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85章 别开盛宴

作品:《扶明录

    夜幕初降,总兵府外依然是人头攒动,无数宁远将士围在外边,有的是看(热rè)闹,但更多的是想见一下旧主,当年关宁铁骑的统帅!

    总兵府大堂的接风宴已经摆好了,以城中最好的酒以及最好的菜来招待,来招待大明这个时代最狠的客人。

    只不过这个接风宴有点特殊,没有陪客。

    就常宇同祖家十一口出席,且大门紧闭,院子中空无一人。

    主宾依次落座,寒暄几句常宇便直奔主题“咱家知道诸位心中有很多疑问,今儿咱们关上门说点掏心窝的话,十丈之内没任何人可以靠近,有什么想说的但说无妨!”

    众人目光看向祖大寿,常宇心中赞叹,果真是一家之主,他不开口就没人敢随便说话。

    “祖将军,但说无妨!”常宇微微一笑

    祖大寿轻咳一声“既然督主这么直爽实在,那我先问两件事,第一,督主大人先前与多尔衮所言是真的么?真的要罪臣镇守边关且三个月收复锦州城?”

    常宇哈哈一笑“半真半假,让祖将军戍守关外是真,想要您收复锦州也是真,但三月之期不过是给多尔衮施加心理压力让他钻头不顾腚罢了”。

    “这……朝廷就这么信得过我,我……我可是个降清的罪臣啊!”祖大寿皱眉,(身shēn)子都开始颤抖起来。

    “朝野皆知祖将军降清是((逼bi)bi)不得已,但毕竟是降了,也的确有罪,所以朝廷便给了您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锦州城怎么丢的便怎么拿回来,这事就一笔勾销了”常宇双手一摊“就是这么简单”。

    “罪臣……羞愧啊!”祖大寿双手捂面,抽泣起来,这个杀人不眨眼吃人不眨眼的大魔王竟然哭了。

    “祖将军以己之力坚守锦州孤城数年,孤立无援弹尽粮绝不得已而降清,即便降清数年也为曾为鞑子卖一丁点力气,您不必羞愧,该羞愧的不是您”常宇说话间眼神有意无意的在祖泽洪几人(身shēn)上扫了一眼,祖泽洪立刻低下了头。

    “但如督主大人所言,臣,终究是降清了,终是有罪”祖大寿略微整理一下(情qg)绪“朝廷能不计前嫌,这般开恩,罪臣感激涕零!”

    “祖将军既懂得感恩,还望继续为朝廷效力”常宇正色道,祖大寿赶忙拱手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只是……”神色有些犹豫。

    “但说无妨!”常宇做了个请的手势。

    “只是圣上让罪臣戍守何处,关外仅余宁远孤城一座了,何况罪臣手中无一兵一卒”祖大寿充满期待的看着常宇。

    常宇接下来的话没让他失望,甚至让他惊讶不已“坐镇宁远城统领宁远军”。

    “这,宁远不是三桂驻防的么?”祖大寿一众人很意外,吴三桂虽是他外甥,刚来就占人家地盘抢人家兵马也说不过去啊,不过隐隐之间他好像也明白些什么了,那就是朝廷要以自己来牵制吴三桂了,这么看来吴三桂如今是山中无老虎,他猴子称霸王了。

    “吴三桂另有他用,南下贼匪闹的正厉害,他在关外也闲了两年多了,该出去伸伸胳膊腿了,这只是正常调防而已,祖将军不用想太多”。

    正常调防?祖大寿才不信,正常调防的话怎么可能将其兵马都留下,摆明就是让自己夺权来的。

    不过也好,宁远军里主心骨还是自己当初的关宁铁骑,驾驭起来轻车熟路,也只有这样的悍卒才有收复锦州的可能。

    再说了,即便自己是被朝廷当刀使来对付吴三桂,又有什么资格抱怨,朝廷既往不咎已是最大的恩惠了。

    但朝廷不惜以阿济格把自己换来,仅仅是为了牵制吴三桂?难道大明如今已无能人了,或许是吧,能臣良将这两年死的死降的降,大明已成空壳子了,祖大寿从得知要被交换回大明起,就一直在思考这件事的理由。

    只是想的越多越糊涂,特别是几个时辰前小太监说他以脑袋作保才放其回来官复原职的,所以,朝廷到底为什么要把自己换回来,自己和小太监无亲无故他为什么要拿脑袋作保自己!

    这就是他要问常宇的第二个问题。

    常宇数天前刚发誓要戒酒,转眼就破戒了,端起酒杯起(身shēn)走到祖大寿跟前,祖大寿不敢怠慢赶紧起(身shēn)躬(身shēn)。

    “咱家小的时候就听过祖将军浴血死守锦州城的英勇事迹,再后来松锦大战时,城中断粮,杀人吃马寸步不让,直至外援全军覆没终是回天无力时才不得已投降,您是咱家这辈子最敬重的英雄,所以那个时候咱家就发誓,如果有一天咱家有了话语权一定将您就回来与你并肩作战!”

    “如今当初的愿望实现了!”

    话说的平平淡淡,却言真意切,祖大寿目瞪口呆实在想不通自己竟然会这么个太监铁粉,而且还就是被这太监给救回来的。

    “所以说,朝廷以阿济格将罪臣换回来,并非皇上本意实则是督主大人以项上人头作保才得以成行是吧”祖大寿叹口气,对常宇抱拳躬(身shēn)施礼。

    常宇探手将其止住“皇上若不想再给你一次机会,又怎么可能答应呢,祖将军,即便是朝廷不信您,皇上不信您,但咱家信您就足够了,万望您念在咱家这份辛苦份上替咱家保住脑袋啊!”

    “不敢有负督主再造之恩!”祖大寿连忙道。

    “说来说去朝廷还是信不过我们啊!”祖大弼嘟囔着,他为人本就有些疯疯癫癫,口不择言想啥就说啥了。

    “闭嘴”祖大寿怒喝,转(身shēn)又对常宇道“舍弟粗鄙无礼还请……”

    “无妨”常宇微微一笑,看着祖大弼道”设(身shēn)处地想一下,你会完全相信一个投降过敌方并且在敌方待了数年之久的降将么?“

    ”这……应该不会吧“祖大弼挠挠头,常宇笑了”就是嘛,朝廷保留怀疑也是人之常(情qg),再说这些不重要,本督相信你们就行了“。

    ”为什么你相信俺们就行了?“祖大弼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因为皇上相信我,朝廷也相信我!“常宇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心窝子”而我相信你们“祖大弼却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可朝廷和皇上为什么相信你?“

    常宇哈哈大笑”因为本督做事向来无愧于心更无愧大明,当然之所以让皇上和朝廷相信是因为本督很有本事,很厉害!“

    ”你很厉害?“在场十余人也就祖大弼没大没小没完没了的敢这么一直问下去”有多厉害,我看你也就是个毛孩子嘛……“

    ”休得无礼“祖大寿劈头盖脸对着祖大弼就是一顿吼,常宇却笑的更欢了”论年纪本督是没你大,但你不想想为何本督年纪轻轻就能掌管东厂难道是靠溜须拍马上位的么?“

    ”这倒不太像“祖大弼摇摇头”那你倒说你怎么个厉害了“。

    ”年初,闯贼亲率大军二十万围攻太原,本督与周遇吉并肩守城将其击溃,后千里出关与吴三桂联手在宁远破鞑子十余万,二十天后率部南下在保定府将闯贼数十大军硬生生打回西安,随后多尔衮三万铁骑入关,围攻京城南下掠劫,本督率部一路追敌千里,损其过半兵马,活擒阿济格,重伤鳌拜,并令其赔偿战马万匹……你说本督是不是很厉害“常宇看着祖大弼一脸得意。

    这也是发自内心的得意。

    搁谁有这等傲人战绩都会得意洋洋,常宇也不例外。

    全场鸦雀无声!

    祖大寿等人看小太监的眼神特别的复杂。

    ”你,你不会是诓俺……“祖大弼说了一半就闭嘴了,连他都看得出来小太监那洋洋得意的神(情qg)是装不出来的,只有真的做过这种牛((逼bi)bi)事的人才会有这种得意,否则你演都演不出来。

    况且小太监也没必要说假话,若是谎言很容易被揭穿的。

    其实常宇的这种战绩,京城随便找个老百姓都知道,为何祖大寿一众人反应这么大,好像第一次听说一样。

    他们虽不是第一次听说小太监,但是第一次知道小太监这么厉害!

    毕竟相隔千里,消息闭塞的很,加上祖大寿自从降清之后虽卦职其实已是隐退,兵不参与实质(性xg)的朝政和军务,也仅仅在数月前听闻清军在宁远吃了败仗,是在一个东厂的大太监和吴三桂联手打的。

    当时他还疑惑,大明啥时候出来个会打仗的太监,极有可能又是那些监军太监抢攻挂名而已。

    至于常宇的其他战绩,根本还没传到沈阳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