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大战铁家庄四(求推荐票!!!)

作品:《仙途正道

    这一声不亚于九天惊雷炸在耳边,茹亮堂惊骇莫名,身后有人可是自己却没察觉,忙要回头去看,就觉得一只手已然捏住了他的后颈,同时就听到“别回头!”语气也很客气,但是后面一句就比较吓人“不然就拧断你的脖子!”

    茹亮堂很听话,果然没有回头,其实他很想回头看看是什么人在他后面,只是脖子上面的这只手修长而有力,在捏住他脖子的时候顺便还制住了他的全身经脉,使他真气无法运行,浑身的道法玄功只能放在肚子里了。

    茹亮堂为人所制,觉得自己怎会这么大意,人来到身后都没察觉,一时羞愤气恼齐涌上来,面色变得异常难看。后面的人似乎很能理解的他的心情,用种极为同情的语气道“难过吧?第一次都是这样,以后习惯就好了。”

    茹亮堂气得险些吐出血来,心中大骂,竟敢如此讥讽于我!还没等他习惯这种感受,后面的人用手抚了一下的脖子,又道“脖子不错,哎!拧断就可惜了!”说完还叹了口气。

    茹亮堂再也忍不住了,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偷袭于我?”

    “偷袭!”后面的人似乎听见了件很好笑的事,“嘿嘿嘿!”的好一阵笑,最后才道“兔崽子!你还用到本道爷偷袭吗!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这次口气却是严厉了许多,居然骂起人来。同时手上的力道又加了一成,就听见茹亮堂脖子发出了阵阵的脆响。

    脖子受罪,茹亮堂又被人骂了句“兔崽子”那更是气上加气,听那人说本道爷,心道“原来是个道士”他虽然看不见来人的相貌,可是双目余光也看见了那人蓝色道袍的一角,就道“你究竟是谁?”

    那人微微向前靠了靠,把嘴放在茹亮堂的耳边,缓缓的道“兔崽子!你们天心教不是势力很大吗!怎么还不知道你家道爷是谁!我告诉你姓茹的想要活命的话,在看完这场戏后马上滚蛋,离开平凉城,否则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的命!”

    茹亮堂被来人一口一口“兔崽子”叫着,气得浑身直颤,他几时受过如此屈辱,恨不得将此人撕成两半,可是现在无力反抗只能忍气吞声,亏得他也是一坛之主,镇镇心神沉声问道“看什么戏?”

    后面的人似乎摸摸自己的鼻子,茹亮堂余光所见那人鼻子有点鹰勾,但是一晃而过没见那人长什么样子。就听到“自然是你眼前的这场戏,啧啧啧!你瞧,就是赵子龙长坂坡七进七出也没有今天这么精彩,这可是以一敌三千呐!好!这招不错,一下子就摆平了十六个!哎!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那人居然感叹起来。

    这场戏原来就是指的下面自己的黑煞弟子被人打得七零八落,惨叫连天的场景。茹亮堂已经被气晕了,村里的还是老样子,只是那团紫芒越发的凌厉了,黑煞弟子在这段时间内又倒下了不少,他知道没有自己的命令黑煞弟子不敢停止攻击,还是不断的向那紫芒冲去,只是没有任何的作用,只有黑衣人一片接着一片的倒下。茹亮堂心里早已大骂“这帮蠢货,还不快撤非要等到被人打完吗!”

    后面的人好像知道茹亮堂在想什么,冷笑道“这场戏不错吧!是不是觉得自己这些人太惨了!本道爷告诉你这是轻的!这孩子下手太轻!换了以前的我出手,你们统统都得死!”语气突然变得十分冷酷。茹亮堂就觉得一股杀气从后背直透而入,身子不由的打了个冷战!不敢再说一句话,知道此人绝对不是在吓唬人,心里只想“这人究竟是谁!”

    后面的那人觉得自己有点失态,杀气一敛,茹亮堂顿时轻松不少,就听那人道“真是道心不坚!这么多年的修炼,杀机依然不灭,惭愧惭愧!”

    惭愧归惭愧,那放在茹亮堂脖子上的手还是那么有力,那人又道“你想好了没有?是看完戏就滚蛋还是和你这些手下同甘共苦,有难同当!”

    茹亮堂现在还有何话可说,不服软恐怕自己的脖子就要断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就道“我我看完戏就滚蛋!”这句话说的十分勉强,一听就是意不诚心不坚。

    后面的人那会听不出来,可是也不多说,只道“兔崽子!我就当你说的是实话,好好看戏吧!”说完后再也没有出声,看样子是被这场好戏吸引住了。

    茹亮堂眼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倒在了地上,脸色是越来越青,自己受制于人无能为力,空有一身修为只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种痛苦是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得,双眼都快要冒出火来了,却忘了自己和这些手下曾经究竟做过多少坏事!有句话叫做善恶到头终有报!茹亮堂一直没有想过,即使是现在,他的心里依然想的是只要功力恢复一定要报复!一定!茹亮堂在心里大喊着!可是那只手还在脖子上,时不时还轻轻的抚o两下,似乎自己就是他的一条爱犬,在享受着主人的抚慰,就差在“汪汪”轻叫两声,没有一点不愿和气恼。茹亮堂总算知道什么叫做羞愤欲死,心如刀割,无能为力了!

    好戏还在继续,主角不是常山赵子龙是崆峒派清岩,戏名也不是“长坂坡赵子龙单骑救主”应该叫做“齐清岩大战铁家庄!”

    “剑道既为天道,剑心既为天心,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剑道亦是如此,驭剑之道是为驭心,人之心剑之心,心心相印,两心相通人剑相合,是为驭剑第一层,循序渐进而后必有大成,首先要知何为剑心,剑心者…”

    清岩真气贯入紫心剑中,心神感知紫心剑中居然还有奥秘,这种感觉十分玄妙,一篇文字现于脑海之中是那么清清楚楚,这是驭剑之道,应该是哪位前辈留在紫心剑中的,以前自己也没有发现,今日不知为何自己与紫心剑关系经过太清道力的连通后变得极为密切,真有点人剑相合的意思,紫心剑中的秘密被他发现了,而且还是如此清晰明了。

    清岩双目早已合起,可是心神外放四周的一切动静尽入心底,紫心剑剑芒大盛,清岩默想这篇驭剑之法,与先前所习的练剑十二式相互参照,正在心有所悟之时,就觉的那些黑衣人已经来到了身边。

    从天心教杀入铁家庄,猛虎王刚成为死在清岩手中第一个人开始,到清岩体悟剑道再次挥剑这段时间,说起来话长其实也不过是数息之数。息,指人的一呼一吸所用的时间

    清岩的感觉却是时间在这一刻慢了很多很多,就在这数息之间,他第一次与人动手,第一次杀人,还发现紫心剑中的秘密,并且还懂得了一点驭剑心法,这段时间对他来说足够了。

    紫心剑电闪而出,数声惨叫应剑而生,清岩面无表情,身形一动再动,紫心剑一闪再闪,惨叫声不绝于耳,紫影围绕着那个三角形飞快的转动,只要有人接近那界线一丈之内,紫芒就会瞬间杀至,然后就是接二连三的惨叫,没有例外!

    铁虎早已看得目瞪口呆,大嘴张的老大,口水都流出来了。清岩让他只打进入界线的敌人,可是全神戒备的铁虎除了看见那些黑衣人一个个张牙舞爪,挥刀急奔过来,眼见着就快到身前了,可是就见紫影一闪那些黑衣人就倒在了离他一丈开外的地上,就像是打烂了的水缸一样,再也站不起来了。

    厉害!小师叔真是厉害!看看村民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不是“神仙保佑”就是“菩萨显灵”,铁虎暗暗笑道“早先就告诉你们我师父是神仙,你们不信,现在知道了吧!小师叔一个人就已经打得他们哭爹叫娘了,要是我师父来的话嘿嘿嘿…”铁虎幻想着,全然忘了现在的处境,不知道还有一场危机悄然而至。

    黑衣人被清岩打得落花流水,心胆俱寒,众人一直在等待坛主的出现,在他们心中坛主就是神,是不可战胜的神!黑煞弟子正因为坛主的存在和命令,而且教规严厉临阵脱逃者所受之刑的残酷足以让他们不敢后退半步!他们依然不顾死活向那些村民们冲去,可是那团要命的紫芒是快而狠,稳而准,是鬼!是怪!反正不是人。偏偏坛主还不肯出面,难道要等我们都被打趴下才能出来吗?天心教的弟子心里想着,脸上还是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义无反顾的挥刀冲上,然后又毫无例外的被人放到在地,幸好清岩现在的力道掌握的很好,不像一开始那样恐怖直接把人震成了一堆恶心的皮肉,最不幸,最倒霉的就是那位猛虎王刚,谁让他武功好,刀法高,身法快呢!

    这幸与不幸真是难说的很呐!

    清岩与紫心剑已然成为不可分割的一体,他渐渐体会到了何为剑心,那就是人剑相和,剑既是我,我亦是剑,我心即为剑心,两者不分彼此!太清道力就是将他们融合在一起的纽带,圆通周流方可生生不息,真气循环于人剑之间,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就像紫心剑和清岩原本就是连在一起一样。两者共用一心,就是真正的剑心了!清岩剑心即成,灵台越发空明,身法反而慢了下来,挥剑的速度也是缓了缓,只是那团紫芒依旧不断地壮大再壮大,足足扩大到了三丈方圆,已经分不清谁是清岩谁是紫心剑了!

    此时的清岩心神空明,周围尽在掌握之中,这些黑衣人已经对他没有了任何威胁,他只是在等待那个人的出现,一个修真高手!

    黑煞弟子被打的没了刚才的那种威风,也早已停止了攻击,虽然没有坛主的命令可是三千多人已经被清岩打得只剩下寥寥数十人,再上去真是不知道死活了!再看看满地的黑衣人在哪里嗷嗷的呻吟,不住的颤抖,这还有必要在打吗?

    坛主!坛主!你在哪里?

    剩下的黑衣人们离得紫芒很远很远,就差转身逃命了,他们只在等待坛主的出现,可是坛主在哪里?

    茹亮堂现在很痛苦,为人所制的感觉实在不好受,后面的人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了,只有那只手还在老地方黑煞弟子总算停了下来,茹亮堂心里暗骂“这群蠢货!早就该这样了!”看着那些躺了一地,自己曾经应以为傲的得意手下,心情真是苦涩至极。

    “唉!”一声叹息从后面传来,那人终于开口了“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呀!!唉!”似乎很遗憾,或者不是很尽兴。他接着道“你说你是怎么教的,就差一点就可以了!”

    茹亮堂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只好问道“什么就差一点?”那人右手微微一用力,吓得茹亮堂一个哆嗦,还好那人没打算弄断他的脖子,只是有点生气的道“笨蛋!就差这几十人没被打倒了,这出戏不是很圆满!这你都不明白!你们天心教不是教规严酷,令出必行嘛!怎么就差一步就泄气了!真是一群蠢货!”这句话倒是茹亮堂刚才的心声。

    茹亮堂挨了骂也只能忍着,心中恨得咬牙切齿,那人也没理他,又道“不过这戏还算精彩,好了!剩下的就看你了!记得自己刚才说的!我走了!”说完,右手离开了茹亮堂的脖子,他居然就这样的放开了!好个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任何声响他就走了。

    茹亮堂一时间都不敢相信,立刻行功运气,身体真气一切如常,忙在回头找寻,可是哪有半个人影!这神功即复他自信和自负也跟着回来了,心中恨恨不已,双眼杀气再现,马上就忘了刚才说的那些话,现在就是一个心思“报仇雪耻!”

    他真是太过于自大,来人能够无声无息的将他制住,又如此轻易地将他放开,分明是没把他这点修为放在眼里,也说明即使让他出手,也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可是茹亮堂只觉得自己只是一时大意为人所乘,根本没想那么多,何况他还有苦心修炼多年的法宝没有使出,哪能就此甘心认输!

    看着场中的紫芒闪动,憋了一肚子气的茹亮堂终于要出手了!