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天心教

作品:《仙途正道

    看着抱着自己痛哭流涕的铁虎,清岩总算知道和感受到了大师兄以前是有多么的无助和痛苦。铁虎实在是太让人受不了了,唉!现在又轮到了我!

    “铁虎!铁虎!你先别忙着哭了!我有话问你!”清岩好不容易记起要干什么了,他被铁虎的哭声弄得有点乱脑子。

    不管用,铁虎没有停下了,还在继续嚎啕大哭。清岩皱皱已经不能再皱的眉头,又叫道“铁虎!别哭了!”这次的语气比较重一点,可是还是没用!

    清岩正要再说话,想起清虚曾说过铁虎要是哭起来的话,态度就要硬一点,语气也要狠一些,否则他就会没完没了的哭。这小子一向是吃硬不吃软的!

    清岩只好试试了,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变得狠一些,脸色也是比较难看了,喝道“好了!哭什么!你再哭一声我就走了!还没完没了了!”话音刚落,铁虎的哭声立止!

    清岩暗出一口气,大师兄的这招果然管用。再看铁虎脸上泪水犹在,眼里还噙着泪花,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却是不敢哭了。

    清岩一脸的严肃,真有几分师叔的派头,轻轻的咳了一下,这是和木心道长学的,应该是前辈人物要说话时的习惯吧。“说吧!怎么回事!你惹什么祸了?”

    铁虎很委屈的道“不是我惹的祸!都是他们逼得!”

    清岩听的有头没尾,就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是谁?又怎么逼你了?”

    铁虎一听,擦擦脸上的眼泪,哽咽着,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自铁虎那次大闹崆峒山,把清虚引了出来,当时清虚就答应他要收他为徒。多年的愿望实现了,铁虎当然十分高兴。而清虚又对他讲,自己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等他出关后就正式收铁虎为弟子,然后就传授了铁虎一些基本的修炼心法,让他好好习练又说清岩有时间会来看他的,叫他用心习练不要偷懒。铁虎对修炼也很有天赋,经过清虚的指点后很快就掌握了这些基本心法,清虚看他悟性不错,也很欣慰鼓励了几句就回崆峒山了。

    自从清虚走后,铁虎就整天的在这片杨树林了练功,清虚传给他的心法名为“无量功”。是种可以将天生的神力经过修炼后转化为本身真气的功法,最是适合铁虎了。清虚现在没有时间和条件来教他太清道力的入门心法,就先让他习练无量功,先由外到内以铁虎的先天条件作为基础,将外家神力转化真气,为以后修炼太清道力做好准备。

    铁虎这几个月一直刻苦修炼,他天赋过人所炼的无量功进展迅速,现在已经可以将与身居来的部分神力转化为真气了。而就在前几天,铁家庄却发生了件大事。

    三天前铁虎在树林里练功,就听见村里乱哄哄的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他担心家里的娘亲有事就连忙跑了回去。

    回到村里就看见一大帮人在和村长,乡亲们争执,看见自己的娘也在人群中就过去问怎么回事。铁虎他娘就说,这些人是天心教的教徒,说是他们的坛主看上了铁家庄所处的位置,是什么灵气聚集之地,有腾龙跃虎之相,还说铁家庄的村民暴殄天物,糟蹋了这么好的地方,就让全村人搬出这里,好让天心教建立分坛,传扬“上秉天心,下顺民心”的教意,如果村民不愿意搬走也行就让铁家庄全村村民加入天心教,以后村里每年的收成都要拿出七成来给天心教算是对天心教孝敬了。

    这两样条件,谁能答应!铁家庄的村民世代生活在这里,怎能说搬走就搬走,还有每年收成的七成那可是除去给官府的税收仅存的粮食了,这全村二百多口人就靠着这些粮食活命,给了天心教大家岂不是都要饿死了!村民们就和天心教的人讲,能不能拿出一成的收成孝敬天心教,七成实在是太多了!

    清岩听到这里,心中早已大怒,强抢田地,夺人口粮,这是都是些什么人?看样子铁家庄的村民也很惧怕这些人。就问道“这天心教是干什么的?这种无法无天的事都干得出来,难道官府不管吗?”

    铁虎看清岩生气,忙道“小师叔,原来你不知道天心教啊!那可是厉害的很啊!官府也管不了他们,好像这里的知府老爷也是天心教的弟子,还有他们的势力可大了,听说有十几万人呢!”

    十几万人!连知府大人也是天心教的弟子!清岩有点明白了,难怪他们敢如此横行,说霸人田地就要霸人田地,说要什么就要什么。“还天心教!这是在顺应天心吗?还不如叫

    做无心教算了”清岩骂道!

    铁虎也是怒气冲冲的喊道“是啊!大家暗地里都这么叫,可是天心教既勾结官府又和附近的几个帮会连成了一伙,这帮人拿杀人不当回事,最近还把柴家村给占了,柴家村可是这附近最大的村子了,既有钱又有人,那里的村长当时也和天心教理论过,可是没过几天那个村长就死了,吓得柴家村的人们都不敢闹了,眼睁睁的看着天心教的人就把村子霸占了!唉!”铁虎说到这里,语气也透出了点害怕,毕竟这可是出人命了。

    清岩听铁虎说了天心教的恶行,早就气得不成了样子。他在赤金镇长大,那里地处边陲,民风淳朴,别说是杀人占地这种事就是小偷小摸也很少见,清岩见过最大的事情就是郑老爹拿着切肉刀给刘胖子家了留了个记号,当时也是震惊全镇了。

    而今天听说的这些事情,都是自己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可是毕竟已经发生了,就在自己的身边,自己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铁虎说的明白清楚,有些事很快就要轮到铁虎的村子了。

    清岩稍微压了压自己的怒气,问铁虎“你们村子答应天心教了?”

    铁虎气呼呼的道“那天村长虽然没答应,可是也没有办法就说要村里人商量商量,让他们等几天。可是天心教不答应,非要村长当天回话,村长实在被逼得没办法了,就要答应了!”铁虎说到这里一缓,看了清岩一下,接着道“我看村长要同意了,就忍不住冲了出去,一拳头把带头的给打翻了,然后又打倒了他们的几个人,最后那个带头看打不过我就领着人跑了,临走的时候就留下话来“三天后还会再来,让我们等着!”小师叔我是不是惹祸了?!”铁虎看着这个个头比自己矮,岁数也未必大过自己的师叔,用怯生生的语气问道。

    清岩也猜到了铁虎肯定出手了,要不然也不会一见面就抱着自己哭了,看他一脸委屈,难受的样子,知道这两天肯定也被村里人嫌乎了,说他给村里招灾惹祸了。就道“铁虎你做的没错,就是换了师叔我也会出手打他们的。咱们修道之人虽然讲究清静无为,但也要有扶危济困之心,现在已经这样了,就只能一打到底了!对了,你们村长怎么想的?”

    铁虎看清岩没有向村里人那样怪他,还这么支持他,立刻就有了精神,嗓门又大了不少,道“还是小师叔好!我就说嘛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还要忍着!我打跑了他们,村长和乡亲门可都吓坏了,都说我惹大祸了!我就说我师父可是崆峒山的神仙,天心教再厉害也厉害不过我师父!可是他们不相信,非要我等天心教再来的时候好好赔礼道歉,他们提什么条件都能答应!我又说,等我找我师父来帮忙,肯定能把天心教再打跑了,可村长怎么也不相信,还要我好好待着,别再惹祸了!”铁虎越说越气,嗓门也是越来越大,最后干脆就是喊了“小师叔,我就是不服气,天心教凭什么抢我们的地,要我们的粮,还有村长他们胆子都那么小,除了害怕就不会别的了!小师叔你来了就好了,师父说过要我听你的话,你说我该怎么办?”铁虎憋了好几天的怒气,怨气今天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说话的时候格外的有力,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没了刚才那个哭兮兮的神情。

    清岩知道铁虎受了不少委屈,最重要的是没有得到村里人的理解和支持。他虽然只有十三岁,可是这一年经历了的事情让他长了不少见识,而且近半年修炼道法有成,不论身体和心智都成熟了不少,遇到事情想的要比铁虎周到,听铁虎说村长的不是,就道“这也不能怪村长胆小,他是为了村里人的安全只能向天心教屈服了!铁虎!既然咱们崆峒派知道了这件事,就不能不管!何况,你师父也说过,在这崆峒山方圆百里之内如果有什么天灾,我们能帮就帮!现在虽然你师父和我师父都闭关了,可我们也是崆峒派弟子,这事我管定了!也好让天心教知道在这崆峒山究竟谁是真正的主人!”他深受赵无忌的影响,侠义之心早已种在心底,这一席话说的慷慨激昂,豪气干云,自有一派英雄气度哪像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铁虎听了也心潮澎湃,激动不已,看着清岩气势强硬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心道“师叔就是师叔!压根就没把天心教放在眼里,还是师父说的对,有事就要听小师叔!”他哪知道清虚是让听清岩的话别去惹祸,可没有让他们俩去打架。就听他大声叫道“师叔!你说的太对了!你说咱们怎么才能让天心教知道谁是崆峒山真正的主人?”

    听他问的天真,清岩右手一挥紫心剑,笑道“傻小子,你都动手了怎么还问这样的问题!当然是要打了!”他一脸的轻松,就像天心教的人和纸糊的一样,拿剑一划落就完蛋了。

    铁虎当然更不知道天高地厚,清岩在他眼中已经是神仙般的人了,虽然还不知道这位小师叔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可毕竟是清虚师父的师弟,应该和师父本事差不多吧!他要是知道清岩练功比他早不了几天,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这么大勇气!

    幸好铁虎不知道,他已经热血沸腾了,现在恨不得找几个天心教的人开刀,让他们知道知道崆峒派的厉害。他叫道“师叔!我最近练了师父教我的功法一直没机会用,今天就让他们见识见识!”

    “今天?”清岩闻言一愣,问道。

    铁虎就道“对啊!就是今天,他们说的三天后再来的!三天后,就是今天了!”

    这么急!清岩稍微平静了自己有些兴奋的情绪,想了想,道“铁虎,今天天心教的就来了,那你怎么还在这里练功?”

    铁虎挠挠头,道“本来我打算去崆峒山找师父和师叔你帮忙的,可是昨天我在山上转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心想既然找不到,我就和他们拼了,今天一大早,我就来这里练功,好准备下午和他们拼命!还好,师叔你来了!”

    清岩点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一看天色已经过了午时了,天心教的人也快来了。就道“时间快到了,咱们走吧!”

    铁虎答应一声,从树上拿下衣服来穿上,清岩看着他那大大块头,就问道“铁虎你今年多大了?”

    铁虎一边穿衣一边道“我是属虎的,今年十五了!”

    清岩心道“比我大两岁,真是小师叔呀!”又问道“铁虎你这练功的地方不错嘛!怎么找到的?”

    铁虎笑道“这还用找吗!我把以前长在这里的树都给拔了,不就空出地方来了!”

    清岩看他说的理所当然,叹口气,自然是为这不幸的杨树,看看这周围的杨树少说也有四五十年的树龄了,就这么被铁虎毁了,太可惜了!不由教训他道“以后可不能这么干了,树也是有灵性和生命的,咱们修道之人要怀仁义之心!不然和天心教的人有什么两样!”语气颇为严厉。

    铁虎听清岩的语气不对,忙道“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小师叔,你别生气了!”

    清岩见他脸色变的有点白了,双眼又有泪花闪动,也觉得自己语气重了,又害怕他再哭出来,就道“好了!知道就好!铁虎,我很奇怪,你怎么这么喜欢哭嘛!”

    铁虎不好意思的摸摸脸,道“我也不知道,我娘说过我上辈子肯定不会哭没流过泪,所以这辈子就把上辈子的泪水全补上了!小师叔,你可别笑话我!”

    清岩听他说的有意思,正想笑笑,听他一说连忙收住了笑容,都觉得脸上的肌肉拉的生疼。还得一脸正色的道“师叔怎么会笑话你!不过你是太爱哭了,你知道不知道!你师父为什么现在才收你为徒吗?”

    铁虎也不是笨蛋,立刻醒悟的道“是被我哭的吗?”

    清岩脸上是那种你小子还算聪明的神色,道“你现在明白也不算是太晚,以后你可要注意了!”

    铁虎忙点头,连声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心道“幸亏有小师叔的提醒,以后可要注意了,不能随便哭了,万一师父一生气,不让我当徒弟可就糟糕了!”

    清岩和铁虎边走边说话,眼看快走到树林边了,忽然,清岩脸色一变,就问铁虎“铁虎,你们村里有多少人?”

    铁虎没注意清岩的变化,道“没多少,就有二百多人,小师叔,你问这个干什么?”

    清岩自言自语道“二百多人!只有二百多人!”

    铁虎听清岩说的莫名其妙,就道“是啊!二百多人!”

    清岩神情变得有点凝重,早先的轻松已经没有了,他连走几步,数十丈的距离他数步便至,铁虎看清岩身影一闪就到了树林边,惊喜交加,心道“小师叔果然厉害!和师父一样都是神仙!”连忙跑了过去,来到清岩身边,嘴里还道“小师叔你怎么走的?这么快?”说完才发现清岩的神色有点不对。

    清岩双眼望着树林外的铁家庄,脸上全是苦笑,看着跑过来的铁虎,说道“铁虎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是赶大集吧?”

    铁虎被他问的摸不着头脑,愣愣的道“大集!没有啊!小师叔,你看见什么了?”说着自己也向外面看去,然后他的眼睛睁的好大好大,目中尽是骇然之色。转头看看身边这个自己依为长城视为神仙的小师叔,那个神色也比自己强不到哪去!

    看清了眼前的情况,铁虎心里叫道“我的娘啊!不会是这样吧!”

    清岩同时也在心底喊道“我的亲娘!这也太离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