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章 被退稿

作品:《重生香江大富豪

    骆慧安还是没吃第二口冷食,叶华收拾了一下房间,她电话重新点了一份西餐打包送到房间吃。

    房间里配备了两本信筏和笔,在花婆婆画画技能的加持下,花了半个小时,叶华画了十几款符合这个年代的潮流内衣,譬如略微前卫的tback,那精美的画工,让骆慧安看了也目瞪口呆,过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看来这世界真的有天才的人存在的,有的人随意学了几天画画就能画得这么精美,像学了十几年的美工生。

    晚上九点多,叶华回到自己的宿舍,他那身高一米七体重180的舍友小胖子张亮也在。见叶华进门,走过来围着他转了一圈,惊讶道:“华仔,真是你啊,这个大墨镜、这个发型和你这件衣服很配啊,整个人都变了,在傍晚的时候在东门口我差点认不出你,正想和你打招呼你就坐入了一辆大奔。对了,你你不是说你爸是厨师的吗怎么突然有个开大奔的人来接你了华仔,你不会是哪家公子哥吧藏得还挺深的。”

    “那是别人的车。”叶华把外套脱了放在床上,瘫坐在床上,“那车是我父亲老板家里的。”

    “能认识大老板也是一种能力哈,什么时候也介绍我认识一下”张脸站在床边好奇道。

    “咱门港大的学生怎么也这么献媚了亏你还是学中文的呢,都大二了,校训说的明德格物是什么意思知道不深入探索,学识自然会丰富起来。个人修养的基础巩固了,就可以身体力行,修己善,体现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来这里是让你好好学知识的,不是来结交大老板的。”

    “那你还结交那样的大老板”张亮黑着脸反问道。

    “那是我们有事情谈。”叶华笑道。

    “什么事情告诉我听一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张亮发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追问着。

    “维多利亚的秘密。”叶华老实回答道。

    “什么意思”张亮还是听不懂。

    “既然是秘密,我也不会告诉你哈。哈哈。”叶华故弄玄虚道。

    听着同宿舍的弟兄也这样调戏自己,郁闷道:“不告诉就不告诉,有什么稀罕的。下次你头晕了别想我帮你打饭”

    “谢谢张兄之前对我的关照,现在我贫血好了,一身力气。看我大力金刚手,呵呵。”叶华做了个健美动作,演示了一下他那没二两肉的肱二头肌。

    “但我感觉你更瘦了一点,风再大点就会把你吹飞了,哪天你有女朋友了,这骨头烙人”张亮调侃道。

    “瘦点无所谓,健康就好。对了,你平常不是很爱惜你指甲的吗怎么放几天假就剪掉了”叶华指着他圆鼓鼓的手指笑道。

    “呵呵,最近有女朋友了,不方便。”小胖子得意笑道。

    “我去,你这样的胖子也有女朋友真的假的”叶华疑惑道。

    “当然是真的,看你也是单身多年了,要不要我叫她把她姐妹介绍给你”小胖子热心道。

    “不跟你胡扯,九点多了,我先睡觉,明天九点还有陈勇明教授的大课。”叶华蒙头大睡,这小胖子能有什么好货色

    陈勇明教授是学校里出名的killer,传说要求严格、给分吝啬。他本来是带研究生的,但也有极少的大课,现在快大四了,为了毕业论文,硬着头皮,选修他的大课,开始时那一个月的课程极其痛苦。一份演讲准备近一个月,谈话两三次,修改无数次,实际演讲过后还受到了他两分钟的赞扬和近半小时的批判。第一次交上去的论文发下来时是一个个标注错误的大圈,他甚至索性把叶华的整个“参考目录”圈了出来格式错误。一个月来,战战兢兢地生活在这种挫败感中,中学时还能引以为傲的英语在他丰富的词汇下显得也是如此稚嫩。

    然而渐渐地,却也发现了他的好。在他的魔鬼训练下,一般的难题叶华竟然毫不吃力地完成了;每次课间提问,他那快速而精简的回复总如醍醐灌顶;而他也并不像传说中那般“吝啬”,只要看到了学生的努力,他依旧会给出令人满意的分数。上次贫血晕倒,他还塞了几十块给他买营养品,可能因为同是九龙区培正中学毕业的校友,每次在校园里碰上,他总会带着那一丝令人有些害怕却又敬佩的微笑跟叶华打招呼。

    第二天叶华准时来到教室,教室里静悄悄,陈教授虽然不修边幅,身上的衣服缝缝补补穿了很多年看起来像个民国时代的怪人,但他也算港大一个传奇人物,年轻时没读研考博,靠自学发表了很多著名的研究成果,先在培正中学教书,后来被新加坡南洋大学破格聘请为数学系教师,后来被港大聘任讲师,叶华刚来港大那年升级为讲座教授,他与很多世界各国相同研究领域中的著名数学家联系,讨论研究课题。

    就算是大课,今天来的人并不多,40人上下,陈教授上了两节课就记住了每个人的名字,课堂内容详实,且十分注重师生间的互动。在课堂上教师随时都会向学生提问,他非常鼓励学生问问题。同时,团队协作成为日常学习中的重要一环,在港大学的课程中,需要团队共同合作完成的比例很大,这对提升交流、合作能力十分有效。上课时便用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叶华,邀请他回答问题、上台分享。

    写论文前、小组汇报前,他通常会要求学生们先进行咨询,把大纲拿给他看,由他提出修改意见,确定好方向再开始。于是,这学期的这门课程,至少会有一次和他单独谈话的机会,时间在几分钟到半个小时不等

    刚下课,陈教授在叶华的座子敲了敲,看到他还在拿着笔思索,打断了他:“叶华跟我来一下”

    “哦”放下笔,在所有同学的目送下,叶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教室。看了看陈教授的严肃脸,叶华心里狐疑,陈教授上次塞了几十块给他买营养品,这次不会来讨债吧露出笑容,“陈教授,你老召唤我又有什么好关照的”

    陈教授把手里几份a4手写的题目递给叶华,严肃说道:“上次你选的毕业课题,我忘记有个学生已经做过了。这里还有几个课题,你看一下,选一个你感兴趣的。有困难或者有瓶颈了要自己先想想怎么解决,我手下还带着好几个研究生,很忙的。看在都是培正中学校友份上也顺便带你一下,不过你要自己争气了”

    “谢谢陈教授栽培,现在快十二点了,我请你去食堂吃饭吧,”叶华恭敬笑道。

    “客气了,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吃饭,这样会打扰我思考的。”陈教授为了研究数学一直单身着,不想让感情成为自己学习研究的绊脚石,连吃饭也在学习思考。真是个一刻不学习就会发狂的怪人。

    “陈教授,哪个比较简单一点的我就选那一个哈啊。”叶华讨好笑道。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你选一个你敢兴趣的就好。”陈教授不为所动,严肃批评他的懒散取巧精神。

    “算了,我随便选一个吧。”竟然都这样说,那就没什么好谈的,叶华垂头丧气随便抽了一张a4纸,看也不看,放入书包。

    突然想起昆仑卖稿的事情,现在已经中午,刘安瑞师兄应该有消息了吧。

    挥手告别陈教授,叶华找了个电话亭打电话给刘安瑞:“喂,我是叶华,刘师兄,我那审批过了吧”

    “不好意思,华仔,刚才我们总编说你还是新人坚持说30块钱千字买断,你觉得怎样”

    “算了,我不卖了,刘师兄你把稿件退回给我吧。xxxx这是我在港大的宿舍地址。多谢了。”

    “华仔,你真不再考虑一下现在这是你第一部,等你出名了,下一部就会卖得很好。”

    “不考虑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