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新的开始

作品:《仙途正道

    春水神剑简冰突然出现,而后又瞬间消失,这让小石头心情激动不已。名列天下三大神剑之一,成名也有二百多年的华山派掌门居然是如此年轻,看起来比他的徒弟落影剑罗明都要小个十几岁,这就是传说中的容颜不老,青春永驻吗?又想起曾经看过赵无忌的画像也是年轻的一塌糊涂,哪像个三百六十多岁的老老老人。还有顾长风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真是太厉害了!还有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神奇道法,真让人惊奇,太羡慕了!自己一定要好好修炼,也要像他们一样!小石头暗暗下定决心!

    清虚此时心中所想却是,简冰怎么会来到兰州城,难道是为了罗明被自己打伤吗!这不可能!时间太短,心里一动,想到简冰应该是为了赵剑王来的!昨晚赤焰剑冲天而起,逍遥剑王兰州现身。恐怕是有人传信给简冰了,以简冰的修为绝对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赶到这里。然后遇见受伤的罗明就来到这里,奇怪的是一向护短的简冰只是和小师弟胡扯了几句后就走了,真是奇怪!

    至于简冰为什么非要找赵无忌,理由其实很简单。清虚其实对小石头没有说真话,当年顾长风大闹华山眼看就要与简冰打了起来,幸好赵无忌及时出现拦住了顾长风。而简冰见到赵无忌执意要与他比剑,这既是为了华山派的脸面也是为了简冰的愿望。赵无忌心知自己既然来了就免不了这件事,于是就和简冰在华山绝顶一较高下。

    当时山上只有顾赵简三人,一场大战后,赵无忌胜!简冰败后心情万分沮丧,而赵无忌却开导他道:简冰所炼的春水诀还没有到大成之境,答应假以时日等简冰达到大成时可以再与他一战。今日之事就只有他们三人知道,他二人绝不外泄,随后就走了。简冰自与赵无忌比剑也知道自己修为还未炼到绝顶。他先吩咐门下弟子以后礼敬顾赵二人,自己就静心习炼春水剑诀,以求再有突破达到大成之境。

    清虚听顾长风说过此时,知道原为。最近也听说春水神剑简冰经过百年修炼已将春水诀完全参透达到大成之境。清虚觉得简冰现在最大的心愿应该就是与逍遥剑王赵无忌再比剑一次!

    清虚猜的不错,简冰修炼春水诀大成后便急于要找赵无忌一战,可是赵无忌行踪不定,居无定所,也不是那么好找的。数月前,天下风传赵无忌在祁连山遇到九天雷劫死了!简冰大惊,忙吩咐门下弟子注意此事,一旦发现赵无忌的消息便马上通知他。昨晚赵无忌出现在五泉山,这消息第一时间由落影剑罗明以华山派独门传信之法告诉了他。简冰忙御剑赶来,可是没见到赵无忌却见到自己的徒弟罗明被人打成内伤。一问之下居然是崆峒派的清虚干的,这让简冰有点好奇。

    崆峒派近年几乎已和天下诸派绝缘,门下弟子也少。掌门广闲道人似乎就只有两个弟子其中一个还失踪多年了。打伤罗明的清虚一向行事低调,不出风头是个好好先生。看起来是自己的徒弟逼得老实人生气才吃了大亏。别人看崆峒派不起,简冰可知道崆峒派道法玄功实有不凡之处,掌门广闲一身修为也非同小可。可是简冰看了罗明的伤势后发觉这清虚的修为要比他想的要高,自己的五个徒弟除了老五欧阳剑可以稳胜,其他四个可都逊色多了。简冰好奇心大起,崆峒派是有潜力,可没想到居然是这么有潜力。便找到清虚和小石头,又听见小石头在那说要打得华山五剑落花流水,就忍不住说了几句。他春水剑诀大成以后,性情有所改变,看小石头说话天真烂漫,很有意思。而清虚沉稳有度,颇有大将之风。当时好感大生,他是前辈又是一派掌门自不会与小辈一般见识,和小石头说了几句竟就走了,让这二人傻呼呼的愣了好久。

    清虚回过神来,过去拍醒了还在神游的小石头。小石头一惊,看见是清虚不好意思的笑道“大师兄干什么?”

    清虚无奈的道“还能干什么!走吧小师弟还要赶路。”

    小石头这时才元神归窍,因为刚才他和赵无忌说了几句,问了问简冰的事。

    赵无忌在简冰来时,元神便已感觉到。一见就知道简冰已然将春水剑诀修炼到大成,比起当年已不可同日而语。果然是个极好的对手,可是自己又变成了这个样子,要不然与这等对手一场大战是何等痛快!想到这里心里自然不免黯然。

    又听小石头问他简冰是不是现在很厉害。就道“简冰在春水诀上的修为绝对已经超过了华山派的历代高手,自己全盛时期要想赢他也要碰碰运气了!”

    小石头看简冰的气派,也知道此人不一般,不过自己也不能给自己泄气。听赵无忌这么说,就道“大哥,我看你是太谦虚了。等你好了以后,肯定要比他厉害,我相信你!”

    赵无忌对小石头这种盲目的崇拜也是无能为力,只得道“你那就等着吧!”心里却暗道“傻小子,大哥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恢复,除非…”除非什么,赵无忌没有说。

    小石头最近几天连遇当今天下最厉害的人,自己对修道的热情越来越高,恨不得马上见到师父广闲开始修炼道法。看着眼前的大路,问道“大师兄,还有多长的路才到崆峒山?”

    清虚伸手向东一指,说道“很快,沿着大路走个一千多里就到了。”

    “啊!还有一千多里地,咱们可是从西走到东了!”小石头惊叫。

    清虚一脸轻松,他似乎很喜欢走路,笑道“这才走了多少路,记得上回我从崆峒山出发先到的东海后去的南海,再又去了西昆仑最后到了塞北这一圈子下来怎么说也走了个十几万里路,那才叫走路!”

    小石头一声呻吟,原来大师兄有这个嗜好,明明会飞偏偏要走,这不是范贱吗!一想还有一千多里路,又是一声痛苦的呻吟!

    清虚看小石头痛苦的表情,却是一脸严肃的道“小师弟,走路也是修炼的一部分。如果连这点罪也受不了的话,还谈什么修真炼道!”

    小石头闻言,心头一震,清虚的话犹如暮鼓晨钟敲醒了他!暗道“是啊!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没有刻苦的修炼那能学到大本事!先生也讲解过: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赵大哥肯定也是经历了很多的磨难才有现在的修为的!自己太不懂事了!”就对清虚道“大师兄是你说的对!我知道错了!咱们走吧!”

    赵无忌也在心中感叹,傻兄弟总算是开窍了!

    清虚不知道自己本来是有点吓唬小石头的话会让小石头深受触动,见小石头脸上那种坚定,认真的表情,心里道“不是自己有点过分,这孩子太当真了!”他也不好在多说什么,两人向崆峒山继续前进。

    清虚的一席话,其实给小石头以后的修炼之路做了极好的引导。修真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玩捉迷藏!游戏输了可以重来,可是道法的修炼一旦出错让心魔反噬,外物侵袭其后果不堪设想。以前,小石头在赵无忌的帮助下一直是有惊无险,而赵无忌也没有让他真正进行修炼。就连赵无忌也对小石头说过人一定要靠自己!但那是小石头还不明白,修道不是晒太阳那样简单,他还不懂得自己究竟要干什么。

    现在离崆峒山越来越近,他的修真之路马上就要开始,如果他还是一味以一种玩的心情来面对的话,他会失望的。有些事就是这么简单,清虚的话就改变了小石头很多很多,让他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么面对他一直非常向往的修真之路。

    新的世界正在等待小石头的到来,它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欢迎他?

    这个只有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