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勤修苦练(求推荐票)

作品:《仙途正道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这话是诸葛亮睡醒后说的,人家睡觉睡的是个境界。而清岩一觉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舒服啊!”然后就是伸了很多个懒腰,这是睡出了精神。

    现在神清气爽,全身都是力气,稍微一使劲就觉得身子快要飘起来了。感觉不错!

    清岩翻身下床,一跃之下竟从床上蹦到了门边,这距离可是有两丈左右。清岩一怔,以前他使劲蹦也蹦不了这么远,最多就七八尺那还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这就是筑基后的现象吗!

    清岩也没有多想,时侯不早了,还要去清风崖练功。想想那条险恶之路,不由得皱皱眉头。

    看看身上那小了好了一号的道袍,又是苦笑。心想“反正是在山里练功,先凑合的穿吧。”略一收拾,就要出门。

    刚推开门就想起一事,再转身来到床边将太极囊拿起放在怀里,看见躺在床上的紫心剑随手就拿了起来。心道“这翻山越岭的,万一遇到豺狼虎豹也好有个家伙防身。”完全忘了这柄紫心剑可是重达五百斤的沉东西。

    出了房门,走出松风观。看见那处在半山绝壁的清风崖,清岩单手拎着紫心剑,一遍轻轻挥动手中剑,一遍心里盘算着“先从小路下山,然后再找往青冥峰走的路,哎!好几个山头,这要走到什么时候!”真是越想越愁,手中的紫心剑挥的越发快了。

    “不对!有事不对!”清岩终于发现了事情有点不正常。看这手中的紫心剑,这才想起第一次遇到它的时候,自己的手腕子可是差点被它坠断了。可是,现在自己挥动它就如根木棍一样,轻灵自如,随心所欲。现在感觉紫心剑也就五六斤的分量,这是怎么回事?

    清岩想起清虚说过的话“你筑基成功后,真气行遍诸脉,力大身轻,感知超于常人”。清岩终于明白了,筑基以后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小石头了。刚才稍一使劲就蹦出了两丈远,五百斤重的紫心剑在手中宛如无物,微一凝神就能感知周围十数丈之内的风吹草动。

    不一样了,清岩心念一动,“既是如此自己还走什么平常路,直接从明月峰向清风崖前进吧!”

    打定注意,就来到山峰边,这是正对着清风崖的方向。清岩探头向下看去,还好不是很高也就二三百丈,也不是很陡,自己掂量掂量,要是从这直接跳下去的话,估计自己再身轻力大,浑身刀枪不入也会摔成一堆碎肉。自己还没那么不自量力,一步一步来吧!

    清岩先瞅准离他约有两丈的一块突出的岩石,这是他第一块落脚石。再不犹豫了,一提气就跳了下去。

    真气在体内快速运行,清岩就觉自己的身体和二两棉花没什么两样,轻飘飘的,丝毫不差的落在了那块岩石之上。这么容易,自己感觉还有余力,清岩大喜!胆子立刻大了,找到下一块落脚处。这次要远点,有三丈多远。提气跃下,和上次一样稳稳的落在了上面。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下落,距离也一次比一次的远,动作一次比一次的娴熟灵活。只用了十来下就已到了山下,清岩抬头望去,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是从上面蹦下来的。这样一来,他的信心大增,自己真是太厉害了。

    从明月峰下来后,清岩体会到了筑基之后带来的变化和好处。再也没什么担心了,看准方向直向清风崖跑去。

    体内的真气急速的运行,清岩的身体也快速的奔跑。足尖一点地,人就凌空划过了四五丈的距离,一颗大树迎面而来,身体微微一转就绕了过去,速度没有半点减缓。提气不断的提气,真气似乎永远也使不完,清岩化做一道青色的影子,快速的飘过一个个山头,好快!不过一个时辰,就到了青冥峰下,停下身形回头望这远处的明月峰,清岩真是不敢相信自己能这么轻易和快速的来到青冥峰下。

    竟是如此简单,想起昨天还为此时烦恼忧愁,真是好笑。“大师兄肯定知道会是这样子,也不告诉我!哼!等他出关我在找他算账!”清岩现在明白清虚昨天的那种强忍笑容的表情,太可恶了!

    现在到了青冥峰,面对和明镜一样的峭壁,清风崖可是在半空中。这怎么办,自己可没本事再跑上去。清岩烦起愁来,就是使尽全力向上一跃,也只有七丈来高,体内真气虽然用之不竭,可是无法透体而出,真是有力无处使。这不是下山可以一下一下往下跳。这往上走,也没个落脚石,不能一下下跳上去。

    左想右想也没有想出个办法来。清岩一时性起,挥手就是一剑,正劈在山石上。一声轻响,山石随之而落,清岩就觉剑锋所触没有一点阻碍,就是刀切豆腐都没有这么容易,好锋利的紫心剑!

    清岩将紫心剑拿在眼前仔细的看了一番,剑身还是老样子鲁钝无锋,使手一摸也只是光滑细腻哪有一点锋芒。奇怪,清岩再拿剑向山石一劈,山石应剑而分。清岩大奇,心道“这是怎么回事?”沉思一会,再拿紫心剑向山石一劈,这下剑与山石一遇,只是一震一股大力弹了回来,并没有将石头劈开。清岩恍然大悟,原来刚开始挥剑时他很自然的将真气注入紫心剑内,紫心剑才会锋利异常,而他将真气收回后,紫心剑又变成木棍了。想通此点,清岩就有了上清风崖的办法:既然没有路,我就开出条路来!

    清岩站在山下,提气一跃身子直冲而起约有六丈高的时候,紫心剑快速挥出,清岩并没有注入真气,剑与山壁相碰,大力反弹而出,借着一震之力,清岩换气借力在向上跃起六丈,然后再挥剑借力向上跃起。就这样一次一次挥剑,借力,跃起,远远看去就见一个青色人影在那光滑如镜的山壁上节节上升,而且速度还是非常的快可是过了一会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清岩连续挥剑将近百下后心中暗暗叫苦。原来刚开始还算顺利,可是到了离地二百多丈的时候问题来了。清岩挥剑借力本来是个好主意,可是他忘了一件事,那就是紫心剑重达五百斤,每一次挥出少说也有四五千斤的力道,如此大的力量击在山壁之上所产生的反震之力也是四五千斤,而承受这股大力的地方就是清岩的胳膊。

    清岩的双臂早已经被震麻木了,先是右臂震麻了就换成左臂,到后来双臂齐上,从开始一跃六丈渐渐地变成五丈,四丈,最后只能跃起三丈了。好不容易坚持到了快四百丈的高度,清岩别说是双臂就是五脏六腑都被震的七荤八素了,眼看着清风崖还有百丈就要到了,可是清岩实在是顶不住了。想到下面可是四百丈高度,清岩早就面色惨白了。心道“不会就这样完蛋了吧!”现在身处半空没有半点立足之地,无力上跃后那就只能是一落到底了,那不是就要成肉酱了。

    实在不行了,清岩现在连紫心剑都拿不住了,双臂早就没了知觉,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就在他想放弃的时候,心里灵光一闪,大骂自己糊涂,自己身体麻木了可是体内真气还在,想到这里真气再次注入紫心剑内,剑锋闪过直插入山壁之中,深入二尺。清岩整个人就挂在了半空中,摇摇被震的发木的脑袋,总算能缓口气了,向下一看不由倒吸口冷气,太高了。再往上看离清风崖很近了,可是就这数十丈的距离,真是难如登天一般。

    就这么挂这也不是一回事,怎么才能上去呢?清岩默运真气意图能够恢复体力,双脚也在山壁乱蹬,好找个地方歇歇。“咦”清岩就觉右脚踩在一处柔软的地方,居然陷了进去,似乎是个小小的洞穴。低头一看,果然发现右脚踩处,是一个一尺见方的小洞,因为外面长满了杂草刚才没有发现。清岩拿脚上下左右一试,四四方方的形状,不像天然的洞穴倒像是人为凿出来的。心里一动,向上一看,又在距这洞穴三丈远点地方发现了一个同样的洞穴,在往上找又发现一个,往上还有,再往下一看当然也有。清岩有此发现真是悲喜交加,哭笑不得。看这小洞,分明是以前崆峒派弟子为上清风崖开辟的道路,每三丈一个,借力而上既省力又省心。因为很长时间没有用了,里面长满了杂草,所以刚才自己没有发现。想想以前的前辈上清风崖时,足尖一点飘然而上是何等潇洒,何等轻松!再看自己抡起紫心剑硬拼山岩,震的浑身无力不说还差点弄得粉身碎骨,真是天壤之别。“大师兄也没说清楚,害得我…”清岩对清虚好一阵埋怨。

    清虚要是听到清岩的埋怨,真是要大叫冤枉了。他是吓唬了清岩,没说明详细的情况。在他来想,清岩知道自己拥有如此能力后,来到青冥峰下就会发现那些洞穴,因为上青冥峰除此路外别无他法。他哪会想到这个小师弟如此生猛,竟敢凭借紫心剑劈山壁的反震之力硬上青冥峰,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清岩挂在空中,好半天才恢复如初。既然找到上清风崖的路了,再上就轻松多了,收起紫心剑,脚尖用力一点,身形随势而上,到下个落脚处时再拿脚一点,借力再上真是顺利多了。十几下后,清岩终于到了清风崖,穿过那道无形气墙来到平台之上,长长的出了口气,真是不容易总算上来了。

    就在清岩长出口气的同时,在离青冥峰不远的地方一个人也同时松了口气。“这傻小子,害得我提心吊胆的。也不知道清虚怎么交待的,让他这么上清风崖!还好,最后知道路了,要不然还得我老人家出手!”那人自语道,一身宽大的道袍,瘦瘦小小的身子,不是清岩的师父广闲是谁!真不知道这位崆峒派掌门的关究竟是怎么闭的,又会在这里出现。

    清岩不知道他的师父一直在关注着他,稍一休息后就开始练功。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先是默念了一遍《多心经》,待心神宁静后,再开始运用太清道力,引灵气入体。体内的聚灵珠也开始有了动静,大股灵气汹涌而入。有了上次的经验,清岩早就有了准备,全力用功炼气,而聚灵珠似乎也懂事了不少,也知道适可而止了,非常配合清岩的行功,每送一次灵气后等清岩完全炼化后才又送出下一股灵气,就这样清岩有聚灵珠这样的好帮手,真气就开始成倍的增长。而清岩的体内却是有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真气,青色的是太清道力,火红色的是赤阳真气,受到大股灵气的吸引,这一青一红两种真气乘势而起,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将灵气据为己有,来壮大自己的声势。

    清岩不知道自己同时修炼两种道法玄功有多么的惊世骇俗,要知道道法修炼最忌分心,各个道法行功运气的方法有又天差地别,而且相生相克,一个应付不当便有走火入魔之祸。即便是本门心法也没有一同修炼的可能,有道是心无二用,而一心二用很容易顾此失彼,反而影响修行。

    清岩那知此中道理,何况赵无忌说过没有事那肯定就没有事。

    而赵无忌不知为何对此事只字不提,反而鼓励清岩习炼两种道法。当然他传清岩《多心经》也是为了防止清岩练功时出错,可是当时他对清岩说的理由只是帮助清岩解开心结的,这其中的道理恐怕只有赵无忌自己明白了。

    清岩静坐练功,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一天一天的流逝,而他体内的真气也越来越深厚,他这一坐又不知道几时才能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