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4章 晋封婕妤

作品:《紫微宫深春意凉

    “你这是威胁本宫”

    “不敢碧莲是个贱胚子,不敢威胁淑妃娘娘只是淑妃娘娘出身高贵却做了最最下贱的事情”

    “贱婢,你胡说什么”婉蓉预感到碧莲要拿贺佑安的事儿要挟她。

    “娘娘柜子里私藏的那些手迹,画得可是皇上”

    “本宫画的就是皇上”

    “你骗鬼去吧,皇上是剑眉,你画的是浓眉,皇上的鼻子宽而高,你画的却是窄而挺,你说像皇上,可是碧莲说,更像是贺将军,对吧”

    婉蓉有些被拿捏住了,回避这个话题,换了一个口吻说道:“本宫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留在宫中但是本宫只能告诉你一句,想要在宫中活下去,没你地想那么容易”

    “路是碧莲自己选的,打碎牙咽进肚子里是碧莲自己的事儿。”

    “像你这样子,留在宫中,迟早也会出事儿,早些出宫,找个清静的地方安安生生过下半辈子吧”

    “说来说去,你还是要逼我离开,对吗”

    “对”

    “娘娘暗恋贺将军如果娘娘硬要逼我离开,我就公布于众。既然走,大家都走,谁也不能留下来”

    “碧莲,知道的太多未必是件好事儿”

    “难道娘娘要杀了碧莲为师婉芸遮羞嘛”

    “”

    “你果然没有把碧莲放在心里。碧莲也不相瞒,如果碧莲死了,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你暗恋贺佑安的丑事”

    “你敢威胁本宫”

    “娘娘,碧莲不敢也敢了是娘娘逼碧莲这么做,碧莲只想留在宫中,碧莲还想和娘娘相处一辈子呢”

    “碧莲,你变了”

    “娘娘你也变了”

    “生下孩子本宫会帮你,本宫保证你一辈子荣华富贵”

    “淑妃娘娘,多谢了碧莲不会走的碧莲的荣华富贵不劳淑妃操心了”

    “你”

    “碧莲怎么了”

    “你不要逼本宫杀了你”

    “哈哈哈淑妃娘娘,碧莲现在还怀着皇嗣,你敢私底下暗杀我,也是宫规不容的吧”

    婉蓉看着眼前坚硬如铁的碧莲,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竟然是自己一手出来的丫鬟。她这些心思是什么时候有的还是她一直都有自己一直没有发现而已。

    面对这样的碧莲,婉蓉半是心痛半是闷声自问。一个鸡细嗓音划破了慧芳殿的对峙。

    “皇后娘娘驾到”

    无事不登三宝殿。皇后早就已经是两耳不闻天下事今儿不请自来,必定是为了眼前这个妖精。

    “你投靠了皇后”婉蓉脱口问了出来。

    碧莲也有些惊讶,早已经挺着孕肚起身,转身准备迎接皇后娘娘的大驾。

    “慧芳宫宫女碧莲,恭请皇后圣安”

    皇后的依仗进了正殿。原本婉蓉碧莲两人对峙,变成一屋子人观望。

    所有人都等着看婉蓉的笑话,一个主位娘娘的大宫女,公然勾引皇上,还搞大了肚子。婉蓉成了紫微神宫里,人人取乐的笑柄

    皇后毕竟是名正言顺的中宫,婉蓉识时务地微微欠身,行礼问安,“淑妃师氏恭请皇后金安”

    “淑妃免礼。”皇后并没有过多为难婉蓉,亲自扶婉蓉起身。

    “皇后娘娘尚在月子中,不劳动皇后娘娘动手。”

    皇后松开自己的双手,正色说道:“本宫今天来是跟淑妃商量一件事儿。”

    “皇后请讲”

    “本宫已经决定解除碧莲的奴籍,并且让她搬到长乐宫居住,不知淑妃有什么看法”

    皇后还真的是为了碧莲而来。

    “皇后娘娘,碧莲是臣妾的侍女,碧莲冒犯宫规,做了这样的丑事儿这件事儿皇后不应该徇私况且碧莲主动勾引皇上,已经违反宫规,皇后不能罔顾家法国法”

    “淑妃言重了,祖宗家法也不能折杀了自己的血脉,碧莲已经怀上皇嗣,她之所以违反宫规是因为她是奴籍,又是个宫女,如果本宫替她脱了奴籍,她就不再是奴婢,违反宫规祖制也就无从谈起,淑妃说对吗”

    “皇后娘娘,宫规如铁无情,说到底还是为了保护我们这些后宫的女人要是为了碧莲罔顾祖制,将来宫女人人效仿,咱们这些主位后妃该如何立足”

    “淑妃心里不自在,无非是觉得碧莲在她眼皮子底下勾引皇上,你脸上心里过不去,可是作为后妃不能善妒更不能狭隘,如果你不听本宫劝解,那就有失后妃风范更何况你如今怀着身孕,要是为了这些琐事伤了皇嗣,你可对得起祖制,对得起皇上和本宫的期冀”

    婉蓉迎着皇后寡淡的目光,一字一句地将皇后的话记在心里。

    “多谢皇后娘娘训话,臣妾不敢善妒狭隘臣妾拼尽全力,也会护住腹中骨肉”

    皇后说完自己的话,裹紧了大氅转身准备离开,走之前跟婉莹说:“淑妃,你是个性情温良的女子,记得本宫的话,好好生养。在后宫无论多么显赫,说到底皇嗣才是根本碧莲怀着龙种,相信掖庭署也会酌情免罚不过你放心,本宫带走碧莲,一定会帮你好好管教碧莲”

    “谢谢皇后娘娘教诲,恭送皇后娘娘”

    碧莲就这么跟着皇后离开了慧芳宫。

    从此以后,慧芳宫少了一个掌事宫女,长乐宫多了一个武婕妤。

    碧莲是奴籍,进了师家就姓了师。如今背叛主子,也就不能姓师。直接冠夫姓,改为武碧莲。

    武婕妤死罪虽免,活罪难逃。

    皇后罚她日日在奉先殿里抄写经书,以此向祖宗请罪,以求宽恕。

    痴心妄想的宫女们,再一次集体疯癫。她们几乎都嫉妒得七窍流血。

    “那个贱坯子,怎么就勾搭上了皇上”

    “她有什么姿色充其量也就脖子下面的两坨肉大一点,其余有什么可取之处”

    “就是她还是个奴籍,皇上怎么会跟一个奴隶上床真是气死人了这个贱人怎么这么走运”

    “贱人就是下贱指不定使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才滚上了龙床说来也是窝气,她命真是好,竟然怀了皇嗣”

    “可恶咱们都是官家女子,进宫几年也只是个宫女,那个贱婢竟然一跃成了婕妤,生下孩子,肯定是个主位的主子了一个下贱的奴隶竟然翻身做主子真是天理不容”

    “没办法,谁让咱们老实本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豁得出去。”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贱婢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

    “这还用想吗宫里的娘娘都是贵族姐,一个个端庄矜持,皇上是个大男人,骤然碰见贱婢那种女人,当然有些新鲜”

    “姐姐,你是怎么知道的贱婢到底是什么底细”

    “就是,就是,说给我们几个听听”

    “我也是听紫宸殿的宫女们说的。”

    “快说,快说”

    “听她们说,那天晚上贱婢在紫宸殿里使劲的嚎喊,外面的侍卫们听的都脸红了”

    “真是不要脸,做了这种下贱的事儿,还敢喊出声”

    “你懂什么她不喊,别人怎么知道她跟皇上那个了”

    “就是,就是贱人说不定就是故意喊出声,让大家听见”

    “不对啊既然御前的人早就知道,为什么现在才说”

    “那我就不清楚了,或许是皇上不让说,或许是林子公公害怕淑妃生气这个谁说的准呢”

    “淑妃娘娘也真是可怜,公主刚死没多久,就遇上这么一个不安分的贱婢给她添堵”

    “听说淑妃原本是准备把贱婢交到掖庭署,后来被皇后娘娘拦住了”

    “皇后娘娘管这事儿干嘛又不是皇后宫里的丑事儿”

    “这你就不懂了吧皇后如今就一位公主,万一贱婢生下皇子,皇后也有了指望”

    “啊不会吧照这么说,皇后娘娘岂不是要跟皇贵妃”

    “嘘别胡说不想要脑袋了”

    “就是就是我什么也没没说”

    “贱婢要是真的生了皇子,贵嫔的位份是铁定的”

    “贱婢的命怎么这么好咱们什么时候能飞上枝头做凤凰”

    “舍得一身剐,只要你能自甘下贱,说不定也能做主位娘娘”

    “让我去自甘下贱还不如让我去死呢”

    “那不就得了,这就是咱们比不上贱婢的地方”

    “脸皮薄吃不着脸皮厚吃不够”

    “嘘管事儿姑姑过来了,咱们赶紧散了”

    流言蜚语毫无章法的在皇宫里扩散,碧莲虽然当上了婕妤,但是宫女们还是从心里底里瞧不起她。

    她在奉先殿抄经,一会儿嗓子渴,一会儿腰疼。掌事的宫女,看她矫情得紧,直接破口怼呛道:“主,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你这一会儿喝茶,一会儿捏背,我也没有三头六臂,真是招架不住你”

    碧莲刚刚翻身做主,还没能体味做主子的真谛,以为主子可以对下人们吆五喝六,所以狠厉地喊道:“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哪儿那么多抱怨真是讨厌”

    掌事宫女也是官家女子,骤然被一个奴籍出身的碧莲指责,直接回敬道:“主,你事儿真多我可伺候不了你,你另请高明吧”

    碧莲做宫女的时候,只觉得宫女什么都要做,十分委屈可怜,也曾跟婉蓉顶撞过几次;如今她做了主子,竟然觉得宫女为主子做什么都是应当的,面对宫女的顶撞,竟然觉得十分可恶。

    撂下手中的毛笔,一脸怒色地吼道:“你是个什么狗东西,竟然也敢跟本主怼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