间,渣大人等人就尽数来到了天字首座,哗的一声人群分开,就将宁天林呼呼啦啦的围了起来。

    一个个的嘴角,都充斥着戏谑的狞笑。

    为首的渣大人上下打量了一眼宁天林,见到对方的身上并没有什么能量波动,眼眸之中微微诧异。

    但一看到宁天林那年轻的年龄,很快便就释然了,这个年龄,没有什么武者气息,也算是正常。

    当下,他想都没多想,就把宁天林归化到了,有点小钱的富家公子身上。

    只见,渣大人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贪婪和凶残。

    “小子,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还不想死的话,就把你身上的所有宝物和钱财,都给我全部留下。”

    “然后,立马滚蛋,消失在我的眼前。”

    说着,渣大人嘴角挂起的那抹凶残,越发的嗜血起来。

    “否则,我会把你身上的那双腿给砍下来,让你走不出这道大门!”

    哗!

    当渣大人的话语全部落下,周围围观的众人全部哗然一片。

    他们想到这渣大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会将这个年轻人从这里轰出去。

    但是没有想到,渣大人竟然打起了宁天林身上,钱财和宝贝的主意来。

    此刻,一个个看向宁天林的眼神,不断撇着嘴,摇着头。

    在他们的眼中,只要被渣大人给盯上,那这小子就只有听从的份了,其它的可能性,根本就没有。

    毕竟,渣大人的凶名在外,无论是他的凶残还是贪婪,早就人尽皆知。

    只是此刻。

    宁天林仿佛没有听到这位渣大人的话语一般,他的幽黑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那名女子。

    琳雨阁圣女琳若雯,此时笼内的她,在拍卖所的时候就已经被禁语。

    一双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宁天林的方向,先是震撼不已,紧接着便是浓浓的亢奋。

    “能在这里遇见宁门主,不仅我的命可以保住了,步云烟姐姐她们也一定会没事的。”

    在琳若雯的眼中,门主宁天林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只要他在,一切都会没事的。

    “她,怎么落在你手中的?”

    就在这时,宁天林的嘴角勾起一抹森然的弧度,一双黑眸直勾勾的盯着渣大人,寒声问道。

    这声音,沙哑且刺耳,仿佛来自末日的审判一样。

    顿时,让得在场围观的所有人,尽数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不寒而栗。

    即便是场内最引人瞩目的渣大人,也是感到一股莫名的凉气,顺着他的脚底板,直窜脑门。

    这,让他心头一阵发毛。

    这一刻,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一头嗜血的凶兽,正在和自己说话一般。

    “该死,怎么可能!”

    渣大人不相信这种感觉会来自一名年轻人身上,当下使劲的摇了摇头,将这种该死的错觉,扔出脑海。

    这才双目死死的盯着宁天林,森然说道。

    “小子,你确定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不屑,恐吓!

    “她,怎么落在你手中的?”

    只是,宁天林的话语一字未变,只是声音,越发的冰冷起来。

    静!

    这一刻,整个富天酒楼,死寂一片。

    一名名武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竟然真的有人敢和渣大人这么说话。

    难道,他就不怕死吗?

    周围的所有人,尽数都感觉宁天林疯掉了,本来仅是散些钱财和宝物的事,现在非得把命给搭上。

    而渣大人,也是彻底的被气笑了。

    “好,好一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给脸不要!”

    一丝丝凶残的杀机,从渣大人的眼眸之中,毫不掩饰的显露出来。

    锵锵锵!

    围在他身边的诸位强者,也是紧握刀柄,纷纷将手中的战刀拔了出来。

    一个个死死的盯着宁天林,只等渣大人最后的口令落下,他们便将这个狂妄的年轻人,给亲手斩成肉酱。

    “小子,最后一次机会,将空间戒指内的东西全部拿出来!否则,我就亲自动手了!”

    渣大人当下便欲对着宁天林,发出最后的警告。

    然而,就在这时。

    唰!

    一道能量劲气,骤然闪现。

    紧接着,让所有人不可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噗噗噗!

    一道道猩红的鲜血,顺着周围战刀高举的数十位强者,他们的脖颈处喷溅而出。

    哐哐当当!

    一柄柄战刀掉落在地上,清脆刺耳。

    嘶!

    脖子一凉的他们,满脸的惊骇欲绝,当下便欲身受捂住自己的脖子。

    只是。

    当他们的手掌,刚刚碰触到脖子上时。

    咕噜噜!

    一颗颗沾有皮肉的脑袋,顺着脖颈之上,轰然坠落在地。

    这一刻,脖颈之上喷血的声音,噗嗤不绝,脑袋坠地之声,咚咚不止。

    血腥,残忍。

    然而,这还不止。

    噗嗤!

    在之时,一只白皙的手掌,猛然向上一挥,瞬间将渣大人的眉心洞穿。

    滴答!

    滴答!

    猩红的鲜血,顺着渣大人的眉心滴落下来,他的身体也是彻底的僵直起来。

    “怎怎么会!”

    快!

    实在是太快了!

    快的让他毫无反抗之力!

    渣大人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自己的手下竟然连反应都没有,便被人一招毙杀。

    就连自己,也是同样如此!

    然而,恐怖还未停止。

    嗤拉!

    当白皙的手掌缓缓抽出后,渣大人的整颗眼球,被从眼眶之内,给生生的撕裂下来。

    噗!

    一把捏爆那颗眼珠,宁天林森然的话语响彻。

    “我问你。”

    “她,怎么落在你手中的?”

    轰!

    又是这句话。

    这道声音,仿佛一道炸雷般,让渣大人身形剧颤。

    “拍卖所克森拍卖所!”

    “那那里,现在正在拍卖一批妙龄女子,别杀我求求你别杀了我!”

    渣大人惊骇欲绝。

    仅剩一只眼睛的他,看起来可怜至极,他根本无法想象,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狠辣。

    捏爆眼珠,仿佛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咕嘟!

    而周围,所有围观看热闹的人,也都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局。

    那种凶残,那种暴虐,让他们每一个人的心脏都嘭嘭狂跳,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

    对于周围的反应,宁天林熟视无睹,他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中,再次动手了。

    唰!

    指间一弹,一股诡异的能量,瞬间将渣大人全身包裹。

    轰!

    顿时,渣大人开始疯狂的嚎叫起来。

    几乎在瞬间之间,他的一块块血肉被劲气撕裂,一块块骨头被磨成粉末。

    就这样,刚开始还强势压人的渣大人,变成了一堆稀碎的血沫,随风飘荡散落。

    死了!

    前前后后,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上至渣大人,下到他的那一群手下,全部都死了!

    尤其是渣大人,那恐怖的死状,让整个酒店之内,瞬间死寂到了极点。

    砰砰砰!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感觉自己的了心脏快要跳出来一般,滴滴答答的冷汗,顺着他们的额头,疯狂的流淌下来。

    凶残,恐怖!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凶残恐怖的家伙。

    尤其是刚刚的那位酒店老板,想到自己竟然让这种狠人让座,差点吓得瘫倒在地。

    同时,更是在心中庆幸不已,幸亏自己的态度还不算不错,否则怕是早就成一堆粉末了。

    只是,宁天林依旧没有在意众人震撼的目光。

    他的手掌微微一震。

    咔嚓!

    那个被放在地上的玄铁牢笼,瞬间碎裂。

    而后,宁天林看着那名女子,一抹柔和的精气从她的身上掠过后,开后说道。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这话,眼角湿润的琳若雯微微一愣,而后俏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哀伤。

    “回宁门主的话,是步云烟姐姐带我们来的。”

    “前段时间在各处战场磨砺的时候,先是黑殿大军战败,接着魔灵王屠杀无辜生灵,最后虫族四处寻找与您有关的所有人。”

    “一路上躲躲藏藏的我们,最后侥幸逃到这里,本以为可以暂避风头,待您复出宇宙。”

    “只是,没有想到,却”

    说着,虚弱的琳若雯无力的蹲在地上,呜呜梗咽,颗颗泪珠,从她的脸颊上掉落在地面。

    “没有想到,却被这里的强者给抓到拍卖场,当成奴隶,被一个个的拍卖”

    该死!

    听着这一句句倾诉,宁天林的面色阴沉似水,他的门人,竟然被人当成奴隶拍卖。

    这,让他心中的杀意,飙溅不止。

    不过,他却是收起了眼芒中的滚滚杀机,望着琳若雯笑了笑,说道。

    “吃了这颗丹药,带我去找那个拍卖所。”

    听到这话,琳若雯缓缓的抬起了俏脸,小心的接过宁天林手中的那枚丹药,吞入口中。

    哗啦!

    丹药入口即化,琳若雯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瞬间一股股暖流一窜而过,伤势恢复。

    狠狠的点了点头,琳若雯擦掉挂在脸庞上的颗颗泪珠,看着宁天林的目光,充满了感激与兴奋。

    她得救了,她的兄弟姐妹,也很快就会得救的,因为,宁门主终于现身宇宙了!

    当下,宁天林带着琳若雯,而后身形一闪,仿若鬼魅一般,瞬间消失不见。

    直到这一刻。

    噗通!

    那名酒店的老板,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仿若虚脱一般,无力的喘着粗气。

    他的背后,早就被冷汗给彻底的打湿了。

    刚刚的一瞬间,他仿佛从死神的身边擦肩而过一般,心有余悸。

    不仅仅是他。

    周围所有围观的武者,也是一个个发现,他们的手心之中,早就渗出了冷汗,心神剧颤。

    他们不敢想象,那个年轻人,是怎样一个恐怖的存在。

    而就在宁天林刚刚离开不久。

    咻咻咻!

    整个星球的虚空之上,一个个精悍的身影,骤然降至,他们每一个的袖口,都赫然印着一个字,渣!

    “是渣傀,他是刚刚那位渣大人的大哥!”

    “他怎么会突然降临到这里,该不是突然感受到,他家二弟的气息突然消失了吧?”

    一瞬间,富天酒店刚刚稍有缓和的气氛,再一次变得紧绷,压抑了起来。

    渣傀!

    这是附近数十颗星球的一个霸主级的存在,虽是星荒境界,但是,一身恐怖的战斗力,可以媲美宇宙之主一段。

    恐怖非凡。

    此刻,当虚空中的那一道道身影,刚刚掠至富天酒店的上空,一道森然嗜血的声音,就骤然传来。

    “我家二弟何在!”

    哗啦!

    这一句,仿佛是一道惊天炸雷,让得酒店的老板,和周围所有的武者都头皮发麻。

    当下,所有人都将目光望向了酒店老板的身上,他们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事情发生在谁的地方,谁就得负责到底。

    他们只是一个旁观者,与此事没有任何的关系!

    嘶!

    这位酒店老板只能硬着头皮向前数步,仰头对着渣傀等人,恭敬的喊话道。

    “尊敬的渣傀大人,您的二弟,就在刚刚,已经陨落了!”

    静!

    这一句话传来,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滔天的杀机,降落下来。

    紧接着。

    咔咔咔!

    整个富天酒店,瞬间在一股股狂暴的劲气下,被轰的稀碎,片甲不留。

    “谁!”

    “是谁干的!”

    身后酒店被毁时的轰鸣声,再加上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得酒店老板差点一跤坐在地上。

    “回回渣大人的话,是一名黑发黑瞳的年轻男子干的。”

    “听那名被救的女子对他的称呼,好像那名男子,是叫什么宁门主。”

    “不过,他们刚刚就离开这里了,而前往的目标是一所拍卖场,正是克森拍卖所!”

    咻!

    只是,当酒店老板的话语,刚刚落下。

    只见渣傀手中,一股恐怖的能量劲气在瞬间凝聚而成,而后爆窜而出。

    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以酒店老板为中心轰然炸开,包括聚集在他周围那些的武者未能幸免。

    他们,瞬间化为漫天的血肉,震荡飞起,至此,尸骨不存,全部泯灭。

    凶残,狠辣。

    看着下方的所有武者被尽数轰杀之后,那道森然的男子声音,再一次怨毒的响彻起来。

    “二弟,在你有难之时,这些围观之人竟然不出手相救,活该被屠!”

    “他们死不足惜,你等着,我这就去屠了那个小子,为你报仇雪恨!”

    嗜血的声音落下。

    天空之上,渣傀为首的身后诸强,瞬间发出一声声刺耳的破空之声,向着克森拍卖场直窜而去。

    他们,要手刃仇敌,眨眼间,就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地猩红与狼藉。

    克森拍卖场所在的星球,一名名强者满载而归,他们热情的道别着。

    这些人,有的拍下自己中意的各种宝物,而有的则是拍下一个牢笼。

    里面,尽数关押着一个个年轻的女子。

    “哈哈哈成兄,你这个小姑娘,不但容貌娇美,最主要的是浑身皮肤匀称饱满,可真不是那些柔弱的娇女子能够比的了的。”

    “明兄的那个也不错呀,美艳冷酷,像一朵带刺的红玫瑰,看着就让人有征服欲。”

    两名熟识的强者,互相夸赞着对方,他们的脸上,那股股浓浓的淫笑,丝毫不加掩饰。

    “啧啧,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一堆女子,可真是便宜我们了。”

    “谁说不是了,不仅样貌美艳可人,而且还一身巾帼刚烈之气,回去一定要好好折磨疼爱一番。”

    “这样,才有征服欲,才能显出我的雄风大器。”

    “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

    疯狂的奸笑一声后,二人又相互闲聊了几句,当下便迫不及待的相互告辞,想要回到各自的府中开始享用一番。

    周围很多的武者,看着这一幕,一个个羡慕到了极点。

    这等女子的鲜味,也只有那些星球的强者,在花出足够的宇宙币后,才有资格享受的到。

    而像他们这些寻常的武者,也只有奢望的份了,就是连喝剩下的汤,估计也轮不到他们的口中。

    因为,他们都知道,像那种女子,在被玩过一次之后,不出意外的话,一定会自杀而亡的。

    只是,在众多的武者,对这那些满载的强者,极为羡慕妒忌的时候。

    咻咻咻!

    他们却是看到,一道道恐怖的能量劲气,从远处的虚空,袭杀而至。

    那些,都是真正的杀招!

    像是有灵性一般,那些劲气能量,瞬间便降临在了这些强者的身上。

    它们狂暴猛烈,不可抗拒。

    啊啊啊!

    这一刻,这些带有囚笼的星球强者,凄厉的惨叫之声,顿时间响彻不绝。

    他们的身体,被生生的撕裂开来,就连显露出来的森森白骨,也都被震成了粉末。

    最后,化为了一摊摊的血水。

    甚至,连他们刚刚拔出来的战斗力武器,也是瞬间破破烂烂,变成了一堆堆破铜烂铁。

    嘶!

    震惊,骇然!

    这突然出现的血腥一幕,将周围那些围观的武者们,彻底的吓懵了。

    前前后后,只有一眨眼的功夫,死了,全部都死了,凡是购买了牢笼女子的星球诸强,一瞬间全部陨落。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然而,发生在他们眼前的,还不止这些。

    咔嚓!

    咔嚓!

    又是一缕缕劲气肆掠而来,紧接着,一道道腐蚀之声从牢笼上面响彻而起。

    只见,那一个个关着年轻女子的牢笼,被尽数腐蚀的断裂开来,一根不剩。

    狂风大气。

    眨眼之间,一股恐怖的吸力,将那些满脸无助的女子,全部席卷而走。

    此地,仅仅留下一片狼藉的碎铁,就连满地猩红的碎肉,也都消失不见。

    一股可怕的死亡气息,这一刻,将整个克森拍卖场给死死的笼罩在内。

    一名名星球强者,刚刚带着关有女子的牢笼走出大门,便被诡异的能量劲气,给肆虐一空。

    一个!

    五个!

    十个!

    百个!

    那重金所得的牢笼,此刻就像是一个催命符一般,宣判着每一名强者的生命。

    死亡,仍在继续蔓延。

    浓郁的血渍,将一片片大地侵染成血红色,一具具强者的尸体骨骸,消失一空。

    这一刻,整个克森拍卖所的外围,彻底的轰动了。

    无数的武者见到这恐怖的一幕,全部拔腿就跑,仿佛远离瘟神一般,越远越好。

    只是,死亡的钟声已然敲响,还需要鲜血的祭奠,才能消除那愤怒的怒火。

    与此同时。

    克森拍卖所内部。

    这里,拥有着颗混乱星辰之中,最为恐怖的势力,它们是周围百颗星辰的最强霸主。

    没有任何一个强者,敢在这混乱拍卖所内惹是生非,凡是敢挑衅的,都将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即便是外面乱成一遭,克森拍卖所内,依旧是和谐一片,继续着拍卖的生意。

    “在座的各位也都看到了,已经有数不下数百位朋友,拍走了牢笼女子。”

    “现在,她们的数量已经不到五十个了,还有意向者,赶紧速速竞拍。”

    一名身着暴露服装的窈窕女子,站在高台之上,对着下方的众多强者,充满诱惑的喊道。

    “否则,等这场拍卖会结束,就算是想买到这等女子,也已经晚了。”

    “最多,也只能从别的朋友手中,买被他们玩过的女子了,那味道可就不一样了。”

    在高台之下,足足有数百强者之多,他们的目光之中,皆是充斥着贪婪与占有。

    甚至,有的已经忍不住开始幻想,那些女子跪伏在他们面前的场景了。

    快感十足。

    只是。

    “下一个,起拍价的价格,为五十万宇宙币!”

    什么!

    高台上,那名窈窕女郎的一句话,让所有等待出手的强者,大吃一惊。

    就在刚刚,上一位得手者的起拍价,还只是三十万宇宙币,而现在竟然突然暴涨二十万之多。

    这!

    当下,相互对视一眼后,所有的强者纷纷开始竞拍起来,他们害怕,越是到最后,这起拍价格就会越高。

    “六十万宇宙币!”

    “七十万宇宙币!”

    “七十万万!”

    “”

    一道道疯狂狂的竞拍声,此起彼伏。

    拍卖的价格飞速的飙升着,眨眼之间,便足足爆窜到了一百万宇宙币!

    直到。

    “一百五十万宇宙币!”

    一名星球的狠人,将拍卖的价格定格在了一百五十万宇宙币,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所有在座的诸强都知道,这已经是顶价了,尤其是,他们谁都不愿意,为了一名女子,而得罪那位眦睚必报的狠人。

    “一百五十万宇宙币,还有没有更高的了?”

    窈窕女子看了一眼下方,径直开口询问道,而听到这话,下方寂静到了极点。

    “一百五十万宇宙币,第一次!”

    “一百五十万宇宙币,第二次!”

    “一百五十万宇宙币,第”

    在窈窕女子的“三次”两字尚未出口之时。

    一道森然冰冷的声音,骤然从拍卖所的的外面,轰然传来,落入在场每一个人的口中。

    “一百颗头颅,够不够?”

    什么!

    这句被能量包裹的声音,极为的突兀,顿时让得高台上的女子身形一僵。

    而下方的数百名强者,也是哗然一片。

    踢场子!

    竟然有人敢来克森拍卖所捣乱,这简直就是嫌自己命活的太久,找死!

    顿时,一个个强者的双目,齐刷刷的看向后方的大门,他们的脸庞上都充斥着惊愕和戏谑。

    尤其是那名窈窕女子身后,突然闪现出来的一名白发老者,面色阴沉似水。

    “是谁,给老夫滚出来,受死!”

    一丝丝狂暴的杀机,在老者的眼眸深处闪烁不断。

    克森拍卖所,有很多前来捣乱之人,但是无一例外,每一个都死的极为凄惨。

    而现在,又来了一个,下场同样不会例外!

    只是,在白发老者的声音刚刚落下之际。

    轰!

    克森拍卖所的原本紧闭的大门,轰然炸裂,碎屑乱飞。

    紧接着。

    呼呼呼!

    一个个沾有碎肉断皮,圆滚滚的猩红东西,向着高台之上不断的抛飞而来。

    五个!

    十个!

    百个!

    当那些东西,咕噜噜的在高台之上滚落一地时,整个克森拍卖所,彻底的混乱开来。

    “头颅!”

    “踏码的,这竟然是一颗颗头颅!”

    这些掉落在地的头颅,一个个鲜血淋漓一片,面色狰狞可怖,那尚未来得及闭上的双眼,仿佛死前遇见了极为可怕的存在。

    尤其是他们的身份,更是让在座的诸位强者,全部哗然一片。

    因为,这些头颅的主人,他们都认得,正是刚刚拍卖下牢笼女子,从这里离开的人。

    “卡大人!”

    “图大人!”

    “腾大人!”

    “”

    轰!

    再一回想刚刚的那一句话,“一百颗头颅,够不够?”整个克森拍卖所彻底炸开了锅。

    这,也太嚣张了吧,竟然真的有人敢不把克森拍卖所放在眼里,公然挑衅。

    这怎么可能!

    不仅是在做的数百强者,连同高台上的那位白发老者,也是面色狂变。

    苍浊的双眸之中,蕴含着无边的骇然和愤怒。

    就在这时。

    哒哒哒!

    一道沉闷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了进来,所有人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的走进了克森拍卖所。

    一步,又一步,声音越来响,越来越近。

    他每一步落下,都仿佛踩在众人的心里一样,让他们越来越压抑,越来越恐惧。

    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窒息一样。

    不仅如此。

    众人还尽数看到,在那名年轻人的身后,足足跟着一百名年轻女子。

    这些女子的样貌,他们同样看到过,正是之前被拍卖出去的牢笼女子。

    这

    来者不善!

    嘶!

    每一名在座的强者,都感觉到脑海中空白一片。

    他们连想都不用想都能看出来,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斩下百名强者的脑袋,救下这些女子性命的。

    但是,让他们无法想象的是,这个孤身一人的家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他整个人的气息,若有若无。

    当感受到宁天林的战斗气息之后,整个拍卖所,再一次的哗然一片。

    若有若无!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对方的战斗力实在太弱了,根本就散发不出来,而另一种就是,对方故意隐藏起来,不屑以势压人。

    可是,就算是隐藏自身的气息,那也绝不可能隐藏的这么干净,没有一丝外溢。

    除非

    这年轻人的战斗力,要远远的高于他们在座的所有人,才能做到这一步。

    可是,一看到对方仅有百岁之龄,众人很快就将这个不可能的念头给压了下去。

    怎么可能!

    除非是宇宙之主中的强者才能做到这些,这名年轻人绝对不可能是。

    但是,那些头颅有作何解释,在座的所有强者,一个个疑惑的看向那名男子的方向。

    只是,宁天林根本懒得看众人一眼,直接将他们无视,他的双目,直勾勾的盯着高台之上。

    “话,吾只说一遍。”

    “一百颗头颅给你,你把牢笼内的那些女子给放出来,交到吾的手上。”

    什么?

    痴心妄想!

    白发老者面色瞬变,一双被愤怒占据的眼眸,早已猩红无比。

    “好!”

    “好一个不知死活的蝼蚁,竟然惹到我们克森拍卖所,还敢这么大言不惭。”

    白发老者的嘴角泛出一抹狞笑。

    当下,对着身后的密室内,猛然躬身一拜,然后疯狂的嘶吼道。

    “有人公然挑衅克森拍卖所,请您出手!”

    恭迎的声音落下。

    轰轰轰!

    周围的墙壁瞬间炸裂开来,一块块碎石,四分五裂的倒飞出来。

    紧接着。

    一道道凶悍的身影,踏步出来,他们仿佛一头头嗜血的凶兽降临一般,让所有人面色瞬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