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道法心经(求推荐票)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哭了一阵,觉得舒服多了,这是他第二次哭了。第一次是离开赤金镇的时候,那时是离开了郑老爹和从小在一起的伙伴。尤其是郑老爹二人相依为命,一朝分离当然是十分难舍。而这次却是另一种感觉,要知道他是个孤儿内心深处最害怕的就是被人遗弃,虽然郑老爹从小将他收养大,可是没有父母始终是他心里最大的阴影。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会抛弃他,他也曾经想过。他想了很多种理由来为他们开脱,有时候还想,说不定那一天自己的父母就会来找到自己,把他紧紧的抱在怀中,从此再也不分开。可是,十二年来这个场景一直没有出现,现在清岩也已经死了心。没有父母还有郑老爹,现在离开了老爹,还有师兄,还有赵大哥,还有一直没有见过面的师父。师兄对自己很好,那师父肯定也会很好,赵大哥更是了!可是这三个人现在都闭关了,以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自己又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了,似乎又被人抛弃了一次。被父母抛弃那时他太小什么也不知道,等长大点后有时想起只是有点难过,有点伤心也有点怨恨。这种感觉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了。可是这次不一样,几个对他极好的人突然离开他,将他藏在内心最深处的伤痛一下勾起,就像那体内浑厚的真气一样汹涌而来直上心头,他根本无法控制,泪水就流了出来。

    发泄完后,垂头丧气的清岩回到松风观,来到自己的卧室。就见大床上自己以前的衣物和道袍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那里,那柄紫心剑也在旁边躺着。知道是清虚替自己收拾好的,心想“师兄真是仔细!”又想起太极囊来,连忙过去找,发现太极囊被压在衣服下面。打开口,伸手一探东西都在。心道“大师兄帮着收拾的,怎么没放发现里面的东西,真是奇怪!”想不明白就不想了,一下躺在床上,还是床上舒服呀!静静的躺了一会,想起清虚说过没事看看那些道家经典,就又爬起来从桌子上拿了一本《道德经》回到床上看了起来。

    《道德经》字意深奥,难以理解,看得清岩直打盹,勉强看到那句“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心道“这是什么意思!这么难懂!真是玄之又玄了!”这时就听有人接着念道“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却是赵无忌的声音,他接着又道,这次却是在解释刚才的那段字句的意思“谷:山谷,意谓空虚。谷神:可谓大自然。因道似虚无,所以称其为谷,因其蕴藏妙用并因应无穷,所以称之为谷神。谷神不死:因其从不失灭,所以说是谷神不死。玄:幽远微妙之意。玄牝:微妙化生之意,是说道化生万物而不见其所以生。玄牝之门:指道生万物,万物由是而出。天地根:谓天地万物生成变化的根本。天地是长久存在的。天地所以能够长久存在,是因为它们的运行、存在不是为了自己,所以能够长久。因此圣人把自己摆在后面,结果自己反而会占先;危险时把自己置之度外,结果反而能保全自己。不正因为他不自私吗?所以反倒成就了他自己的目的。”说到这里,赵无忌长叹一声“天地没有生死,可是我们人呢!”

    清岩一听又惊又喜,叫道“大哥不不是闭关了吗?!”

    赵无忌调侃的道“有人哭了个昏天黑地,我就是再闭关也被吵醒了!”

    清岩不好意思的道“呀!都让你听见了。我也是忍不住了!”

    赵无忌却不笑话了,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你也不用不好意思,该哭就哭,该笑就笑,老放在心里也会被憋坏的。”他自然知道清岩的心事,现在说话就是要解开清岩的心结,心中有结对修道是有阻碍的。

    清岩就道“是啊!我哭完感觉就好多了!大哥,你不闭关了吗?”

    赵无忌道“和你再说几句我就要闭关了!石头,本来你筑基成功后,心神凝聚外物难侵,修炼时也不会出什么乱子了。可是你刚才哭的时候伤气乱神让我很不放心,这分明是有心结纠绕,如果你不能解开它很容易在修炼过程中产生心魔,那时候可就不好办了!”

    清岩吓了一跳,道“这可怎么办!大哥,你快帮我把它解开吧!”

    赵无忌苦笑道“你以为我是神仙呐!心结是要你自己去解的,外人帮不了你。你师兄不知道你小小年纪就有了心结,否则也不敢让你自行修炼了。再说,修道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心结,要都是心无半点杂念早就成道了!”

    清岩闻言,就道“大哥,你说我该怎么办?”

    赵无忌道“我传你一段口诀这是大光明寺的密法,是佛门去心魔抵外物的无上心诀。你好好记住了就是“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寂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陲。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得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密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珂”赵无忌念完以后,清岩可是记了好一会儿,这又比《道德经》难记多了,清岩将这数百字的经文想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才道“大哥,我记住了!”

    赵无忌道“以后你每天默念一遍,就会体会到此心经的好处。”

    清岩一愣,问道“念一遍就行了,不用修炼吗?”

    赵无忌道“这《摩珂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是佛门密法,只须默念就可除去一切魔障,不是平常的修炼功法。”

    清岩心道“难怪和尚们整天都在念经,原来念念经就可以这么厉害,真是佩服啊!”

    赵无忌听了个清楚,笑道“胡想什么!不论是道是僧,修炼是都是要有大恒心,大毅力,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这《摩珂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相传是西天佛祖未成佛之前为抵抗心魔所创,这二百八十四字经文蕴含无边佛法,人只能念却不能习,因为我辈根本无法领悟、承受、掌握如此大的能力!”

    清岩被赵无忌一说,暗暗惭愧,道“大哥我知道了。”

    赵无忌传完心诀后,去了一桩心事。道“大哥你帮的只有这么多了,以后就靠你自己了。刚才你念的《道德经》内容博大精深,你要用心去看,那后面肯定也有刚才我念的那段注释,仔细领悟吧!。”

    清岩感激赵无忌的关怀,知道他就闭关了,道“大哥我会好好修炼,一定用心去学!”

    赵无忌想想再也没什么要交待的了,就道“好了,我要闭关了。石头,三年后再会!”说完就没了声音。

    清岩这次可没哭,只是鼻子有点酸。心道“可别那么没出息了,以后一定要坚强,不能再丢人了。”心里又将刚记得经文默念了一遍,果然心境平静了不少,真是佛门密法不同凡响。

    清岩心绪一少,加上这么多日子没有睡觉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人虽然睡着了,可是他体内那一红一青的两股真气却活跃起来,一前一后在经脉内追逐不停,身体在一热一凉之间,却是觉得十分的自在畅快。熟睡中的清岩感觉的清清楚楚,可觉也睡得舒舒服服。

    几个时辰后,两股真气似乎玩耍够了重新回到丹田之内,而清岩也一觉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