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10章 是个高人!

作品:《超级特战兵王

    “峰哥没有生气,你们很幸运……”刀子说。

    大家都放心了。

    “一会儿态度好点,不然弄死你们!”刀子怒道。

    “是是,一定会的!”蔡老板连连说着。

    ……

    医院大门口,刀子他们焦急地等待着,一辆崭新的桑塔纳停在那里。

    现在已经九点半了,张峰还没出现。

    “峰哥会不会不来了啊?”蔡老板很是担心。

    “不会,峰哥说会来,那一定是来的!”刀子说。

    这会儿一辆出租车再大门口停下来。

    刀子赶紧跑上去叫道“嫂子,您来啦……”

    云浅看了一眼刀子没有说话,到车后面拿出轮椅来,刀子要帮忙但是云浅不让。

    他们也上来了,很是恭敬的说道“嫂子好!”

    云浅也没说话。

    他们的心一下子就冷了,越来越紧张,看来很是不妙啊。

    “下来吧!”云浅打开后车门。

    张峰从里面出来,微微站一下,云浅扶他到轮椅上。

    “峰哥!”刀子恭敬地叫着。

    张峰说“嗯,有事?”

    ‘有事’?刀子心里很是纳闷,那么大的事(情qg)难道说您峰哥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吗?还是说忘记了?

    或者是非常生气。

    “呃,是这样的峰哥,昨天发生的事(情qg)我都已经办好了,哇办了不开眼的人,车也给您修好了,您看看!”

    刀子的脑子反应很快。

    “这不是我的车!”张峰看了一眼说“我的车被你们砸了!”

    看来还是生气了。

    刀子一下子就吓坏了,不带这样的啊,不是好好的吗?而梁福利也是吓坏了。

    原来这个人就是峰哥啊,他们一点都不怀疑峰哥的能力,刀子都怕得要死,他们能造次?

    还有那个女孩,真的很漂亮!

    而现在峰哥好像还很生气啊,怎么办?

    “峰哥,都是我们的错,我们错了,给我们个机会吧……真的错了……”

    刀子快哭了,要是这么做了还不行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峰哥,是我们的错……”梁福利也过来了,现在也就只能这么道歉着。

    田斌说“是我那些员工不长眼,冲撞了您,现在我已经将他们开除了,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qg)了!”

    “你是谁?”张峰问。

    “我是永夜会所的老板田斌!”田斌说。

    他们的年纪都比张峰大蛮多的,这么低声下气的也是为难他们了。

    “嗯!”张峰应着。

    似乎并没有生气。

    张峰接着说“行了,以后注意点,你们好好做生意,有什么事(情qg)找刀子,他会给你们办了,要是把生意做歪了,刀子也可以办了你们!”

    几个人吃惊不小,这是怎么回事?

    “还有,要是你们的生意需要与云峰集团合作的,可以去找江秘书,就说是我说的!”张峰说。

    刚才张峰看到他们出现在这里,就有了扶持他们的想法,在京都混,还是需要培养自己的实力的,他们本(性xg)不坏,可以敲打敲打。

    “啊……”蔡老板不淡定了。

    梁福利也是一脸懵((逼bi)bi)的样子。

    他们都是人精,听得出张峰的话里是什么意思,这是要培养他们啊,云峰集团?那可是资本大鳄啊,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能与之合作的话他们的财富将会一下子就飙升。

    “谢峰哥!”刀子说,脸上放轻松了。

    “是,是,谢谢峰哥……”

    “我们一定会好好干……”

    他们都表态了,这个时候不表态难道想死吗?

    张峰过去看了看车,小心地进去试了一下,然后说“车在哪里修的?”

    刀子说“在一个小巷子里的!”

    “说完!”张峰沉声说。

    刀子说“是个老头子,技术很好,一个晚上就修好了,我问他要多少钱都时候他说要不告诉他这车是谁的,要不就要六十万,最后问给了他六十万。”

    “带我去!”张峰把云浅叫过来“云浅,你也去吧。”

    云浅疑惑着上车。

    “怎么了?”云浅问道。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张峰沉声说“你知道这车之前是我爸开的,我爸不在京都的时候就一直放在那里,我也没开多久,车是有一点毛病,可是这车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原来的样子?”云浅还是不明白。

    张峰说“我爸开车有个习惯,把点烟器放在左边,这是他专门让人做的,说是这样方便,他一边都是左手抽烟,但是这个点烟器是在下方,也是盖住了,伸手摸才能摸到,而且已经坏了,现在却好了。”

    “是的呢,这车很奇怪的,油门是在左边,刹车是在右边,平常的车都是油门是在右边,我是开了好久才适应的!”云浅说。

    张峰说“还有镜子!”

    “对的呢,镜子是半圆的,这样可以看到更宽的方向……”云浅说。

    张峰说“镜子已经换新的了!”

    “我明白了,修车的人很了解这车!”云浅说

    。

    张峰笑着点点头,刀子等人已经走前面了,云浅开车上去。

    说实话张峰有些激动,因为他对老爸的事(情qg)是很好奇的,特别是妈妈。

    自从他见到爸爸之后就一直想问关于妈妈的事(情qg),在哪里,是否还活着。

    可是张大山没有提,张峰也不敢问,谁都不问,好似关于这个事(情qg)谁都非常有默契一样不闻不问。

    张峰也不敢提,但是并不能说明张峰不想知道,而是非常想。

    “我觉得这个人应该是认识叔叔的,而且还很熟悉!”云浅说。

    张峰点点头。

    就是因为这个张峰才要急着去看看他的。

    大半个小时后,张峰到这里了,大门(禁j)闭,这个时候应该是开门了的,早上十点钟了。

    “老师傅,老师傅……”刀子在那边叫着。

    张峰注意到了汽修店的牌子,大森汽修!

    “老师傅,老师傅……”

    叫了十分钟,里面还是没有回应。

    “可能说老师傅太累了,昨晚一个晚上没睡呢!”梁福利说。

    蔡老板说“是哦,我们可以晚上再来!”

    刀子看着张峰,在等张峰发话。

    “他已经走了,我们进去看看!”张峰沉声说。

    看真的是了,张峰越发的期待!

    刀子让小弟上来开门,不到一分钟就打开了。

    宽敞的维修车库里面充满着汽油味,一推推的汽车零件堆放在傍边,工具放得到处都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