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番外三(3)

作品:《被前男友的白月光求婚后

    庄延最近打开游戏的概率成直线上升。

    以前他只有工作之余, 闲着无聊才投喂下宁宁消磨下时间,如今几乎是隔几分钟就看一眼手机, 好奇宁宁在做什么。

    有时候他会和宁宁聊聊天,宁宁实在不像是一只兔子, 他懂得很多,对人类社会也十分了解。

    庄延将这理解为程序员的设计,毕竟是人设计出来的, 思维方式可能更偏向于人类。

    大多数时候宁宁都很安静, 而庄延也不打扰他,只是开着游戏看他蹦蹦跳跳的就很满足。

    偶尔宁宁也会提出一些疑问, 比如现在。

    宁宁:“为什么我的食物都是草和蔬菜。”

    庄庄:“还有水果。”

    庄延以为他是饿了,就问道:“你想吃什么?”

    谢宁沉默片刻, 说:“就没有R吗?”

    庄延失笑:“你一只兔子为什么想吃R?”

    商城的食物分类里当然没有R制品。

    谢宁好像有点泄气:“就是想吃嘛, 每天都吃草太寡淡了, 也很容易腻味啊。”

    庄延:“不行,兔子的肠胃太脆弱了,消化不了R。”

    谢宁无精打采地趴在地上:“好吧。”

    庄延又好笑又心疼:“那今天换个口味,吃点水果吧。你想吃什么?胡萝卜?梨子?草莓?”

    “草莓吧。”谢宁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 “我不喜欢太甜的。”

    庄庄:“那你喜欢什么口味?”

    宁宁:“我喜欢吃酸辣的。”

    庄庄:“……”

    庄庄:“兔子吃酸辣的食物会拉肚子吧?”

    宁宁:“啊……可能吧。”

    小白兔忿忿地在半空中挥舞了两下爪子。

    宁宁:“当兔子真是太不容易了, 每天只能吃草, 换个口味都不行。”

    兔子本来就是食草动物啊。

    庄延不由失笑。

    庄庄:“你真不像一只兔子。”

    宁宁:“……”

    宁宁:“说不定我本来就不是兔子呢。”

    庄庄:“那你是什么?”

    宁宁:“我其实是一个人。”

    庄延只当他在开玩笑。

    庄庄:“你只是兔子成精了而已。”

    庄庄:“而且你都不能变成人形,怎么伪装成人。”

    宁宁:“……”

    【宁宁似乎不开心了。】

    【好感度-5】

    ???

    庄延被系统提示搞得一脸懵*。

    最近宁宁真是越来越难哄了,动不动就扣好感度。

    当然,每次聊天结束通常也能加回来5-10点的好感度。

    庄延认为设计师的意图应该是希望玩家能和兔子多交流交流, 增进下感情。

    ——这样能让玩家在打开商城后更加毫不犹豫地氪金。

    不开心的小兔子蹭的一下跳出了房间,跑到了院子里,庄延急忙把视角切过去。

    院子有点大,庄延找了一会儿,才在秋千上找到了坐着晃悠的宁宁。

    棉花糖一样的身体跟着椅子晃啊晃的,一身皮毛在阳光下雪白得像是在发亮。

    庄延点开互动,戳了戳小兔子的身体。

    庄庄:“生气了?”

    宁宁:“……没有。”

    宁宁现在已经能习惯他时不时的抚摸和其他互动了,不过有些特别的部位不能戳,会扣好感度。

    但宁宁的反应也很有趣,经常一戳一蹦达。

    有时候庄延恶劣的性子上来了,就跑去戳戳他的尾巴,看他恼羞成怒的样子还挺有趣的。

    庄庄:“但是你不开心。”

    宁宁:“……”

    宁宁:“我在想我为什么会变成一只兔子。”

    庄庄:“当一只兔子不好吗?”

    宁宁:“……”

    庄庄:“还有我养你,你什么都不用做,每天开开心心地跳来跳去就好了。”

    宁宁:“你只是在养一只宠物。”

    庄庄:“你本来就是我养的宠物。”

    宁宁:“我不是!”

    宁宁:“我应该是个人。”

    【宁宁的情绪好像变得激动起来了。】

    好在这次没有扣好感度的提示。

    庄延摸了摸下巴,不知道宁宁又在思考什么哲学问题,也不明白宁宁怎么总觉得自己是个人类。

    明明就是一只兔子,就算成精了也是兔子精嘛。

    庄庄:“当人有什么好的,每天那么多烦心事,还不如当一只兔子来的轻松。”

    宁宁:“人是有很多烦恼,可人也有兔子体验不到的快乐。”

    庄庄:“比如呢?”

    宁宁:“额……”

    宁宁:“比如人可以吃R,兔子就不行。”

    庄延一时竟无言以对。

    而宁宁又说话了。

    宁宁:“兔子的生活是很美好,但是也很枯燥,每天除了吃吃睡睡就只能在这里跳来跳去。”

    宁宁:“人也许会有各种烦恼,会有各种麻烦与困惑,但是人的生活也很精彩。”

    宁宁:“他们每天都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认识不同的人,也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庄延愣了一下,问:“你是想出去吗?”

    他苦恼道:“可我也不知道怎么把你放出去啊。”

    毕竟这游戏目前的地图就只有房间和院子。

    他玩的是《家有萌兔》,又不是《兔子环游世界》。

    宁宁:“……”

    宁宁:“我不是这个意思。”

    宁宁:“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一只兔子,但我希望,你能把我当人一样对待,而不是一个宠物。”

    庄延一下子沉默了。

    诚然,他确实一直把宁宁当成自己的宠物,当成无聊生活的消遣。

    现实里养宠物太过麻烦,即使有保姆,照顾起来也颇为不方便,生老病死都让他觉得棘手。

    游戏里的宠物就轻松多了,想起来的时候逗一逗,忙的时候就扔一边,反正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等哪天厌烦了,直接把游戏一卸载,也不会有什么负担。

    不用担心出远门时宠物怎么办,不用担心生病了怎么办,也不用担心不想养了该怎么处理。

    轻轻松松,简简单单。

    这也是他下载这款游戏的初衷。

    但这次游戏的更新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料。

    也……给了他更大的惊喜。

    把宁宁当成人一样对待?

    把一个游戏程序当成人类?

    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还有点可笑。

    但庄延却并不排斥。

    究其原因,大概是这段时间和宁宁的交流过于频繁,让他心底产生了更多的感情吧。

    交流果然是促进感情的一大利器。

    而且一个成了精能说话的兔子,当成人来看待也没那么难以接受。

    庄延这么想着,点开了聊天框。

    庄庄:“好。”

    庄庄:“我会试着把你当成人,而不是一只会说话的兔子。”

    【好感度+50】

    ???

    庄延怀疑他眼花看错了,定睛一看,确实是加了50的好感度。

    整整50!!!

    他以前氪金都只能加20!

    现在只用一个字就比翻倍还多!

    庄延想,他这难道是打开了什么新设定的大门?

    宁宁:“谢谢你,庄庄。”

    庄庄:“不知怎地,把你当成人之后,听你喊我庄庄好像怪怪的。”

    虽然他在一开始设定主人名字时,恶趣味地打了庄庄两个字,但要是把游戏的聊天框当成微信之类的聊天工具,想象着对面的人喊他庄庄……

    庄延忍不住起了一身J皮疙瘩。

    庄庄:“今天我们就算重新认识了,那就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庄延。”

    宁宁:“我的名字叫谢宁。”

    庄庄:“这是你给自己起的人类名字吗?”

    宁宁:“不是我起的,我本来就叫谢宁,这是我父母起的!”

    这是游戏设定吗?

    庄延摸了摸下巴。

    不对,他既然说了要把宁宁当成人类,就不能再把对方视为代码组成的程序。

    人的名字确实都是父母起的。

    庄庄:“挺好听的。”

    宁宁:“谢谢,你的名字也很好听。”

    庄庄:“可我还是更想叫你宁宁。”

    宁宁:“……”

    庄庄:“这样喊起来更顺口,也更亲密一点。”

    谢宁从秋千上跳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谢宁才说:“好吧。”

    宁宁:“我同意你这么叫我了。”

    庄延不由失笑。

    庄庄:“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宁宁。”

    谢宁哼了一声,自顾自地跳回了屋子里。

    “我饿了,我的草莓呢?”

    “我马上去买。”

    ……

    自从把宁宁、不,是谢宁当成人之后,庄延发现自己和对方的交流更多了。

    有时候也会谈论一些以前他不会和宁宁说的东西。

    比如他的现实生活。

    宁宁:“你的职业是什么?魔法师吗?”

    庄庄:“不是,我是一名导演,拍电影的……对了,你知道电影是什么吗?”

    宁宁:“知道。这个职业听起来很酷炫!”

    庄庄:“也还行,就是平时忙起来会非常累。”

    宁宁:“那你拍过什么电影?”

    庄庄:“我上一部完成的电影叫《独白》,讲述的是一个戏剧演员的一生。”

    宁宁:“……”

    宁宁:“《独白》?”

    宁宁:“……”

    这次谢宁沉默的时间有点长,庄延不由问道:“是啊。怎么了?”

    宁宁:“我好像看过这部电影。”

    庄延一愣。

    《独白》并不是什么家喻户晓的电影,尤其没在国内上映过,他没想到一个小众游戏里的兔子会说看过这部电影。

    是程序导入的数据,还是只是随口的应和?

    他正思考着,谢宁又说:“很好看,我很喜欢它的画面和构图,尤其是最后落幕,主角拄着拐杖蹒跚离去时,镜头落在湖面上的那一刻。”

    宁宁:“拍得很美。”

    庄延坐直了身体。

    这还真是《独白》里的内容。

    而此刻正趴在兔子窝上的谢宁,也察觉到了哪里不对。

    《独白》是他很喜欢的一部冷门电影。

    自从变成兔子后,他一直以为自己现在所处的是个奇幻世界,可为什么庄延会说他是《独白》的导演?

    他感觉自己隐隐抓住了什么关键点。

    谢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决定再多和庄延说说话,说不定能有更多的线索。

    宁宁:“我的职业是一个原画师。”

    庄庄:“原画师?”

    宁宁:“嗯,我是做游戏原画设计的。”

    庄庄:“游戏?”

    宁宁:“嗯,手机游戏。”

    庄延盯着手机,觉得更有意思了。

    他在玩的不就是一款手机游戏吗,结果游戏里的兔子居然和他说,他是一名游戏原画师?

    庄庄:“你设计过什么游戏?”

    谢宁纠正他:“严格意义上说不是设计游戏,玩法文案什么的都有专门的设计师,我只是绘制人设和场景的原画。”

    庄延改口:“那你给什么游戏绘制过原画,《家有萌兔》吗?”

    他忍不住开了个小玩笑。

    但谢宁并没有领会到他的意思。

    “《家有萌兔》?”谢宁疑惑地眨了眨眼,“没听过这个游戏。”

    庄庄:“……”

    宁宁:“我参与过的游戏项目很多,最有名的应该是《手机恋人》和《山海纪》。”

    这两个游戏名都很耳熟。

    庄延想了想,想起自己好像前几天才听齐锐提到过《手机恋人》。

    这算什么?

    设计师的小彩蛋?

    同行业之间的致敬?

    庄延鬼使神差地打开了齐锐的微信。

    庄延:你知道《手机恋人》这款游戏吗?

    齐锐果然不愧也是整天捧着手机的人,几乎是秒回。

    齐锐:知道啊。

    齐锐:怎么,你终于想换款游戏玩了?

    庄延:那你知不知道这款游戏的原画设计师是谁?

    齐锐:……

    齐锐:兄弟,我连它的游戏开发商公司是哪个都不知道,还能知道它的原画设计师?

    庄延:算了,我问你这个干嘛。

    齐锐:我也想知道你问我这个干嘛。

    庄延:就当我随便问问。

    齐锐:你要真想知道的话,我去找人查一查?

    “不用”打在聊天框里,还没发出去,庄延又把这两个字删了。

    他思索片刻,慢慢地回了个字过去。

    庄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