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鬼影子

作品:《仙途正道

    简冰是谁?简冰是当今华山派的掌门,是名动天下三大神剑之一的春水神剑,是万人敬仰的正道领袖!

    简冰二十七岁出道,就凭手中剑力克当时凶名极盛的塞北人魔,将其赶回塞北从此不履中原。而后年轻气盛的简冰挑战已经成名多年的泰山派观日神剑玉华真人,令天下侧目为之震惊。简冰虽最后败于玉华真人,但虽败犹荣。那时被誉为正道第一高手天师道的步云真人称赞简冰为后起高手第一人。简冰当时只有三十岁,败于玉华真人后,回返华山闭关习炼华山派无上剑诀春水诀。十年后破关而出,华山派三百年无人练成的春水诀被简冰参透,其修为直追华山开派祖师,为华山派三百年来第一人。简冰出关后就接任华山派掌门,直到现在,将华山一派发扬光大,成为正道中流砥柱。简冰成为华山掌门后,又二上泰山与玉华真人论剑于泰山之顶,据说当时泰山绝顶剑气纵横,方圆五里之地皆被夷平,无人知晓胜负。从此简冰春水神剑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与泰山观日神剑玉华真人,南海丹凤轩主丹凤神剑水清并称天下三大神剑。春水神剑简冰在华山弟子眼中就是如神一般,是不容亵du的。华山弟子一般都称简冰“掌门师祖,掌门师伯等等”,就是各派掌门也没有直呼其名的,也就是“简掌门,简大先生”这样称呼。

    灰衣人张口就叫简冰,叫这四个华山弟子如何不怒,马上就要拔剑相向。

    “住手!”一声断喝,一个蓝色身影闪出,华山弟子面前出现个蓝袍大汉来。大汉也就四十岁左右,方面大耳,双眼有神,身材魁梧。华山四弟子一看,正是自己师父落影剑罗明。罗明似乎十分震怒,向四人喝道“你们四个还不跪下!”崔亮四人被罗明喝得不明所以,正要说话,罗明看四人没有反应,气得面色铁青,又喝道“还不跪下!”四人一看不敢犹豫,一起跪到在地。罗明见四人跪下后,这才转身面向灰衣人。“扑腾”罗明双膝着地,竟也跪了下去,口中还道“晚辈教徒无方,冲撞了前辈,还请前辈赎罪!”他后面的弟子见状大惊失色。罗明是简冰的亲传弟子,在华山派能叫他行此大礼的除了简冰就是几位派中的长老。这灰衣人是谁!竟能让罗明下跪。

    见罗明跪下后,灰衣人面色不变,又问道“简冰可好?”罗明忙道“家师身体康健,多谢前辈挂念!”灰衣人闻言一叹,道“很多年没见面了,见到他替我问候一下。”罗明答应道“晚辈一定转告!”灰衣人挥挥手道“你下去吧!”罗明恭声道“那晚辈告辞了”说完缓缓站起领着四个徒弟走了。

    小石头以为就要打起来了,没想到蓝衣大汉一来,二话不说就跪到了真让他大跌眼睛,太奇怪了。仔细看看灰衣人的相貌,豹头环目,燕颌虎须,顾盼之间不怒自威,看样子也就三十岁左右。让一个四十岁的大汉一口一个前辈叫着,真不舒服。

    清虚见华山派的人走了,就领着小石头走了过去。灰衣人看他过来,还带着小石头,目光一转,对已经目瞪口呆的李掌柜道“李老板,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和伙计下去吧!”李老板醒过神来,连声道“好的,好的,有事您吩咐!”心里也没有想明白今天是怎么回事。灰衣人点点头,李老板就领着伙计下去了。

    灰衣人看看旁边的清虚和小石头,问道“这就是你的小师弟?”

    清虚微一低头,恭声道“是”又对小石头道“小师弟来见过顾长风顾师叔!”

    “顾长风”小石头听得有点耳熟,好像听谁说过。忙走了过来就要跪下,忽觉身体被一股力量控制住怎么也动弹不了。心里一惊,就听灰衣人顾长风道“不必多礼,站着说!”说完,小石头就觉身子一轻,又能动了。忽想起是听赵无忌提起过顾长风。心道“老朋友见面了,大哥可高兴了”

    高兴!赵无忌现在很生气!“顾长风居然是崆峒派的,这老鬼居然是广闲的师弟,真是岂有此理!”赵无忌一听清虚说顾师叔就真惊了。

    “顾师叔!”小石头叫道。顾长风点点头,道“我虽是长辈但你见我也不必拘礼”

    “不必拘礼,刚才人家可都跪下了”小石头暗道。

    顾长风似乎看出来,就道“他们,跪下是客气的,如果不是看在简冰的面子,哼!”听他口气,要是不客气的话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清虚在旁边微笑道“小师弟,顾师叔即是长辈也是本门长老,本来应该礼敬。但是顾师叔向来不拘小节,讨厌繁文缛节,意思一下就行了”

    顾长风闻言站起身来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还是清虚懂事,意思意思,哈哈哈!”他一起身吓了小石头一跳。顾长风身材极是高大,要比清虚高出一尺有余,一给人以高山仰止的感觉。小石头头一次见顾长风大笑,加上他那高大身形笑声竟是如此爽朗豪放,一扫刚才那种对人冷淡,不可一世的气势。

    顾长风大笑一阵后,心情好了很多,道“好几个月没这么笑过了!自从老赵出事后,我一直没缓过劲来,清虚你也看过了,有什么发现!”他其实没抱什么希望,祁连山他都去了数次也没有找到能证明赵无忌活着的东西。

    清虚却是有好消息给他“师叔,我在祁连山发现一道裂缝应该是赵前辈用赤焰剑留下的剑痕,而且时间绝超不过二个月!”声音不大,却把顾长风震的又惊又喜,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顾长风与赵无忌可谓是生死之交,又义气相投,是真正的知己。数月前,赵无忌遇到九天雷劫时他死活不相信,当时以为赵无忌去了西昆仑大光明寺。谁知明道、明信因为赵无忌爽约未至,便奉师命下山寻找。碰到了顾长风,一见面说起赵无忌失约,顾长风就知大事不妙。赵无忌凶多吉少了,忙又去了祁连山,结果什么也没发现。顾长风不死心在山里足足找了一个月,最后失望而归。而那时候,赵无忌还在赤金镇与小石头修炼阴阳和合,巩固元神,没去祁连山。顾长风失了好友心情极差,两个月来就在这望波楼喝酒浇愁。十几天前,清虚来到兰州城说起要去赤金镇,他就要清虚再去祁连山看看,本来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清虚真的带来了好消息!

    顾长风毕竟修为深厚,惊喜之下也没有忘形。对清虚道“既然有了发现,我就去趟祁连山!”清虚也道“师叔去趟也好,说不定还能有别的发现!”正想问问顾长风是否认识那个黑衣赤发人,那知道顾长风说走就走,他刚说完,顾长风一声大笑,大袖一展灰光闪动,就不见了人影。

    清虚无奈的一笑,知道顾长风的脾气加上又是赵无极的事所以什么也不顾了。一看两眼直勾勾的小石头,道“小师弟,怎么了”

    小石头揉揉眼睛,有看看四周,惊道“大师兄,顾师叔呢?”

    清虚“啊”一声,道“顾师叔向来神出鬼没,性子又急已经走了。”

    小石头急道“我是问他怎么走的!”

    清虚一副原来是这么回事的表情,道“顾师叔精擅无形剑遁,刚才是化为剑光飞走了!”

    小石头咽口吐沫,道“无形剑遁!好厉害!”

    清虚看他一脸的羡慕,笑道“无形剑遁是无形剑诀的一种遁法与太清道力都是本门的无上心法!”

    小石头忙到“那我也可以学了!是不是?”

    清虚却摇摇头,道“无形剑诀虽是本门心法,但是如果你修炼了太清道力以后就不能修炼无形剑诀。”

    小石头奇怪的道“为什么?”

    赵无忌心道“我说顾老鬼是崆峒派弟子,怎么不会太清道力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算你有点良心,一知道我没死就往祁连山跑了,可惜呀!我就在你面前,你骗我我也耍你了,咱两就算扯平了!”

    清虚自然不知道,堂堂的逍遥剑王现在就在他小师弟的身上,崆峒派的几大绝密都让赵无忌听了个明白。又摇摇头道“不知道!无形剑诀向来只传本门的护法长老,其他弟子一律不得修炼。这是门规!还有,顾师叔是本门长老之事也不可告诉外人!”清虚一脸正色叮嘱。

    小石头有点失望,道“知道了,大师兄本门还有什么绝密之事,说来听听!”

    清虚看他一副听评书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道“其他的回山再说,现在叫东西吃饭我饿了!”

    小石头嘻嘻一笑,大叫道“小二!上菜!”

    落影剑罗明脸色极为难看,下了望波楼也不说话就往前走。四个弟子随后跟着,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他们自从进入华山派后,几曾收过这种窝囊气。今天可好,连剑也没拔就跪地求饶了,而且还是自己跪的。究竟是谁,能让华山五剑之一的落影剑受如此大辱!

    落影剑罗明走了好久在停了下来,在原地又站了很久才缓缓说道“是不是觉得很丢脸!是不是觉得为师很没用!”语气却是十分平静。

    没有人敢回话,又是一会,罗明道“为师自拜简恩师修道练剑已有百年了,虽不敢言当世少有敌手却也不妄自菲薄弱了我华山派的威名,可是今天”说到这里,右手一振光华闪动,一柄仙剑已在手中。剑身近乎透明,被阳光一照光影四射夺人双目。这就是罗明的所炼的仙剑!罗明接着道“今天我却不能用我的落影剑,知道为什么?”无人回话,罗明苦笑一声,道“因为就算我用了它,也不可能有胜算?”

    “师傅,那咱们也不能就这样?”崔亮大着胆子说道。

    “就这样窝囊!”罗明静静地道。

    四人也不敢说话了,罗明叹了一口气,道“别说是我,就是你们其他四位师叔伯都在这里也是一样,没有一点胜算!因为他就是鬼影子顾长风!”

    鬼影子顾长风!华山四名弟子闻言尽皆骇然,面色大变。原来他就是鬼影子!难怪师傅没有动手!难怪师傅见面就跪下!原来他就是鬼影子!

    鬼影子顾长风!成名于三百年前,与逍遥剑王赵无忌并称为宇内双奇!名望修为都在天下三大神剑之上,仅次于早已潜修不履世间多年被世人称为天下第一高手天师道的步云真人。

    鬼影子顾长风为人不像赵无忌那样比较讲道理,他行事向来随心所欲,有时候不分是非对错只看他的心情好坏。一旦出手,对手无一幸免实实在在的心狠手辣。当年他一人就将雄霸江南的伏龙堡夷为平地,原因就是伏龙堡主酒后胡言说了他的坏话,是真真正正的不可理喻。

    而刚才他们面对的就是鬼影子!华山四弟子脸色苍白,已无人色!

    罗明看看自己弟子们的反应,暗暗叹息“华山派要想维持住现在的威望,他们真的不行!”想到这里,体内真气暗涌,手中的落影剑一声轻吟脱手飞出,化为一道长虹经天而过,剑气激荡竟将原本冻的结实的黄河河面分为两半,数尺厚的寒冰四下飞溅,清冷的河水翻涌而出。落影剑直抵对岸,剑气呼啸,犹如狂风!

    罗明双眼微和,隐隐有泪光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