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阴阳和合大法

作品:《仙途正道

    现在是八月份,正是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的天气。在这西北边陲,中午的太阳是最毒的,居然要去晒太阳,这不是找罪受吗!

    “不去”小石头叫道。

    “真不去,可别后悔”

    “少来这套,现在不灵了”

    “是吗?我不去晒太阳就恢复不了,恢复不了就教不了你,教不了你你可别怪我”赵无忌悠然的道。

    小石头没了脾气,道“好,去晒太阳”

    对付不了你,我白活这三百多年了。赵无忌暗暗得意。

    小石头先去厨房拿了点吃的,包好放在怀里。随后道“去外面晒太阳吧,正好把吃的带过去”

    “这样好,最好找个没人的地方,”

    “那里人就不多”

    小石头出了门,向西走去。还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有人叫“石头,石头”小石头一听这动静头似乎大了一圈。只见后面一个胖子直冲过来,“刘胖子叫那么大声干什么,我又不是聋子”。小石头叫道。

    刘胖子长的又高又壮,起码有小石头两个沉。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石头,你不讲义气,昨天也不叫我回家。”

    “昨天?你不是被打雷吓的回家了吗?”小石头奇道。

    “打雷,我没听见。我睡觉了,”刘胖子委屈的道。

    “睡觉,那么大声音你都没听见。”

    “你也知道我一睡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你也不叫我”他更委屈了。

    “我真服你了,没人叫你,你怎么回家的?”

    “肚子饿了,就醒过来了”

    小石头无语了,赵无忌暗自庆幸,幸亏没附在他身上。

    “好了,是我不讲义气。你快回家吧,我还有事。”

    “你去那里?”

    “到镇外,去晒太阳”

    “晒太阳,有什么好玩的”刘胖子看了看头顶天空,阳光刺眼。摇摇头,看着小石头已经走远了。

    赤金镇实在不大,半柱香的时间就走到头了。出了镇就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只有一条大路自西向东伸向远方。听大人说这条路向西通往西域,向东通往中原。是东西往来的必经之路,所以过路人比较多,大家生意还算不错。

    小石头没走大路,捡向南的一条小路走去。曲曲折折的又走了二三里路,一个小小的院子出现在眼前。

    说是个院子,其实也就一个用夯土砌了一圈半人高的土墙,里面只有两间屋子,孤零零的呆着那里。

    小石头推开院门,径直向屋子走去。一边还叫道:“大爷,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大爷,怎么又出来个大爷。”赵无忌暗暗纳闷。一路上小石头也没说话,他也不知道来到那里了。虽然,他的元神已在小石头身上,但是只能听见小石头说话,却看不到眼前的事物。

    屋门打开,一个老头走了出来。少说也有七十多岁了,满脸皱纹,背也驼的厉害。难怪小石头要叫他大爷,不过看他精神不错,走路也很稳当。看小石头来了也很高兴,“啊,啊”的叫了两声,竟然是个哑巴。

    “这是给你的大爷,看,都是你爱吃的”小石头从怀里拿出东西来,递给了大爷。

    老头似乎和他很熟了,也不客气接了过来。有用手比划几下。意思让他进去坐坐。小石头道:“大爷,我还有事不和你聊天了,过两天再来看你”老头看样子能听见声音,就点了点头。

    “大爷,我回去了,你快回屋吧”等老头回去后才走出院子。

    这时候赵无忌问道“这老头是什么人?”

    “一个孤老头,没有亲人挺可怜的。我有空就给他拿点吃的。我虽然是个孤儿,但还有老爹,可他连一个亲人也没有”小石头谈谈的道。

    可是赵无忌听出那其中同病相怜的味道,还有一颗乐于助人的赤子之心。

    “好了,咱们去晒太阳。就在不远有个好地方”

    小石头绕过院子,原来在离这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废弃的烽火台。

    这个烽火台已经有历史了,也不知道是那个朝代建的,不过损坏的不是很厉害。三丈多高,矗立在那里,隐约还能感觉到当年烽火燃起,传信于千里之外的气势。

    登上烽火台,放眼望去边陲风光尽收眼底。远处祁连山横亘于天地之间,茫茫戈壁不着边际。微风抚过,四周就只有轻轻的风声陪着他。

    “是不是觉得天地间就好像只有你一个人了?”赵无忌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你不是看不见吗”

    “这个不用我看!小石头!做人就要心胸开阔,坦坦荡荡像这茫茫戈壁一样。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好了,咱们开始吧!”

    “晒太阳吗?”

    “这个太阳不是那么好晒的,这一关至关重要,而且成败在于你!”赵无忌的语气变得十分严肃。

    小石头听他说的这么严重,不由的担心起来,道“不是你要晒太阳吗,怎么有成败在我了,再说了,不就是晒太阳吗,有这么严重?”

    “现在给你说不明白,这样吧!只要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你千万不能动,这个你能做到吗?”赵无忌不愿给他太大的压力。

    “不就是不动吗!好,我绝对不动!你放心好了,快晒吧!婆婆妈妈的!”小石头不耐烦了。

    赵无忌咬咬牙,虽然现在没有牙了。也顾不了许多了,成败在此一举!

    “你现在坐在地上,心里什么也别想。记住不要动!”

    小石头坐在地上,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敢动。只觉得头顶有一丝热气缓缓的透入,渐渐地由一丝变成一股,越来越粗越来越粗。到最后就好像整个太阳只对着他的头顶,而且还离得那么那么的近。热,非常的热。热气越聚越多,他的脑袋装满了,可是仍然不断的进来。慢慢的脑袋被烧红了,就像红红的烙铁,渐渐地被烧透明了,散发着淡淡的光。小石头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烧化了。我不能动,可是脑袋烧化了。空空的什么也不知道了,最后连热也感觉不到了,不过他始终没有动。

    赵无忌的元神与聚灵珠是被天雷硬生生打在一起的,所以并不是真正的融合在一起。现在他借聚灵珠吸取太阳真火,来强大元神。为的就是要将元神与聚灵珠真正合二为一。他修炼了三百多年,凭借本身功法运用太阳真火自然游刃有余,他最担心的是小石头忍受不住真火的煎熬,万一小石头抵受不住乱动起来,令他心神不稳,后果难以想象。他是在赌博,拼的就是小石头过人的禀赋和毅力,就如他所说的成败在此一举。

    还好小石头挺了过来,赵无忌成功了。元神与聚灵珠经过太阳真火的煅炼终于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小石头,小石头,现在可以动了”赵无忌叫道。

    小石头睁开了眼睛,活动活动身体,站了起来。

    “咦!脑袋还在,刚才不是都烧化了吗”摸摸自己的头,还好!完整无缺。

    “赵大哥,刚才怎么会回事,我的头都烧化了。”

    “现在没事了,谢谢你小石头!”赵无忌道。

    “不用谢!大哥你怎么样了?刚才为什么我的头就好像要被烧化了。”小石头又问道。

    “我很好!你恐怕不知道刚才有多么危险,如果你忍受不住痛苦,乱动起来。是我心神不宁,我就无法控制太阳真火,那时候就不是你脑袋烧化了,恐怕…”说到这里连赵无忌都有点后怕,此举实在是太冒险了。万一小石头忍不住,他二人顷刻间就变成飞灰了。

    小石头自然不知道这么多,问道:“什么是太阳真火,这么厉害?”

    “那是太阳散发的能量,我用聚灵珠将它们凝聚在一起。那就是真火,刚才你脑袋就好像是一个炉子而我就是一块铁,经过太阳真火不断的煅烧,终于将我和聚灵珠融合在一起,唉!”赵无忌叹息一声,从此以后他就是聚灵珠,聚灵珠就是他。除非他以后能重塑肉身,否则只能困在这小小的珠子里了。

    小石头没想到自己的脑袋还能当炉子使,难怪刚才那么热。

    “呀!不会把我的脑子烧坏吧?”

    “怎么会,我就是打个比方,等以后你会明白的!”赵无忌连忙解释道。

    “那就好,吓我一跳”小石头释然。

    这个太阳足足晒了三个时辰,已是黄昏。日落西山,镇上炊烟袅袅,都开始做晚饭了。

    “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好一派塞外田园景象!”赵无忌赞道。

    “以前我怎么没注意到,我们这里真美啊!”小石头说完后,一想,不对!“大哥,你现在能看见东西了?”

    “当然,你以为这太阳白晒了!借你的眼睛我可以看见东西了。这还不算,我的功力已经恢复三成了。”赵无忌笑道。

    小石头也替他高兴,叫道“太好了,是不是多晒几次就大功告成了。”

    赵无忌听他说的简单,笑道“孩子话,哪有这么容易。今天是借聚灵珠之力将这阴阳和合炼到第一层,往后就没这么快了!”

    “阴阳和合,这又是什么东西”今天有太多奇怪事情发生,小石头有点乱脑子了。

    “这是一种道家功法,说简单就是借日月之力来修炼元神和身体。聚灵珠虽然神奇,但是道法的修炼不可过于激进,太快了未必就是好事!”赵无忌解释道。

    “欲速则不达!对不对?”小石头点点头道。

    “不错!有点悟性”赵无忌淡淡的道。

    “那你看看,什么时候也教教我这个阴阳和合!”小石头一脸期盼。

    “这个不用急”赵无忌故意说道。

    果然,小石头急道“又不用着急,大哥,怎么到我这里就不急了。”

    赵无忌哈哈大笑,道“不逗你了,你已经开始炼道了!”

    “是吗?”小石头将信将疑。

    “晒太阳就是第一步,也是基本功。慢慢炼吧”赵无忌笑道。

    “啊!这就是修炼吗?你没骗我?”小石头不信。

    “简单吧!修真炼道其实就是以天地之力对抗天地罢了!”赵无忌轻描淡写的道。

    “以天地之力对抗天地”小石头默默的重复道。看似简单的话,在他的心里掀起的波澜久久不能平复。

    命运就是这么神奇,昨天以前的小石头整天想着的除了玩耍胡闹就是吃饭睡觉,浑不知愁为何物。更别说什么修真炼道,对抗天地此类匪夷所思,做梦都梦不到的事情,短短一天的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足以改变他人生的轨迹。

    “好了,别寻思了。肚子饿了吧?”赵无忌笑道。

    “这你都知道了!”小石头惊奇道。

    “肚子叫的咕噜噜,还不是饿了”赵无忌调侃的道。

    小石头脸一红,道“回家吃饭吧!”

    “先吃饭,晚上还有事”

    “还干什么,晚上又没太阳!”小石头问道。

    “没有太阳还有月亮,忘了阴阳和合是借日月之力来修炼的!”赵无忌回答道。

    “难道还能晒月亮吗!”小石头抬头看看天空,月亮还没有出来。

    晒了半天的太阳,小石头的精神头很足。一路上哼着曲子,蹦蹦跳跳的。边走边说:“赵大哥,我觉得浑身都是力气,是不是练了那个的作用。”

    “胡扯,别胡思乱想了!”赵无忌喝道。

    小石头哈哈一笑,向家跑去。

    回到家里,郑老爹早已经做好了饭菜。小石头进门就叫道“好香啊!老爹你酒醒了?”看看郑老爹的脸色,又使劲闻了闻。

    郑老爹笑骂道:“干什么!跟小狗一样。说,去哪里了?半天没见你。”

    小石头自然不敢告诉实情,什么元神附体,在他看来就是鬼上身,那就会闹出天大的动静。

    “我去镇外看大爷去了,就在那里玩了一会!先生回家了!”

    “回去了,再不回去你师母就要生气了”

    白夫子的妻子是个厉害人物,这个全镇人都知道。连白夫子自己都说“河东狮吼,夫子无颜”,郑老爹常也拿这个来取笑他怕老婆。

    “石头,小胖下午来找过你。问你晒太阳回来了没有。这是怎么回事。”郑老爹问道。

    “啊!晒太阳!这个天晒什么太阳!刘胖子说错了吧!老爹快吃饭吧!”小石头赶紧岔开话头,心道“刘胖子,整天坏事”

    “我说嘛!这天谁去晒日头,不是傻子嘛!”郑老爹笑呵呵的道。

    小石头低头吃饭,就哼哼两声。心道“我就是傻子!”

    郑老爹做饭的手艺可不一般,色香味俱全。小石头吃的快,吃的香,郑老爹就说:“石头,慢慢吃别着急。饭有的是。”平时吃饭都是这个样子,一般都是小石头先吃完以后,郑老爹才开始吃。

    拍拍肚子,小石头打了嗝。对郑老爹说:“老爹,吃完饭我收拾就行了!”

    “好好,我们石头长大了,会帮老爹干活了!”郑老爹很欣慰。

    等吃完饭收拾干净,小石头给郑老爹拿来酒壶酒杯,说道:“今天就少喝点,我去温习功课了”原来,郑老爹有晚上喝酒的习惯。

    “知道了,你去吧!”郑老爹就自斟自饮起来。

    小石头回到房中,点亮油灯。就道:“赵大哥,现在干什么?”

    赵无忌道:“他对你很好嘛!万一有一天你要离开他,你怎么办?”

    小石头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道:“我也不知道,你看他的年纪也大了。以后还得有人照顾,如果我不在他身边,他会很孤单的。”

    赵无忌暗叹一下,这是实情。“是啊,以后再说吧!你先上chuang。”

    “上chuang!不是要练功吗?”小石头奇道。

    “一边睡觉一边练!怎么,你打算在地上睡吗?”赵无忌道。

    “睡觉练功!就这样吗?我以为和白天一样呢!”小石头脱衣服上了床,躺在被窝里。

    “好好睡觉吧,累了一天。”赵无忌的声音很轻很轻,似乎怕打扰了小石头睡觉。

    小石头打了个哈欠,一进被窝眼睛就睁不开了。“不练功了,那我就,就,睡觉了。”一会就睡着了。

    一阵微风吹过,油灯熄灭了。静静的夜里,月色溶溶。从窗户透了进来,洒在了屋里。

    小石头睡的很沉,不觉得有股柔和清凉的气息,静静的注入他的身体,在他全身流动。他实在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