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卧虎藏龙

作品:《仙途正道

    小石头闻言一愣,问道“找赵大…剑王干什么?”

    清虚叹口气道“唉!这还要从华山派掌门春水神剑简冰当初刚接任华山门户说起,简冰那时正是意气风发,目空一切的时候,风头之健一时无两。名列三大神剑之一,何等风光!”小石头听到这里,有些莫名其妙,道“这和赵剑王有什么关系?”

    清虚又道“本来没什么关系,可是当时盛传春水神剑简冰剑法再强也强不过逍遥剑王赵无忌的赤焰剑!”

    小石头听了“啊”了一声,有些明白了。清虚再道“你想简冰是何等心高气傲,便要找赵剑王一较高下。赵剑王当时已是成名多年的前辈,何况剑王的风度胸怀岂与旁人一样,听闻之后也就一笑置之不与理会。那知华山派的门下弟子开始胡说八道,…”

    “他们胡说八道什么?”小石头听到这里对华山派的印象已经坏到了极点,赵无忌在他心里的地位已和郑老爹没什么分别,就是他最亲近的人了,他不容许有人伤害或者诋毁他们。

    清虚却不知道小石头和赵无忌的关系,就道“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些狗屁混账话,”清虚对华山派也是比较有意见的“这一来有人就生气了,一怒就上了华山!”

    小石头一听这语气似乎不是赵无忌上的华山,问道“不是赵剑王吗?”

    清虚摇头道“不是,当时赵剑王据说在西昆仑大光明寺做客。上华山的顾师叔!”

    小石头恍然大悟,顾长风和赵无忌既是好友又是齐名高手,听华山派如此诋毁赵无忌,以顾长风的脾气不去华山派才是怪事。

    清虚接着说道“顾师叔到了华山后,也不罗嗦就从山脚直接打到了朝阳峰顶,当真视华山派高手和各种阵法禁制如无物,一口气打到了华山派的长生殿,那可是华山派的重镇所在,是他们历代祖师长老接受供奉的地方。”说到这里清虚一顿,小石头可是听得眉飞色舞,想到华山派被顾长风打的落花流水的样子就高兴,看清虚一停忙追问“大师兄,以后呢?快说呀!”清虚看小石头一脸的兴奋,有点后悔告诉小石头这件对华山派来说是奇耻大辱的事。可是既已说到这个地步也只能继续说了,就道“顾师叔到了长生殿,简冰不得不出来阻止。顾师叔一见简冰就直接挑明说你不是说赵无忌怕了你简冰吗!既然他不愿来,我就来试试你这名列三大神剑的春水剑!”简冰见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没用了,本来有些事也不是他说的,只是他门下的弟子看简冰声名鼎盛便不知好歹胡说八道。但现在顾师叔打到了华山派的大本营如果再不出手华山派还有什么资格名列天下大派之一,他简冰也没有脸去面对华山派的列祖列宗。只好和顾师叔动手了,眼看一场大战一触既发。这时候赵剑王从天而降,劝住了顾师叔强带着他离开了华山。”清虚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小石头听完后却是一脸的不相信,看着清虚问道“这就完了,最后没打起来?”清虚被他看得都快成了心虚了,但是面色不变,心不跳,脸不红道“完了,赵剑王深明大义,劝住了顾师叔。既然他们都罢手了,简冰也不愿再掀波澜,就没事了!这几天都说赵剑王遭了九天雷劫,已经物化。想必罗明看见了赤焰剑气跑来看看是不是真是赵剑王”小石头想了半天总觉得不对头,可是清虚说的也没有什么破绽,摇摇头再也没说话。清虚暗地松了口气,这小石头太不好对付了。却不知小石头正在向赵无忌求证他说的话。

    “大哥,我这个大师兄说的对不对?是你把顾师叔劝走的?”

    赵无忌自从剑劈黑云以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小石头问他,就道“啊!他说的不错是我把顾长风劝走的!”

    小石头听他说的心不在焉,心里有点怀疑。但赵无忌从来没有骗过他也就信了清虚的话。

    两人折腾了一晚,眼看天色已明,这时已有人来泉边打水。这附近的居民都以五泉山的泉水作为水源,做饭洗衣服。小石头看看居然还有两个和尚推着大桶前来打水。就问清虚“大师兄,这山上的庙离泉水这么近怎么拿这么大的桶打水”

    清虚看看那两个和尚的装束,道“他们是山下碧泉寺的人,虽然是和尚装扮但都是俗家人不是真正的和尚。”

    “碧泉寺!”小石头想起老爹最喜欢喝的碧泉酿就是碧泉寺酿制的。就道“大师兄,和尚不是不让喝酒吗,怎么还会酿酒?”

    清虚笑道“原来你也知道碧泉酿,这碧泉寺不是真正的寺庙而是一个酿酒作坊!因为他的老板是个秃子,姓贾,人家就叫他假和尚。刚开始他也很生气,后来他转念一想就把自己的酒作坊改名叫碧泉寺,这一改立时吸引了不少人来喝酒加上他的酒确实不错,从此这碧泉酿就名扬四方了!这碧泉寺的伙计都是做和尚打扮,你看他们虽是光头可没有受戒!”

    小石头没想到碧泉寺竟然是这么个来历,看看那两个和尚真是假和尚,不由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在赤金镇的时候就纳闷和尚怎么会酿酒!”说到这里有看看那两个假和尚。

    清虚有点奇怪,小石头一夜没睡觉,但还是精神奕奕没有倦容。他修炼有年就是十天半月不睡觉也没事。可按小石头的年纪要是一夜不睡早就哈欠连天了,可看他现在龙精虎猛的样子,真是奇怪!清虚暗道“真是怪胎!”就对小石头道“小师弟,你累不累”小石头闻言也有点奇怪,一晚上没睡觉也没感觉到累。道“不累‘大师兄你说我一晚上没睡觉怎么也不范困”清虚心道“我怎么知道!”嘴上道“或许是太兴奋了,既然你不累的话咱就早点赶路,这离崆峒山也不远了!”小石头一想到就快见到他没见过面的师父了,更是兴奋就想马上到崆峒山。就道“好吧!”说完肚子响了起来,这人虽是不累可是肚子却是饿了!

    清虚听得清楚,笑道“先不忙着走,吃饱肚子要紧!”小石头当然不反对了。

    两人下了山就在附近的一个小饭店吃早饭。可是这家饭店也是刚刚开门什么都没准备,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看来了客人也不能说没有吃的就道“两位客官,要是不着急的话,就请稍等一会。我叫我老伴给你们下碗面条怎么样?”清虚知道这个时间城里的酒楼饭店也没有开门,就道“那就麻烦老丈了!我们不着急!”

    老头笑道“不麻烦!不麻烦!开店的还怕什么麻烦,两位一坐,马上就好!”说完就吆喝里面的人让下两碗面出来。里面人应了一声,就听见里面有了动静。

    小石头看老头长得慈眉善目,头发花白,有点像郑老爹。再看这店实在不大,外面也就能放七八张桌子,里面应该就是厨房了。就问道“大爷,你这里生意怎么样?”

    老头听小石头叫的有礼貌,笑道“客官太客气了,别看我这店小但生意还是不错。平时人也不多,但到了初一十五来这山上烧香还愿的人着实不少,那时候我这小店可就装不下了!”老头看样子也很健谈。

    清虚对老头比较注意,在旁边打量了一下他,青布大褂十分朴素,身材高瘦,看他浑身收拾的干净利落,举手投足稳健有度,哪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心道“没想到这里又能碰上同道中人,真是藏龙卧虎啊。看他气势浑然天成,精气内敛而不露,若不是我特别注意真让他蒙过去了,这人道行很深啊!不知道是那家人物!”就问道“老丈不是本地人吧?”

    那老头哈哈一笑道“道长听出来了,我老家是山东的!”清虚也笑道“我说老丈语音带点鲁地口音,果然不错!”

    老头感叹道“乡音难改啊!”说完似乎想起了一些往事又是一声轻叹!

    清虚正要再说,只听屋里有人叫道“老头子别和客人聊天了,来帮帮忙!”是个老婆婆的声音。老头答应了一声对清虚说“我去帮忙,两位稍等!”说完就进屋里帮忙去了。

    清虚看着老头的背影微微一笑,心道“果然是山东的!”小石头倒没觉出什么,只是觉得这老头精神头不错比郑老爹强多了。

    清虚和小石头没等多长时间,老头就端出两大碗热腾腾的面来,嘴里还道“两位慢用,不够还有”说完放下面又回屋里了,看样子是老婆婆嫌他话多不愿让他在外面。

    清虚也没有再说话,小石头早就低头吃面了。就在两个人低头吃面的时候,门口蓝影一闪,一个人走了进来。

    清虚抬头一看,心里暗暗叫苦。来人方面大耳,身材高大一身蓝袍。不是别人,正是华山派落影剑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