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作品:《渔火已归

    渔火已归

    文/沐清雨

    康诚的事暂时告一段落, 向阳展开后续的市场维护工作,黄药子则带领他的研发团队,投入到创新药的研发上去了,俞火也接到陈院长和华主任的电话, 催促她回治未病中心上班, 连谷雨都几次三番威胁她:“你再不回来, 我和荆诚都要被老主任闷死了。万一我俩儿被迫改行,都是你的责任。”

    一切似乎都回归了正轨。邢唐也终于可以略略松口气了。

    夕阳漫洒的秋日傍晚, 他站在家门前,下意识摸了摸西装内袋里, 刚刚取回来的那个小绒盒,如同怀揣着某种承诺般深吸了口气, 才输入密码开门。进屋后,就看见身穿居家服的小女朋友, 怀抱着大款,正坐在阳台的藤编椅上看书。邢唐的心, 瞬间柔软无比。

    自从两人突破了那层关系,其实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俞火那边住。倒不是她拒绝搬过来,而是她习惯性了闲暇时在自己那间名为书房, 实则像个小药堂似的房间里捣鼓着配制些小药, 翻医书,看医案什么的,过来邢唐这边反而不是太方便。

    于是,为了迁就女朋友, 邢唐自动自觉地靠拢向俞火。反正对他来说,有火火万事足。

    这样一来,邢唐这边,他们基本只偶尔过来住一住。用俞火的话说就是:“有了女朋友连家都不要了么,总得回来擦擦灰吧?”

    邢唐随她。

    俞火听到门声,小脸从书后露出来:“你回来啦?”然后放下书,跑过来抱他。

    邢唐接住她:“先前没看到你的信息,还准备去养老院接上你在外面吃。”

    “我们好久没在家吃饭了,而且你的厨房这么高级,不用浪费啊。”俞火随口答他,还在他脱西装时,体贴地说:“我帮你挂。”

    “我自己来。”邢唐小走位避开,自己把西装挂好,末了还状似不经意地整理了一下,像是怕被她发现衣服中的秘密一样。

    俞火不觉有异,在邢唐回来前她已经备好了菜,此刻直接进了厨房。邢唐跟进去抱着她亲了个透,才去洗澡。等他再出来时,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三菜一汤。

    再看看相比三个月前焕然一新的家,绒毛地毯、抱枕、花架、绿植、花色图案的窗帘,还有阳台上的那套藤编桌椅,以及上面摆放的漂亮茶具……即便是偶尔才过来住两晚,她还是在他忙着收拾康诚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添置了这么多东西,装点他的家。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房间陈设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像是俞火,她家里明明也是百平米,面积不小的三居室,却被她摆得满满的,表面看是女人东西多,实则是她心思简单,需要点缀和填充。邢唐则恰恰相反,他脑子想的事太多,心思过于复杂,反而对简洁有着特殊的心理需求。所以,无论是他家,还是他办公室,没一件多余的东西。

    直到生活中有了俞火,小东西才渐渐多起来。可他从前追求的极简黑白灰变成现在的色彩斑斓,邢唐竟没有半点不习惯,反而有种新奇感,还觉得温馨舒服。尤其这些都是她喜欢的,他没理由不喜欢。

    只是,她改造他的家……邢唐坐到餐桌前,把盛好的汤端到她手里时问:“什么时候才肯刷我的卡?”

    他的话看似没头没尾,俞火却知道他在拿她改装他的家而消费说事了,她故意说:“乍一听还以为是直男式求婚。”然后不以为意地笑起来:“我买那么一大堆东西,都不及你这一把餐椅贵,邢总还担心你女朋友负担不起吗?”

    早前,他发现她开始往他这边倒腾东西时,主动把卡交出来了,还说:“我知道你不缺,但早晚我的工资卡都是要交给你的,就请女朋友大人早点接手,让我做一回甩手掌柜。”

    俞火当时笑睨他:“我才知道,原来一夜暴富的最佳捷径是脱单啊。”

    邢唐还逗她:“后悔拒绝了我那么多次吧?”

    俞火扬眉配合:“是我聪明,及时止损。”

    然而,她并没有接受那张卡,只是放在了书房的抽屉里。然后依然刷自己的卡,一样一样地往他这里买东西。

    现下,邢唐的关注点却在她前一句上,他定定看着她,目光明亮而深邃,然后他笑了一下,“是在提醒我吗?”

    等俞火明白他是指求婚,拿桌下的小脚踢了他一下,嗔怪:“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随后带着几分小甜蜜,和几分小别扭地说:“我还没享受够恋爱生活呢,你别求啊,我不保证自己会答应。万一再像追我时那样被拒绝,你别怪我。”

    邢唐像克制不住似的,看着她又是一笑,“年纪大了,心里承受能力确实差了。”

    他才是提醒好吧。还拿年龄说事。俞火莫名地有点心跳加速,却还是安慰他:“没事,你老当益壮。”话一出口又觉得哪里不对,她忽然有点不好意思。

    邢唐倒没逗她,只倾身亲了她一下:“吃饭。”没再提求婚的事。

    当天晚上,俞火霸占着邢唐的书桌,摆摊似地在上面放了一堆资料。

    邢唐凑过去看了看:“照护师培训?”

    所谓照护师,就是经过培训的专门为老年人提供有效而科学照护的专业人士。相比普通护理的生活照护,照护师更需具备医疗及专业照护能力。

    邢唐拿起一份资料,是一家培训机构的培训内容设置,老年共病诊疗照护、老年慢病管理、照护培训师能力素质提升、情景模拟强化练习……他蹙眉:“你报名参加了照护师培训?”

    俞火啊一声:“你不是预测过嘛,说未来十年,我国需要六千万人以上规模的‘照护师’队伍,才能满足养老护理需求。康养小镇的规划书里我看你也写到了,要培养一批职业照护师,在保证对老人生活照护的同时,同时给予医疗及特殊照护。”

    她指了指书桌上已经分好类的资料:“这三家养老机构的照护师培训方案我仔细研究过的,医疗照护涉及的相对专业。”她说着,从资料下面拿出一个证,献宝似地说:“我已经通过了一家的培训,考到了资格证哦。”

    “你还考了资格证?”邢唐接过她手里的小本子打开,确实是署了她名字的照护师资格证。难怪一周去四天养老院的她,也忙的不见人影,邢唐还以为她是去了善和,结果她居然为了他的养老地产项目考了这个。

    “正好趁着休假有时间,我就去考啦。我有医学底子,上手很快的。”俞火一脸小兴奋:“在照护老人方面,我现在可不仅仅是义工了,还是专业人士,而且以后还可以帮邢总培训员工。”

    俞火以为,康养小镇那么好的养老理念,不该输在了对老人的照护服务上。而即然是“医养结合”,具备专业医疗知识的优秀照护师必不可少。考虑到这些,俞火决定亲身体验一下,以免将来康养小镇的照护服务出现问题,还要堂堂邢总出面解决。

    但是,“劳驾俞大夫去考照护师,才是大材小用。”邢唐放下证书,半搂着她说:“我家俞大夫未来的事业发展方向该是教授,医院院长才对。”

    俞火笑起来,“男朋友财大气粗,女朋友成为史上最年轻院长也不是不可能。”

    邢唐亲她额头一下,“回头帮我完善下照护师培训方案。”

    “好啊。”俞火应下,随后拉他坐。

    邢唐望着她笑:“想干什么?”

    “除了要向邢总邀功,还有件事要向邢总请示。”俞火坐到他腿上,搂住她脖子:“我听谷雨说医院发了通知,要组建一支志愿服务队,去山区做医疗援助。”

    这事邢唐听陈院长说过,本以为她在休假,会就此错过。他闻言眉心微蹙。

    俞火立即用指腹抚平他眉心,软软地说:“就四个月,很快的。”

    邢唐眼瞳暗了暗:“我现在一天看不到你都想。你还要离开四个月?”

    俞火闻言采用迂回战术:“陈院长和老主任给我打电话了,我已经答应他们下周就回去上班。之前休了那么久的假,现在院里在召集人手下乡,我怎么也该做点贡献啊。况且现在只是报名阶段,还要院领导审核,中医这边的名额也有限,我未必一定通得过。即便通过,也不是马上出发,还有一段时间才走呢。”

    邢唐依然不吐口:“先不说志愿服务队所到之处都是最偏远贫穷的地方,生活条件极差,单看这次的出发时间,春节前是回不来的。你是准备留我一个人过年吗?以前没有你,我怎么的都行,现在好不容易有你了,我还要一个人?”

    这一点,她倒忘了。哪怕他强大到说进军一个行业,便可迅速筹措几百亿并购一家企业,可过去那些年,他所承受的孤独,也够了。俞火从来不知道,胸臆间的情绪,会因为想到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过年,酸涩成这样。

    她说不出话来了。

    邢唐沉默了两秒:“我这样说,确实有些自私。凭什么别人都能吃的苦,能承受的分离,到我和我女朋友身上就不行了呢。但是火火,我们走了那么远的路,好不容易来到彼此身边,才刚刚享受到在一起的温暖和幸福,为什么要面对分离?四个月,将近半年,时间不短。再说,医疗援助并非一定要人到场才能做,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比如,向阳捐赠药品。陈院长和我提起志愿队的想法时,我已经交代下去了,从今以后,志愿队走到哪儿,向阳的送药车就跟到哪儿。你看这样可以吗?”

    俞火有点小小的泄气,她低声:“反正就是不行是吗?”

    邢唐寸步不让:“你是和我商量吗?还是你已经报名了,现在只是通知我?”

    俞火垂眸:“……和你商量。”

    邢唐都准备直接表态说:“那我的意见是,不同意。”可见她嘴角落下来,他又说不出口了,终是缓和了下语气说:“……我们再想一想。”

    俞火没有据理力争。

    两个人没有任何争执,但气氛明显沉闷起来。甚至是邢总热衷的家庭作业都无心做了。后半夜俞火突然醒过来,半边床是空的。她轻手轻脚下去,才发现邢唐去客厅阳台上吸烟了。

    她走过去,说:“不是都戒了吗,怎么又吸?”

    邢唐马上掐了烟:“有点睡不着。下不为例。”

    俞火从背后住他:“在生气啊,我不是非去不可的。你说的没错,医疗援助的方式很多。”

    邢唐转身搂住她:“没生气,就是觉得理智上该答应,情感上又舍不得放你走,有点矛盾。”

    俞火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你要是半点犹豫没有,我可能还有点小不开心,以为你不在乎我呢。算了算了,那我不去就是了,反正我也担心,你和大款没人管了,作息饮食乱了套,身材走样。”

    邢唐哪里会听不出来她在安慰自己,顿时有种自己的思想觉悟没女朋友高的认识。他叹了口气:“是我自私了。”

    “对女朋友就该这样,我喜欢。”俞火说着,手上开始不安份地解他睡衣扣子,“我有没有说过,你的腹肌很性感?”

    邢唐的声音顿时低沉下来,“没有。”

    俞火扯开他睡衣,“当年让你坚持锻炼身体看来是对的,”她仰头朝他眨眼:“我家邢总的身材,一级棒。”

    邢唐抓住她的手,唇贴在她耳边:“棒的只是身材吗?”

    俞火咬上他的唇,低喃着肯定:“……腰恢复的更好。”

    邢唐哪儿受得了她这样的撩拨,迅速把人抱回被窝里,开始脱她睡衣。

    俞火因他的急切抗议:“轻点啊,我新买的呢……”

    他只顾攻城略地,好半晌才回了句:“……轻不了。”

    第二天起床,谁也没再提志愿队的事。俞火也不急,心里有把握等自己下周回医院上班前,邢唐肯定会吐口。于是,她充分利用最后几天的休假时间,一面照常去养老院帮忙,一面争分夺秒地钻研邢唐那份照护师培训方案。然后无意间,俞火发现了抽屉深处那个精致的小绒盒。打开后,她有种被闪瞎眼的错觉。

    猛地想起那晚她提及求婚的话题,邢唐的反应,俞火开始认真思考,他开口时,自己要如何回答。想着想着,不自觉傻笑起来。

    如此这样好几次,邢唐不解:“怎么了,想到什么高兴事了?”

    她收了笑,若无其事地说:“没有啊。”

    邢唐宠爱地在她头上抚了抚,没再追问。

    然而,俞火等了两天,邢唐都带她去吃过有小提琴伴奏的特别浪漫的烛光晚餐了,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周五下午,俞火心血来潮地去大唐接邢总下班,有意给男朋友个小惊喜。从电梯里出来后,发现秘书位空着,正迟疑是等确认邢唐没客人再进,还是直接敲门,就听见没关严门的办公里传出徐骄阳的声音:“你可真是爱国敬业友善和谐富强心大外加有骨气!为了表示对女朋友参加志愿队的支持,婚都不求了。难道不是在她走之前把事情落实下来,才更安心?”

    邢唐的声音传出来,俞火听见他无奈地说:“我又不是因为对她不放心才决定向她求婚的。我定戒指的时候,陈院长并没有和我提起志愿队的事。”

    徐骄阳替他着急:“那既然都准备好了,干嘛不办?”

    “我是求她嫁给我,不是让她以此交换什么。”像是担心徐骄阳不懂,邢唐继续:“以她的个性,既然要去,必然是谁也阻止不了的。但她却小心翼翼和我商量。我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几乎是冲动地就表了态。但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马上收了脾气。我以为她会和我争取,甚至可能因此和我争吵。但她没有。”他说着笑了,自嘲地那种:“我不想让她误会,我仗着向阳打压康诚的事向她邀功。才想冷却一阵子,等她回来再求。”

    “你这可真是邢唐式思维!”徐骄阳忍不住骂:“您老是不是忘了自己贵庚了?用不用我提醒你,再过几个月您老三十二了!再不抓紧,左欲非都抢你前头了。”

    俞火才明白他为什么为求婚做好了一切铺垫,却临时改了主意。她也不偷听了,直接推门进来,走到邢唐面前,“从我拒绝你,又接受你这件事情来看,在感情上我是个不太坚定的人。邢总,你可想好了,真要冷却一阵再求?”

    或许是她出现的有些突然,也可能是话有点直接了。邢唐一时没答话,稍显沉默地看着她。

    俞火目光安静地与他对视,直到读懂他眼里的真挚和重视,她摘下自己腕上那个特殊的手镯,按开卡扣,从中取出一根银针,当着徐骄阳的面把银针弯成一枚活口戒指。

    抵在邢唐指尖,她用清泉一样的嗓音说:“别以为又偏远又贫穷的地方就没长得帅的男人,一走一百多天,空虚脆弱寂寞冷,我也会有。再加上俞大夫颜值很能打的,走到哪儿都被关注,你风筝线放出去,拉回来的可能是一串情敌,你应付得了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寻常随意到像在问“吃了吗”一样,清澈透亮的眸子却亮得如夜空的星,“我也没你那么多虑,什么交换,什么邀功,我想都没想过,我只知道,你爱我,又想爱一辈子,就要为我竭尽所能。而我之所以和你商量,除了出于对男朋友的尊重,也是因为舍不得和你分开太久,寻求一丝鼓励。仅此而已。”

    她也左右为难,于是真的把决定权交到自己手上?邢唐的表情有一瞬的空白,随后,他艰难地咽了一下嗓子,还是没说出来话,唯有那双幽深的眼睛有水光闪烁。

    俞火盯着他一连串的反应,忍着笑,有点凶地问:“愿不愿意娶我?说话。”

    邢唐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他眼眶泛酸,开口时声音也有点哑:“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他都还没跪,还有花啊,戒指什么的,一时也不在手边。

    “不草率,我是很认真的。”俞火唇角含着矜持又坚定的笑,语气却有点潦草:“说话啊,娶我是不是求之不得?”

    手上一动,那枚银针戒指就滑进他无名指上。邢唐握住她柔软纤细的手,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心向往之,梦寐以求。”

    这个回答……勉强满意吧。俞火垂眸,再抬头看他时,眼里有阳光般的暖意,她语带笑意地提醒:“我这个小太阳,是能发光发热温暖你。但那是我顺心眼时发挥的功能。我不顺心眼时会立刻化身毒辣炙热的大太阳,分分钟晒死你。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别到时候……”

    她话还没说完人就被他抱进了怀里。那正面而来的碰撞与摩擦,如同她的名字一样,带着火热的温度,灼烧他们的身心。他问:“还有别的嘱咐吗?”

    “还有很多要求。”

    “提。”

    “一时没想到,后面四个月想到再告诉你。”俞火伸手回抱他:“不用太感动。我只是觉得,你来求婚,未必成功。换我来,肯定马到功成。”

    邢唐抱她更紧,半晌才说:“嗯……逻辑满分。”

    徐骄阳都快流下老母亲欣慰的泪水了,她说:“老邢你居然是被求婚的那一个?!这算不算因祸得福啊?”

    老邢是什么鬼?俞火笑着反驳:“别欺负我未婚夫。我可宠夫!”

    当晚回家,邢唐拿出那枚定制戒指,拉住俞火手的同时就要屈膝跪下。

    俞火却一把拉住他:“我不用你跪。我只要你在余生,像决定向我求婚时那样,笃定地爱我。”

    邢唐把那枚9.9克拉的钻戒戴在她无名指上:“苍海明月,天长地久。”

    作者有话要说:  【话唠小剧场】

    作者:“明明还有一个副本要打,我怎么就让你求婚成功了?”

    邢唐:“我喜欢未婚夫的身份。多了一重保障,不怕你在下一个副本里折腾了。”

    作者:“都让他求婚成功了,还质疑我的人设!好气!”

    -------

    是不是你们也觉得到这原地结婚就可以完结了?我其实也有这种错觉。但是……还有事情没交代明白呢,而且关于中医,也还有个重要情节要走。距离完结,应该还要一周左右吧。

    不管了,为了庆祝邢总成为史上第一位被求婚的男主,10个字以上的留言全发红包。还不用大款破费,统统由亲妈来┗|`o′|┛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