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3章 第六十二章

作品:《渔火已归

    渔火已归

    文/沐清雨

    邢唐又开了一整天的会。

    解除与康诚的合作, 将会对大唐造成的不利影响, 邢唐并没有对俞火说实话。首先, 康诚医药是一家集研发、生产、临床、销售为一体的上市许可持有人公司。根据与大唐的合作意向,他们将搭建国内一流的研发平台,组建顶尖的研发团队。

    研发主任,像是黄药子,是具备丰富的分析和制剂工作经验, 带领团队完成过创新药、3类药、6类药研发工作的药物制剂研发的高端专业人士。要把这样一群可遇不可求的医学精英收归麾下, 岂是件容易的事?

    西林之所以提醒邢唐, 康诚的新团队已经组建起来了,代表康诚已经有了动作,只要一动, 必然会牵涉到资金。通俗地说就是:我开始工作了,动用了人力和财力,你却不合作了。那好, 我来计算下损失。研发中心的设立,实验室设备的升级,高薪聘请的专业人才,每一项叠加起来, 最终会形成一个对普通人而言的天文数字。

    邢唐对俞火说, 违约金于大唐而言九牛一毛。但大唐的一毛有多值钱,不是外人能够想像的。所以, 当邢唐有了决定, 他首要做的就是要求自己的团队人员精准核算损失, 再根据损失的数字,制定应对方案。

    再者,为了获得大唐的注资,康诚更是以自身在业界的威望联合了十家药企,为大唐的养老地产项目提供医疗配套支持。现在,两大龙头企业的合作出了问题,那十家药企难免会有波动。这就需要邢唐提前做好防范,以免大唐与康诚解约不顺利,彼此对刚起来,大唐再同时应对十家药企的毁约,会十分被动。

    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环。木家村拆迁在即,若在这个时候被外界知道大唐首个养老地产项目的医疗配套出现了问题,谁都不敢保证,村民会不会出现反弹,质疑大唐的实力和诚信,再故技重施利用媒介闹一波。

    老百姓的不坚定在于——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像。大款们,你们在玩什么?说强强联手就十亿百亿地砸过来,转脸又亲手拆cp?玩我们吗?我们不想通过拆迁发家致富,我们只是想好好的置换一套房,安安心心的养个老,守住所拥有的,这没毛病吧?

    一点毛病都没有,极为正常的百姓心理。

    将种种可能性都考虑到后,邢唐不仅分别约见了十家医企的老大,重新达成了合作意向。更在俞火不知情的情况下,飞了两趟a市,都是当天去当天回,目的在于,在曹文浩的安排,林老师和林木的带头下,召集村民代表开了会,提前就康养小镇的医疗配套问题,亲自进行说明。

    一切布置妥当后,邢唐才喘了口气。由于连续多日的超负荷工作,他在会后独自在会议室里休息了片刻。这是最近一段时间他的习惯。往往这个时候,西林都不会打扰,如果不是十分紧急的事,都会等到他小憩过后再请示。

    结果这一天,邢唐才扯松了领带,把腿搭上旁边的椅子,西林神色忽忙地推门进来,“萧总电话,他说有十万火急的事。”

    “萧熠?”邢唐接过西林的手机,“喂?”

    那边的萧熠如释重负:“我的邢总啊,我快把你手机打爆了!”

    “手机在办公室,开会时忘了拿。”而中午他和俞火通过电话,把自己下午的工作安排告诉了她,自然也就不担心她会找他。邢唐随口解释完,问他:“什么事?”

    萧熠问他:“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邢唐十分疲惫,没力气和他贫:“反正都要说,看你心情。”

    “正常情况下应该先说坏消息,再用好消息安抚。但我还是先说好消息吧,”萧熠深呼吸:“邢唐,我们成连襟了。”

    “什么?”邢唐以为自己听错了。

    萧熠也不废话,直切重点:“你家俞大夫是饶饶的表妹,我的小姨子。你和我,我们要成连襟了。”

    邢唐神色瞬间变了,他倏地站起来,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撑在胯上,有那么几秒没说话。

    其实,在某个瞬间,他是不相信的。毕竟,这个消息过于匪夷所思。但他又很清楚,萧熠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我本以为郑雪眉和她贪慕虚荣的姐姐不同,可事实证明,她们俩果然是亲姐妹。在嫁给苏寒之前,郑雪眉和你准岳父生了俞火,在俞火不满周岁时,她才跟了苏寒。三年后,又生了苏子颜,从此掌权康诚。”话至此,萧熠停顿了片刻,像是在给邢唐消化的时间:“我猜俞火应该没和你说。否则依你的脾气,不该在等待康诚的反应,而是直接动手了。”

    关于俞火的母亲,邢唐一直都有疑问。也确如俞火所想,他在等俞火亲口告诉他。而他也曾猜测,俞火应该是在单亲家庭长大,从小缺失母爱。但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把俞火和郑雪眉联系上。反正在他看来,无论那个人是谁,都影响不了他和俞火。这就够了。

    萧熠带来的消息有如惊雷,邢唐眼中升腾起厉色:“你怎么知道的?”

    “郑雪眉给饶饶打电话说苏子颜自杀了,请饶饶过去劝劝她。饶饶亲耳听见俞火和郑雪眉说的。”然后他的语气忽然凝重起来:“网上还有一篇相关的帖子。”

    邢唐很快找到那篇名为“千金归来,重生复仇”的热帖。

    这次不再是含沙S影,水军带节奏了,而是直接曝了姓氏。帖子直指俞姓中医大夫为某知名药企郑姓总经理的私生女,在被抛弃了二十几年后,为报复母亲,抢了同母亲异父的妹妹的男朋友,并倚仗男朋友在房地产业强大的势力,把苏姓妹妹送进了拘留所。其妹不堪受辱,自杀未遂。

    除此之外,赫饶也被牵扯进来了。帖子称:曾轰动一时的世纪婚礼中的赫姓新娘,与俞姓中医大夫为表姐妹。两人不仅有血缘关系,连被母亲抛弃的命运也相同。更有意思的是,俞姓大夫的现任男朋友,房地产业最年轻的总裁,曾与赫表姐相恋,并育有一女……

    邢唐眼中怒意飞溅,向来善于隐忍的他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

    帖子尾声部份还有直戳人心的四连问——

    “由复仇而起的爱,能走多远?”指俞火对邢唐。

    “本就没有基础的姐妹之情,该如何修复?”指俞火和苏子颜。

    “面对那个无辜的孩子,你该是小姨,还是继母?”指俞火与楠楠。

    “家有三姐妹,你到底爱谁?”指邢唐对赫饶,对俞火,对苏子颜。

    末了,楼主还自觉幽默地说:“豪门多恩怒,入门需谨慎。”

    最后还附了当年邢唐与萧熠和赫饶的三角恋传闻链接,就是那些赤小豆曾翻出来的旧闻。对照之下,帖子的可信度直线上升。

    回帖中很快就把相关几人的情况和人物关系扒得一清二楚。包括根据郑姓总给理嫁入苏家的时间,推断出俞火几乎是在不满周岁时就被母亲抛弃了。包括俞火的姨妈,赫饶的亲生母亲,是邢唐继母这种当事人不愿被外人知的关系。

    总之,这个热帖所呈现出来的内容,超劲爆,比娱乐圈还热闹。

    邢唐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动怒是什么时候,只是在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地抬手把电脑挥落在地。

    萧熠听到他这边的动静,说:“爆料的这个人交给我。不是帮你,也不是帮俞火,他敢拿饶饶和楠楠说事,就要能承担得起后果。”之所以先给邢唐打电话,是让他看一眼原帖,知道是怎么回事。

    邢唐没拒绝,他脸上风云变幻,凌厉的黑眸带着一丝野性的暴戾:“我不想再看见这个论坛。还有那个楼主,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时报记者张汉涛。我查过了,他是时报某高层的外戚。除了让小的为侵犯隐私权和诽谤罪付出代价外,也让他老子知道,什么是子不教父之过。”

    萧熠知道这事触怒了邢唐。他眼瞳也暗了暗:“我出手只会比你更狠。”随后又说:“后续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相比萧氏涉猎多个行业的的便利,大唐作为传统房地产企业,要碾压不相关的药企,确实多有掣肘。然而,邢唐沉声:“不用,我自己来。”

    这是要手刃郑雪眉了。相比当年,无法因郑雪君对赫饶的抛弃而对大唐出手的萧熠来说,简直不要太痛快。

    邢唐回到办公室,看见手机里有好几通赫饶和左欲非的未接来电,却连俞火的一条信息都没有。他先打给俞火,被提示关机了。

    左欲非再次打过来,他语速很快地说:“苏子颜昨晚自杀入院。一个多小时前,俞火冲去了她病房,据说两人动了手。苏子颜手上添了新伤,俞火她……”

    邢唐毫不掩饰怒气,冷声追问:“怎样?”

    “他身边叫荆诚的实习医跑来告诉我……”左欲非喉结上下滚动两下,“俞火被郑雪眉打了一个耳光。”

    邢唐太阳X绷得紧紧的,刀锋般锐利的眼,一瞬不眨的盯着窗外,垂在身侧的右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起,周身散发出一股狠戾的气势。西林站在他身后,都感觉到了由里到外的压迫感,不自觉收敛了呼吸。

    再打俞火的手机,依然关机。

    赫饶又打过来问他:“见到俞火了吧?”

    邢唐反应迅速 :“她来大唐了?”转首看向西林。

    西林马上出去问秘书。

    赫饶说:“她说要去找你,我把她送过去的。但她不让我陪她上去。我就在大唐外等了半个小时,她没出来。”可赫饶回警队之后又不放心,才打邢唐的手机要确认。

    秘书确认俞火没来。前台倒是说有位小姐来问过邢唐在不在。前台知道邢唐在开会,如实相告,“我问那位小姐需不需问一下西特助或是章秘书,要打断邢总嘛,那位小姐说不用。她说,她等一等。”前台说着,指了指休息区:“她一直坐在那,低头看手机。什么时候走的,我没注意。”而昨天不是她的班,她没见过俞火,并不清楚来人是未来的老板娘。

    猜测俞火等他的时候,应该在浏览那个帖子,邢唐的脸色愈发不好。他拿起车钥匙往外走,同时对西林说:“今晚不用加班了,都回去休息。未来一个月,会很辛苦。”

    西林就懂了,和康诚的一战,即将开罗。

    邢唐先去了善和,赤小豆还什么都不知道,她说:“俞小九没来啊。怎么了,你们吵架了?”

    “没有。”邢唐急着见俞火,没时间和她解释,边往外走边说:“你问欲非。”

    邢唐又回了繁华里,刷自己的万能卡上楼,直接按密码开锁。

    却只有大款在家。

    邢唐转头去了西山干休所,和此前来时一样,无论如何,山下的警卫都不让他进。他都准备报肖砺的名字了,冷静一想又觉不对。依俞火的个性,出了这样的事,她最想瞒的人应该就是肖远山,她不应该来这边。和警卫一确认,果然,这一整天都没有女生来过干休所。

    邢唐又根据赤小豆提供的信息找了几处俞火可能会去的地方,一无所获。他只能再次折返回繁华里。可直到临近九点,俞火都没有回来,手机也始终处于关机状态。从起初认定她一定不会有事,随着时间的流逝,邢唐越来越慌。

    赤小豆急的要报警,赫饶知道俞火失踪了近五个小时,已经准备要动用警力。邢唐坐在俞火家客厅看向自己家漆黑一片的阳台,猛地想到什么,他忘了大款还趴在自己腿上,起身冲了出去,惊得大款喵地一声蹿到沙发上。

    一路从俞火家奔回自己家。

    当电梯门打开,看见他的女孩儿,像颠沛流离归来的人一样,抱着双腿,额头抵在膝盖上,坐在门口,胸臆间充斥的忐忑不安瞬间化作了温柔和疼惜。

    俞火听见电梯的动静抬头,四目相对,他们看到彼此眼里闪动的微光。

    邢唐单膝触地跪下来,把她拉进怀里抱住,哑声:“委屈了。”

    俞火哽咽:“你怎么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