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6章 第三十五章

作品:《渔火已归

    渔火已归

    文/沐清雨

    尽管俞火并不知道他具体要怎么做, 但多少猜到一点,他是要借机扭转大唐处于的被动局面。她颇有几分豪气地表示:“行啊,江湖由我带你走。”

    邢唐被她充满元气的样子逗笑:“徐骄阳看见你实名向张汉涛宣战,特意向我介绍了你。”说着他笑开:“她打算给我们牵个线。”

    俞火服了那位徐主编:“那你怎么回复她的?”

    “我说……”邢唐故意停顿了半秒, 才语带笑意地说:“我说我是你的患者, 认识你。”

    还好。俞火松口气的同时又说:“警察办事效率那么高,应该是赫警官的功劳吧,你替我谢谢她。”

    她果然是聪明的,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邢唐没否认确实是赫饶过问了她车被涂花的事, 他说:“你为什么不自己谢她?”

    俞火呵地一声笑:“我又没她手机号码,哪能像邢总一样随时随地和她单线联系呢。”

    这话怎么听都有点酸酸的味道。邢唐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样子,嘴角也忍不住扬起。他抬手抚了抚她发顶:“你知道的,我和她之间没什么了。”

    俞火偏头避开他手时, 就见一脸寒霜的肖远山站在不远处, 身后跟着站得笔直的程嘉野。俞火立即反应过来,他老人家是知道了自己和张汉涛对刚的事。

    肖远山睿智犀利的目光在邢唐身上停留两秒,转身走了。

    “爷爷?”俞火叫了一声, 肖远山像没听见一样没理会, 只有程嘉野回头向她示意了下。她赶紧对邢唐说:“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先回去了。”

    邢唐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那是……”

    俞火语带匆忙地回:“回头我再和你说。”又安慰似地说了句:“没事的。”才小跑着追上去。

    邢唐莫名觉得肖远山和程嘉野身上有着和阿砺类似的军人气质。结合俞火称呼的那声“爷爷”, 他反应过来,那位长者是阿砺的爷爷。邢唐忽然有些后悔, 后悔不该抑制不住想见她的念头, 把她约出来, 后悔没直接上楼找她。但转念又想,依阿砺爷爷的表现,万一撞上他在俞火家,应该更为麻烦。所以,老人家是什么意思?

    阿砺与她到底是什么关系?直到这个时候,邢唐才意识到,对俞火的了解太少了。而阿砺或许是个不容忽视的人物。当然,邢唐其实可以透过赫饶查一下俞火的背景。可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她愿意让他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他。若是她不想为他人知的,他不愿违背她的意愿,私自探知。

    像是料到他会担心一样,俞火在当晚发微信过来:“爷爷回去了。他最近身体不是太舒服,我得盯着点,要定期过去他那边一下。”

    邢唐其实想问,他那边是哪边,却回:“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

    俞火笑着回:“回爷爷家有什么可小心的,难不成他是怪兽,还能吃了我啊。没事的。”

    她是用语音回复的,语气轻松。照理说邢唐该放心的,可他又担心她是故意表现给自己看的。毕竟,那位爷爷的不悦,表现的那么明显。可俞火并没有要说的意思,他便没再问。这事暂时就这样了。

    由张汉涛掀起的,俞火完胜的医疗不正之风对决帖的余韵尚在,某论坛又出现了一个关于由a市西城中西医结合医院牵头,全市医院共同参与的纠风工作的帖子。

    帖子楼主称:“由于网红女中医叫板记者,为医务人员正了名。各大医院纷纷效仿g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开展自查纠风工作,除在医务人员考评中增设患者评分项,还设立举报通道,公开向广大患者征集‘证据’,要肃清行业害群之马,加强医德医风建设,树立医疗新形象。”

    帖子还配了一张,a市西城中西医结合医院公告栏的照片。对此,楼主又介绍道:“医院说干就干,要在服务窗口等不涉及患者隐私的位置实行摄像监督,以促进依法廉洁行医。据说一旦确认医务人员存在违规C作,根据情节轻重给予相应处罚,并公示处理结果,着力解决损害患者利益的问题,努力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

    最后楼主感叹:“由于一起反转的医疗事件,令整个行业都动起来,开展整顿工作,这个行业的未来是光明的,我不后悔学医了,我为选择从事医疗行业而骄傲。”

    这个帖子发出后没多久就成了热帖。不同于张汉涛联合其他记者歪楼带节奏,这篇帖子的跟帖要么是和楼主一样,为医疗行业的自查自检行为叫好,称各行各业其实都有灰色地带,不能以偏概全。而如果漠视问题的存在,早晚这个行业是会消失的。要么就是交流就医过程中遇到的医术好,医德又高尚的好医生等。总之,这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帖子。

    媒体嗅觉灵敏,立即意识到最近的医疗行业是热门话题。开始有记者去证实这个帖子的真实性。为此,有几家媒体采访了a市西城中西医结合医院的王院长。

    王院长证实了这则消息,并介绍了具体的整顿措施。在采访过程中他还透露:“我们院即将与大唐集团建立医养结合联合合作,把分院落户在大唐一生之城·康养小镇,为小镇居民提供非营利性医疗服务。”

    就这样抛砖引玉地把康养小镇的医养结合理念引了出来。而非营利性医疗服务的提出,立即引起了社会关注,成为了全民性话题。公众不禁猜测,这到底是真的公益事业,还是营销噱头。

    时隔三天,康诚医药总经理郑雪眉的个人专访也被发布出来。在记者问及康诚未来五年的发展计划时,郑雪眉透露:“新药研发一直是我们的工作重点,未来我们也将持续中成药的研发。而我们公司目前中成药新药品仍在研的19个项目,已得到大唐集团的注资扶持。”

    记者不禁好奇:“大唐作为房地产企业,怎么会对药品研发有兴趣呢?”

    郑雪眉回道:“大唐确实是传统的房地产企业。但他们的一生之城·康养小镇项目属于养老地产,为完善医疗配套,小镇内设‘长者医堂’。而医堂除了销售由我们康诚及其他几大医药公司供应的平价药品外,还会有中西医结合医院的专业医务人员轮流坐堂,指导小镇居民购药,以及提供简单的医疗服务,相当于为医院做个分流。而我们仍在研的项目多适用于老年常见病,例如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等。为实现研以致用的目的,康诚医药将与大唐建立医养结合联合合作。”

    医养结合理念再次植入进媒体脑里。他们开始对大唐这个康养小镇和所谓的医养结合有了浓厚的兴趣。而奇怪的事,在此之前,大唐在a市的新项目没有任何风声和推广,完全查不到可供参考的资料,除了木家村拆迁受阻和强拆事件这类负·面·新·闻。

    通过对王院长和郑雪眉的采访,以及论坛上热度持续增高的帖子,记者以他们的职业敏感判断,非营利性医疗服务、平价药品,以及养老的社会性话题,是容易引起公众共鸣和引发探讨思考的。为了了解的更具体,他们纷纷致电大唐,要就一生之城项目对相关负责人进行采访。当得知这个项目居然是由现任邢总亲自负责督导,他们意外而又振奋。

    但采访是需要提前预约。所以,一时间之间他们还见不到邢唐。记者们一方面不得不耐着性子等待,一面又时刻关注着论坛帖子的情况。然后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跟帖大军之中,且他们也在期待大唐方面的官方回应。

    这个时候,木家村强拆事件率先有了进展。直接参与强拆的几人相继落网,警方连夜对他们展开了审讯。令人意外的是,他们一致称:之所以半夜私自强拆房屋,完全是与村民的私人恩怨。而经过警方调查核实,所有证据都显示,他们此前确实与村民发生过冲突。尽管那冲突在警方看来,构不成伤人动机,可受伤的村民都承认强拆那几个人确实威协过自己。至于那些原本指向郑雪君的证据竟然在调查中有了合理解释。

    赫饶气愤不已,但其实和邢唐一样,也料到了这样的结局。而一生之城还要继续,为了不在关键时刻影响到木家村拆迁,她只能同意先对外公布案件进展,让公众知道,四位强拆执行人并不是大唐旗下拆迁公司的人。而由于大唐方面表示追究到底,案件将继续调查下去。

    如此一来,先前由木家村村民集体拒签,到强拆事件爆发,再到郑雪群被现任邢总赶出家门的谣言散播而引发的论坛对刚,一系列关于大唐的风波,要求大唐出面给公众一个解释的呼声渐渐弱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期待,期待大唐快快官宣,给公众全面介绍一下这个所谓的“医养结合的康养小镇”是怎么样的。

    至此,大唐不再被动,掌握了主动权。

    终于,时机成熟,大唐在万众期待中宣布:5月18日晚八点,在皇庭酒店空中宴会厅召开一生之城·康养小镇配套签约仪式。没错,不是记者招待会,也不是新项目发布会,而是签约仪式。同一天内,媒体陆续收到邀请函,唯有此前第一个曝出邢唐和徐骄阳绯闻的那家杂志社,和张汉涛所在的的报社,被拒之门外。

    签约仪式前一晚,黄药子和韩树同时飞回g市。

    晚上,俞火和赤小豆一起,给两位师兄弟接风。席间聊天才知道,韩树是和王院长一起过来和大唐签约的,黄药子作为康诚医药新药研发中心主任,也是回来参加签约仪式的。

    关于与大唐的合作,韩树说:“签约完成后,大唐日后的康养小镇项目落户在哪儿,我们院的分院就设立在哪儿,并为大唐开设绿色通道,提供非营利性医疗服务。”

    黄药子则说:“康诚也一样,签约后,凡入住大唐所建的养老院里的老人,无论是常用药,还是手术用药,康诚均平价供应。”然后才问俞火:“我听韩树说,你和大唐那位邢总认识?”

    赤小豆抢白道 :“他们坐同一趟飞机从a市回来的啊。”

    黄药子和韩树同时看向俞火。

    俞火于是对黄药子解释说:“认错人的那位老人家……是他外婆。”

    黄药子点头,韩树沉默。

    赤小豆开始发挥八卦精神,追问认错人是怎么回事,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后,她一口咬定:“原来你都见过人家家长了!”

    俞火懒得和她解释,转头去和黄药子和韩树聊起了康养小镇。

    晚上她才进家门,手机就响了,是对楼那位邻居打来的。俞火下意识看向窗外,隐约看见他站在阳台上。她跪坐在沙发上,既能看见他,又让他看不见:“邢总,有何指教?”

    邢唐未语先笑:“才回来?”

    俞火如实答:“有约。”

    那边轻笑:“只要不是阿砺就行。”

    俞火明白他说的阿砺不是阿砺,而是像阿砺一样的男性。她故意说:“是两个阿砺。”

    那边依旧在笑:“比单独见一个安全。”

    俞火也不和他闹了,“你大晚上的打电话来就为了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

    “你也知道晚了。”邢唐收敛了笑意,略显严肃的语气中夹杂着关心:“下次再这么晚回来,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你是我的谁啊,要你接?”

    “邻居。一起回家,省油。”然后问她:“明晚有时间吗?”

    俞火就知道他是要邀请自己参加签约仪式,她意识到,签约仪式上应该会曝出更多康养小镇的细节。果然,邢唐说:“明天大唐会在签约仪式上发布一生之城的项目规划,有兴趣来玩吗?康诚医药的黄主任不是你师兄弟吗,他也去,还有韩大夫,徐骄阳,很多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