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一章 诱饵

作品:《科学的超合金少女

    雨已经小了好一会儿。

    但雷暴还在继续。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将几人的侧面映得通亮。

    他们安静地对视着,除了雨水和钢铁翅膀拍打的声音外,就像是静止的一样。

    三木的脸上充斥着惊恐和慌乱,他紧紧攥着手中那把属于**的枪,指节发白。

    东英零面无表情,蓝色的程序框格在黑眸中闪烁着,但谁也没看到。

    刃爵带着那张面具,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而此刻,他们也终于看清楚了那只蝙蝠。

    那是一个俊俏苍白的男子,灰白的头发耷拉在惨白的脸色上,袍子漆黑,巨大的双翼将它们撑开,Y影里面反S着微光,那是粗犷的动力装甲。

    一堆黑铁巨翼,复合材料编织了厚重的翼膜,让他们反S着钢铁一般的光泽。绿色的矩阵流过两片翅膀,挥动呼呼的雨声。

    “翅膀不错。贝宝买的?”

    打破平静的是一个轻佻的声音。

    刃爵耸着肩,歪着脑袋,那面具就像是苍蝇一样可恶,闪烁着绿色的光波。

    黑影们沉默了,但明显有些错愕。这些用着机械身躯,却保留了人类意识的“人”。他们衣着一模一样,除了中间的男人。

    “很劣质的笑话,希望待会儿你还能笑得出来。”白发男人说着,脸上却挂着微笑,嘴角的弧度像是在木头上硬生生雕出来的。

    “东英零小姐。是这个名字,对么?”他的视线越过刃爵,看着后面黑发飘扬的少女。

    水珠从发丝上低落,却没有浸染它们。那头发好像不可侵犯的绸缎,沉甸甸地垂在肩膀上,背上。少女冷漠地看着他。

    “零伯爵呢?”

    刃爵愣了愣,投以一个疑惑的目光。

    但东英零没理他,静静等待着男人的回话。

    “议长大人有别的事情要处理。”他们降落了,翅膀掀起呼呼的风暴,像是强力吹风机一般将刃爵身上的水珠吹飞,“自我介绍一下,美丽的小姐……我是斐翼。”

    “是啊,和你的样子很配。”刃爵左跨一步,挡在了东英零的身前,也挡住了斐翼的视线。

    雨水淅淅沥沥地洒了下来,砸在所有人的身上,然后滚落在了地上。

    “让开,小子。”那抹微笑消失了,就像是用木脂重新填了回去。

    “败血之眼?”

    随着刃爵的提问,斐翼眼中的眸光变了。

    “杀了他。”

    毫无征兆的动手,一排手臂抬了起来,像是机炮一样轰鸣着火舌,密密麻麻的绿色子弹铺天盖地般冲向了刃爵!

    嗤嗤的轻响,磅礴的高温发散而出,蒸发湿润的空气,雨水和子弹落在他身上的前一刻,就已经被裂变蒸发,撕碎。

    刀刃出现在他的全身上下——手背,肘部,肩膀,小腿。

    就像这个名字一样:刃爵。

    那些泛着强烈白光的刀刃噼里啪啦地炸裂,看上去就像雨夜中的灯泡,却又堪堪维持了“刃”这一形状,并轻松瓦解了眼前的攻击。

    噼里啪啦的声音结束了,刃爵保持着一个优雅欲坠的姿态,在重心失衡的前一刻猛然踩下,在原地转了个像模像样的轮舞后,轻轻鞠躬。

    “为什么没有掌声?!”

    “等离子裂变刀刃。”冷冽的声音从那男人的嘴里吐出,刃爵打了个响指。

    “很有意思的设计,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遇到用狂野武器的人。你看起来不像是个参展的家伙,倒是像高空那些漂流老鼠。”斐翼终于将注意力从东英零的身上放到了刃爵的身上。

    “但是很可惜,我今天有急事儿,不然会让你多跳两支舞的。”

    刹那间,一阵狂风袭来。

    巨大的翅膀瞬间张开,铺天盖地地遮蔽而上,他宛如一枚黑色的蝙蝠导弹,用一种难以言喻的速度出现在刃爵的身前,一截尖刺从手背弹出,瞬间刺向刃爵!

    这就是保护东英零的人?

    他在心中冷笑,那截尖刃就像是魔鬼的獠牙,咬向刃爵的脖子。

    去死,蚂蚁。

    一声风声,雨水被再度蒸发,那截尖刃噼里啪啦地炸裂,然后断掉,当啷一声落在了雨水中。

    从根部断开的尖刃,斐翼的拳头还停留在刃爵的下颌,在他的预想中,这个位置能够轻松刺穿对方的咽喉,再摧毁脊柱。

    裂变刀悬在肩膀上,它割开了那根獠牙。

    “想不到吧?”

    下一刻,他听到窸窸窣窣的撞击声。

    那是粗糙钢铁的撞针冲击在手臂内甲的声音。

    刃爵面具下的脸色变了,他猛然抬起头,有一根黑色的尖刺带着刺耳的尖啸在他的面具上留下一串长长的火星。

    那截尖刺收回了臂甲,斐翼轻轻摊了摊手:“想不到吧。”

    刃爵后退几步,面具上已经多了一条划痕。

    他擦掉上面的黑灰,面具下传来他的笑声:“我觉得海星。”

    斐翼已经没有耐心和他玩,他轻轻瞥了瞥脑袋,一群黑影从他的背后升起,像是子弹般冲向了他身后的东英零。

    “带她走!保护好她!”

    雷声轰鸣,当闪电落下的时候,两道黑影倒退着飞向斐翼,他们的脑袋都被深深D穿。

    刃爵站在东英零的身前,三木愣了愣,早已战栗的双腿一把拉起东英零就朝着后面逃去。

    斐翼一左一右将自己的手下撕碎,踏着他们残破的身躯将刃爵狠狠撞进了一边的墙壁中,尖刺呼啸着刺过刃爵的脸侧,扎进了墙壁中。

    刃爵狠狠一脚踢在斐翼的腹部,只感觉踹在了一道城墙上,皮靴下的脚隐隐作痛。他的余光看到那些黑影袭向了逃走的两人。

    沉默,高效,最优秀的赛博格杀手。

    他们是来找东英零的,如果刃爵现在还没反映过来,那就是他太傻了。

    但是现在他没办法想那么多,留在他脑海里的,只有摆脱眼前的敌人,然后……

    “三木!带着她跑!!”

    刃爵的膝盖上猛然窜出了一截刀刃,狠狠撞向斐翼的腹部。后者瞬间狂退,巨翼掀起的狂风将刃爵撞击在墙壁上,然后一道绿色的光柱喷薄而出,将那块墙壁碾碎。

    “结束了。”

    斐翼放下了手臂,没有看一眼身后的黑烟,扇动着翅膀,冲向了东英零逃走的方向。

    猛然间,一记白光袭来,他躲闪不及,背上瞬间多了两道深壑的刀痕。

    “你……?!”

    “别想走。”

    刃爵将两块从他背上割下的东西放入了身后的腰包中,顺手摸在腰包里的终端机,发送了一条指令。

    “去死!!!”

    蝙蝠将他撞击进了墙壁,钢铁浇筑的壁面轰然塌陷,然后是下一堵,再下一堵……

    钢块横飞,尘埃四溅,刃爵只感到自己如同喷气式飞机一般倒退,眼前是一张苍白无情的面容,身边的场景在在视线中极具拉伸。

    雨幕冲刷在他的身上,他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制造一片龟裂的蜘蛛痕。

    “咳咳……”

    面具下传来喘息的咳嗽声,不知道撞碎了多少墙壁,他直接被冲出了会展外面,面具落在一边。

    然后他听到了撞针传来的声音,那个男人的手臂像极了啄木鸟的喙,下一刻就要刺入自己的心脏。

    但是他却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是不是在想,我到底在笑什么?”

    斐翼面无表情,在他的眼中,这个男人弱的就像只蚂蚁。

    人在碾死蚂蚁的时候,可不会和它们说话。

    嗡嗡……

    刺耳的嗡鸣声,他的脚步骤停。

    一道闪电轰隆劈下,一个小小的装置散发出和他们一样的蓝光,然后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磁性。

    嗙!!

    雨幕被横向冲击,斐翼瞬间被吸在了那块超级电磁铁上,背后的双翼疯狂的拍打着四周的地面,隆隆地砸动着,钢铁地板被他的双手压出一个大坑,但就是扯不掉那块磁铁。

    “完美!!”

    刃爵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窜了起来,面具戴在了脸上,发出了幸灾乐祸的声音。

    “怎么样?没想到吧?你以为我什么都没有就感和你这个征服级对打?开什么玩笑!我还想活大半辈子呢!”

    “听说你们想抓东英零?来告诉我,那个女孩儿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他凑到了斐翼旁边,废话滔滔不绝地从面具下传来。

    枯木般的眼神杀向他,一道绿色的光柱瞬间碾过整个地面,留下一片深渊般的沟壑。

    刃爵像只滑溜的猴子,又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手上轰鸣着一台圆锯:“你这翅膀不错,我想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

    话音刚落,那一对钢铁翅膀骤然软化,轰然将他拍飞,斐翼发出金属的嘶鸣声,身上绿光大作,咆哮着逐渐离地。

    刃爵砸翻了一堆垃圾桶,看到斐翼即将脱离那块磁铁,面容骤变,瞬间起身,飞速冲向会展中心。

    一声刺耳的爆鸣,仿佛雷声都被掩盖,他的身后冲天而起一道绿光,突破了上方的云层,雨水被瞬间蒸发,伴随而来的是宛如金属巨兽的咆哮!

    ……

    刃爵在救自己?

    刃爵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那个斐翼竟然也不知道。

    但是飞贼,东英零知道,这些人的本质是劫匪。

    劫匪都是为了钱卖命的。

    有人雇佣了刃爵,让他为那个人卖命,而目标是败血之眼。

    这些信息整理出来之后,刃爵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大致就已经明白了。

    但是,劫匪是不可能保护一个路人,哪怕是他的邻居。

    存在于他们队伍之外的生物,只拥有两种用途:人质,和诱饵。

    东英零偏向后面那一个。

    身后的黑影袭来,东营林瞬间抽出三木腰间的枪械,看也不看就是一枪。

    机器人的头上爆开了一个大D,喷涌的动力让他持续前冲的,在两人之间一擦而过,哐啷啷地翻滚砸倒在墙角。

    “走这边!”

    三木惊讶于东英零的果断和熟练,他依然很慌乱,但是路线却很明了。

    “你怎么做到的?!”

    东英零的脚步轻松,黑色的眸子瞥了他一眼:“多读书,多看报,少吃零食多睡觉。”

    说完,少女骤然加速,三木愣愣地被吊在了后面,猛然转醒后才慌忙跟上。

    “喂……我说你……”他气喘吁吁,“你是**的女人?”

    他看到女孩儿的双眼中喷发出耀眼的红光,身体一缩:“对不起!”

    “听我说……他们在前面……老大知道那些人想要你。刚刚给我们发了信息……”

    “以我作饵,刃爵一个人缠住对方的头领,而剩下的小兵则由你们埋伏来结局?”

    “没错!!!”

    话音刚落,一群黑影从前方的Y影中钻出,抡起的重型机枪将一个已经到达两人后方的机器人轰然砸飞。

    三木一个扑棱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然后大字型躺在地上疯狂喘息着。东英零踩着一片火花滑行,轮转着停下了身躯。

    “没事儿吧,小妞?”大汉嘿嘿地笑着,手中的转轮机枪喷吐着炙热的火舌,脉冲子弹比雨幕还要狂暴,瞬间撕裂了两道半空中的黑影。

    一架架原始炮台从四周钻了出来,一看就是被安置在这里的。

    “刃爵呢?”

    看着四周突然多出来的人,东英零问道。

    “老大说他已经摆脱那个斐翼了。我们干掉这些家伙,然后带着东西赶紧跑路就行了!”

    东西?

    那些刃爵的手下在收拾那架机器人,将他拆分,装入劣质的口袋中,还有一个人将它的质子长袍脱了下来,穿在自己的身上。

    一个小个子跳了出来,“说起来……你就是老大整天挂在嘴上的‘邻居’?”

    看来光落还没少念叨自己。

    “只要等到这些炮台干掉这些家伙,然后……喂!你在干什么!”小个子正在述说着刃爵的剧本,却看到东英零朝着那些黑影踱步而去。

    “不用那么麻烦。”

    白花花的长腿笔直,她轻轻越过了大汉,在对方愣神刹那间,一根修长的机械尾巴从卫衣下钻了出来,一柄飞刀瞬间扔了出去!

    闪烁着蓝色电弧的利刃刺入了一架机器人的身体中,轰然爆炸!

    一层半透明的物质的在她的右臂后方缓缓显现,凝聚出暗紫色的鞘刃,高高地立向天空。

    一群人愣住了,看着那柄刀刃突然弹出一截,一架机器人已经冲到了眼前。

    刹那间,狂涌的能量汇聚成钢铁的咆哮,狂暴的气浪朝着四周轰炸开来,黑紫色的刀光带着火花喷薄而出,瞬间碾过整个通道!

    天顶被冲击波掀开,垂直下落的雨水在这股能量下被冲回了天空!

    噌。

    刀刃入鞘,大片的雨水重新回落,通道中满是机械体焦糊的味道。

    他们瞪大了双眼,呆呆地看着女孩儿转过身来,漆黑的眸子中跳动着猩红的光芒。

    “再问一次,刃爵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