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3章 行走的骨架

作品:《青云战神

    巨剑剑光所及,星辰剑阵图应声碎裂,斑驳光影乱飞,再也无法复原。

    中间七颗大星,飞速陨落,凌天剑尊兄弟双手掐诀,要把大星召回,飞到半途,七颗大星同时碎裂。

    凌天剑尊兄弟,如遭巨锤撞击,(身shēn)子飞落在三丈之外。(胸xiong)膛起伏,浑(身shēn)元力散乱。

    “主上,为何不杀了他们?”逍遥王不解。

    此时凌天剑尊兄弟,如待宰羔羊,杀死他们,不费吹灰之力,何况就在刚才。凌天剑尊兄弟施展星辰剑阵图,布下的完全是必死局。

    “他们心里不服,就算杀了,也是个冤死鬼,不能往生,百年之后,成为孤魂,实在是太惨。”

    王天琪看着凌天剑尊兄弟,眼里满是怜悯。

    “主上的意思,不仅不要杀他们,还要救他们?”大黑问道。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每人三颗培元丹。”王天琪指了指表(情qg)痛苦的凌天剑尊兄弟。

    大黑很想打自己几个耳光。

    “要给我们培元丹?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是我们晕了,还是那小子疯了?”

    看到送到眼前的丹药,凌天剑尊兄弟,一下愣住。

    果然是培元丹,而且是皇级培元丹!

    “吃了灵丹,恢复体力,你们想走,随便,想打,我们继续打,打到你服为止!”王天琪霸气无比。

    凌天剑尊兄弟对望一眼,一起向王天琪行礼,交出了紧握在掌心的剑丸,那是他们最后的必杀技。

    “我们兄弟认输,如何处置,悉听尊便。”

    王天琪哈哈大笑,“我要是处置你们,何必等到现在?这两枚剑丸,是你们辛苦修炼所得,我岂能夺(爱ài)?”

    看到他们真心认输,王天琪元力化成一阵风,从两兄弟(身shēn)上吹过,两兄弟痛楚全消,消失的元力,也全部回归!

    就在这时,地面阵阵颤抖,接着轰隆隆的响声,从远处的山峰上传来,大地在中间裂开,浓烈的白气,从裂缝中升腾起来。

    白气速度极快,很快遮蔽了天(日ri),一层淡淡的金光,从白气中闪现出来。那金光好像是不住旋转的车轮。

    同时传出来的,还有马的叫声,叫声中夹杂着龙(性xg)。

    王天琪神念最强,也只能隐约看到,那白气当中,似乎有好多骏马,拉着黄金马车前进。闪闪发光的,正是马车的车轮。

    很多没跑远的正气宫高手,也看到了这奇特的景象。

    “是地狱马车。”丁墨低低的声音叫道。他在正气宫的典籍中,见过有关地狱马车的记载。

    地狱马车不知来自何方,也不知去向何处,每次恶战之后,地狱马车都会出现,它会带走遇到一切,包括尸体,半死不活的,还有昏迷过去的,统统带走。

    据说地狱马车用黄金制成,异常华美,黄色绸缎制成的车衣,上面绣满了难以辨别的符箓。

    遇到尸体,以及其他可以带走的东西,拉车的六匹骏马,就会发出鸣叫,而尸体就会腾空而起,进入马车之内。

    至于马车最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因为上了黄金马车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下来。

    唯一活下来的,据说是一位圣人境界的高手,在一场大战中,他耗尽元力昏迷,(身shēn)体呈现龟息状态。被当做尸体,进入了马车之内。

    最后发生了什么,人们不得而知,但是见到这人时,他已经疯了,而且双眼被刺瞎,还被割掉了舌头,砍去了双臂。

    既废又疯,完全不能说出他的遭遇。

    也有人由此推断出,地狱马车,还是有人在((操cāo)cāo)控的,这名高手被如此虐待,就是怕他泄露地狱马车的奥秘。

    尽管如此,那个变成废物的高手,仅仅出现一天之后,就再次消失不见。又过了些(日ri)子,有人在雪山天池之内,发现了他的尸骨。

    而那座天池,距离失踪之地,足足上万里。正常人骑马,都要跑上半月。

    那团白气,向着王天琪这边飘过来,白气之内,似乎有重物在缓缓移动,传出车轮压碎石子的声音。

    马叫声在白气内不住响起,好多的地上的尸体,竟然缓缓站起,争先恐后,走进了白雾当中。

    这些人活了?

    凌天剑尊兄弟,后背冒出阵阵凉气。他们不由自主,握紧了手里剑丸,一道道剑气,弥漫全(身shēn),在他们(身shēn)后,出现一个巨大的剑轮。

    剑轮上的宝剑,如处在绷紧弓弦上的箭,随时可以(射shè)出去!

    “装神弄鬼,找死!”

    两兄弟暴喝,后背上剑起,宝剑化成长虹,前后相连,(射shè)进白气当中。

    “地狱马车,送该死之人,走阳世末路,秉承六道轮回,兰路者,死!”白气中,一个声音传来。

    那些(射shè)进白气的长剑,全部反(射shè)回来,速度比之前,大了无数倍!

    凌天剑尊兄弟,抬手一招,却呼之不灵,那些长剑上,已经被其他人的神念控制。

    杀神盾一闪而至,替凌天剑尊兄弟,挡下了无数长剑袭击。

    长剑和杀神盾相撞,叮叮声不绝于耳。

    凌天剑尊兄弟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如果没有杀神盾格挡,他们两人(身shēn)上,已经插满了自己炼制的长剑!

    “呵呵,地狱马车行路,无关人等闪开。”白雾中,刚才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接着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龙马的嘶叫声,粼粼的车轮声!

    轰!

    六匹(身shēn)子长着翅膀,头顶上长着独角的纯种白马,拉着一辆金光灿灿的马车,凌空飞来!

    马车(身shēn)后,无数尸体,正在滞空追赶,迫不及待,钻进了马车里。

    六匹天马腾空,脚下踏着螺旋劲风,向着杀神盾撞了过去!

    强大无比的杀神盾,竟然不住颤抖。

    咚的一声大响。

    一头天马的独角,撞在了杀神盾上,杀神盾突然变小一些,另一头天马,跟着撞了过来。

    六次撞击之后,杀神盾只有碗口大小,几头天马想要撞击,也失去了准头。

    “这不是天马,而是妖马,而那辆车,也不是黄金打造的!”王天琪召回乾坤鼎,感觉到鼎(身shēn)上面,附着了一层妖魔之气。

    人有人气,仙有仙气,魔有魔气,这种东西与生俱来,深入血液之内,一生不能更改。

    通过刻苦修炼,可以弱化魔气,妖气,但无法根除。这是血脉使然。

    马是妖马,车是妖物,那刚才说话的声音,就是魔了,妖跟魔不同,气味也各不相同,妖魔经常在一起,物品上就会有妖魔之气。

    王天琪施展神控术,眼前黄金马车消失不见,只有一群死尸,挤挤挨挨,装满了一个柜子。

    而那六匹长着翅膀,头顶上有独角的天马,只是六个(身shēn)材矮小,(身shēn)穿马皮的干巴巴的老者。

    他们的头上,倒是真的长着一根独角。

    “你们头上长角,就真以为自己是天马了?在老子眼里,你们还不如一只蜗牛!”王

    天琪目光如电,六匹天马不由自主,现出原形。

    果然是魔族!而且是魔族里面的大巫师级别!穿上别的妖兽的皮毛,就会变成其他妖兽,这是魔祖独有的借形术。

    但是只有大巫师级别以上的高手,才可能幻出天马这样的大型神兽,并且可以拉着黄金马车,在天空遨游。”

    “死人的黄泉路,你们都敢拦,胆子也实在是太大!”那个声音再次响起,飘忽不定,并非来自六个大巫师,也并非来自那个装满尸体的柜子。

    那声音,是从深空中传来,也许说话的人,距离并不是很远,但也可能在几百里,甚至几千里之外。

    这声音的主人,即使不是控制地狱马车的人,也肯定跟地狱马车,有极大地关系!

    六匹天马原地站住,黄金做成的马车,一下横移过来。横移过程中,迅速变大,里面装着的尸体,全部飞了出来!

    王天琪,包括逆天王,明尊等人,都惊讶的眼珠差点掉在地上。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尸体,而且是各种各样。正气宫高手的尸体,是刚刚死去,算是最新鲜的尸体。

    而有些尸体上面,已经长出了黑斑,甚至有些地方,已经腐烂,有的尸体眼珠从眼眶里流出。有的挥舞着只剩下白骨的胳膊。

    最让他们吃惊的,是黄金马车上,还有玄兽以及妖兽的尸体。

    其中一头玄兽,足足四五丈高,实在想不出,那么高的(身shēn)体,是如何藏在小小的马车里。

    玄兽死去太久,大部分(肉rou)已经烂掉,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几乎就是一具行走的巨大骨架。

    这具行走的骨架,显然是飞行玄兽之类,虽然只剩下骨架,到处漏气,却还可以长时间滞空,飞行姿势看起来还算优雅,但是行走之间,浓烈的恶臭让人作呕。

    嘭!

    王天琪隔空一拳,把那具骨架震碎,但更多的尸体,扑了上来。

    “这些是新鲜的血食,是你们在阳间最后一餐,机会难得,好好把握。”深空之内,传来那声音一声喟叹。

    “他(奶nǎi)(奶nǎi)的,难道你们不怕吃的太饱,没肚子喝孟婆的汤?”看着黑压压的尸体扑上来,王天琪不怒反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