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小道清岩

作品:《仙途正道

    这一夜松风阵阵,明月静静,小石头睡得十分香甜。等他再睁开眼睛时,天已大亮。一觉之后精神十足的小石头才仔细看看他的卧室。

    房间很大,屋里摆设不多更显得空空荡荡。一张床,一个桌子两把椅子,再就有一面一人多高的铜镜立在那里。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这床和桌椅不知是用何种木材所制,深紫的颜色,纹路清晰,触手光华细腻,最重要还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小石头伸手推了推那可以躺下四五个人的大床,竟是纹丝不动,小石头现在一推之力少说也有一二百斤的力道,这床也太沉了吧!恐怕有个千八百斤重,小石头伸伸舌头,有找了个比较小一点的椅子试了试,这下总算有点动静了,不过也只是稍微移动了一下。

    再看那桌子上面还放了几本书,随手翻看了一下,都是《道德经》,《庄子》等道家典籍。看看《道德经》,什么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等等玄之又玄的道家理论,小石头有点头痛,赶紧放下书,来到那块铜镜前面,心道“不知道谁这么爱美,弄了这么大的铜镜放在这里。”

    这块铜镜被人擦拭的非常干净,片尘不染,高矮比小石头还要高出一尺多长,镶在与床和桌椅同样的木材所制的框里。镜框的花边精致异常,也不知雕刻的是何种花卉,动物,个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小石头用手抚o了一遍,心道“这不知是那位本门前辈所留,就这镜框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心里一动,又看了桌椅和床头也有着同样的花纹雕刻,看起来这是一套家具了。那铜镜似乎也非普通的黄铜打磨而成,比寻常的铜镜要清楚很多,小石头看见铜镜里的少年,眉清目秀,眉宇之中透出一股英气。“没想到自己长的也挺俊的嘛!”小石头有点得意,微微一笑,自言自语的道。

    “没想到自己长的也挺俊的嘛!”哪知话音刚落,就从铜镜里面也传出这句话来,清清楚楚,正是小石头的声音。而镜里面的少年早已吓得面色惨白,没有人色。

    “这镜子会说话”小石头骇然大叫。

    “这镜子会说话”同样的声音又从铜镜里面传来。

    “这是什么鬼镜子”,小石头这次没敢大叫,只在心里喊道。还好,铜镜不知道他心里话,没有出声。

    太诡异了!铜镜居然会说话!

    小石头大着胆子,有用手摸摸铜镜,冰凉,坚硬,是铜的不是活的。心神一定,铜镜会说话,这可是件稀奇事,要是把它搬到赤金镇去,嘿嘿那可真能好好炫耀,威风一次。惊吓刚过,小石头就开始浮想联翩,白日做梦了。想归想,这铜镜如此古怪,自己还是离它远点为妙,万一铜镜活过来把我吸进去出不来,那可是糟糕透顶了。

    就在小石头被铜镜吓得大叫时,赵无忌也像是刚刚睡醒一般,懒懒的说道“叫什么叫!耽误我休息!”

    小石头听见他的声音,大喜,就埋怨道“大哥,我到了崆峒山后,你就没理过我。快快看看这铜镜会说话!”

    赵无忌从昨天见到明道后,知道有明道和清虚在此万事无忧。就开始炼起阴阳和合来,最近他功力又恢复一成,每次行功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小石头几时上的崆峒山他确实不知道,刚才功行圆满这才醒来,就听见小石头的大叫。

    赵无忌听小石头说铜镜会说话,心里一动,仔细看了铜镜很长时间,再凝神探知,就觉这铜镜绝非凡品,灵气内敛浑浑厚厚十分充沛,但似乎被某种更强大力量压制住了。就对小石头道“看看铜镜后面有什么?”

    铜镜很沉,小石头好不容易才将铜镜转过来,原来铜镜的后面是凸起来的,有半寸厚,而整个铜镜也有三寸厚左右,在加上镜框的分量难怪这么重。小石头发现铜镜背面上密密麻麻的刻了很多说文字不像文字,说图画不像图画的东西。用手一摸“咦”小石头奇怪的道“大哥!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摸不到!”原来他的手一摸,光滑平坦根本感觉不到上面的图案,就问赵无忌。

    赵无忌道“这些图案是上古文字早已失传很久了,你先别动,一会再告诉你这铜镜的来历。”说完,小石头只觉熟悉的热气自丹田升起流到右手掌,自己右手还按在铜镜背后,就觉热气透掌而出缓缓进入铜镜,知道这是赵无忌的赤阳真气,可不知道这有什么用。难道这面铜镜也是宝物吗?

    赤阳真气源源不断的注入铜镜,开始还没有什么反应,过了一段时间,小石头就觉得铜镜有了变化。

    铜镜发光了,发出淡淡的黄色光芒,小石头差点叫出声来。心道“这铜镜真是宝物,能说话又会发光不知道还会干什么”刚想到这里,黄芒突然大盛,就见铜镜一颤右手被一股大力弹开,震的手心生疼。

    小石头“啊哟”一声,心道“铜镜生气了,赵大哥你把它怎么了?”

    赵无忌苦笑一声,道“我能把它怎么样,你没事吧?”

    小石头揉揉掌心,道“没事!大哥铜镜很厉害啊!”

    赵无忌叹道“唉!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人封印了!传说中的昊天鉴居然在崆峒山上,还被当作穿衣镜用了。真是仙器蒙尘啊!”语气不胜感叹。

    “昊天鉴!”小石头叫道,又问道“是什么东西?”

    赵无忌似乎没什么心情谈论这昊天鉴了,只说道“等你以后问你师父吧!对了,见到广闲了?”他昨天一直在练功,什么也不知道。

    小石头摇头道“还没有,今天才能见到。”一想清虚怎么也没有动静,难道还没睡醒吗!

    赵无忌道“这附近就你一个人,你师兄不在这里!”

    小石头大奇,道“昨晚明明睡在这里的,这一大早跑哪去了!”

    赵无忌又没精神了,懒懒的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只有你一人,说不定找你师父去了。好了!我要练功了,这崆峒山也是灵气聚集之地,不修炼太可惜了!小石头!明天再聊吧!”说完再没了动静。

    小石头很无奈,赵无忌要练功他也没办法,说好的要告诉自己昊天鉴的事也不说了。只好收拾收拾被褥,出门去找清虚。关门时又看了那铜镜,不,昊天鉴一眼,黄芒早已消失了。立在那里和普通铜镜没什么两样,摇摇头走了出去。

    小石头走后,过了一会,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又出现淡淡的黄芒,昊天鉴轻轻的摇了一下,黄芒又渐渐消失以后再没有了动静。

    小石头在松风观找了一遍,没有发现清虚的影子,只好作罢就将昨天剩下的锅碗瓢盆洗干净,等了一会清虚还没有回来,有点着急。心道“大师兄搞什么鬼,跑哪去了!说好带我去见师父的,这都什么时辰了”在观里转来转去,终于忍不住走出了松风观,来到外面。

    今天天气真不错,这明月峰虽然不高但也有二三百丈高下。属于崆峒山前山地势比较高的山峰了,小石头立在崖旁向下望去,不远处的平凉城尽收眼底。也算是一览平城小了!而沿下面的各条山路的旁边,都建有很多建筑,因为离的太远看不清楚,大概都是些寺庙道观吧!想起昨天遇到的木心道人,就在山下的白云观,不知道是其中的哪一个。

    向右望去,正看见青冥峰高高的站在旁边。从这里看青冥峰格外清楚,云雾环绕在山峰四周,甚至连半山腰的飞起的小鸟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什么!”小石头自语道。原来在青冥峰的中部有一处地方没有树木,空出很大的一块,好像还有字刻在那里。因为正好有块云雾遮在那里,他看得不是很清楚。小石头刚说完,老天做美,似乎一阵山风吹过,那块雾气慢慢移开,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这下看明白了。

    “崆峒!”小石头念道。上面果然刻着字,是朱红色的崆峒两字。两字笔力雄浑,气势磅薄,似乎就要破壁而出。他从这里看,都清清楚楚的,那两字该有多大,而且那地方分明一面峭壁,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是谁在上面刻得字!

    小石头大是骇异!这时候就听身后有人道“那是大方祖师立本派时所刻的,是他亲笔所书!”是清虚的声音。

    小石头转身看去,只见清虚和一个身材高大,一头白发的道士站在后面。

    小石头一惊,心道“是师父来了”仔细看那道人,虽是一头白发但面色红润,没有一丝皱纹,容貌清奇,长眉修目,看不出多大年纪来。真是道骨仙风,一派神仙气度。

    清虚看出小石头的心思,笑道“小石头过来见过广闻师叔。”

    原来是师叔,小石头听清虚说过自己有两位师叔,一个叫广闻一个叫广见。忙上前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道“弟子齐晓石叩见广闻师叔”

    广闻道人受了他三个头,笑道“好了,起来吧!”右手大袖一抚,将小石头带了起来。

    小石头就觉身子被一股柔和的力道轻轻托起,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清虚在一旁道“小师弟,今天是第一次与师叔见面,当行此大礼,以后见面就不必磕头了,师父和师叔们都嫌麻烦。”

    广闻一听,哈哈笑道“出家之人嘛,这些俗礼能免则免!”声音极是洪亮,传出老远在周围回荡。

    清虚看出小石头有点紧张,就道“小石头,师叔今天来一是见见你二是来给你入册的。”

    “入册?”小石头一怔,没明白什么意思。

    清虚解释道“就是入本派名册,一旦入册就是本派正式弟子了!”

    广闻也道“是啊!要不在我这里记上你的名字,就是你师父收你为徒,你也还不是本派弟子!”

    小石头明白了,清虚又道“师叔!咱们就去三清殿吧!”

    广闻点头,清虚头前带路,三人进了松风观。

    三清殿供奉的就是道家的三位尊神:即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三位尊神,道貌岸然,宝相庄严。

    广闻先上了三株香,叩了头。而后清虚也上前上香行礼,最后轮到小石头过去上香,然后清虚提醒他要磕九个头行大礼。行礼完毕后,就见广闻不知从何处拿出一个厚厚的本子来,右手还有一支毛笔。这支毛笔要比普通的毛笔大上许多,笔身不是竹管而像是玉石所制,二尺长,将近一寸来粗,碧绿透明里面中空似乎还有液体在流动,笔头足有婴儿的拳头大小,也不知道用什么毛发制成,红红的颜色。

    广闻一边翻那本厚厚的册子一边道“很久没有在上面写名字了,我先找找!”好不容易翻到一页,看看道“找到了,就是这里。广闲一脉,大弟子清虚,二弟子清华,三弟子在这里…我想想应该叫什么”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好一会儿才道“对了,是叫清岩,岩石的岩”说完,也不见他蘸墨,就用他那支大毛笔在册子上面写了几个字。

    广闻写完字,又看了一下就合上册子,好像完成了一件大任务,脸上轻松了许多。对清虚和小石头道“好了,记上了。你们都知道了吧!”

    小石头看他弄了半天后,就说出这些让人不明白的话来,实在是很迷糊。却听清虚道“多谢师叔赐名入册!小师弟还不谢谢师叔!”

    小石头莫名其妙的拜谢了广闻,就听广闻正色道“清岩,既入崆峒派了就要知道本派门规,清虚你给清岩将门规念一遍!”

    “清岩!我就是清岩!”小石头总算明白了,原来刚才广闻师叔已经给自己赐了道号了,入了名册。这个仪式居然如此简单!我以后就叫清岩了。至于清虚念的那些门规,一句也没听进去。

    清虚念完门规,广闻也不管小石头听没听进去,就道“行了,现在没我事了。”说完,就挥手走了。

    清虚和迷迷糊糊的小石头将广闻送出松风观,就见广闻大袖一挥,说了声“不用送了”身化青光潇潇洒洒的飞身走了。

    清虚看了还在迷茫中的小石头,道“小师弟,有事告诉你!”

    “大师兄,什么事?”小石头心不在焉的答道。

    清虚有点难以启齿的道“师父闭关了!”

    小石头还没明白,只跟着念道“师父闭关了!”

    “什么!师父闭关了!”小石头清醒了,明白清虚说什么了,好似打雷一样将他惊醒了!大叫道!

    好大好大的声音,师父闭关了!那我怎么办!

    这是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