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作品:《渔火已归

    渔火已归

    文/沐清雨

    经徐骄阳扩散,两人定下婚约的事, 很快在朋友圈传开。

    邢唐瞬间成为男人们的公敌。

    萧熠致电说:“我向饶饶求婚的时候, 求婚词没有一万,也有一千, 还一度进行不下去, 饶饶现场捞了我一把,我感激涕零至今,你居然被我小姨子求婚?!不行,不可以,我不服!”

    盛远时发信息说:“我的求婚虽然是后补的, 那也是天上地下地折腾。跳伞啊哥们!我以为这辈子不会有人如此牛掰了!结果被你分分钟秒杀!老邢你赢得不体面,我表示鄙视!”

    盛远时的合作伙伴,萧熠表妹的继兄顾南亭,作为中南航空老大, 他相对比较矜持, 先表达了祝福,然后才说:“当年我在停机坪求婚,程程一句:那就升级一下关系。反正, 除了你,我谁都不想要。我已经觉得程程足够宠我。结果……俞大夫霸气。有机会介绍她和程程认识。”

    左欲非则说:“我就猜你家俞大夫肯定会报名参加志愿队,都准备好嘲笑你又要回归单身生活了, 结果你居然身份升级了!这身翻的漂亮!但是阿唐,做人要厚道,钻戒那么浮夸会误伤到兄弟知道吗?礼份子没了啊, 我要攒老婆本!”

    邢唐回复萧熠:“那怎么办?要不再试试我未婚妻的手劲?”

    回复盛远时:“没盛机长那手艺,跳不了伞。唯有智取。”

    回复顾南亭:“好。她们应该会成为好朋友。”

    至于左欲非,他则说:“总不能一直被你超车!”

    俞火无意间看到他的回复,坐在他腿上说:“邢总这明显是达到了人生巅峰啊。”

    邢唐眉眼带笑地搂住她:“多谢未婚妻替我找回面子。”

    新晋未婚妻小姐大大方方地亲了他一口。

    至于黄药子和赤小豆等人,则是俞火主动通知的。

    先是黄药子,俞火打电话告诉他:“师兄,你要有妹夫了。”

    黄药子笑问:“邢总向你求婚了?我听西特助说,他定制了一枚很耀眼的钻戒。”

    俞火意外:“你居然知道?还不告诉我?”

    “这种事,当然还是要给你惊喜才好。”黄药子温柔地说:“师妹,祝福你。”

    然后是赤小豆,俞火直接发了自己和邢唐牵手的照片。

    赤小豆秒回:“钻戒闪瞎了我的狗眼!等等,你家霸总手上的是什么鬼?”

    俞火毫不隐瞒地回复:“毫针。”

    赤小豆笑的前仰后合,她居然说:“给他个下马威就对了。以后敢不听你话,什么点X,扎针的,全套伺候。”

    俞火拿给邢唐看,他皱眉:“我什么时候不听话了?”

    俞火给他一个安抚的吻。

    肖砺知道后,提醒俞火:“该带他回去见爷爷了。”

    俞火才想起来还有大事没办,赶紧和邢唐说:“明天我们去看爷爷吧。”

    邢唐自然没意见,见俞火要把钻戒收起来,他不高兴地问:“不戴?”

    俞火无语:“我是中医大夫喛,戴着这么大个的钻石给患者推拿,你不怕戒指把人家扎坏吗,那可真就是医疗事故了。”

    也对。她平时连指环都不戴,应该也是考虑到工作方便。但结婚戒指是最好的防桃花武器不是吗?邢唐说:“回头再给你定一枚小的,适合平时戴。”

    俞火不答,直接从他腿上跳下来去了书房。

    邢唐跟过去:“找什么?”

    “你的那张卡。”俞火拉开抽屉,把那张他交出来的卡拿出来,“我得没收它,免得你再败家。”

    邢唐沉默了半秒,说:“火火,我还有别的卡。”

    俞火扑过来:“你敢藏私房钱!”

    邢唐笑着接住她。

    次日,俞火带着邢唐回了西山干休所。

    警卫处,程嘉野等在那里。

    邢唐注意到他肩膀和领口处上比肖砺还高的军衔标识,主动说:“有劳了。”

    程嘉野也关注了向阳与康诚的一役,对邢唐这位杀伐果断的商人倒有几分钦佩,他颔首道:“老首长等着呢,咱们走吧。”

    进门前,邢唐把后备箱准备的东西带上。俞火才知道他竟然早备了礼物。她调侃道:“不是说过关了我是奖励吗,干嘛还破费?”

    邢唐轻咳一声:“礼节不能缺。”

    俞火凑到他耳边说:“不用紧张,爷爷要是反对,我就和你私奔。”

    邢唐轻责:“胡说。”

    俞火笑嘻嘻地进门,鞋还没换好就扬声喊:“爷爷,我回来给您请平安脉了。”

    回应她的是肖远山浑厚低沉的嗔怪:“嗓门那么大,方圆五公里都知道你回来了。”语气里却有掩饰不住的愉悦。

    俞火像个孩子似地跑过去搂他脖子:“我这不是学您和阿砺,通讯靠吼的技能吗?”

    肖远笑忍笑:“那你应该站在自家阳台喊他啊。”说着,目光转向后进门的邢唐,显然是知道了两人住对楼的事。

    邢唐那声“肖老”几乎就要出口,最终,他随俞火改口道:“爷爷,我来看您。”

    “好好,来坐。”肖远山的态度远比上次在大唐热情很多,他说:“不用拘束。我这个老头子规矩再多,也架不住她和阿砺这两只猴子的破坏。”

    俞火抗议:“我不是猴子,我属兔!”

    肖远山哈哈笑。

    邢唐放下手中的东西,坐到老人家旁边,发现他正对着盘象棋僵局推演。

    肖远山看到他带来的那副价格不菲的金丝楠木象棋,说:“破得了这局我才收,否则啊,怎么带来的,再怎么带回去。”

    这可是道难题。护夫火即时上线:“谁说是给您的了,我留着阿砺回来,和他玩。”

    肖远山看了邢唐一眼,笑道:“就她和阿砺那点水平,只怕会辜负了你的心思。”

    邢唐捏了俞火手一下表示安抚,“他们兄妹是给我机会呢。”否则,或许轮不到我来陪您下棋。

    肖远山闻言顿时觉得面前的邢唐顺眼了很多,更有些迫不及待地要了解他的棋艺了。

    俞火边给他们泡茶,边在旁边看棋局演变。

    肖远山的神色忽而惊喜,忽而凝重。邢唐下起棋来则神情专注,低垂的墨黑眼睫始终波澜不惊,和他平时思考问题时的淡然稳重如出一辙。

    不知不觉间,俞火就凑近了他,和他胳膊挨着胳膊。

    邢唐专注于棋盘,似乎对她的亲近浑然不觉。

    三局两胜之后,邢唐谦虚地对肖远山说:“侥幸而已,您老承让。”

    肖远山有点没面子,但终于遇到对手的他又有点兴奋,他说:“我可没让你。”然后琢磨了一下自己的某步棋,一拍脑门,像是在懊恼怎么会走那一步,然后又道:“再来一盘。”这回他打开了那副金丝楠木象棋:“试试手感。”

    与俞火相视一笑,邢唐说:“好。”

    这一天,肖远山破了这辈子的败绩记录。对于邢唐的棋艺,他多少有点服气,“是从小练的吧?”

    邢唐如实答:“我母亲喜静,从小培养我下棋。十岁那年,我得过全国象棋锦标赛少年组……冠军。”后来母亲去世,邢唐其实很少再下棋了。但他心里装着事,反而下棋能让他静心,所以和肖远山一样,他也常常和自己对弈。

    俞火意外又兴奋,“没想到我家邢总还是世界冠军。”

    平时她称呼他“邢总”,没人觉得不妥。此刻在肖远山前面,邢唐下意识蹙了下眉,随即纠正她:“只是国内,不是世界。”

    “都差不多。”俞火抱住他胳膊,“我就知道你无论做什么,都能做到最好。”

    她一脸崇拜,眼眸更是亮得像是在发光,邢唐看着她,眼神刹那就带上了点说不清的缱绻。

    肖远山把两个人的对视看在眼里,起身问:“饭好了吗?”像是没眼看一样走开。

    邢唐意识到失态了,矜持地垂眸笑。

    俞火则趁肖远山背对他们,快迅在未婚夫侧脸上亲了一下。

    晚饭后见时间差不多了,邢唐告辞,肖远山特别给面子的送他们到门外。

    目送两人离开,程嘉野说:“这位邢总和外界传的不太一样。”

    “他能在郑雪君那样的继母手中接过大唐,必然是有点本事的。但和康诚的这一战,我倒是小看他了。我以为他会以大唐之势,直接收购了康诚,以求速战速决。他却并购了瑞意医药,成立了向阳药业。”肖远山若有所思:“众人只看到向阳打压的康诚退出了一线市场,赞他有手段。实际上,向阳对康诚,如同你对付一个手无缚J之力的老百姓,稳C胜券不说,还胜之不武。”

    对于商场上的事,程嘉野不关心,但老首长的比喻他听懂了。

    肖远山笑了笑:“这一役最难的,在于大唐对瑞意的并购。你想想,瑞意的发展趋势可谓如日中天,没有大唐,成为医药行业的老大也是迟早的事,为什么要接受大唐的并购?他却做到了。还不是强行并购,而是与瑞意的创始人达成了信任与共识。”话至此,他自言自语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邢唐,不错。”

    程嘉野有点懂了。

    肖远山看向远处,叹息地说:“他和小九其实很像,看似对什么都不在乎,可对自己在意的,想要的,却会拼死守护。这样的两个人,或许是注定要在一起的。”然后他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沉沉叹了口气。

    程嘉野没再说话。

    ------

    过了这个周末,俞火就要回医院上班了,邢唐本想让她在家休息一天。俞火却认为这段时间一直是休息状态,完全不需要再休息。再加上,周末不仅俞火要去养老院,以往这一天,她还会带上善和的两个姑娘一起去,为老人做推拿。否则那么多人,俞火手都得废掉了。

    邢唐便没拦她,把人送过去后,他回了趟江湾别墅。

    尽管一直以来,父子俩儿都比较疏远,但毕竟要结婚了,邢唐还是觉得应该当面告诉父亲一声。他对邢业说:“要是你愿意,改天去我那吃顿饭吧。”

    邢业明白邢唐无意带俞火回家来见自己。他沉默了片刻才问:“就打算结在繁华里了?那边的房子是不是太小了?要不要……”

    除了那,邢唐名下其实没有其它房子。他打断邢业说:“房子再大,没有家人,也只是一个空壳而已。”见父亲脸色不太好,他意识到自己的话说重了,忍了忍又道 :“火火喜欢热闹,她嫌别墅太空了。”

    邢业点头,再点头。

    邢唐坐了片刻要走,邢业难得挽留 :“吃了午饭再走吧。”言语间,他看向楼上:“刚刚她妹妹过来把她接走了,说带她出去散散心。”心里再清楚不过,儿子不愿回来,既便回来也是说完要说的话就走,是因为郑雪君。

    难怪楼上没有半点动静,原来是没在家。每次邢唐回来,郑雪君总要在他面前晃一晃,似乎要证明,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拒绝的话几乎到了嘴边,可见到邢业鬓边的白发,邢唐到底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邢业亲自去代阿姨准备午饭了,邢唐抽空给俞火发信息,说:“中午我留在这边吃饭。”

    俞火得知郑雪君不在家,先说:“行,那我也不C心你的午饭啦。”紧接着给他发过来一段小视频,她在背景音嘈杂的视频中说:“采买火上线!晚上你来蹭饭吗?”

    邢唐才知道养老院食堂负责采买的张姐突然辞职了。他皱眉:“怎么是你去?没其他人了吗?”

    “我就是其他人啊,哪里需要哪里搬那种。”俞火语音回复他:“张姐走的急,新人还没招到,院长安排圆圆暂时采买几天,可这姑娘平时在家是不做饭的,连香菜和芹菜都分不清,我主动请缨带她来认菜了。”

    邢唐隐隐听见圆圆反驳:“俞大夫欺负人!我明明分得清香菜和芹菜!”

    俞火还在嘲笑她:“那我刚才说买芹菜,你往袋子里装香菜?”

    “我那是……”圆圆气结:“香菜明明也要买的嘛!”

    邢唐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想笑。最后他不太放心地交代俞火:“菜别自己拿,选好了让商家送到院里。”

    俞火还嫌他啰嗦:“知道啦,本来就送货上门的。否则我们两个小女子能拎几斤啊。”最后又悄声和他抱怨:“我真得回去上班了,休息了这么久,我手都生了,上午才推拿了三个人,手居然酸了!要不能跑出来采买偷懒嘛。”

    邢唐还哄她:“晚上回去我给你按按。”

    俞火俏皮地回她一个笔芯的表情。

    邢唐吻她。

    父子俩安安静静地吃了顿饭,直到邢业午睡了,邢唐才离开。本想直接去接俞火回家,结果g市正在建的某个重点项目出到点问题,邢唐调头去了趟现场。处理完已经临近八点,他直接回了家。

    此前俞火发过信息,告诉邢唐她到家了。结果邢唐进门,家里却没开灯。且不说这个时间俞火不可能睡觉,即便是她累了先躺下了,也不会不给他留灯。

    可她都到家了,不可能有什么事的。邢唐边安慰自己边开了灯,走进客厅看见俞火蜷在沙发上,他才松了口气。可当行至近前看见俞火眉头紧锁的样子,他的心又瞬间提了起来:“怎么了火火,不舒服?”

    俞火费用地睁开眼睛,随即借着他的手劲挣扎着起来,要去洗手间。

    邢唐扶着她,见她干呕不止,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月的例假来了吗?”

    俞火没吐出什么,她无力地靠在邢唐怀里,想告诉他不是怀孕,可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了。

    邢唐眼神微紧:“嗓子疼?晚饭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她还把晚餐拍下来,发语音和他说:“没想到工作前最后一天过来是帮厨的,猜猜哪儿道菜是我掌勺?”那个时候,她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俞火又尝试说话,结果还是发不出声音来。

    邢唐脸色顿时变了,刚要抱起她往外走,俞火已经摸到他西装内袋中的手机。

    “要打字给我?”见俞火点头,邢唐停下动作。

    俞火的手似乎有点无力,好半天才输入了几个字。

    邢唐看到手机里那四个字:“食物中毒。”心中大骇。

    俞火继续输入:“养老院,师兄……”

    邢唐就明白了,尽管心里只想第一时间送她去医院,还是稳住心神先给养老院的冯院长打电话,“马上检查院里有没有人不舒服,俞火好像食物中毒了,她晚饭在那边吃的。如果有人有异常,立刻送医院。”

    随即打给黄药子:“火火怀疑自己食物中毒了,你马上到我,直接到她家来。晚饭吃了什么?等我稍后微信发给你,火火她失声了,你快点。”结束通话,他抱起俞火,先去她那边。

    她既然让找黄药子,邢唐的理解是,她家里有药。

    俞火似乎是怕他慌,表现得很坚强,哪怕脸色已经白的不像话,腿上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身体的全部重量更是依附到邢唐身上,还是在等电梯的空档,用手机编辑道:“没事。”然后闭上眼睛仔细回想,自己这一天都吃了哪些东西,再用手机编辑出来,准备一会交给黄药子。

    到家后,俞火先口服了乌梅,然后开始大量喝盐糖水。

    黄药子到时,邢唐才知道,除了失声,俞火已经出现了胸闷,头痛,恶心,四肢无力的症状。黄子药发现她眼睑下垂,瞳孔散大,脉搏加快。他顾不得和邢唐解释,直接冲到书房把俞火备的家用呼吸机拿了出来,给她吸氧。

    邢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脸霎时白了。但见黄药子有条不紊,他竭力稳住情绪,一面握着俞火的手,一边随时准备听从黄药子的招呼打下手。

    黄药子迅速写好了一张方子,语速很快地交代邢唐:“通知养老院那边,怀疑是野芹菜中毒,到医院后,把方子拿给大夫参考。此前乌梅口服、先盐水后糖水口服,缓解毒素,争取时间。”

    邢唐照办。

    黄药子开始配药:甘草、野菊花、金钱草、苦参、黄连、生地黄、赤芍、防风……配齐后,他亲自煎药。

    等药期间,邢唐照着他的吩咐又打了两个J蛋,把蛋清剥离出来给俞火灌了下去,以保护她的胃和组织吸收。等药煎好,俞火又喝了一碗。

    之后每隔半小时黄药子给俞火号一次脉,到凌晨时,三次药喝完,她不再有窒息感,心跳也恢复正常。黄药子微调了药方,又煎了一轮药。

    次日清晨,睡醒的俞火脸色恢复了些许红润,四肢也终于有了力气。黄药子又给她扎了两针,她才勉强能说话,先问:“那边没事吧?”

    邢唐知道她在担心养老院那边,他把刚从冯院长那获知的消息转述:“发现的及时,救治也得当,十一位出现中毒症状的老人都没事了。只是,”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实话实说:“只有一人还没脱离危险。”

    俞火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时,她问黄药子:“是芹菜吗?”

    黄药子点头:“根据你中毒的症状,我判断是野芹菜。”

    “怎么可能?”俞火挣扎着坐起来,靠在邢唐身上:“我不会认错芹菜的,况且昨天芹菜是我和圆圆直接买回去,不是菜商送的净菜,照理说不会有问题。”

    黄药子猜测:“会不会是食堂之前剩的芹菜里有野芹菜?”

    俞火摇头:“我和圆圆出门前确认过,食堂没有一根芹菜。”

    邢唐眉心聚起:“怎么会想到买芹菜?”

    俞火有气无力地答:“昨天的菜谱,有芹菜炒R。”

    两天后,俞火康复。而那位原本身体虚弱的老人尚未脱离危险 ,依然在icu病房。

    第三天清晨,邢唐才把早餐做好,门铃就响了。

    打开门,两位身穿警服的男子站在门口,其中一位问:“是俞火家吗?”

    邢唐神色不动:“是,有什么事吗?”

    来人亮出了证件:“现在有一起养老院投毒案,请她随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邢唐才知道,那名尚未脱离危险的李翰林老人的家属报警了。

    俞火还在洗脸,她听到外面的动静,穿着睡衣从卧室出来,问:“怎么了?”

    邢唐冷静地说:“去洗脸,换好衣服再出来。”

    俞火看到门口的警察,忽然就不好的预感。等她迅速收拾好自己再出来,邢唐已经给南嘉予打了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  【话唠小剧场】

    作者:“野芹菜中毒是很危险的,大家一定要注意。”

    邢唐:“见不得我和火火好是吗?才求婚成功居然来个食物中毒!”

    作者:“出其不意本来就是我的风格啊?喛,我明明在说野芹菜,你别打岔啊。”

    邢唐:“我看你的风格是搞事才对!”

    作者:“……你说的似乎也对。”

    ---------

    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想一下接下来这个副本是什么,猜对奖励100币红包。

    腰梗,啊不,是留言老梗,10个字以上全送红包┗|`o′|┛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