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黑炎大法

作品:《仙途正道

    佛祖没有显灵,来的只是两个和尚,身穿月白色的僧衣,一个高大威猛就像一个将军,另一个温文如玉清秀俊雅就像个翩翩公子。真是熟人,假的明道刚走真的明道就来了!不!确切的说是真明道吓走了假明道。

    明道还是老样子,微笑如春风,小石头一愣之下,就听清虚道“幸亏明道师兄及时赶来,要不然贫道可就祭那化血刀!”

    明道摇头道“清虚道兄言重了,既是贫僧不来道兄也不惧那化血刀!”

    清虚哈哈一笑,对小石头道“小师弟过来见过大光明寺的两位师兄!”

    小石头缓过神来,忙走了过去。清虚对他道“这位是明信师兄。”说着向明信一点头,他知道明信不擅言谈就只打了个招呼。

    小石头叫了声“明信师兄!”

    明信果然没有说话,也点点头算是认识了,只是眼中闪过一丝惊异,恐怕在想赤金镇遇到的少年居然是崆峒派门下吧!

    清虚又道“这位是明道师兄,他们都是大光明寺无为上人的弟子。”

    小石头又叫了声“明道师兄!”

    明道如玉般的脸上,笑意不减,道“没想道赤金镇一别后,再与小兄弟相遇你已成了崆峒广闲真人门下,真是机缘啊!”

    明道心中却想,听恩师说崆峒派广闲真人的第三个弟子就要入门了,没想到会是这个少年。

    小石头也笑嘻嘻的道“是啊!我也没想到!你们找到那人了?”这可是明知故问了,这两个怎么能找到赵无忌。

    明道轻叹一声,笑容一敛。道“没有!不过已经有消息了!前几天他曾经在兰州城五泉山出现过。”

    清虚也道“我听小师弟说过两位师兄正在找赵剑王,我那天亲眼见到赤焰剑气火龙冲天,肯定是赵剑王无疑了。”

    明道闻言脸上顿有了欣慰之色,旁边的明信也是面有喜色。明道道“既然是清虚道兄亲眼所见,那贫僧就放心了。我们还害怕是传闻不实正打算过去查询一番。”

    小石头也叫道“师兄可不知道那晚的情况,我大师兄当时差点被那黑云吃了,幸好赵剑王一剑飞起将那黑云打散,那火龙照的满山通红比烟花还漂亮!”他说的眉飞色舞,赵无忌在里面一阵苦笑“烟花!我的赤焰剑气居然被这小兄弟比成烟花了,哎!”

    小石头不知道他给赵无忌造成了多大的痛苦,清虚闻言也是苦笑一下,心想“也就是小师弟会这么来打比方了!”对着明道,明信道“小师弟说的不错,那晚要不是赵剑王出手相救命,贫道凶多吉少!”

    明道听小石头说了黑云怎样,微微一怔就问道“那黑云是怎么回事?”

    清虚深知明道在未入空门之前就是当时一流的风云人物后又拜无为上人为师尽得大光明寺真传,无论修为和见识都在自己之上,虽然看年纪两人似乎相差不多,但清虚知道明道少说也要比自己大个百十来岁。明道向来歉和,加上无为上人和广闲平辈相交,一直以来两人都是以师兄弟相称。清虚也对他礼敬有加,当下就把那晚遇见黑云的事说了一遍,随后道“师兄见识广博,可知道那是何种功法?”

    明道和明信在清虚说时脸色已然大变,相互一看,虽说两僧修为深厚佛心坚定可是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浓浓的担忧和深深的惊异。

    清虚说完良久,明道脸上已经没有了一点笑意,气氛顿时十分沉寂,小石头明白了那黑云果然厉害无比。清虚虽有准备,但看明道与明信的表情就知道事情很不简单。

    只听明道缓缓的道“师弟可知道魔门七大心诀吗?”

    清虚微一思索,道“略有所闻,不过不是很清楚,刚才圆通所用的化血应该是其中之一吧。”

    明道想到圆通,那双悲天悯人的眼睛有了惋惜之色,道“不错圆通修炼的化血就是魔门七大心诀之一,当年化血门的创派祖师血厉子就凭此功和化血刀横行天下几乎无敌!”

    清虚也听过血厉子之名,点点头,忽然想起一事面色也是大变,明道看到他的反应后,就又道“血厉子虽然极其厉害可是他最后还是臣服于他人,清虚师弟那晚你遇到就是名列魔门七大心诀之首,八百年前圣心教主傅潜用以统一魔门,涂炭天下的黑炎!”

    “黑炎!”清虚虽有准备也是骇然大叫。

    小石头也跟着念了一遍,他可不知道这四个字有什么好惊骇的,不就是块黑云嘛!还不是叫我赵大哥给打跑了。

    赵无忌听到明道终于说出黑炎后,似乎也长长的出了口气,这几天压在他心头的大石头总算是有人替他分担了。

    清虚知道那晚遇到的是黑炎后,随即也明白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也就是排名仅次于黑炎名列魔门七大心诀第二的天魔眼。心里庆幸自己运气实在不错,居然能在这两大魔功的手下逃出了性命,又感激了一次赵无忌的救命之恩。

    明道继续说道“自从八百年前圣心教在王屋山天柱峰的总坛被正道几为前辈高人联手攻破,圣心教主傅潜先被我寺前辈智心圣僧破了天魔眼后又被天师道的天机真人用五雷天心正法破了黑炎,遭阴魔反噬最终化为灰烬后,当时在智心圣僧与天机真人的主持下将载有黑炎和天魔眼的黑暗天书焚毁,都以为这搅得天下大乱的魔门心诀再也不能为祸人间了。谁知道八百年后居然又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而且圆通竟也修炼了化血,现在魔门七大光心诀已出其三,难道又是一场浩劫的先兆吗!”说完这些明道抬眼望天,似乎在等上天给他一个答案。

    小石头被明道说的这些弄得有些糊涂,怎么一下子又扯到八百年前了!看明道说的如此郑重,现在知道这黑炎的出现真是好大好大的一件事。

    清虚对明道所说的这些只是有个大概的影响,毕竟时间太久远了。明道所说的那些名字都是正魔两道近千年来最杰出,最有成就的高手。

    圣心教主傅潜的事情清虚不是很清楚,反正此人绝对是魔道上下五百年不管是在魔功修行上还是势力发展上取的最大成就的人,绝对的魔道第一人。

    智心圣僧是大光明寺现在两个神僧无为,无相的师祖,佛法高深,修为已臻大圆满之境,传闻智心禅师早已成佛,超脱生死不坠轮回。而天机真人是当今有第一高手之称步云真人的师父,道法通玄,实有通天彻地之能。偏偏就是这一僧一道两位绝世高人,在当年王屋山天柱峰圣心教的总坛只能凭借联手之力才将傅潜打的魂飞魄散不得超生。而天机真人在此役中也身负重伤,修为大损。在以后的几百年的时间将道统传于其弟子步云后就伤发而死,本来以天机真人的修为是很有可能窥天道破生死的。由此可见,圣心教主傅潜当时厉害到何等程度。天柱峰大战,正魔两道死伤无数,好在天佑正道魔道自此一蹶不振元气再也没有恢复过来。可是这世间阴阳交替,黑白轮回,这本来不可能出现的黑炎和天魔眼又出现了。

    清虚看明道忧心忡忡样子,就安慰道“师兄也不用太担忧,当今正道昌明高手如云,既是魔门再有所动必定也会重蹈覆辙的。”

    明道闻言微微点头,道“师弟说的也有道理,据刚才你的描述那人的两种魔功尚未大成,我们还有机会。趁他魔功未成之时将此人找出来,斩草除根消此大祸。我佛慈悲,恕弟子又起杀念了!”说完又念声佛号。

    小石头看明道刚才说话时,杀气直透眉稍,好不凌厉。转眼又归于宁静,又是那个温温如玉的和尚了。心里暗暗称奇“这明道师兄,原来有时候也是很厉害的!”又想“难怪黑和尚一听见他的声音就吓跑了,看样子是被他打怕了。”

    清虚听明道说完,点头称是。道“师兄所言极是,等我回到崆峒山禀明师父看他有何办法。”

    明道一看天色,道“崆峒派势力浑厚,那就请广闲真人命人关注此事,我和明信师兄分两路行事,明信师兄你先回寺将此时禀告给师父,我去峻极禅院将圆通的情况告诉空闻禅师。”说完看了小石头一眼,又道“小师弟你我有缘,等你出师后可否来大光明寺一趟,我们在好好聊聊。”

    赵无忌暗道“好啊!连无为老和尚都知道崆峒派势力雄厚,我这三百多年真是白活了!”他被顾长风与无为两位挚友所瞒,心里自然有点不好受。

    小石头欣然同意,答应以后回去大光明寺找明道。明道和明信又说了几句,先是明信告辞后破空而去。明道和清虚,小石头说道“本来打算去崆峒山拜访广闲真人,现在只好下次再去了。”

    清虚一怔,原来他们是要去见师父的,他以为二人是在找赵无忌。就道“师兄找我师父有事吗?”

    明道摇头道“不是我找广闲真人,是无为恩师让我捎一件东西。”说到这里,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木盒子,递给清虚,道“那就请清虚师弟代劳了!”

    清虚接过,入手一沉这小木盒子不知道放有何物竟有百斤之重,看他脸有惊色,明道就道“此物是西昆仑绝顶所独有的铜母,甚为沉重。”

    “铜母!师父要这个干什么。”清虚心道。也不好多问,收入怀中。

    明道和掌为礼道声告辞,就要离开,清虚记起一事忙道“师兄稍等,我还有事相求!”

    明道身形一住,听清虚要求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