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吃个小醋

作品:《被前男友的白月光求婚后

    第四十八章

    谢宁发现他和庄延现在这样和情侣也没什么分别。

    该牵的手都牵了,该拥的抱都抱了, 该亲的吻都吻了。

    哦, 他还欠了庄延四个吻。

    谢宁心底悄悄地把这一次的亲吻也给算上了。

    庄延这人, 性格太过强势,基本上是想到什么就去做, 也不管别人什么态度,有时候连至亲的人都拿他没办法。

    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齐锐都说他太自我,圈里的富二代们哪个不是被人捧在掌心里呵护着长大的,谁也不是热脸贴冷P股的抖m。

    就算因着家世差距对他另眼相看一番,也没人长时间能受得了庄延的强势。

    要不是友情太深,齐锐有时候都不太想搭理他。

    谢宁却最为招架不住庄延的这种性格。

    谢宁向来随遇而安惯了, 猛然遇到庄延这样自说自话的, 一时下意识地跟着他的方向走。

    等反应过来时, 他已经被庄延拐着走了半天, 想回头也找不到路。

    而且谢宁发现自己无法拒绝庄延的请求。

    但凡庄延认真、诚恳地向他要求什么,谢宁心底总生不出拒绝的念头。

    于是就这么模模糊糊地被拐到了家, 再时不时地被搂着捏着亲亲抱抱。

    谢宁思索了半天,却并不反感庄延这样的举动。

    偶尔回味起来,莫名地又有点脸红。

    想起出门前他那个送上去的吻,谢宁的脸又烧了起来。

    “是不是车里的空调开太高了。”庄延侧头看了他一眼,问,“你的脸看上去有点热?”

    谢宁:“……没、没事。”

    庄延把空调调低了两度:“今天又是周末又是节日,车有点多,刚才堵了会儿, 前面应该会好点,很快就到会展中心了。”

    谢宁心跳得快,一时没注意什么节日不节日的,应了一声:“嗯。”

    似乎是见他没有说话的兴致,庄延专心开车,随手打开了车载音乐:“累了就眯眼趴一会儿。”

    谢宁并不觉得累,只是早上应对乔女士时耗费了点心神。

    庄延放的音乐都是国外的,除了英文歌外还有谢宁听不懂的语言,曲风都比较婉转轻柔。

    听着听着,谢宁还真闭着眼小憩了会。

    等模模糊糊地睁开眼,才发现车子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他伸手揉了揉眼睛:“到了吗?”

    “嗯。”庄延看着他笑了笑,“走。”

    谢宁刚想起身,又后知后觉地发现身上不知什么时候盖了件黑色的大衣。

    他茫然地拿着衣服下了车,心道:我不就睡了一小会吗,这衣服哪来的?

    庄延把车锁好,似是看到了他的表情,说:“展馆外面可能会冷,里面还好一点,路上冷了就套着穿。”

    谢宁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转头去看庄延,说:“谢谢。”

    庄延笑着揉了揉他的头。

    艺术展早上就开展了,到了下午正是人最多的时候。

    这次的综合艺术展办得声势浩大,除了摄影、绘画,还有陶艺、雕塑等各种种类,不同的种类分在不同的场馆。

    进门的a场馆就是摄影类的,两人都算是艺术届的内行人士,一路看过去倒也不乏味。

    参展的除了世界级的大师,也有一些不出名的小摄影师。

    当然,大师的展馆场地肯定大一点,布置也会高一档次。

    aj的摄影展在最显眼的中心位置,人流也比周围的展馆多。

    谢宁不是很懂摄影,但艺术是共通的,更何况身边还有庄延这个也玩摄影的。

    庄延拉着他一边走,一边小声地讲解aj大师的作品,偶尔还和他聊一聊相关的有趣新闻。

    谢宁看了一会儿,感概:“不愧是大师,我这个不懂摄影的都被他的作品震撼到了。”

    庄延笑了笑:“我妈特别喜欢他的作品,说是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这次虽然是以展出为主,但也有部分作品进行售出。

    大师的作品价格肯定不俗,一般人只能望而生叹。

    庄延让谢宁挑了一张aj的作品,然后以他的名义买下,给乔女士送过去。

    “要说是你送的,我妈收了才高兴。”庄延说。

    谢宁奇怪:“为什么呀?”

    庄延笑道:“因为她喜欢你呀,如果是用我的名义送过去,她肯定先嘲讽我败家,然后再说我眼光不怎么样,挑的这张她不喜欢。”

    谢宁:“……这样啊。”

    摄影的展馆很快就逛完了,两人刚打算走,庄延被角落的一个星空摄影展板给吸引住了目光,脚步顿了顿。

    这么大的艺术展,别人好歹也搭个小展馆,唯有这个就在角落里放着一块展板,前面搁一桌子两椅子,寒碜得不行。

    展板上展出的都是星空的摄影照片,因占地不大,很容易被忽略过去。

    但要是注意到了,就不免会被那片浩瀚的星空给吸引过去目光。

    最让谢宁瞩目的是一张城市上空的银河图。

    就好似是灯光与星光的博弈,人文与自然的斗争,尽管城市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仍然无法遮蔽住浩瀚银河的璀璨光芒。

    谢宁忍不住感慨:“拍得真好。”

    展板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青年,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他听到谢宁的声音,抬头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

    谢宁注意到他的耳朵上戴着一枚耳钉,蓝色的,像星星一样。

    青年人叫陈星,正是这个展板的摄影师。

    他名字里就带着一个“星”字,因此对星空特别感兴趣,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驾着个摄影机去世界各地拍摄星空。

    都是年轻人,庄延停下来和陈星交流了一会。

    谢宁不懂摄影里的门道,又不是爱说话的性格,也不吭声,就安安静静地听他们交流。

    陈星像是遇到了知音,显然和庄延相谈甚欢。

    谢宁看得心头莫名烦躁,又迷茫这份烦躁是怎么来的。

    他似乎不是很高兴让庄延和陈星这么聊着。

    但打断别人的对话也不是他的性格能做出的事,谢宁就在一旁悄悄地观察陈星。

    他和谢宁是截然不同的性子,外向、活泼、自然熟,拉着个人就能侃侃而谈。

    但他生得又很好看,笑起来时露出两个小虎牙,让人无法对他的热情生厌。

    才刚认识,陈星就非常不见外地带着他们一一顺着展板上的照片,讲解他踏步各地的摄影故事。

    说说笑笑间,就把大部分的照片给介绍完了。

    谢宁看着他灿烂的笑容,心底莫名生出几分羡慕,一时神情有点恍惚。

    随之手上突然一紧,庄延拉着他往外走了走,转头对陈星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抱歉,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去别的展馆看看。”

    “哦哦。”陈星又笑了笑,小虎牙一晃一晃的,也不介意庄延突然的冷漠,朝他手里塞了两张名片,“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空加我微信聊呀!”

    谢宁下意识地朝庄延手里看了两眼。

    庄延一挑眉:“还看?”

    谢宁:“啊?”

    庄延脸色隐隐带着不虞:“他有那么好看吗?刚才你一直在看他。”

    谢宁迷茫地摇了摇头:“没有呀。”

    庄延却不是那么被容易含糊过去的:“那你看他做什么?”

    谢宁想了想,诚实地道:“他耳朵上的那个耳钉,挺好看的。”

    庄延像是愣了一下。

    谢宁摸了摸自己的耳垂,他没有打耳D,但是看着陈星的耳钉,又觉得分外的好看。

    庄延注意到他的动作,问:“你也想要个那样的耳钉?”

    谢宁沉默一会,摇了摇头。

    庄延却又笑了:“你带耳钉肯定很好看,比他好看多了。”

    谢宁眨了眨眼,心情莫名高兴了起来。

    等路过一个垃圾桶时,庄延把那两张名片扔了进去。

    谢宁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又被庄延拉住了。

    庄延的声音有点冷:“怎么,你还想加他的微信。”

    谢宁摇了摇头:“没有……我也不爱用微信。”

    “嗯。”庄延说,“微信别乱加陌生人。”

    谢宁被他拉着走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道:“我还以为你挺喜欢他的。”

    庄延挑了挑眉:“作品还行。”

    谢宁难得刨根问底地问道:“那人呢?”

    庄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了他一眼,答道:“没注意。”

    谢宁:“……”

    庄延笑了笑,又说:“你在我身边,我哪能注意到别人。”

    谢宁顿时耳朵一热,不敢说话了。

    庄延这会儿已经把他的心思猜得一清二楚,依依不饶地问:“宁宁,你刚才是不是……在吃醋呀。”

    谢宁别过头,小声地说:“你才在吃醋。”

    “对啊。”庄延大方地承认道,“我刚才就是吃醋了,我这么大个人在你身边,你却一直盯着他看。”

    谢宁睁大了眼睛:“那你也一直在和他说话啊。”

    话一出口,他就觉得不对劲。

    这话说得太像是在撒娇,光是听着,就有一股子的酸味。

    谢宁顿时抿了抿嘴,加快了速度往前走。

    庄延扯着他的衣服,气定神闲地跟在他后面:“原来你刚才是不高兴我和他说了太多的话啊。”

    小心思就这么被揭穿了,谢宁一时羞涩,闷头就往前走,不敢回头。

    庄延伸手把人逮住,一把就捞怀里,捏了捏脸:“别气了,以后我不和别人多说话,就和你说,行不行?”

    “行不行”这三个字说得分外的轻,像是在哄人似的。

    谢宁耳朵更热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庄延:“那你是什么意思。”

    谢宁两颊像是烧了起来,但周围这么多人在,让他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半晌后,他才宛若崩溃地道:“……我、我就是心里头有点不舒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嗯,是我的错。”庄延低笑着看他,“以后不会了。”

    庄延这么大方诚恳地认错,谢宁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总觉得刚才的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不像是他的性格。

    但庄延又没有因为他这样而不高兴,神情反倒有几分愉悦。

    谢宁不敢细想,从庄延的怀里钻出来,随意地指了一个展馆说:“我去那边看看。”

    仓促的脚步颇有落荒而逃的味道。

    庄延看着他的背影,心情颇好地笑了笑。

    作者有话要说:  庄庄:(吃醋)你为什么一直盯着他看!

    宁宁:(吃醋)你为什么一直和他说话!

    陈星:???

    为什么他们吃醋都吃得这么心有灵犀啊(不是)

    评论快破w了,感谢支持!这章随机发50个红包!

    感谢!

    chico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5 23:24:21

    19215786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5 23:44:32

    kai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5 23:56:07

    紫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0:24:13

    foune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3:02:24

    张赶尸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9:09:50

    腊月廿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9:34:21

    腊月廿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9:37:00

    腊月廿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9:39:50

    腊月廿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9:42:03

    腊月廿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9:44:55

    腊月廿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9:47:57

    腊月廿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9:50:52

    永远175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10:14:23

    澜澜大宝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13:46:48

    起名字这事我表示放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15:05:47

    青衫故人隐丶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20: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