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9章 第四十八章

作品:《渔火已归

    渔火已归

    文/沐清雨

    得知苏子颜居然跑去医院, 和俞火发生了正面冲突,郑雪眉气得差点要吃速效救心丸了:“苏子颜你是不是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看多了, 连自己是什么身份都忘了?堂堂康诚千金,为了一个男人, 大闹医生办公室, 你是怎么想的?这件事若是传出去, 让我和你爸爸的脸往哪儿放!”

    “她乘虚而入是她不要脸。”苏子颜丝毫不认为自己错了:“要不是赫饶姐结婚了, 阿唐哥正处于情感脆弱期, 有她什么事?真当自己人见人爱啊。”

    郑雪眉差点控制不住抬手给她一巴掌:“邢唐清清楚楚表过态, 说他的意中人是……那个大夫, 你怎么就不死心?还第三者,这种谣你也敢造?子颜啊,你有没有想过, 让邢唐知道了,是什么后果?”

    苏子颜负气地说:“大不了更讨厌我呗。”

    郑雪眉气得不行:“你到底要干什么?”

    苏子颜大吼:“我就是讨厌那个姓俞的大夫不行吗?”

    “胡闹!”书房门打开,苏寒沉着脸从里面走出来, 底气十足地教训道:“你凭什么讨厌人家?人家怎么得罪你了?你说闹一通就闹一通, 我苏寒的女儿是这么没有教养的吗?”

    苏子颜瘪嘴:“谁让她缠着阿唐哥。”

    苏寒举起拐杖,作势要打她。

    郑雪眉一把拉过苏子颜, 把她护在身后,阻止丈夫:“老苏, 有话好好说。”

    苏寒命令苏子颜:“你马上给邢唐打电话道歉。”

    “我不!”苏子颜红着眼睛犟嘴:“那个姓俞的女人要是真有本事就冲我来, 别向阿唐哥告状。”

    还需要告状吗?苏寒也年轻过, 英雄始终都是为美人而生的道理怎会不懂?什么叫冲冠一怒为红颜, 作为男人,谁会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欺负?尤其他经历过感情的挫折,失去过所爱,能再动心,更是不知有多珍视。岂会任人从中作梗?

    苏寒用拐杖敲了敲理石地面:“你要还是我女儿,就给我安安份份的,再惹祸,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苏子颜哭着回了房间。

    郑雪眉扶苏寒坐下:“不至于影响大唐和康诚的合作吧,邢唐应该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什么是公,什么又是私?他掌管那么大一家公司,连为女朋友出口气都不能够吗?”苏寒叹气:“雪眉啊,换成是我们的女儿受了那样的委屈,你会坐视不管吗?而且你别忘了,上次你亲自出面,他非但没给我们面子,连后续的合作都交代给了下面的人。他的态度还不明确吗?那个小大夫,必然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你听我的,赶紧打个电话过去,别等他请我们过去,就不好收场了。”

    上次见面时,邢唐说过:“我不希望她因为我受到任何的打扰。”郑雪眉还记忆犹新。此刻听完丈夫的话,她眸色不自觉沉了沉。

    “上次你那位姐姐住院的消息,是因为你去医院看她才被媒体挖出来的吧?记者采访不到邢业和邢唐,想拿主治医开刀,最后是怎么收场的,你不是不知道。”苏寒拿拐杖指了指楼上苏子颜的房间:“她今天没吃亏不是她有理她厉害,是人家根本没想理她。否则单凭那个小大夫对待记者的犀利,别说砸人家办公室,她怕是连哭的脸都没有了,你还要去派出所领人。争风吃醋!就凭她那个脑子啊……”苏寒叹着气起身,往书房去了。

    郑雪眉一个人在客厅坐了很久,她拿出手机输入了一串数字,想了想又删除,转而打给邢唐。

    邢唐正在开会,西林把手机递过来时,他看了来电显示两秒,抬手示意正在汇报工作的高管停下,然后接起:“郑总。”淡淡的语气。

    “邢唐啊,”郑雪眉饱含歉意的声音传过来:“都怪我平时太娇惯子颜了,这孩子任性,居然闹去了医院,和你女朋友,我是说俞大夫吵起来了,还……”

    邢唐眼神微凝:“还怎么样?”

    郑雪眉听出他的不悦,考虑了下措辞:“她扰乱了俞大夫诊室里的秩序,还……打翻了一些东西。但刚刚你姨夫已经教训过她了……”

    “教训?我看她是没记性。”邢唐的语气冷下来:“凭俞火的涵养,不可能和她吵架。否则上次,已经回怼得她无地自容。郑总,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说完径自切断电话。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一声郑总,在座的人几乎没人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而两家公司才开始了合作,好像最后的流程还没走完,这就……

    邢唐拿着手机沉默了片刻,一抬头,“继续。”

    之后半小时的会议,气氛相对比较紧张,邢唐几乎没说话,除了最后极为不满地否定了新楼盘的广告提案,用一句“重做”作为结束语。

    等大家都离开,邢唐还坐在会议桌主位上没动。

    西林唤了他一声:“邢总。”

    邢唐示意他等一下,先给左欲非打了个电话,问他:“俞火那边有什么不对劲吗?”

    “你家俞大夫给你打电话啦?”左欲非显然也知道了,他说:“我这还琢磨要怎么和你说呢。”

    “实话实说。”听完左欲非的版本,邢唐心里有数了。他看了下时间,给俞火发信息:“我今天稍晚点过去,大概四点半。”

    等了半天,那边没回复。电话打过去,也没人接。

    邢唐按了按眉心,交代西林:“约一下陈院长,我要马上见他。”

    西林适时提醒他:“等会还有一个会议……”

    “你重新安排下时间。”他起身往外走:“现在送我去医院。”

    西林只能照办,他赶紧先给g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陈院长,也就是俞火他们院长打电话。那边听说邢唐要过来,特别热情:“我在医院,在的,欢迎邢总莅临我院。”

    去医院的路上,邢唐让西林绕路去了一间花店。车停好后,西林刚要跟,他说:“你在车上等。”自己走进了花店。

    西林已经从老板急切要去医院的情绪里猜到俞大夫那边出了什么事,现下邢唐又要去买花,他不仅感叹:老板确实是坠入情网喽,连送花这种虽说很浪漫,但也很老土的方式都用上了。由此可见,对俞大夫的用心。这老板娘,没跑了。

    结果邢唐出来时,手上一片花瓣都没有,只拿了个十二寸相框那么大的一个精巧的木头盒子。

    这是搞哪样啊。

    西林纳闷了一路。等到医院正门时,陈院长已经等候多时,跟他一起出来迎接邢唐的,还有几位院领导。

    停车前,西林说:“为了争取和大唐的合作,陈院长也是煞费苦心。”

    这位陈院长和a市西城区中西医结合医院的王院长是老同学,与大唐的养老地产项目达成医养合作,会让医院获得多大力度的扶持,他必然是通过王院长有所了解的。

    尽管大唐并未对外宣布,g市会启动相同的项目,但就大唐转型养老地产的趋势来看,那是早晚的事。所以,皇庭酒店那场签约仪式过后,不止陈院长,还有多家医院、药企,医疗器械商等,都在通过各种关系,与大唐建立联系。尤其木家村的迁拆补偿协议签约进展顺利,外界愈发看好一生之城·康养小镇这个项目,很多人都在后悔怎么没有抢占先机,成为大唐第一批医养合作伙伴。

    陈院长与邢业有些交情,还曾责怪老朋友:“这种好事怎么没想到我?”

    邢业故意装糊涂:“你还能把分院开到a市去啊?再说了,你们院对中医的重视可远不及老王那边。”

    “胡说。”陈院长闻言不乐意了:“我那可是有定海神针的,华老头是中医界的权威,为了把他聘过来我下了多少功夫?现下中医没落,奔着中医来的患者越来越少,治未病中心的业绩年年都是各科室最低的,可我说什么了吗?照样当宝贝似地供着那些中医大夫。凭借的都是我对中医的满满的爱啊。”

    行吧,既然他对中医如此有爱。邢业说:“我现在也不当家了。合作上的事,你找邢唐去谈。医疗配套他主抓。”

    于是,陈院长就找上邢唐了。

    由于邢业的关系,邢唐对陈院长自然是礼数周全。至于合作,他却始终没吐口。

    相比a市西城区中西医结合医院,陈院长这边没有明显的优势。尽管确实如他所言,他们院有定海神针华老,但g市却有一家中医医院,那是中医药大学的附属医院,根据中医力量评估,那才是大唐的首选合作对象。

    问题是,陈院长这边有俞火啊。

    于公于私都不及俞火。

    不得不说,陈院长走了狗屎运了。

    车才停稳,陈院长就迎了上来,亲切地和邢唐握手。见邢唐手上拿了个精巧的盒子,他以为那是给自己的礼物,刚要客气两句,邢唐转手把东西递给了西林。

    差点嘴瓢了。

    陈院长老脸一红。

    邢唐却亲切地说:“陈叔叔怎么还亲自出来了,我一个做晚辈的,来拜访您是应该的。”

    一声陈叔叔,顿时缓解了陈院长的尴尬,还在其他院领导面前给了他十足的面子。陈院长脸上笑开了花,趁热打铁邀请邢唐上楼,“先到我办公室喝杯茶,我再带你到各科室转转。”

    这时,一辆黑色suv停在邢唐的大奔旁边,车上下来两个年轻小伙子,合力抱出一大束包装得十分耀眼精致的向日葵。

    他们院哪位女大夫的追求者,这么土豪,这么有个性啊?

    陈院长和众人都在纳闷,就见邢唐点了点刚刚交给西林的木盒子:“一起送到治未病中心309室,别打扰到她接诊。”

    西林看了看那束巨大的向日葵,心想老板还是最宠爱他的,否则让他把这束花送去给俞大夫,他这两只胳膊就报废了。

    陈院长则趁这个空档问了下身边的副院长:“309是谁?”

    副院长低声答:“俞火。”

    俞火?华老头指定的邢夫人的主治医,借由论坛战帖提升了医院名气,为医院立下汗马功劳的俞火。再看看面前这位气宇不凡的邢总,陈院长恍然大悟。

    难怪签约仪式现场,邢唐会当众感谢郑雪君的主治医,原来,是在追求人家啊。

    陈院长瞬间有种老丈人看女婿,越看邢唐越喜欢的错觉。而邢唐交代完西林,也不耽误,随几位院领导走进医院,同时颇有几分不好意思地对陈院长道:“被拒绝了多次,也是没办法了。”算是对送花的解释。

    陈院长也是人精,一听就明白了,立即说:“小俞那姑娘啊,医术高,人漂亮,还特别有个性。邢唐啊,你好眼光。陈叔叔支持你。”

    邢唐笑的矜持:“让您见笑了。”

    ------

    俞火从病房出来,一路上都有人在议论什么,见到她又马上噤声。

    谷雨气不过:“那个疯女人觊觎姐夫的美色不成,居然跑来闹你。真恨我当时不在诊室,否则分分钟捶死她。连我这个近视都看出来姐夫在追你,那些人是眼瞎了才会听信什么小三的传言。”

    俞火瞥她一眼,按电梯。

    谷雨又说:“你不会因为这件事迁怒姐夫吧?虽然他是罪魁,可如果你们因为这件事闹掰了,不是正中J人下怀吗?”

    电梯来了,梯门打开,邢唐在陈院长引领下走出来。

    “姐……”夫字被俞火掐了回去,谷雨朝各位院领导稍一鞠躬,退到俞火身后。

    俞火和陈院长等人打过招呼,就要进电梯。

    抢在陈院长对她发出陪同邀请前,邢唐说:“我半小时后到诊室治疗。”

    当着众人的面,俞火不会发作,她忍了半秒:“约了四点半,按时来就行。”

    等梯门关上,陈院长关切地问:“阿唐啊,你身体不舒服?”

    邢唐淡淡一笑:“一不小心得了个腰间盘突出,在我们院治了一周了。”

    一句“我们院”说的陈院长心花怒放,他笑眯眯地说:“治腰间盘突出,我们治未病中心可是专业。不是不是,是我们小俞最拿手了。”然后他拍拍邢唐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这么好的机会,可要好好把握。”

    邢唐笑的无声。

    回到诊室,看见那束占据了整张桌子的向日葵,谷雨疯了,俞火怔住。

    当谷雨把卡片抽出来递给她,俞火看见上面略显熟悉的字迹:“你是我的太阳。余生,我将向阳生长。”落款是——邢唐。

    所以,把红豆薏米粥送到林老师病房外的人,是他。

    可他的字,为什么那么像自己?

    俞火知道向日葵的花语:沉默的爱,爱慕,忠诚。强自压抑着心头间的滚烫,她发信息问他:“什么意思?”一直以来,他的追求都是低调的,如此高调的送花,不是他的风格。

    邢唐的回复却只有两个字:“官宣。”

    何谓官宣?谷雨出去转了一圈,兴奋地对俞火说:“现在满医院都在传,大唐会在他们下一个养老地产项目中与我们院进行深度合作。在此之前,还会出资扩建治未病中心!而且,”她指指那束花:“全院都知道单身的大唐邢总被你拒绝了数次,却越挫越勇地对你展开热烈的追求!姐夫一出手,小三谣言不攻自破。俞大夫,我实名羡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