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番外四(6)

作品:《被前男友的白月光求婚后

    此为防盗章, 在晋江购买全文后查看正文~  第一章

    接到严溪电话时,谢宁缩在被窝里, 头昏脑涨,半天没听清严溪讲的啥。

    他通宵赶完一个急稿,甲方早上才给回复,定稿之后他直接往床上一倒, 睡了个昏天暗地。

    电话那头淅淅索索响了半天,谢宁头疼地揉了揉额角,清醒过来:“你说啥?再说一遍?”

    严溪果然重复了一遍:“你和徐清, 分手了?”

    “哦。”谢宁应了声,“分了。”

    严溪欲言又止。

    谢宁看了眼时间, 晚上7点,这一睡直接把一个白天睡了过去。

    严溪沉默了好一会儿:“你现在怎么样?”

    谢宁老实回答:“头有点疼。”这一觉睡得不太舒服。

    “胃也难受。”一天没吃东西, 饿的。

    严溪叹了口气:“你别想不开, 好好在家待着,我马上就来。”

    他有什么想不开的?谢宁莫名:“那你来的时候给我带份晚饭。”

    谢宁在床上回神了一会儿, 爬起来换衣服洗漱,电脑桌旁各种画稿乱得不行,他收拾完,又去厨房给自己烫了杯热牛奶。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他一看,十几个未接电话。

    三个是严溪的,剩下都是徐清打来的。

    谢宁喝了口热牛奶,身体暖和了许多, 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徐清给拉黑了。

    短信里也有几条徐清发来的。

    【我错了。】

    【别分手好不好。】

    ……

    不好。

    谢宁清空收件箱,又把徐清其他联系方式全部拉黑。

    做完这一切,门铃响了。

    严溪果然风驰电掣地赶了过来,带着一份非常清淡的白粥。

    白粥吃得谢宁索然无味:“带什么不好,非要带这么寡淡的。”

    严溪看了看他的脸色:“我怕你没胃口。”

    谢宁不仅有胃口,胃口还很好。他把勺子一搁,去卧室拿了件大衣出来:“算了,我们去外面吃。”

    严溪说:“我吃过晚饭了。”

    “那就再陪我吃一顿,当是夜宵。”

    出去的路上严溪手机响了几次,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号码,直接按掉。

    “谁啊?”谢宁随口问道。

    严溪说:“一个傻*。”

    谢宁:“别以为我没看到来电显示。”他不是故意偷看,主要是那串号码他记得太熟,扫一眼就认出来了,徐清的。

    严溪冷笑:“他难道不是傻*?”

    谢宁想了想,没法反驳。

    严溪对徐清一直都存在一种偏见,也许不能说是偏见。

    他觉得徐清这人就是个花花公子,花心又浪荡,哪里都配不上谢宁。

    不光是严溪,谢宁身边的人都这么觉得。

    只是两人交往4年多,无数人劝分都没能分开,直到现在……

    严溪一想起来就气得胸口疼:“徐清这个渣男,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你们分了好,暗恋你的人大把的在,何苦吊死在他这么一个烂树上!”

    谢宁顺着他的意,点头:“是是是。”

    严溪看了他一眼,叹气:“你就是性格太温顺了,要我早几年前就把他踹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

    他这好友的性格,说好听点是顺其自然,难听点叫逆来顺受。

    问他点什么,基本上回应都是“随意”、“无所谓”、“哦”,偶尔来一句“关我什么事呢”。

    严溪记得大学时期,谢宁爱慕者众多,艺术学院的院花向他表白,真情实感地说了一大堆,结果谢宁来一句:“谢谢你的喜欢,不过你喜欢你的,关我什么事呢?”

    院花气得当场就哭了。

    后来院花的某个爱慕者心气不平,找上门来理论,谢宁听他骂完,问了一句:“关你什么事呢?”

    若是一直这么洒脱也就算了,后来谢宁和徐清交往,严溪每每提起徐清拈花惹草的行为,谢宁也总是一副“关我什么事”的态度。

    严溪想到这就心塞。

    谢宁倒不觉得自己温顺,他只是无所谓。

    大冬天,外面天寒地冻的,要不是家里没有存货,谢宁怎么也不想出门。

    谁料吃完饭还下起了雪。

    这周五就是圣诞节,街道两旁不少店已经装饰上了圣诞树和饰品。

    谢宁想起自己刚画完的那个稿子,是给一个手游画圣诞海报,之前定的画师不是他,后来外包的画游戏公司不满意,辗转找到了谢宁,用双倍的价格请他接下这个急稿。

    画里,银装素裹的圣诞树和圣诞老人,嬉闹的游戏角色,就像是几天后街上的场景。

    难得不用赶稿,谢宁不想这么早回去,想在外面多逛逛。严溪接了个电话,公司打来的,于是急匆匆地又去了公司。

    和他谢宁不同,严溪家境只能说殷实,但个人能力强,毕业后自主创业,开了家游戏公司,也算是小有成就。

    街上太冷,谢宁干脆进了家商场,他有点后悔出门时没多套两件衣服。

    逛了两圈,最后他在一个娃娃机前停下了脚步。

    娃娃机前已经站着一个人,修长的手握在摇柄上,谢宁注意到他的手表和袖扣,都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价位。

    他不知道投了多少硬币进去,但一次都没抓到,气得踹了娃娃机一脚,吐槽道:“什么玩意儿。”

    谢宁忍不住笑了一声。

    听到笑声,他回头看了谢宁一眼:“你笑什么?”

    谢宁没能看清他的样子。主要是他围了一条围巾,遮住了半张脸,看起来十分保暖。

    谢宁看着有点羡慕。

    见谢宁不说话,他侧后让了个位置:“你来抓。”

    谢宁摇头:“我身上没有硬币。”

    他不耐烦地道:“我有。”

    谢宁还在犹豫,他直接把谢宁拉到了娃娃机前:“抓不到算我的,抓到了娃娃就给你,这样总行了吧。”

    谢宁对娃娃不是很感兴趣,但他喜欢抓娃娃的过程,于是顺从地把手放在了摇柄上。

    第一次没有抓到,男人报复性地笑了一声。

    第二次抓到了,爪子升到空中,抖了抖,娃娃掉了下去。

    “什么破机子!”男人比谢宁还不高兴。

    第三次终于没出什么意外,稳稳当当地抓到一个娃娃。是个兔子。

    “还算有点本事。”男人弯腰把兔子拿出来,揉了两把,递给谢宁,“看着和你还挺像的。”

    谢宁看了一眼兔子,没看出来和他哪里像。

    “里面还有几个硬币。”那人又说,“你全抓完吧。”

    谢宁大概是玩出了手感,后面又抓了三个娃娃,他随手挑了一个递给男人:“这个送你。”

    男人眼神里透露出嫌弃,但还是接了过来:“这是什么?鲨鱼?”

    “是蓝鲸。”谢宁答道。

    “我还有不少硬币没投,你要继续抓不?”

    “不了。”谢宁摇摇头,“再抓我也拿不下,我要回去了。”

    他“哦”了一声,然后说:“下次出门的时候多穿点。”

    谢宁疑惑:“啊?”

    他毫不留情地笑了:“你冻得脸都红了。”

    谢宁:“……”

    “耳尖也是。”他说,“像个兔子似的。”

    谢宁顿时无话可说。

    ……

    庄延拿着一个蓝鲸玩偶回来的时候,齐锐怀疑自己冻出了幻觉。

    这家商场是齐锐家族产业之一,他代表老董事长过来视察,拉上了刚回国的好友。

    视察到一半,庄延就不知跑哪去了。

    “这是啥?”齐锐惊奇,“多年不见,你的审美已经变成这样了?”

    庄延皱眉:“你也觉得丑,是吧?”顿了顿又说,“别人送的。”

    齐锐:“你都把脸包成这样子了,还这么招蜂引蝶,能耐啊。”

    “不是……”庄延不好意思说这个丑了吧唧的蓝鲸耗费了他100个硬币,“一个挺有趣的人送的。”

    齐锐好奇:“什么人?男的女的?长得怎样?”

    庄延:“男的,长得……”

    庄延回忆了下:“还不错吧。”

    齐锐:“你居然也有不毒舌的一天?”

    齐锐了解庄延的德行,眼光高又挑剔,如今又在娱乐圈里混,什么美人没见过。

    庄延难得没怼齐锐。

    他还在想刚才遇到的那个人,身材纤瘦,衣品倒是不错,脸精致漂亮,放娱乐圈里属于仗着脸就能红的。

    最主要的是,长得太合他的眼了。

    庄延从小到大挑剔惯了,看人总有不顺眼的地方,无论男女都没动过心。

    别人问他喜欢什么类型的他也答不出来,但今天看到那人,庄延恍然,他喜欢的类型就是这样的。

    尤其是看他被冻得通红的样子,可爱又诱惑,庄延心底莫名浮出两个字。

    欠C。

    但这话他是不能和齐锐说的,心里想想就算了,说出来就太轻浮,还像是在背后亵渎人。

    “对了。”庄延说,“我给你家这商场提个建议。”

    齐锐打起精神,准备听他的高见:“什么建议?”

    庄延:“娃娃机太少了。”

    齐锐:“???”

    庄延:“可以多加几个。”

    ……

    谢宁这两天收到不少问候,都是来打探他和徐清是不是真分手了的。

    有些是关心他,还有些只是来八卦一番。起初他还能应付,后来也烦了。

    “是的,分手了。真分了,千真万确。没开玩笑,不会复合。”谢宁接到电话后先发制人。

    严溪一脸懵*:“你在说啥?”

    “是你啊。”谢宁松了口气,“没事,刚老班长给我打了个电话,被我不小心挂了,我以为是他。”

    严溪应了一声:“对了,我从大学同学那得到一个消息?”

    谢宁:“什么?”

    严溪说:“庄延回国了。”

    谢宁愣了一下:“……庄延是谁?”

    严溪沉默几秒。

    “就那个,徐清曾经追了好几年的,庄延。”

    谢宁揉了揉额头,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庄延这个人:“哦,想起来了,徐清心心念念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严溪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那些狐朋狗友不还八卦说徐清就是把你当庄延的替身,才和你在一起的嘛。呵,天天正事不干,就会胡说八道。”

    作者有话要说:  居然100章了……这好像是我第一本写到100章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