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番外二

作品:《同时收养男主和反派以后

    番外二回黎家

    黎用一共有多少个孩子呢?

    十二个。

    这十二个里头,长子成了植物人, 次子跟人飙车死了, 老三是个瘾.君子, 老四老五根本扶不起来, 对公司的事务一窍不通, 老六、老九没活到成年就死了,老七老八老十刚刚大学毕业,处在候选人阶段。而第十一个孩子,今年才八岁。

    黎今远突然被找回家, 立马就顶替了老五,成为了新的排行第五的黎家少爷。

    其余人则依次往后挪了一个排位。

    大家过得好好的, 突然说你有个兄弟要回来了,还会多分走一份家产, 甚至可能会掌权整个晶化集团, 谁高兴?谁也高兴不起来。

    黎用先回了狮城。

    等过了几个月,黎今远把手里的事彻底料理完,并且完美告别了娱乐圈之后,他才带着钟予欢,一块儿去了狮城。

    黎家几个兄弟姐妹,对黎今远的唯一印象就是——娱乐圈一小鲜R,除了煽动广大脑残粉为他花钱, 别无卵用。

    至于黎今远的访谈。

    他们也捏着鼻子,为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去看了。

    嗬,一看, 更想讽刺了。

    黎今远竟然张口闭口提到的都是一个女人。

    什么这是为了她做的,那是为了她学的。

    完全没有自我可言嘛!

    肯定是个废物!

    然后废物的车,就缓缓停在了黎家别墅的大门前。

    黎家别墅住着所有黎家的子弟,面积之大,俨然一个别墅群组在了一块儿。

    黎家老七是个女孩子,叫黎芝。

    黎芝面露不快:“回来就回来,还让我们等在这里干什么?”

    “爸爸都没有露面,说明他也并不是那么得爸爸的喜欢。”过去的老五,现在的老六冷着脸开口。

    佣人推门进来,躬身说:“少爷,小姐,人到了。”

    车停进了别墅。

    黎老八瞠目结舌:“那不是reventon吗?靠我都买不到!”

    黎芝轻嗤一声:“毕竟在娱乐圈混的么,人家随便接个代言就是几千万。”

    再往后看,那辆兰博基尼限量后面,还跟了一串的车,显然是带了保镖过来。

    黎芝更不屑一顾了:“到黎家门前充什么大?”

    这边刚说完,那边就没动静了。

    “怎么回事?还不下车?”黎老八摸不着头脑。

    佣人很快就查探回来了,说:“他们要求有人去迎接。”

    黎芝差点把新做的鼻子都气歪了:“……他什么东西?”

    偏偏这时候董助手却从楼上下来了,他开口说:“黎董的身体不适合挪动,就由我和各位少爷、小姐,一起迎接黎少。”

    大家再不情愿,也只能站起来去接人了,谁叫黎用的话放在黎家,那就是金口玉言呢?

    “黎少,请下车。”董助手站在车门口说。

    其他人暗暗撇嘴。

    这个成了黎少,那他们成了什么?

    车门打开,黎今远走下来。

    大家都是一愣。

    眼前的男人,比过去电视上,还要好看,还要气质出众!

    但黎今远却并没有看他们,而是先转身朝车内伸出了手。很明显,车里还有一个人。

    董助手飞快地反应过来:“钟小姐也来了?”

    “嗯。”黎今远脸上这才见了笑意。

    等了不到三秒钟,钟予欢就从车里下来了。

    黎老八倒是先变了脸色:“靠!以前跟着陈明业的那个小姑娘!”

    “钟予欢?就那个爸爸死了,早早继承了遗产的?”黎芝忍不住露出了羡慕的表情。他们都巴不得黎用早死呢,结果黎用没死,还多出来一个黎今远。

    钟予欢一下车,黎今远就和她一块儿,并肩往里面去了,直接忽视了其他人。

    董助手在前面领路,也没有要向黎今远介绍的意思。

    等人进了门,又上楼去见黎用了,留下一大帮子黎家人面面相觑,满心不快:“什么意思啊?让咱们摆了阵仗去接人。等见了面,又一句话都不说。”

    黎芝尤其不快,她冷声道:“不是说以前是孤儿院出来的吗?估计不懂得什么叫礼貌。”

    黎老三倒是病歪歪地靠着沙发,出声说:“人家早跟着钟家了,在孤儿院也没待几年。”

    “他把钟予欢带过来又是想干什么?”黎芝皱眉。

    “谁知道呢?”

    黎芝有些嫉妒往楼上看了一眼:“……真是好命。”

    “人家天生就在上流圈子里,周围打交道的不是政客,就是大富商。”黎老三撇撇嘴:“钟予欢表哥是国内一方大佬。他表哥那帮同学也不是好惹的。净是陈明业一类的人物。”

    黎老八C嘴:“他们在国外读书的时候,校友也都不一般吧。”

    黎芝恨恨咬牙:“那说来说去,还很厉害了?”

    “鬼知道,先看看吧。”

    这一看,就是小半个月。

    黎今远没住在黎家,但却会每天带着钟予欢到黎家吃饭。

    黎用精神好的时候就会下楼吃,然后黎今远和钟予欢各挨着他一边,看得其他人眼红。

    这么一折腾下来,黎家上下谁都不乐意了。

    本来以为回来的是个乡下小子,就算当过几天明星,那又算个P?结果乡下小子比他们还高傲。黎今远压根看不上他们。这才多久的功夫,都跟着董助手去处理晶化集团的事务了。他们忍不了了。

    黎家子弟聚在一块儿就开始商量:

    “黎今远有个死对头,不如从这人身上下手?”

    “谁啊?”

    “霍承鸣啊。”

    “艹,黎今远和他不对付?”

    “岂止是不对付。这俩从一个孤儿院出来,说是小时候就老抢东西。后来进了钟家,就开始抢妹妹。长大了,又抢着要娶钟予欢做老婆。现在都闹出个结果。谁看谁都不顺眼。听国内有个小明星说,之前在土耳其的时候,霍承鸣一气之下还差点把黎今远给崩了。”

    “真的假的?”

    “真的啊!这俩人特别斤斤计较。现在他们俩中间谁要发个微博,被钟予欢转发了。立马就得招对方一顿骂。有好几次记者还拍到他们街头打架……”

    “那就找霍承鸣啊!”

    “霍承鸣下手有点狠……行不行啊?”

    “就怕他下手不狠,最好一下弄死黎今远得了。咱们愿意给他背锅。他就出个力,又不会得罪钟予欢,他还不乐意?”

    几个人又商量了一遍,最后一致决定去找霍承鸣。

    霍承鸣接到电话的时候,正长腿蜷起,坐在茶几旁打牌。

    茶几的另外两边围坐着钟予欢和黎今远。

    一块儿去黎家的是钟予欢和黎今远。

    但霍承鸣也没落下,他到了狮城的当天,就先买了一栋房子,然后让人收拾好,就等着钟予欢住进来。

    黎家上下一群草包,愣是不知道他跟着到狮城了。

    钟予欢打牌打得高兴,不停往黎今远和霍承鸣脸上贴条儿。

    谁输谁贴条儿。

    黎今远和霍承鸣都快让她贴成僵尸了。

    听见手机响了,钟予欢摸过来看了一眼,又扔回给了霍承鸣:“……不知道谁的电话。”

    等铃声都响过三遍了,霍承鸣才丢了手里的牌:“输了。”

    钟予欢又快快乐乐地给他贴了张纸条。

    霍承鸣这才接起电话。

    电话很简短,他说了没几句就挂了。

    钟予欢忙里抽空问了一句:“什么事儿啊?”

    霍承鸣神色微妙地看了黎今远一眼:“……有人问我要买黎今远的命。”

    钟予欢:“……”

    黎今远:“……”

    钟予欢:“……这是哪家大傻子啊?”

    “黎家。”

    黎今远:“……行吧,估计是真想弄死我。”

    钟予欢扔了手里的牌:“他们给钱吗?”

    霍承鸣笑了下,立刻明白了钟予欢的意思:“给。”

    “我要买一个画廊。”

    “好。”

    “今年生日宴,我要请八个小鲜R……”

    “……不行。”霍承鸣和黎今远几乎同时异口同声地黑着脸否决了。

    钟予欢:“没意思。”

    黎今远屈起手指指了指自己:“意思在这儿呢。当初娱乐圈顶级小鲜R。欢欢,有一个,能顶八个了。”

    钟予欢撇嘴。

    霍承鸣也憋着怨气开口:“我老吗?”

    钟予欢叹了口气:“那八个小鲜R就算了。到时候请个团给我来个现场吧。最近选秀比赛里有好几个妹妹我都喜欢呢……”

    “那也不行。”霍承鸣和黎今远又一次异口同声了。

    钟予欢:“?怎么什么都不行?”

    黎今远和霍承鸣对视了一眼,显然两个人都想起了在国外读书的时候,那个看上了钟予欢的白人女孩儿,好像叫什么伊丽莎白还是什么玩意儿的?

    反正男的女的都不行。

    “给你请戈梅吧。”霍承鸣说。

    钟予欢:“以前上综艺我看够了谢谢。唉,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事儿了。你先答应了吧,把钱拿到手,我们再分一分。”

    霍承鸣敛了脸上的怨气:“好。”

    黎家得知霍承鸣回了信儿,说是他也正看黎今远不顺眼,准备弄死他。

    黎家几个小草包信以为真,乖乖给人打了钱。霍承鸣把钱顺手就分了一半给钟予欢,反正没黎今远的份儿就是了。

    董助手隐约知道他们的动作,就报给了黎用。

    黎用听完也就掀了下眼皮:“……说是一群蠢货,都抬举他们了。除了给别人送菜,就没什么用了。”

    “但是钟小姐和霍总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要厚道有什么用?他们不厚道了,黎今远才能更快地压住阵。”

    董助手听到这儿立马闭了嘴。

    想来想去,黎董这么偏心,大概就在于一点吧——蠢货没有人权。

    黎今远在狮城一待就又是大半年。

    中途钟予欢和霍承鸣都离开过,但有时候也还会返回来。

    黎家子弟们等啊等啊,就是等不到黎今远当场暴毙。

    黎芝和黎老八,是两个暴脾气,等打听到霍承鸣当天要去参加狮城一个晚宴,立马就去拦人家车了。

    他们俩开着车,别住了霍承鸣的车。

    跟在霍承鸣车后面的保镖立马下来,几枪打爆了他们的轮胎。

    黎芝吓得一抖,但很快又有了底气。

    她大步走上前,敲了敲车窗:“霍总,您出来!您拿了钱,不办事,是不是太有失风度了……”

    车门打开。

    霍承鸣走了下去。

    他个高腿长,身上的肌R线条流畅,完美撑起了这身高定西装。他脸色微沉,一脸不高兴。看着有点儿西装暴.徒的味道。

    黎芝之前看过他的一些采访,但没想到真人比采访还要高大英俊,黎芝愣了下,竟然当场就脸红了。

    “你谁?”霍承鸣冷冷地一抬下巴。

    车窗调下,钟予欢探头出来:“啊,这不是黎小姐吗?”

    黎芝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白。

    钟予欢怎么在车上?

    霍承鸣反手按住了钟予欢的脑袋,语气略凶:“外面风大,躲进去,不许动。”

    钟予欢拍开了他的手:“那不行,我要看热闹。”

    黎芝脸色更难看:“你说谁是热闹?”

    车内有人轻笑了一声:“你们都是热闹,挺好看的。”

    车窗摇得更往下,完全暴.露出了车内的人。

    黎芝这才看清里面还坐了个黎今远。

    黎芝吓得倒退了两步:“你、你……”

    黎今远早已经不是刚到狮城的时候了,在黎用的刻意培养下,又有董助手等人从旁辅助,更别说早年在钟予欢身边,结识的那么大一帮上流圈的人……他现在已经掌握了大半个晶化集团,温柔的面庞已经渐渐拢住了威势。越来越有点不怒自威的架势了。

    黎今远笑道:“怎么?敢拿钱买我的命,却不敢在我面前把腰挺直?”

    黎老八察觉到不对,马上围了过来。

    等看清车里车外都是谁,黎老八脸色也变了:“……你们他妈的合起伙来坑咱们?”

    霍承鸣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什么P话呢?”

    黎老八立马就成了个鹌鹑,不说话了。

    黎芝也抿紧唇,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钟予欢不耐地拍了拍车门:“好了好了,上车走吧。没意思。他们一点意思也没有。”

    霍承鸣脸上的表情顿时趋于柔和,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黎芝忍不住喊了一声:“黎今远!明明是霍承鸣也想杀了你……”

    霍承鸣冷笑一声:“谁说的?滚。”

    黎芝怕了他一身煞气,不自觉地退开几步远。

    霍承鸣一边关车窗,一边骂骂咧咧:“老子是想弄死黎今远,但那关你们P事。你们算什么东西?”

    钟予欢笑了笑,没出声。

    黎今远也没出声。

    是啊,黎家这群人算什么东西?

    他们是一家人。

    而黎家这群人不过一群外人。

    黎今远和霍承鸣彼此都再清楚不过,没事儿的时候,他们能给对方下绊子,以搞死对方为己任。但外面真有傻.*来动手,那就得一致对外。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更好、更长久地将钟予欢捧在掌心保护起来,直到一辈子走完。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再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