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人之正道

作品:《仙途正道

    自从小石头狂奔祁连山回来以后,浑身足足疼了三天。就埋怨赵无忌将他累成这样。赵无忌知道这是自己将真气注入他身体后产生必然反应,他修炼的赤阳真气刚猛霸道,威力无与伦比。小石头经过三个多月锻炼也只能勉强使用几个时辰,时间一长搞不好会弄得经脉爆裂,身体疼几天只是小意思罢了。

    腊月二十三,灶王上了天。眼看又要过年了。这几天大家都在忙得置办年货。小石头也已经放了假,帮着郑老爹忙里忙外。郑老爹的熟肉铺子生意大好,虽然有两个伙计还是有点忙不过来!

    这赤金镇虽然不大,却是这附近唯一的集市,四周村子里的人一般都来这里买年货,所以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小石头在铺子里忙得热火朝天,郑老爹的腊肉是块金子招牌,味道正宗,肥而不?。加上郑老爹老为人实在,从不短斤少两,所以生意格外的好。

    小石头擦擦一头的大汗,将包好的肉递给一个大妈。好累,很久没有出过这么多汗了,真比练功还要累。看看那边郑老爹,挥刀剁肉,干净利落。最主要还能分量不差,真是厉害。想想自己就是靠他这么干活养活大的,不由得心里有点难受。老爹过完年就六十一岁了,我一天天长大,可是他却慢慢老了!

    要是老爹也能够修炼道法多好,说不定还能活个二三百岁。那样我就能好好侍奉他,让他以后快快乐乐,平平安安。

    里面赵无忌知道他心里想到了这些,不由苦笑,道法玄功是随便什么人就能练的吗!如果这样,满地跑得都是神仙了。他忽然心里一动,不过这未必不是一个办法。他知道小石头不可能在这小镇上度过一辈子,他的路很远。现在郑老爹反而是最大的障碍,两人相依为命,岂是说分开就能分开的。赵无忌为此也头疼不已,现在似乎有办法了!

    这几天小石头没功夫理他,反而有点寂寞。眼看就要过年,自己却是这个样子。以前这时候早就和顾老鬼天天喝的醉生梦死,真是快活啊!想到顾长风,这老东西发现找不到我,恐怕猜出来是我遭天劫了吧!会不会难过?以后再没人陪他疯了,那他可真要寂寞了!

    赵无忌看着满街的人,来来回回,熙熙攘攘。做一个普通人也不错!最起码不用变成这样!我怎么了!三百多岁,难道真是老了。心里胡思乱想,就这时候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气息,自从他的元神经过太阳真火锻炼后,感知能力大大提高!是修真者的气息,而且还是熟人,他们怎么来了?

    小石头包完最后一块肉,递给人家。拍拍手总算卖完了,看还有等着的人们,只能说明天再来,实在没办法人太多了。看看天色不早了,街上的人也少多了。只见从街西头过来两个人,小石头好奇的走到街上,这是两个和尚!和尚不奇怪,镇上的观音庙也有两个。可是这两个不一样,小石头说不出那里不一样,但肯定有点不同。

    两个和尚,一个四十岁左右,方面大耳,身材魁梧,气势威猛。如果不是剃个光头,穿着僧衣,实在不像是个和尚倒像一个带兵打仗的将军。

    另一个却是二十来岁,眉清目秀,相貌文静。本来身材甚高,因为旁边的太高,所以显得有点文弱。

    这两个和尚一个文弱一个威武,相应成趣。小石头心道“从那来的和尚,真有意思”。没想到两个和尚竟朝他走了过来。

    那个年轻的和尚打个问询“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打扰了”,声音清朗,平和,真有出尘之味。

    小石头愣了一下,道“有什么事?”年轻的和尚微微一笑,道“贫僧想问一下施主是否见过此人”。小石头没想到一个和尚竟笑的如此漂亮,脱口道“你笑的真好看”

    “阿弥陀佛,施主说笑了,请问是否见过此人”小石头这才注意,他手里拿这一个卷轴,已然打开。

    是一幅画像,画上人长眉凤目,极是俊雅。偏偏又是气宇轩昂,豪迈磊落。负手而立,真正是玉树临风,潇洒飘逸。小石头仔细看看画像,又看看和尚,心道“是这和尚找爹爹吗?”

    “嘿”里面的赵无忌差点没笑出声来。

    小石头许久没说话,那个年纪大的和尚不耐烦了,道“究竟见过没见过!”竟是声如洪钟,又响又亮。小石头吓了一跳,难怪是小和尚打听,换了他早把人吓跑了。忙道“没见过,没见过”

    年轻和尚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道“多谢施主”。

    年轻和尚正要离开,看见小石头的面容,似乎发现了什么,微微一怔,然后摇摇头,与年纪大的和尚向东而去。小石头隐隐的听见年轻的和尚对大和尚说道“去兰州找…师父…“说时又回头看了看小石头。小石头傻笑一下,人家已经走远了。

    小石头发了一阵呆,最后郑老爹叫他才回过神来。铺子打烊了,郑老爹问道“石头,怎么了”

    小石头摇摇头,道“没什么,咱们回家吧”

    回到家里,忽然想起赵无忌怎么没了动静。此时赵无忌才道“傻小子,胡思乱想什么!”

    小石头道“大哥刚才那两个和尚你看见了”

    “怎么了”

    “你没觉得奇怪吗?”

    赵无忌笑道“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们是西昆仑坐忘峰大光明寺无为老和尚的徒弟,大的叫明信,小的叫明道!”

    小石头惊喜的道“呀!你认识他们!”

    赵无忌叹道“我与无为老和尚相交百年,他们一直随侍在身边,你说认识不认识!”

    小石头急道“那你不和他们见面?”

    赵无忌叹息一声,“还见什么面!”

    小石头想起他现在处境,知道他心高气傲,不愿与人见面。等了一会,又道“也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人”

    赵无忌淡淡的道“那幅画像右下方有一行题字!你没看见?”

    “我倒没注意,是什么?”

    “甲子年中秋赵无忌醉后自画”赵无忌悠悠的道。

    小石头没想到两个和尚找的就是赵无忌,喃喃的道“原来是你,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是明道在找爹,是不是!”

    小石头面色通红,不好意思的道“赵大哥,你长的真好看!”

    赵无忌闻言,道“那是以前画的,三十年了”语气十分落寞。

    小石头听他心情不好,也替他难过。两处已经四个月了,刚开始小石头还有点不习惯,渐渐觉得这样也挺好。彼此心意相同,真是比知己还要知己!

    只听赵无忌道“本来我与无为老和尚约好要去他那里坐坐!想是他看我失约,猜到我出事了,就叫明道他们来找!”

    “赵大哥,你认识那么多有本事的人,就没一个能帮上你吗?”

    赵无忌道“他们帮不了我!除非算了!刚才我看明道应该发现你体质异于常人,才多看了你几眼。明道几年不见修为大进啊”

    “是吗?这个明道长的真漂亮,怎么就当和尚了”小石头问道。

    “这说来话长,你别以为他年纪轻,其实他小不了我几岁!那西昆仑大光明寺与中原的峻极禅院并称为两大圣地。无为老和尚的一身修为深不可测,他的两个徒弟也不是等闲之辈!”赵无忌道。

    “什么是峻极禅院,和尚庙吗?”小石头又问道。

    赵无忌无奈的道“也罢!今天就给你说说当今天下的修真门派!除了以前说过的南岳衡山天火宫还有东岳泰山剑派,西岳华山剑派,北岳恒山悬空寺,中岳嵩山峻极禅院,算是中原五大门派。在还有南海丹凤轩,大漠金砂堡,蜀中青城,峨嵋两派等等,其他还有很多”赵无忌一口气说了这些,小石头听的眉飞色舞,心里算算,皱皱眉,道“我们这附近没有什么门派吗”

    赵无忌一愣,想想道“有倒是有一个!”

    小石头一听,很激动的道“是那个?”

    “崆峒派”赵无忌有点无奈的道。

    “崆峒派!是不是很厉害!”

    “厉害!”赵无忌这话有点言不由衷。

    小石头听出来了,问道“不厉害吗”

    赵无忌有点为难的说“崆峒派一向低调,弟子也不多。但是潜力很大!恩!潜力很大!”

    小石头满意的道“有潜力就好!总算我们这里也有一个”

    赵无忌松了口气,可是崆峒派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崆峒派在这边陲之地立派已有千年以上,这个时间历史换在中原地区绝对可以造就一个大门派。可是崆峒派却是一个异类,收弟子向来随缘,所以门下弟子不多。就这样不大不小,不好不坏的坚持了一千多年,幸好没叫别的门派吞并了。传到现如今的掌门广闲道人手中,更是变本加厉,他的门下弟子仅有两人,真是人丁不旺啊。反观中原各派近数百年来,好生兴旺,就拿华山剑派来说弟子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虽说良莠不齐,但毕竟是人多势众。据说华山长生殿金碧辉煌,里面珍奇异宝无数。再看看崆峒派就如风中残烛一般,摇摇欲坠。

    小石头哪知道崆峒派如此潦倒,想了想,又问道“大哥,你是那个门派?”

    赵无忌哈哈一笑,道“我无门无派,逍遥散人一个”

    小石头听他笑声充满豪气,心里十分敬服,道“大哥,你真厉害!”

    赵无忌豪情不减,道“石头!没有什么厉害不厉害,只有什么该做不该做,我生平做事只问是非对错,不管门派大小,只求一个问心无愧!这就是我的人之正道!”小石头被他一席话说的热血沸腾,心潮澎湃,不能自己。

    “问心无愧,人之正道”小石头细细回味,心中慢慢有所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