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泪洒明月峰

作品:《仙途正道

    站在清风崖望着明月峰,清岩说了他渴望依旧的愿望,对着清虚道“大师兄,我什么时候才能不用你的帮忙,自己飞过这段距离!”

    清虚想了一下,道“你虽然已经筑基成功,但是真气只能行于内而不能运于外。你现在力大身轻,身手敏捷,体魄强健,感知超于常人,这都是浑厚真气在体内运行的结果。而你想要飞行于虚空之中,必须将那真气自体内发出,凝气于外,那时就可以驱物御剑飞行绝迹了!”

    清虚侃侃而谈,清岩听得神往不已。等清虚说完,他就问道“大师兄,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运气于外,驱物御剑呢?”

    清虚心道“平常人想要驱物御剑最少也要个三四十年的修炼,我当年是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可以御剑飞行,那还是借了这崆峒山非比寻常的灵气才能如此快法。可是小师弟筑基才用了百天的时间,要比别人快了差不多十倍。按这个速度,驱物御剑也就是三四年的功夫”想到这里,就对清岩道“以你的现在的修炼速度来算,差不多也要三年的时间就可以御剑飞行了!”说完看着清岩,心道“这下你可高兴了吧”

    那知清岩听后,并没有出现清虚意料中的欣喜之情,只是点点头,说道“真是要三年的时间才能飞天呀!”似乎清虚的话只是证明了一些事情而已。

    清虚看他表现如此平淡,不禁有点失望,他哪里知道当时赵无忌就曾经对清岩说过,只需要三年的时间就可以让他自由飞行在天空之上。而清岩听清虚说了以后,就认为三年时间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清虚失望过后,又想起一事就道“小师弟,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带你飞行了。以后要来这清风崖就只能靠你自己的力量了!”

    清岩闻言,惊道“为什么?”

    清虚道“不是给你说过嘛!等你筑基成功后,我就要闭关修炼太清道力!所以以后就只有你一个人来清风崖修炼,我不能陪你了!”

    清岩记起了清虚是这么说过,可是这时间过得太快了,让他感觉还像是昨天说的,一时间真是接受不了。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自己也总不能老赖着大师兄吧!只能无奈的道“那好吧!大师兄你闭关可别太长了,我一个人也很无聊!”

    清虚听他说的孩子话,知道他一个人太过孤单,可是没办法,人总要适应寂寞的生活。尤其是修真之人更是如此,孤单,寂寞,无聊,要陪伴很长很长的时间甚至于一生。拍拍清岩的肩膀,安慰道“别太难过,时间对于我们来说过得很快。说不定等我出关的时候你已经能够御剑飞行了,那时候咱们师兄弟就可以并剑飞行于天地之间,想想那是何等痛快!”

    清岩听得豪气顿生,大声道“大师兄!我会刻苦修炼,一定在你出关之前达到驱物御剑的境界,要和你一起飞行于天地之间!”

    清虚笑着点点头,又鼓励他道“小师弟,我相信你会做到的!”

    清岩双眼中尽是坚毅与自信,让人感到他到的也一定会做到的!

    不过豪言壮语归豪言壮语,在没练到御剑飞行之前怎么能够从明月峰来到这清风崖可是个问题。在天上飞当然简单多了,但要是从地下跑也是很麻烦的,那可是要翻山越岭,跋山涉水的。

    清岩看看清风崖下的情况,一腔豪气立时消了一半,数了数少说也有七八个小山头在等着他的到来,最恐怖的是清风崖所处的地方可是宛如刀削斧砍的峭壁,平滑的和镜子没什么两样,看看都眼晕别说是往上爬了。到这时候,清岩的豪情已经剩的没多少了,心道“这几时才能上来,弄不好掉下去那可就…”就觉一股凉气从后背窜了上来,直冲到了天灵盖,脸色就变得煞白了。

    清虚看他脸色有了变化,心里暗笑,脸上却是正色的道“小师弟,这条路虽然难走点但是走习惯就好了。何况无处不修行,慢慢来吧!”

    清岩听他说的轻松,自己也不能泄气,咬牙切齿的道“大师兄说的对,习惯就好了!”完全没注意自己的声音已经走了样。心里早就叫了“习惯,可怎么才能习惯嘛!”苦啊!

    清虚心里早就笑岔了气,这条路虽然难走,但指的是普通人。清岩筑基之后,真正是身轻如燕,力大无穷了,以后翻山越岭就如履平地一般!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能力,自然心里比较害怕,清虚却不点破,有机会吓唬这个小师弟一下也是一大乐事!

    清岩哪知道大师兄竟是这么可恶,心里一直盘算明天怎么习惯这条险恶之路。

    清虚也不多说,再次带着清岩御气凌空飞过回到明月峰。清岩心中有事,也没心情享受那飞行之乐了。

    回到明月峰,清虚就让清岩马上做饭来慰劳慰劳他。理由就是报答他为清岩护法百天所付出的辛苦。

    清岩自然痛快的答应了,做饭还不是小菜一碟。在厨房一转,居然发现有不少新鲜蔬菜放在那里。当时也没多想,就开始忙活起来,只听的乒乒乓乓一阵响声过后,一桌子饭菜就摆在了清虚眼前。

    清虚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看那样子没饿了一百天,也有九十九天了。清岩早已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做饭时就已经吃了不少,立刻也狂吃起来。两人就以风卷惨云之势,将一桌子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

    “呃”清岩打了个饱咯,舒服啊!真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一百天没吃饭了,现在觉得吃顿饱饭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清虚也是一般模样,闭目而坐似乎还在回味饭菜的滋味。

    清岩吃饱后,心思也灵活起来,想到了一人。就问清虚“大师兄,铁虎现在怎么样了?”

    清虚听后,漫不经心的道“铁虎嘛!很好,这几天一直在家里练功。”

    清岩就道“是吗!大师兄你几时教他练功的?你不是一直在清风崖陪我吗!”

    清虚正想说是师父在陪你,这时猛然惊醒,心道“差点说露了,”忙道“一提铁虎我就生气,那几天他找不到我,就在崆峒山到处捣乱。没办法,当时我见你修炼平和也没什么事,就下去将铁虎教训一顿,最后答应要收他为徒,就传了入门心法让他回家习炼去了。我打算等师父出关后再将他正式收为弟子。对了小师弟,等我闭关以后你有时间的话,就去离这不远的铁家庄看看铁虎,帮我看着他别让他再四处捣乱!”

    清岩答应的很痛快,道“好的!不过他能听我话吗?”想起铁虎的身高体壮,他可一点底气也没有。

    清虚笑道“他敢不听话!你是他的师叔,再说,他也知道要不是你说情,我也不会收他为徒。小师弟,铁虎性子纯厚,心地善良就是脾气太暴躁了,加上他天生神力很容易惹祸,你要多操点心!”

    清岩知道推脱不了,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清虚看时候不早了,就道“小师弟,我明天就要闭关了,现在我把太清道力太初境的第二层心诀传给你。太初境虽分九层,可是筑基成功后,这第二层心诀就贯穿于后八层之中,按此心诀一层一层的修炼,最后就可以突破太初达到两仪境。你明白了吧!”

    清岩听得清楚,知道此心诀的关键,忙道“我明白!请大师兄传授心诀吧!”

    清虚也不废话,就将心诀念了数遍,让清岩记得明白。等清岩背熟后,又问了几遍确认无误,就开始慢慢讲解。

    等清岩把心诀全部记熟并理解无误后,清虚又问了几遍确信清岩没有出错,才道“小师弟以后修炼就靠你自己了,就是大师兄在你身边也帮不了你什么忙了。你要记住“修炼不可过于急进,还有,道法自然,万法皆可悟!”这两句话!这是师父曾经对我说过的,现在我再转给你!”

    清岩肃然,知道大师兄是在替师父传授心法,大师兄的话就是师傅的话,就道“弟子知道了!请师父和师兄放心,我一定会牢记师父和师兄的教导!”

    清虚欣然一笑,小师弟明白就好了。道“那我就放心了。还有你卧室里又几本道家经典,有时间可以看看对修炼也是有帮助的。好了,我就回青冥峰了。小师弟,再见!”说完,就要走了。

    清岩有点不舍,也不说话只是送清虚出了松风观,最后才道“大师兄,你出关后一定要马上来看我!”

    清虚看他对自己依赖很深,就道“小师弟,你已经长大了,看看都和我一般高了。我相信你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大师兄出关一定会看你的,我希望那时候你已经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了。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清岩用力的点头,大声道“我不会让你和师父失望的!”

    清虚见无事再可交待了,道声珍重,飞身就往青冥峰去了。

    清岩看着清虚迅速离去的身形,再也忍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师父闭关了!大师兄也闭关了!连赵大哥也闭关了!空荡荡的明月峰,只剩下他一个孤零零的身影站在那里,清风吹过松枝带出阵阵的轻颤,发出“沙沙”的声响,就只有这几棵松树陪伴着正在哭泣的清岩。

    一个人,一座峰,一轮明月,还有一个小小的道观,这就是寂寞,孤独的滋味吗?

    松风明月,夜夜伴我眠!

    一切又要从明天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