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殷郊

作品:《一切从考城隍开始

    姬发并没有直接向赵江河寻求帮助,而是询问赵江河有关的治国之法。其实并不是问什么治国之法,主要是想进一步了解天界的态度。

    那知道赵江河真的是一个“老实人”,对方询问治国之法,他还真的将治国之法。

    就好比本来是听领导讲话,领导一般讲的都是废话,哪知道今天偏偏讲的都是有用之话。

    姬发听了赵江河的一番言论之后,顿时茅塞顿开。

    赵江河对出的一些建议都是以国为本,全部都是有利于民的建议。虽然这是一个神话的世界,但依旧是一普通人为主。

    毕竟再多的修行者与神,也比不过普通人。

    一个国家只要能让百姓安居乐业,令百姓信服,就算天界众神想颠覆国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如果一个国家不能让百姓安居乐业,定会使得国家混乱,国运流失。那时四处流民揭竿而起,就算没有天界众神插手,国家一样的会灭亡。

    赵江河的条条建议都是为了国与民,这让姬发心生敬意,这乃是真正的敬意。就连在一旁的杨戬都有所诧异,因为他知道天界众神都有神性。

    就算出手救助众生,也是因为心生怜悯,绝对不像赵江河这样,条条都是真心实意。

    就好像赵江河也是这普通众生中的一员。

    杨戬心中暗想,师傅说天界众神端坐天界太久,又受神道之力的影响,一个个被神性所控,早就不同于其他生灵,这位大帝实在是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杨戬虽然是人神所生,但他唯一见过的一位神就是他的母亲。他的母亲虽然不像其师傅玉鼎真人所讲的那样极端,但也清心寡欲,少有笑容,少有话语,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并非一般之人。

    而赵江河不管是从言语,还是从神态,都不像是一位神。

    玉鼎真人与杨戬讲天界众神都有神性,所谓的神性就是七情六欲中的某一种情感思维压制住了其它情感思维,是一种极为极端的情感。

    不管是什么,只要一极端了,就会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可赵江河身上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杨戬心想,自己以后成神之后,是不是也能保持住自己的本性,不生出神性。

    神都有神性,这是天界之外的修行者对天界众神的认知,其实天界有一些神能够压制住神道法则的影响,没有诞生出神性,比如天帝。

    聊了很多之后,姬发说到:“大帝的才智令我敬佩,如果不是我要赶回战场,我真想在大帝身边多多学习。”

    “战事重要。”赵江河说到。

    现在是大商与大周战斗的关键时刻,大周虽然生机蓬勃,但毕竟是新生势力,还无法与大商比较。

    这时候就需要更多的凝聚力,这个凝聚力从哪里来,就从姬发等大周高层以身作则而来。

    姬发亲自上战场,对于那些将士来说就是一股精神力量。

    第三天天一亮,姬发就与杨戬哪吒赶往战场,而赵江河与龙吉公主也跟着赶往战场。

    ……

    在姬发与杨戬哪吒离开的第二天,殷郊就带着罗宣发起进攻。

    大周这一方最为厉害的人就是杨戬与哪吒,其他的人都差一点。就连杨戬与哪吒都难以抵挡殷郊手中的法宝,更何况是留下的雷震子等人呢?

    一出战,姜子牙等人很快就败下阵来,他们只好暂时回营,高挂免战牌。

    敌弱我强,正好可以乘胜追击,怎么让敌人有喘息的机会呢?

    殷郊带领罗宣与大商将士,将整个大周营地包围住。

    殷郊说到:“姜子牙,你等叛贼速速出来受死,不然我就将整个西岐屠尽。”

    姜子牙等人在营帐之中,雷震子说到:“师叔,怎么办?杨戬与哪吒不在,我们无人可以牵制住殷郊的法宝。”

    姜子牙也陷入沉思,这殷郊早不出战迟不出战,偏偏是两位大将不在的时候出战。姜子牙现在只希望杨戬与哪吒能够早日赶回。

    姜子牙沉思之后说到:“我们出营迎战。”

    事到如今,一直躲着不是办法,因为就算躲着不迎战,对方一样也会主动发动攻击。都到了这个地步,对方是不可能围而不战的。并且一直躲着的话,会使得将士势气减弱。

    还不如一鼓作气,出营迎战,只要等到杨戬与哪吒赶回,就能破局。

    殷郊在大周营门口等待姜子牙出营迎战,可一直不见姜子牙等人出营迎战,他正准备杀入大周营地之时。

    只见姜子牙骑着四不像带着雷震子等将士从营地出来。

    殷郊说到:“姜子牙,你可做好受死的准备。”

    “殷郊,广成子师伯命你下山扶周灭商,你现在却不听广成子师伯的命令,你对得起广成子师伯的教导之恩吗?”雷震子呵斥到。

    殷郊不把姜子牙放在眼中,又怎么可能把雷震子放在眼中,不过雷震子的话刚好戳中了殷郊的软肋。

    殷郊可以不把阐教的任何一位修行者放在眼中,唯独有一位,他是将其放在心中的,这人就是广成子。

    他拜入广成子的门下,广成子是将他当作亲传弟子,以真心与真情待他,教他做人的道理,传他神通法术,可以说广成子是他的第二个父亲。

    此次下山,广成子明知他乃是帝辛的儿子,他还将自己最厉害的法宝传给他。

    殷郊也明白,当自己使出翻天印之时,姜子牙等人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打不过自己,肯定会向广成子去求助了。

    在殷郊使用翻天印之后,殷郊就再也没有出战过了,他就是在等,等待广成子来处置自己这个孽徒。

    不过广成子一直没有出现,这说明了广成子在意这份师徒之情。

    当雷震子说起广成子的时候,他神情微微一愣。他坐在坐骑之上,手轻轻的颤动,内心纠结了一会儿之后,他说到:“一边是师徒之情,一边是父子之情。师傅有教导之恩,父亲有养育之恩。两者必须要选一的话,我也只能选择养育之恩。至于师傅的恩情,我只能下辈子再还了。”

    “呵呵。”雷震子讥笑到:“什么教导之恩与养育之恩,我看你是为了大商的王位背叛自己的师傅。”

    殷郊说到:“你就当我是为了王位。不过我做什么你管不着,毕竟你只不过是一个手下败将。”

    殷郊一点都不在乎雷震子说自己是为了王位背叛师傅。因为在他看来,不管是什么原因背叛广成子,背叛了就是背叛了,至于是什么原因已经不重要了。

    听到殷郊说自己是手下败将,雷震子怒火冲天,提起黄金棍,扇动风雷翅,一棍朝着殷郊打去。

    雷震子乃是天生精灵,又从其师傅云中子哪里得到两颗仙杏。雷震子服用仙杏,激活了体内的本源之力。

    由于是靠仙杏激发的力量,尽管雷震子有着天仙的力量,却没有天仙的修为。不过由于雷震子力大无穷,又有法宝黄金棍,他在阐教三代之中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

    “青靛獠牙怪,让我来会你。”罗宣叫到,只见他一跃而起,生出了三头六臂,抵挡住了雷震子的黄金棍。

    罗宣最厉害的法宝万鸦壶虽然被龙吉公主毁坏,但他还有飞烟剑与五龙轮等法宝。再加上他有天仙修为,也习得三头六臂之术。

    一时间与雷震子难分胜负。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雷震子渐渐处于下风,毕竟雷震子的底蕴不足,无法与修行千年的罗宣相比较。短时间看不出什么,但只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弱点就会暴露出来。

    雷震子扇动翅膀,不断游走,与罗宣交斗。各种神通使尽,却依旧奈何不了对方,并且还被对方抓住了弱点。

    雷震子心神一颤,被罗宣抓住机会。罗宣将手中的飞烟剑抛出,一时间火光冲天,飞沙走石,雷震子被毒火灼伤,从高空掉落,显得极为狼狈。

    罗宣乘胜追击,又是一剑斩向雷震子。

    姜子牙有心救雷震子,却没有那个实力。姜子牙未入仙道,他怎么可能抵挡得住罗宣的攻击呢?

    雷震子面如死色,看来今日就是自己的丧命之日。

    像雷震子他们插足大周与大商的战斗,就是为了由仙化神。在由仙化神的过程之中,少不了去掉肉身。

    也就是说他们在大战之中死去,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反而可以免除在封神之事褪肉身那一遭。

    可自己褪去肉身与被人杀死而去了肉身是有区别的,并且死这么早,都还没有积累多少功绩,就算被封神了,也得不到什么好的神职。

    因为在封神之前,早就达成协议,都能入天界成神,至于是什么神职,就看各自出的力有多大了。

    雷震子在伐商之战中,他还没有立下什么功劳,如果这时退场,恐怕在封神之时,只能得到一个极小的神职。

    就在雷震子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一宝瓶从天而降,直接砸在了罗宣的身上,将罗宣砸在地底,不知生死。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赵江河与杨戬他们从天而降。

    哪吒立马扶起雷震子,问到:“没事吧?”

    “没事。”

    杨戬与姬发则是站在姜子牙的身边,防止殷郊恼羞成怒偷袭姜子牙。

    龙吉公主将自己的宝瓶收回,并没有看到罗宣的身影,只见那坑洞之内有点火光,看来又让罗宣借火遁逃跑了。

    殷郊认识杨戬与哪吒,但他并不认识赵江河与龙吉公主。他微微震惊,这位女子究竟是谁,竟然可以一招击退罗宣。

    殷郊对着龙吉公主说到:“你是哪来的修行者,竟敢插手我大商之事,难道不怕我大商灭了你的道统吗?”

    此刻的大商毕竟还没有败,还有些底蕴。不是说破船还有三千钉吗?大商这艘破船可不止三千钉。

    以大商的实力无法打赢有圣人坐镇的顶尖大势力,也无法打赢有大罗金仙坐镇的势力。但如果是一些小势力、小门派,对于大商来说不值一提。

    殷郊说剿灭道统,其实是威胁恐吓龙吉公主,以大商现在的情况,他们绝对不会去围剿那方小势力与小门派。

    “我背后的势力你恐怕灭不掉。”龙吉公主瞪了眼睛。

    “是那方势力,可敢报出名来。”

    “天界!”

    天界之神?殷郊更是震惊,天界之神竟然亲自降临扶持大周。看来大商是必败无疑了。

    殷郊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帝辛要阻止众人祭祀众神,这不是让天界众神记恨大商吗?殷郊不是不清楚,他清楚的很。

    这封神之战之所以会出现,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帝辛禁止众人祭祀天界众神。

    天界众神本就是借助普通之人的信仰之力生存,众神怎么可能容忍的下一个禁止祭拜众神的国度。

    当帝辛公开禁止祭拜众神开始,就引来了众神的厌恶。

    殷郊说到:“你乃天界之神,不是有天条规定,天界众神不能轻易下界,更不能干涉世俗之事。”

    天条规定众神不能下界,更不能干涉世俗之事,就是怕天界众神都下界干涉世俗之事,那时候世俗不就乱了套吗?

    所以此刻殷郊提起天条天规,想以此逼退龙吉公主。

    龙吉公主说到:“天界众神的确不能轻易下界,更不能插手世俗之事,这是天条规定。但天界众神的职责就是守护宇宙众生,维护宇宙的运转。罗宣恶道身为修行者,私事使用神通残害普通之人,这事我不得不管。”

    龙吉公主的话再明白不过了,并不是我要插手世俗之事,而是有修行者大规模残害生灵,我只不过是下界尽守职责罢了。

    龙吉公主接着说到:“倒是你大商,竟然指挥手下修行者,让其残害普通之人。你大商做如此下作之事,灭亡乃是天定。”

    “什么天定不天定,赢者才可以说‘天’。”殷郊说到。

    龙吉说到:“既然你说赢者才能说‘天’,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

    龙吉公主驱动神通,将雾露乾坤网抛出,欲将殷郊困于网中。

    龙吉公主在天界之时,从来没有与人交过手,但这次下界,她与罗宣交手之后,她就迷上了这种与人打斗的感觉。

    只见雾露乾坤网越张越大,朝着殷郊笼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