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百日筑基

作品:《仙途正道

    清虚见到师父驾到,放下心来。虽然广闲做事不合常理,让他比较头痛,但师父毕竟就是师父,广闲好歹也是崆峒派掌门,不管在各方面也比自己这个大弟子强的多。

    看师父站在既不说话也不动手,就看着小师弟好一会时间。再看师父一脸深沉,表情凝重,这是在他脸上少有的神色。自己随师父也有一百多年了,也不过见过两次。一次是在十二年前师父路过赤金镇,见到正在生病高热不退的小师弟,曾经有过这样的神色。第二次就是清华师弟没有回来参加“甲子年会”师父也露出过这样的神情。这是第三次,又是小师弟!第一次引气行功就是七天,而且又开始炼气了。小师弟不是常人,再一想只有十二岁的清岩身高已经和大人差不多了,清虚总结出一个结论“小师弟,肯定是个怪胎!”要不然怎会如此奇怪。

    广闲仔细看了这个关门弟子好长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想什么。此时,清岩气息还是极有规律的吐纳运行,似乎对炼气已经很有心得了。只听广闲对清虚道“你是不是答应收铁虎当徒弟了?”

    清虚没想到师父会说这事,着实愣住了,良久才道“是小师弟答应的,师父你怎么知道的!”心想“你不是闭关了吗?怎么什么事情都知道,小师弟练功奇怪你知道,连铁虎的事也知道了,这闭的什么关!”

    广闲脸上的凝重早已不在,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他看出清虚心中的狐疑,就道“想什么呢!为师虽是闭关但这方圆百里之事也是了若指掌。你那宝贝徒弟,在家等得着急了,想必是以为佛道一家,最近几天把崆峒山所有的道观寺庙都闹遍了,为了找你差点没把整个山翻过来”

    方圆百里之事了若指掌是有点夸张,可清虚知道这崆峒山青冥峰附近有什么风吹草动,师父肯定是知道的。清虚这几天为了清岩的事,一直守在清风崖,也忘了铁虎的事了。一听师父这么说心中有点着急,知道铁虎能干出这些事来,就道“师父,铁虎现在在哪里?”

    广闲漫不经心的道“我来清风崖的时候,这愣小子刚到法轮寺,现在估计现在好要拆人家山门了!”

    清虚一惊,法轮寺建于南北朝时期,历史悠久,是崆峒山最著名的佛教禅林,里面的僧人虽不会道法但都是精通佛法的有道高僧。万一铁虎性起把人家山门拆了,再打伤几个和尚。虽说佛门弟子慈悲为怀,有渡化世人之心,可是毕竟还不是菩萨。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想到这里就为铁虎担心起来。就想下山找铁虎,可是清岩又是这个情景,真是左右为难!

    广闲看在眼里暗自摇摇头,自己这个大弟子什么都好就是太为别人着想,心肠既好又软,真应该去大光明寺当和尚,想想自己收的三个徒弟,已有两个都是这个性情,不知道这最小的会成什么样。叹口气道“清岩这里为师看着,你去把铁虎弄回家。有时间就传他入门心法,叫他在家安心习炼,等以后再将他正式收为弟子,我这个徒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清虚闻言,暗骂自己是急糊涂了,师父在这里小师弟就不用他操心了,当下就道“多谢师父!我就去把铁虎弄回去!”

    广闲挥手道“快去吧!说不好铁虎已经动手了!”

    清虚不敢耽误,又看了清岩一眼,飞身出了清风崖冒雨去找铁虎了。

    广闲眼望清虚去远,摇摇头自语道“转眼一百多年了,清虚也要有徒弟了!”说完转头看着静坐在那里的清岩,轻叹一声,脸上又有了刚才那种神色,思索了良久才道“奇怪!他怎么不在身边!”也不知道广闲说的是他还是她或者是它!说完这句话,就没了声音,除了外面风雨之声就是清岩那或急或慢的呼吸声了。

    清岩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在他身旁,其实他连自己连续练功七天都不知道。那天他按照心法练功,只觉四周灵气源源不断的进入体内,感觉灵气越积越多似乎整个身体就要被灵气撑的涨了起来。知道这就是清虚所说的初次引气必有的现象,当时大师兄说的明白要是出现这种情形自己就该收功了。正在清岩就打算收功的时候,他就觉的自己眉心轻轻一震,那地方是赵无忌元神所居之处。清岩只道是赵无忌感觉到了他在引气,也没在意。那知眉心在一震之后,就觉得刚才所引进体内的灵气竟然又源源不断的向眉心聚集,正在纳闷忽然想起眉心既是赵无忌元神所在之地也是聚灵珠待的地方,看情况分明是自己刚才辛辛苦苦引进的灵气,都被聚灵珠给吸走了。清岩暗暗叫苦,心道“这算什么,打劫吗!赵大哥也不管管!”而赵无忌此时正在修炼,哪知道聚灵珠在胡作非为。

    清岩眼瞅这自己的满身灵气被聚灵珠吸了个一干二净,连半点也没留给自己。心里大骂道“强盗,土匪,什么聚灵珠干脆叫盗灵珠算了!”正骂的痛快的时候,又觉得眉心一震,心道“还干什么!都吸光了!”谁知,这一震之后一股清凉之气从眉心直冲而出,就如一眼泉水自地底涌出,向全身流去。

    清岩又惊又喜,心道“不会是挨顿骂,良心发现把灵气还回来了吧!”聚灵珠不只是还回来了刚才吸进的那些灵气,而且还是变本加厉的还。清岩只觉那眼泉水渐渐变大,水流越来越粗。刚开始是涓涓细流,最后成了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清岩从又惊又喜变成了又惊又怕,灵气怎会变得如此疯狂,这么多得灵气说不好就会把自己给撑爆了!聚灵珠你在干什么!?清岩心里大叫道。

    要知道聚灵珠可以聚天地间灵气于珠内,并且珠内的空间异常之大真是有容乃大,无穷无尽,被修真之人视为至宝,修真之人只需用本身道法将聚灵珠所蓄的灵气吸入体内转化为真气就可以增加本身修为,不用浪费时间自己纳气了,而且灵气的纯厚绝对是上上品。难怪以赵无忌的修为在得到聚灵珠时也是心喜若狂,可是乐极生悲,如此神物岂是轻易能得,九天雷劫随之而动就将赵无忌打了个肉身尽毁,险些万劫不复。

    可是福祸相依,赵无忌如果没有聚灵珠的帮助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恢复五成功力。聚灵珠也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煅炼与赵无忌元神融合,不分彼此,真正是通灵之物了。

    今天清岩引气行功,聚灵珠就觉得清岩行功太慢,所敛灵气太少。就打算帮清岩一把,毕竟是借住在人家身体内。就先将那在它认为少的可怜的灵气吸入珠内,经过它的粹取和珠内的灵气融合后,一股脑的送给了清岩。

    可是清岩不是赵无忌,他没有那么强大的元神,甚至连本身经脉都没有打通,实在是没法享用聚灵珠的送的这份大礼包。

    疯狂的灵气以极快的速度,充满了清岩的全身。按正常的步骤,现在清虚就可以运用心法将这灵气化为真气收为己用。可是,这炼气之法清岩只知道口诀根本不懂如何运用,眼看这灵气越来越多,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清岩却是毫无办法。聚灵珠见清岩没有像赵无忌一样行功炼气,以为清岩嫌灵气少了,又加了一把力,大股灵气再次蓬勃而出。清岩只觉浑身像是个充足了气的皮囊,眼见就要爆炸了。心想“大师兄,我都鼓成这样了,你怎么也不来救我!”

    他不知道在他觉得这期间只有很短的时间,其实已经整整过去七天时间了。而从清虚来看,他简直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平心静气深得引气之法精髓。

    清岩被浑厚的灵气折磨的苦不堪言,五脏六腑早就翻了不知几个个了,气乱走血乱流,一切都已乱了套。这下总算尝到修真的滋味了,可是实在是太苦了。而聚灵珠还在不停的释放大股的灵气,生怕清岩受罪受的不彻底。就算是清岩曾经经过赵无忌阴阳和合的煅炼,体质强于常人,浑身上下寻常刀剑难伤分毫,也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灵气的进入,眼见清岩全身经脉,内脏就要被灵气所伤,而这时候赵无忌醒来了。

    赵无忌本来打算行功一天,哪知道清岩跑到清风崖修炼。清风崖灵气何等清纯,赵无忌行功之时就觉灵气要比平时多了数倍不止,暗赞“崆峒山果然灵气浑厚,犹在各大名山之上。”当下就全心修炼,心无旁骛。等他功行圆满,神回意转时,就发现清岩大事不妙,危在数息之间。

    “石头别慌,先把你记得太清道力口诀默想一遍!”赵无忌的声音及时响起,让快被灵气淹没的清岩见到了救命之舟,而聚灵珠也在此时停止了疯狂的举动不在送出灵气。

    清岩快速的将口诀默念了一般,赵无忌略一思忖,道“很好!石头现在按我说的做,神松精驰,气随意走,先入丹田…”原来赵无忌在转瞬之间便让清岩学会运用太清道力的炼气之法来将灵气慢慢转化为真气,这也是他修为高深能帮清岩先稳住那过于强大的灵气,让清岩有时间慢慢炼气。随着时间的推移,清岩体内的灵气渐渐的转化为股股真气,最终灵气被尽数化为真气散在体内各处。

    知道灵气没有了,清岩长长的出了口气,却听赵无忌道“别忙着休息,咱们一鼓作气将经脉打通!”也不管清岩同意不同意,清岩就觉得本来散在体内各处的真气缓缓向丹田聚集,连忙运用心法调和真气,将各股真气凝聚于丹田一处。丹田内的真气越积越多,最后数股真气经过调和之后融为一股,在丹田内冲撞激荡,势头越来越猛,清岩感觉的很清楚真气是淡淡的青色。

    真气既成,就待冲关破壁一举功成了!

    清岩全力控制真气,可真气犹如脱缰野马一样难以驾驭,无法控制!

    赵无忌此时喝道“气随本心,万法自然,还不放下!”这一喝真是醍醐灌顶,巨雷惊梦!

    清岩一惊之后,恍然大悟。神意一松,淡青色真气如决堤洪水从丹田破口而出,势如破竹一般自上而下,由前到后贯穿全身经脉,每打通一处经脉清岩觉得轻松了一份,最后诸脉尽通,真气无所不至,只觉心意说不出的自在,身体从来没有的轻松。

    真气游遍诸脉,最后归于丹田,刚刚平和下来就觉得一股炽热无比的色成火红的真气自丹田忽的升起!

    这股火红色的真气来的异常突然,偏偏又强劲无比完全不受清岩的控制,炽热真气所行经脉路线不同于刚才,速度虽快但清岩也记得清清楚楚,而真气行过之处经脉为之扩,炽热的感觉深入心神,好强的真气!

    而本已平静下来的淡青色的真气,似乎受到火红色真气的挑衅,不甘示弱的从丹田呼啸而起之追上去。这一红一青两股真气,一前一后在清岩的经脉中风驰电掣般的急速转动,来来回回狂飚数遍,最终还是火红色真气技高一筹,率先回到丹田之内,清岩只觉丹田一阵大热宛如火烧一般,紧随其后的淡青色真气也回到丹田,清岩又觉得丹田温度一降,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世界又清静了!

    大功告成!导气归元后,清岩只觉的全身无比的畅快轻松,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谢谢赵大哥!”

    “不用了,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赵无忌莫名其妙的道。

    清岩知道他在开玩笑,刚才那火红色真气就是赵无忌的赤阳真气,运气心诀让他记得清清楚楚,这不是赵大哥在教我修炼赤阳真气嘛!

    清岩也不再多说什么,二人心意相通,难分彼此,真是比亲兄弟还亲,说谢谢实在是很多余了。

    清岩也不知道这次行功用了多长时间,伸伸胳膊,缓缓睁开眼睛,在他眼前就是清虚那张带着惊奇,欣慰,还有些无法形容表情的脸,知道让清虚担心了。他不好意思的道“大师兄让你担心了。”

    清虚看着完好无损的清岩,好一会儿才道“恭喜你小师弟!居然在百日之内筑基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