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2章 第四十一章

作品:《渔火已归

    渔火已归

    文/沐清雨

    既然她不想说, 邢唐也不勉强。他提议:“先去吃饭, 再送你回家。”

    俞火却把自己的车钥匙扔给他:“不想在外面吃。”

    邢唐轻车熟路地把车开到繁华里附近一家生鲜。但他并没打算让俞火下去, 只问她:“想吃什么,我去买。”

    俞火纳闷:“你会买菜?”

    邢唐皱眉:“……还有连菜都不会买的人?”

    俞火一笑, “你看着来。”

    邢唐抬手捏了下她小下巴, “等我, 很快。”

    俞火也确实懒得动, 她调了调座椅, 在车里闭目养神。

    邢唐的动作很快, 好像也就二十分钟不到,已经提着两个袋子出来。等回到繁华里, 车在地库停好, 他扶着方向盘问她:“我有荣幸上楼蹭个饭吗?”

    人家可是带着食材来的,让她怎么拒绝?俞火说:“如果你能把这些菜煮熟的话。”

    于是, 邢唐拎着菜和她上楼。

    俞火只是随口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并没真的指望一个日理万机,五指不沾阳春水的大总裁下厨。结果邢唐一进门,先是和扑上来抱大腿的大款亲热了一分钟,就解开衬衫袖扣,挽起袖子进了厨房。洗过手后, 他开始摘菜。

    俞火看他的样子, 倒不像生手:“你会做饭?”

    “简单的能应付, 复杂的不行。”邢唐没抬头, 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我从大学时起一个人住, 吃怕了外面的东西,偶尔自己做饭。”

    可他那么忙,所谓的偶尔搞不好是一年一次。俞火好奇:“怎么不请家政阿姨?”

    “不习惯家里有外人进出。”

    “不会家务也自己做吧?”

    “有什么问题?况且我一个大男人,也没那么多家务。”邢唐回身看她:“难道你是请人做家务的?”

    俞火竟无言反驳,憋了半秒,她才说:“我怕大款太可爱,被人偷走。”

    邢唐转过身去,继续摘菜,唇边浮现笑意。

    他那么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此刻干着如此居家的事,动作娴熟流畅,眉宇之间皆是淡然。俞火双手抱胸倚在门口,看着看着也笑了。她把自己平时用的围裙找出来,手才伸过去要递给他,他已朝她俯身,示意她帮自己穿上。

    俞火停顿了下,还是亲手给他穿上了围裙。可他太高,她的围裙穿在他身上明显不合适。邢唐也不介意,“随便穿一下就行,别溅上油点。”

    俞火还是勉强在他身后打了个结,顺嘴调侃他:“那么大个总裁,还差一件衬衫?你们不该是一买买一沓吗?”

    “我的衬衫又不是一次性的?”邢唐侧头看过来:“你是对总裁有误解吧?”

    俞火一挑眉:“那么请问邢总,你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技能吗?”

    邢唐注视她:“给你机会,自己发现。”

    此刻,他的样子宁静又温和,黑眸中不见往日涌动的步步紧*的炽热,只有清澈温柔的光,让他周身都透出暖意。俞火心中一软,脱口而出:“好啊。”

    夕阳的余晖从窗户照进来,落在她身上,波光流转的眼,色泽柔和的收腰裙,随意掖在耳后的头发,匀称纤细的小腿,无一处不透出少女的娇俏。邢唐笑的温柔:“去和大款玩会儿,很快就好。”

    俞火斜眼看他,“不用我帮忙打下手吗?俞大夫也是可以强大到开挂的。”

    她今天一句没怼他,脾气爆炸好,温温柔柔的样子,像阳光一样暖。邢唐俯身,凑到她耳边说:“一旦我分了心,这饭就不知道几点才能吃上了。你不饿?”

    俞火推开他,蹲下去强行抱走扒着某人裤角的大款,回客厅了。

    邢总还真是生活技能满分,不到一个小时,不仅做了四菜一汤,还没忘焖饭。而他从头到尾都没问她一句,什么东西放在哪儿,一点不像第一次进她厨房的样子。看来,这世上是有田螺王子这种生物的。

    听见他喊:“洗手吃饭。”俞火立即放下被她强行抱在怀里的大款去洗手。坐在餐桌前,她拄着下巴看他:“看着还不错。”

    他给她盛了一碗汤:“那也不用这么盯着看,你那眼神容易让我误会。”

    俞火炸毛:“大哥,我说的是菜!”

    邢唐忍笑非笑的:“那你看餐桌啊,看着我干嘛?”

    俞火伸手打他。

    他却借机握住她的手,手指在她手腕内侧轻轻摩挲。在她发作前,轻轻捏了捏:“又看不饱,吃饭。”然后松手。

    两个人安静地吃了会儿。邢唐时不时给她夹口青菜,还会说一句:“尝尝这个。”像是知道她不爱吃素一样。

    俞火喝了汤,又吃了一小碗米饭,主动表扬:“味道挺不错。”

    这次他倒谦虚,说:“那是你不挑。”

    “全程等吃的人没资格挑。”

    “可以挑。”邢唐抬眼看她:“还可以点菜。”

    “……我爱吃的菜有点复杂。”

    “我学习能力还不错。”

    “邢总是想借此登堂入室吗?”

    被看穿了,邢唐也不尴尬,他微微一笑:“总要找个恰当的理由才好过来。”

    俞火想到他半夜跑过来那次,心想你哪次来需要理由了?我又哪次没让你进门?桌子底下的脚却轻轻踢了他一下。

    邢唐笑的一脸享受。

    晚餐的气氛相当不错,俞火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绷了一周的情绪终于得到了彻底的放松,她索性连碗都不洗,坐在沙发上逗爱搭不理她的大款。

    邢唐收拾好厨房,又端了一盘水果过来,“平时你不在家,谁来喂大款?”

    “小豆。她有我家钥匙。”俞火边吃边说:“或者下次送你那边,你帮我带?反正它喜欢你胜过我。”

    邢唐心里想的是,你还想有下次?嘴上则说:“我也可以过来帮你照顾它。”

    这一晚上的,三句话不撩她一下,他嘴痒似的。还没怎么样呢,就想要她家钥匙了?俞火用抱枕捅咕他:“你该回家了邢总。”

    邢唐顺手把抱枕放到一边,坐的离她更近了些:“我忙了一晚上,气都没喘一口就赶我走?”他笑言:“你可真行!”手上拿起个大樱桃递给她。

    俞火瞪他一眼,接过来吃掉。

    片刻,那位又问:“肖砺回部队了?”

    俞火吃着水果,含糊不清地答:“没有,他还有两天假呢。”

    “肖老还没完全康复,他多留两天也好。否则你两边跑,也顾不过来……”话至此,他忽然停下来。

    果然,俞火立即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爷爷病了?”

    从肖远山病倒那天起,俞火就请假没去医院上班。而她也并没有对任何人,包括华主任和赤小豆在内,提及此事。他们之间也确实保持了联系,但他也只是每天问:“今晚回来吗?我去接你。”

    肖远山的突然发病,让俞火很内疚,她心里也很乱。本无心理会任何人,可转念想,他必然会每晚等着她窗前的灯亮起,未免他担心,她还安抚他:“还不回去。你别担心,我没事。”只字未提肖远山生病的事。

    “我……”邢唐迟疑了,面对她灼灼的目光,半晌才说:“我找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

    “打听?”俞火咀嚼了下这两个字的意思,顿时不冷静了,她腾地站起来:“你调查我?!”

    邢唐抿了下唇,也站起来,小心措辞:“我只是找朋友了解了一下肖家。”

    “朋友?哪个朋友?赫饶是吗?”俞火眼神变了,“你凭什么?我请你相信我,我也没有瞒你,我在干休所,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这是你们邢家的规矩,还是你邢唐的规矩?怎么,需要对我进行一下政审吗?”

    “我没有找赫饶!”邢唐深呼吸,努力心平气和:“你是我喜欢的人,你被一个对我而言全然陌生的男人接走。连医院那边都请了假,整整一周!我都不能问问吗?”

    俞火有点爆发的迹象:“那你可以来问我!为什么关于我的事情,要去问你朋友?难怪今天见面你一句都没多问,原来是了如执掌是吗?”

    “问你你会告诉我吗?”邢唐也上来点火气:“你整个人瘦了一圈,你那么憔悴,明摆着是为了照顾肖老,熬了几个通宵导致的。但你怎么对我说的,你说是减肥!俞火,你能对我公平一点吗?换成是肖砺,你会对他隐瞒我的事吗?他难道对我不是了如执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都可以,我为什么不行?”

    “你凭什么和他比?”话一出口,俞火就意识到错了,而她本想解释关于他的事,不是自己告诉阿砺。可她正在气头上,不可能道歉,只是赶紧添了一句:“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邢唐的脸色却已经变了,他用极缓却Y沉的口吻说:“他是你的青梅竹马,他和你两小无猜,我没资格和他比!”说完,转头往门口走。

    到了玄关处,他手搭在门把手上,停下来:“我怕你们之间有什么,我担心肖家人为难你,我更怕是你病了!我每天白天去医院,确定你上没上班;我每晚等不到你窗前的灯亮起,就开车去西山干休所。可那里我竟然进不去!”他自嘲地笑了笑:“我疯了似的梦见你被软禁了,醒来之后只想报警。”

    “我不认为,这样去了解一下肖家有什么错。”最后他克制了下,才说:“你最近都没休息好,早点睡。”

    俞火站在原地不动,想出言挽留,又不肯服软。

    邢唐走出去,带上了门。他倚墙站在外面,用手按住了脸。

    为什么会突然提及肖砺?是在嫉妒他们有过婚约?还是连日来堆积在胸口的忐忑不安需要向她倾吐?可是,好好的气氛,本不该以此收场。

    -------

    赤小豆从电梯里出来,见邢唐站在俞火家门口,小吃了一惊。

    邢唐却只是平静地朝她颔首,说:“来啦。”

    赤小豆啊一声:“她不是回来了吗?你不进去?还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她在。”邢唐走进电梯,在梯门关闭前对她说:“可以的话,帮我美言两句。”

    嗯?这是吵架的节奏?不对,重点应该是,从什么起,霸总都上门来和俞小九约会了啊?不会一拍即合……开车了吧?赤小豆匆匆忙忙开锁进门,一副恨不得把俞火堵床上的急切。

    可惜,卧室床单平整,俞火更是穿得整整齐齐,连头发都丝毫不乱。赤小豆泄气:“还以为会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失望。”

    俞火几乎想把大款甩到她脸上,“空窗期怎么那么可怕?让你满脑子颜色!”

    赤小豆笑嘻嘻的:“说别的没用。今晚你要是不把霸总的事给我交代明白了,你看我怎么闹你。”说着抢过大款,故意说:“或者大款你来说,刚刚来的男人是不是你未来的老爸啊?”

    俞火头皮发麻。终于把一切都和闺蜜交代了。

    赤小豆听完所有,缓了缓才说:“他居然能打听到砺哥家的事,牛掰啊!”

    对于她的跑偏,俞火无语。

    “那他之前那些绯闻,是空X来风,还是确有其事?他要是敢拿你当备胎,我就让大款坐歪他脖子!”赤小豆盘腿坐在沙发上,想想又觉不对:“看他对你的态度,应该是认真的。你在顾虑什么?别以为你不说就瞒得了我,你喜欢他!”

    俞火深呼一口气:“那天被爷爷撞见我和他在一起,我就准备和爷爷坦白。可爷爷不肯见我。然后阿砺就回来了。我只是想在答应他之前,把可能引起误会的因素清除掉。坦坦荡荡,轻轻松松地和他在一起。否则那头瞒着爷爷,阿砺也不是说联系就能联系上的,我就和他暗渡陈仓了,算怎么回事?我没有想到这件事对爷爷的打击那么大,他说病就病了,我真的吓死了你知道吗?我没有告诉他,是不希望他因此有压力,再把这件事扛到他身上。这是我闯的祸,关他什么事?”

    “那他不也只是打听了一下肖家嘛,还是因为担心你,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吵得把人家赶出去吗?”赤小豆居然说:“你是没看见他刚才的样子,消沉死了。换我是你,早就扑上去,撕开他衬衫,把该办的事办了。霸总啊,单纯地用‘高富帅’来形容,力度都嫌不够。军营我砺哥世上独一无二,江湖我邢总,更是可遇不可求好吗?你要不要给句痛快话,不要,我可上了。我反正不介意他喜欢过你,一夜春风我也是愿意的。”

    一夜春风?俞火是真想和她绝交了啊:“赤小豆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赤小豆也不介意,得意洋洋地享用邢总制作的果盘,“谁让霸总比警察哥哥有吸引力呢。哦,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成功把柴宇柴警官发展成哥们了。铁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