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少年铁虎

作品:《仙途正道

    崆峒山位于平凉城西三十里处,东瞰西安,西接兰州,南邻宝鸡,北抵银川,是古丝绸之路西出关中之要塞。主峰高有千丈,集奇险灵秀的自然景观和古朴精湛的人文景观于一身,自古就有“西来第一山”、“西镇奇观”、“崆峒山色天下秀”之美誉。

    秦汉时期,崆峒山开始有了人文景观。历代陆续兴建,亭台楼阁,宝刹梵宫,庙宇殿堂,古塔鸣钟,遍布诸峰。崆峒山以其峰林耸峙,危崖突兀,幽壑纵横,涵洞遍布,怪石嶙峋,蓊岭郁葱,既有北国之雄,又兼南方之秀的自然景观,被誉为陇东黄土高原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又因相传为仙人广成子修炼得道之所,人文始祖轩辕黄帝曾亲临问道广成子于此山而被道教尊为"天下道教第一山"。

    一千多年前,崆峒开派始祖大方真人立派于此,香火传承到广闲道人手中已经是第七代了。可是近二三代的崆峒掌门似乎对于本门的发展不是很关心,门下弟子少的可怜,香火委实不旺。以前那种央央大派的风光早已不在,全山上下崆峒弟子寥寥无几,倒是不少游山玩水的文人墨客留恋着无限风光驻足不走,或结庐于山水之旁或干脆住在道观之内,而崆峒弟子也任由他们在这山上安营扎寨不闻不问,却只有一样崆峒后山闲人不得入内。据说曾经有几个书生不听劝告执意要到后山看看,结果路遇猛兽险些送了性命,从此也就无人敢进这崆峒后山了。以后崆峒派历代掌门为了防止后山的猛兽出来伤人,又在山涧处设了几道禁止,这样既可防兽又可防人。

    崆峒派掌门都居住在崆峒山的最高峰青冥峰的上清宫内。青冥峰高达千丈,上锐下丰就如一柄长剑直插云霄。传说当年大方祖师就是在此峰寻得奇石练成青冥剑,就将此峰改为青冥。后又施展大神通在这飞鸟不能过,猿猴不能攀的峰顶搭建了上清宫,创立了崆峒派。

    崆峒山以青冥峰为界,前面为崆峒山的前山,后面的凤凰岭就是后山。前山历代兴建的亭台楼阁,宝刹梵宫,等等建筑虽是不凡但比起后山峰峦雄峙,危崖耸立,似鬼斧神工;林海浩瀚,烟笼雾锁,如缥缈仙境;高峡平湖,水天一色的大自然景观实在是逊色不少,难怪让人向往不已。可是一到夜晚,后山虎啸狼嚎,山风吹过草木皆惊,听见这种动静也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自然打消了文人墨客寻幽探胜的雅兴。

    此时平凉城外,清虚和小石头经过了数天的“修炼”总算来到了这里。

    远处耸立如剑,直插入云的青冥峰,还有围绕在四周的崆峒诸峰,笼罩在淡淡的清雾里。若隐若现,神秘莫测。真不愧是“西来第一山”之称。远望一阵后,小石头问道“大师兄那就是崆峒山?”

    清虚颌首道“不错,那就是崆峒山!”

    “真漂亮!”小石头由衷的赞道。

    清虚有一种游子归家的感觉,道“是啊!真漂亮!咱们终于到家了”

    小石头可知道什么叫“望山跑死马”,这段路少说也有三四十里地,也要走个一两个时辰。说道“大师兄,咱们进城吗?”

    清虚一看天色,已是中午,就道“进城吃完饭再走,既然到了这里就不着急了!”

    这正合小石头心意,肚子早就叫了。大声叫好,率先跑进城了。

    平凉城位于陇山东麓,泾河上游,是关中西去北上的古道要冲;又依六盘三关之险,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自古为屏障三秦、控驭五原之重镇,是中原通往西域和古丝绸之路北线东端的交通和军事要冲。走进城里只见商铺林立,吃喝玩乐之所一应俱全。小石头在前面开路,清虚在后面缓步而行。边走边有人就与他打招呼:“清虚道长,好久不见!”

    “道长又出门了”

    “道长,你是刚刚回来吧!”

    清虚也是一路点头回话,笑容满面,显得十分亲切,似乎与这里的人极是熟悉。

    小石头大奇,低声问道“大师兄,这里你很熟吗?”

    清虚一边和人打招呼,一边道“当然,你以为这一百多年我白活了!这离咱们崆峒派这么近,如果再不熟悉岂不是连自家门前的事都不知道了”

    小石头一想也是,就道“原来这是咱们崆峒派的地盘!”

    “地盘!我说小师弟!你怎么总是说的我们就像是小混混一样。这叫修炼有道,造福一方。这崆峒山方圆百里之内如果有什么天灾,咱们能帮就帮,毕竟修真之人的力量要比普通人强点。”清虚一定把这事给小石头说明白,免得小石头老是一副江湖帮派的口气。

    小石头闻言,就问道“那百里之外呢!咱们就不管了!”

    清虚苦笑道“小师弟,咱们有几个人!就是这百里之内的事都让我们焦头烂额了,你以为咱们是皇上嘛!”

    小石头点点头,是啊!修真人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管得了天下所有的事,想起一事,就问道“那大师兄这里这么多人,你就没选一个给你当徒弟吗?”

    清虚一听,脸色变了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向周围看看,不知道在找什么。看样子没有发现,脸上一松。

    小石头看他这副表情,好像很害怕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清虚叹口气道“你一说我才记起来一件事,比较麻烦!”

    小石头道“不就是收徒弟吗!有什么麻烦?”

    清虚摇摇头,道“你不知道…”

    清虚的话还没说完,只听一声震耳的叫声当街炸开“师父!”。真是平地起惊雷,本来很热闹的街道被这一声吼叫惊的鸦鹊无声,寂静异常。

    吼声刚落,一条人影从街边窜出直扑向清虚。也不知道清虚是被这吼声震住了还是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人影死死的抱住动弹不得。

    小石头吓得够呛,使劲摇摇头,定定神才向清虚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小石头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一个非常高非常壮的汉子将清虚紧紧的抱在怀里。这汉子比清虚足足高出了一个头有余,穿着一身蓝色粗布大褂。现在还是正月,天还很冷。可是此人身上除了这蓝布大褂外别无他物,露着结实的胸膛,肌肉坟起,那胳膊比小石头的大腿还粗。身宽体壮,没有三百斤也有二百五六,好一条大汉!再看相貌,小石头又是一惊!大汉长得浓眉大眼,大鼻子大嘴,可却是一脸稚气。细看这条大汉,就这长相竟然还是个少年,恐怕也只有十五六岁!

    小石头这才发觉清虚的表情更是奇怪,有点无可奈何还有点啼笑皆非,反正就是很诡异!

    就听那“大汉”叫道“师父!我想死你了!”说完,眼泪夺眶而出,泣不成声,竟是声泪俱下。

    小石头看的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就看清虚苦笑一下,道“铁虎!你再不放开我,我可真要被你勒断气了!”

    铁虎!真是人如其名!好一个铁虎!

    铁虎没放手,他边哭边道“师傅骗我!我一放手,师傅就像上次一样又没了!”

    清虚叹口气,一看旁边有很多人围观,就道“你听话,我就不走了!要不然你以后休想再见到我!”

    这句话比较有用,铁虎想了想将清虚放开,还说道“我相信师傅!”

    清虚长出口气,真不容易呀!看看铁虎,还是一眼热泪,就道“哭什么!我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你师父!你怎么就不明白!”

    铁虎闻言差点又哭出来了,裂开大嘴叫道“我不管!我不管!你就是我师父!”

    小石头有点明白了,就对清虚道“这是谁!大”

    这师兄还没有叫出来,就见铁虎大眼精光一闪,叫道“好啊!原来是你这小子!我抱死你!”说完又要扑身而上。

    清虚早有准备,知道小石头可受不了铁虎一抱。右手一翻按在铁虎肩头,掌心真气涌动,铁虎总是有万斤神力也无法使出。

    小石头看着铁虎一副拼命的架势,脸上青筋犹如蚯蚓一样来回扭动,双眼圆睁,呲牙裂嘴。就好像自己与他不共戴天之仇,看样子不是大师兄拦着自己就被他弄得粉身碎骨了!

    这是干什么!小石头蒙了!

    清虚摇头苦笑,拽着铁虎,领着小石头离开大街,来到一个酒楼找了个单间,才说出事情的原委来!

    铁虎是崆峒山下的农家子弟,天生异禀,两膀有千斤神力。在铁虎十岁的那一年,他母亲生了重病,因为家里没钱无法求医买药只有在家等死,铁虎年纪虽小但天生至孝,就在村口哭得天昏地暗,正好清虚路过一问之下便帮铁虎母亲治好了病。本来就没有事了,可是铁虎这孩子见清虚举手就治好了母亲的病,就觉得清虚肯定是天上的神仙有天大的本事,非要拜清虚为师。这下可不得了,清虚告诉他,他只是崆峒山上的道士不是神仙,铁虎是死活不信抱着清虚就是不放手。清虚实在没办法只好使用道法遁走了,清虚便以为从此无事了。谁知道,铁虎一看他如此厉害又知道清虚是崆峒山的道士,就找上了山。整天在山上晃悠,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让他碰见了清虚,虽然清虚又跑了,可是跑得了道士跑不了道观。铁虎从此就和清虚耗上了,弄得去清虚像躲鬼一样躲着铁虎,这一躲就是四五年。

    说道这里,小石头明白了。看看铁虎,又看看清虚。摇头道“大师兄,那他见我怎么这么激动?”

    铁虎一听小石头叫清虚大师兄后,气势顿消,叫道“你不是我师父的徒弟?”

    小石头笑道“我是你师叔,过来磕头吧!”

    哪知铁虎“噗通”跪倒在地,就要磕头。清虚一把将他拉了起来,同时喝道“铁虎!你给我听话!”

    铁虎知道清虚动真火了,再也不敢乱动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像一个铁塔一样纹丝不动。

    小石头哪知铁虎这么当真,再也不敢说笑了。清虚道“我对他说过,我一直在收徒弟,但是他和我没有缘分。他一见你就以为是我的徒弟,所以??”

    “就要和我拼命,他以为把我弄死了你就可以收他为徒了!”小石头总算明白了,这铁虎也太直接了。

    清虚也是被铁虎搞的苦笑不得,谁叫这孩子这么直肠子,一根筋。其实铁虎天生异禀是块浑金璞玉,一遇名师也可以大放光彩。只是清虚是掌门大弟子,他所收的大弟子将来就是崆峒派的掌门,想想铁虎实在不是当掌门的材料,所以清虚一直也是很为难。

    铁虎看着清虚见他气消了,才细声细气道“师傅,你要是不再收我当徒弟,我可要另投名师了!”

    声音虽小,清虚却听的明明白白,心中一动,双眼神光大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